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疑惑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疑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傅以渐刚刚把头偏过去,想要解释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到她说了一个“好”,然后就是噗通的落水声。他根本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先一步跟着跳了下去。

    以前或许并未觉得,什么时候想小东西了,就把她叫到王府说几句,如今亲眼看着她跳下湖去,他的心在那一瞬间似乎停止跳动了。那种可能会失去她的恐惧升上心头,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冰寒的湖水浸透他的全身,冷涔涔的寒气从胸口直透血管,连心头都冻得一片僵麻,空茫一片,寒彻透骨。他伸出手紧紧地拉住她,用力一扯,朝着岸边划去。

    傅以渐自重生之后,还从未有过这种惊惧害怕,他拍着她的脸,一声声地呼唤着,“寒儿,寒儿。”连他自己都未察觉,他的声音是多么的脆弱而满含恐惧。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不断地挤压着她的胸口。

    楚韵寒被湖水包裹的瞬间,轰然一震,只觉得天地倒转,浑身的血液逆流,牙齿打颤,似有无数的小针扎在身上。她突然生出些后悔,她不应该为了试探他而跳水的,她若是死了,她的娘亲和爹爹怎么办?她的姐姐和妹妹怎么办?她若是再也见不到他了怎么办?

    就当她挣扎在痛苦的边缘,世界一片漆黑,耳朵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有人拉住了她!那种被救赎的喜悦瞬间弥漫心间,好似七年前,她为杖毙丫鬟而痛苦不堪时,有人将她抱在怀里,一样温暖。

    她感觉被人抱在怀中,耳边隐约听到有人一遍遍地叫着,“寒儿,寒儿。”当她的脑子有一丝丝的清明时,鼻尖是熟悉到骨子里的冷梅香,她心头一热,喉头微哽,吐出几口水来。她费尽全身的力气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看到那熟悉的入骨入肉的容颜,低低地笑了,“你终究来了。”

    傅以渐见她吐出水来,眼睛似睁非睁,青紫的嘴唇动了一下,似乎说了一句话,待他贴将耳朵贴到她的唇边,只剩下呼吸声了。

    十一等人已经站在他的身后,递过一个厚厚的毯子,“王爷,还是先进屋吧。”

    傅以渐头发湿透,浑身还在滴着水,一直处在呆愣中,此时听到说话声,方回过神来。他将毯子裹住她瘦弱的身体,快速地朝主屋行去。

    楚韵寒醒来的时候,眼皮还是重的,一开一合,隐约见到旁边躺着一人。她有一瞬间的怔楞,然后回神,迅速地坐起身来,双手紧紧地抓住身上的锦被。

    傅以渐照顾了她一宿,刚朦胧睡去,却突然有冷风侵袭,瞬间睁开了双眼。但见身旁的人初初醒来,睡意朦胧,素净的脸蛋脂粉未施,双手紧紧地拥着身前的被子,小脸带着惊惧,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他见她醒来,不觉心口大石落地,声音带着初醒时的慵懒沙哑,“醒了?”

    楚韵寒听到他的声音,心中百转千回,终于记起了一切。心中最先想到的竟然是,真好,我又见到他了。但是转念想到她为何会跳湖,心中又生出一股委屈。那酸涩缠绕不去,顺着经脉爬到心头,眼中有泪水滚动。

    要说傅以渐重生之后最怕什么,既不是朝堂争斗,皇权倾轧,也不是官场交锋,尔虞我诈,而是她的眼泪。只要一看到那双清透澄澈的琉璃眼中生出泪来,他的心头就一片疼痛,好似针扎一般。

    傅以渐当即坐起身来,双臂一展,将她抱进怀里,哎,这就是他疼到骨子里的小姑娘啊,那般小小的脆弱的,好似薄胎细瓷一般。他轻轻地吻去她眼角的泪珠,有些淡淡的苦涩,声音轻柔地好似蜀绣滑过她的心上,“寒儿,是我的错。”

    楚韵寒听了他的话,越发多的泪珠满溢出来,滚烫的,却带着一丝丝甜,灼灼的温度化开心里的坚冰,撑开一片春暖花开的天地。她有些气他,又有些不依不挠,红艳的嘴唇撅着,上面的牙齿使劲地咬着下嘴唇,越发殷红一片。

    傅以渐见她如此,又心疼了,“不要咬,我会心疼。”

    楚韵寒看着他心疼的目光,心思百转,忽然搂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咬上他的唇,咬着咬着,又有些心疼,伸出红艳艳的小香舌舔了舔。

    傅以渐心头火起,只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他就着她的姿势,也狠狠地咬了她一口,软软的,嫩嫩的,是小女孩特有的甜香。他抚着她的背,哑声说道:“别闹,寒儿。”

    楚韵寒放开他,撅着被咬红的小嘴,气呼呼地道:“我要跟你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了。之前为什么说从未骗过我?你明明骗了我好多,你的腿根本没有问题是吧?你是不是一直记得上一世的事情?还有从我一出生你就知道我是女孩子吧?”

    傅以渐乌黑顺滑的长发从耳侧滑下,丝绸般贴着她的侧脸,带着玉一般的清凉,声音也是暖暖的,“我确实从未骗过你。我虽整日坐在轮椅上,但腿确实是好的,不过你从未问过我。”

    楚韵寒一听,就要炸毛,这是强词夺理!虽说腿没毛病也能坐轮椅,但是一个韵致楚楚的少年,谁会整日坐在轮椅上啊?本来觉得有腿疾的人已经很痛苦了,谁还会再去问啊?那不是往人伤口上撒盐吗?多缺德啊。

    傅以渐眼看着她就要炸毛,伸手抚了抚她的细发,“是我不对,没有主动告诉你。”其实,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并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想要从她那里得到温暖。天下的女人大多数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她们有颗慈母般的心,心很软,对于弱者有着非一般的怜惜。他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把这之前一直很冷漠的小东西骗到手的不是。

    他一边轻抚着她,一边低声说道:“至于下一个问题,也是因为你没有问过,我也就没有主动说,因为我觉得太过匪夷所思,你若是听到了,或许就被吓跑了。没想到,你倒是先提了起来,而且一点也不怀疑的样子,寒儿是不是也有什么瞒着我?”

    楚韵寒眼中闪烁着微光,嗔了他一眼,他明明都知道的,他那么聪明,早就把她的一切都弄清楚了吧。她乖乖地靠在他肩头,冰凉的侧脸压着他挺直的锁骨,带起一身的酥麻入骨。

    他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倘若她不是重生而来的,肯定也不会相信这种事吧。但她还是有些疑惑,“你为何要假装有腿疾呢?”

    傅以渐闻言,身体僵硬了一瞬,呼吸也重了些,似乎想到了什么沉痛的事情。他的双眸似有冰雪覆盖,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飞雪重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