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秋闱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秋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韵寒听了傅以渐的话,只觉心痛难当,孩子吗?可是她初初醒来时,听到了母亲和桃花仙子的对话,这一世,她注定要很晚才能要孩子啊。

    她并不是普通的女子,及笄之后就可以嫁人生孩子,她还要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呢。但是她又不想让他失望,只淡淡说道:“会的,一定会的,只是会让你等我一段时间,你愿意吗?”

    傅以渐摸了摸她的脑袋,“傻姑娘,只要是你,多久我都愿意等。你去做你想做的,但不要忘了,背后还有一个我,永远在,不离不弃。”

    楚韵寒的眼泪瞬间又决堤了,只趴在他的肩头,久久不语。

    琉璃月挂枝头,树影间洒下淡淡光斑,此夜注定难眠。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改年号为雍和。

    雍和三年,凉蟾光满,桂子飘香远,正是一年一度的秋闱时节。

    这一日,楚韵寒带着铜钱和元宝刚从学堂回来,就有管家来告知,让他去成国公的书房。

    待楚韵寒进得堂内,便见成国公、楚承安、楚云廷及楚暮兄弟俩已经坐在那里了,她不急不缓地过去一一见礼,声音不咸不淡,“祖父,父亲,二叔,大哥、二哥。”

    自从楚夫人中毒事件后,她整个人都冷冷的,尤其是对二房的人,更是不假辞色,对成国公也好不到哪里去。每次见面,也就是面子上过得去即可,所谓的亲情,呵,她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

    成国公见她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心中有气,也只能憋着,当初是他选择包庇二房,伤了这个孙子的心,如今也只能受着。再者说了,自从新帝登基,傅以渐就被封为齐王,名义上是齐王,其实朝中大小事还不是他来决断,就是名副其实的摄政王。

    而整个上京的人都知道,这个齐王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唯独对成国公府的长房嫡子青眼有加。是个聪明的,就不会去招惹楚韵寒,谁都知道他背后站着的是位高权重的摄政王。成国公更是知道其中厉害,所以对这个孙子的举止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次把你们都叫来,自是关于两月后的秋闱之事。寒哥儿和晨哥儿皆已过了童试,有参加乡试的资格。我想让寒哥儿和晨哥儿一起参加今年的秋闱,他今年虽只有十三,但天资聪慧,可先下场试一试了,考不中也没什么。至于暮哥儿,三年前秋闱已过,但春闱未上榜,今年只要全力准备春闱即可。”楚国公将家里三个孙子的情况一一说了一遍,然后又看向他们。

    楚承安当即接道:“都听父亲的,我自会督促寒哥儿读书,争取今年秋闱能上榜。”

    楚云廷也紧接着说道:“暮哥儿和晨哥儿都在努力准备着,这几日都是在学堂,很晚才回来。父亲,不用担心。”

    混了三年,楚承安如今还是翰林学士,没有什么职权,看来他是打算清闲度日到底了。对此楚韵寒没什么看法,毕竟上一世的他也是这般,除了叹息一声,还能说什么呢。知道她爹靠不住,只能靠她去改变这长房的命运了。

    无独有偶,楚云廷混了三年,手段使尽,却仍是个没什么职权的正四品鸿卢寺卿,志向高远又怎样,可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楚韵寒清楚地记得,上一世楚云廷在她十岁时就已经是正三品的吏部尚书了,手握重权。正是因为人的**是无止境的,当了尚书还想要承爵,所以才会对他的兄长痛下杀手,使楚承安一家妻离子散吧。

    但如今这一世,那么多年过去了,楚云廷仍是个远离权力中心的正四品鸿卢寺卿。三年前,楚韵寒或许不知道为什么,但此时她不由心中一笑,某人还真是爱屋及乌的很呐,这样滥用职权真的好吗?但是怎么办呢?她就是喜欢他的简单粗暴又护短。

    楚韵寒嘴角勾起,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三人,每次见到楚云廷一家,都恨不得生啖其肉,但面上还是要装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经历了三岁时发生的事情,楚韵寒清醒地认识到,只有她足够强大了,才不会有人敢来欺负她,欺负她们长房。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刻意隐藏她的天赋,毕竟是重来一遭的人了。即使是女子,那学习能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年仅十三岁,就已经通过童生试,可入秋闱。

    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人愿意一直宠着她,罩着她,但是她还是希望变得更强大些,通过自身的努力变得强大。既能实现自身的价值,也能更好地保护大房,以后或许会站在他身边,携手天下,那个时候,她希望足以与他相配。

    楚韵寒心中明白,唯有她崭露头角,才会让成国公重视,毕竟前世祖父对长房的轻视也是造成长房悲惨下场的原因之一。无独有偶,这一世楚夫人中毒,他选择包庇二房,让楚韵寒更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此后她都不会再重蹈覆辙。

    犹记得上一世,楚云廷和楚暮都已是朝中重臣,说话自然有分量,而长房都是女眷,楚承安又不争气。成国公早已对长房失望透顶,所以对楚云廷的暗下杀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虎毒还不食子呢,他们倒是亲父子,一样的残忍!

    当时楚韵寒身为女子,对此事无能为力,当真痛恨不已。也就是那时,她才明白,权势地位才是立足的根本,只有她的权势地位足够高,才不会任人宰割。所以她要在楚云廷和楚暮爬上高位之前,站在更高的位置上,方能护着长房,护着她爹的爵位。

    想到此处,一双琉璃眸子泛着冷意,又看了对面几人一眼,似有所思。那边楚韵寒还在思考诸多事,这边成国公已经将事情交代完毕,然后众人散去。

    楚韵寒跟着楚承安往漪澜院行去,忽闻他开口道:“寒哥儿,我知你年纪还小,让你寒窗苦读自是委屈了你,但你是长房唯一的儿子,你爹我又是个不争气的,以后长房肯定还是要靠着你。你姐姐和妹妹能否嫁个好人家,也是要看你的地位,所以爹和娘才会如此严厉地要求你,但望你能理解我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