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相依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相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楚韵寒是重生的,但现在的她只有三岁,小小的身体却到处奔波,即使是个成熟的灵魂,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哪里有那么大的勇气啊!当她颤抖着嘴唇说出“杖毙”两个字时,没人知道她的心里有多么的恐惧!那种隐隐作呕的感觉充斥着她,折磨着她!

    前世今生,她第一次举起屠刀,为了家人也为了她自己!若是她不够强硬,在她变强大之前,定然备受欺凌,她就是要以三岁之龄,展现出足够的魄力,震慑所有人。在这权力倾轧的深宅大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为了家人,她选择独自走在风口浪尖。

    当她独自前行在雨雪泥泞的道路上,双手沾满泥水,双脚寸步难行,即将要冻得尸骨无双,可是偶然的一个抬头,她看到了微弱的灯火,瞬间照亮了她贫瘠的心。那人手中提着一盏薄纱灯,投下晕黄的浅浅柔光,好似拨云而来的救赎。

    楚韵寒早已泪湿双袖,她固执地用衣袖擦去眼泪,小小的身板挺得笔直,倔强地让人心疼。

    傅以渐原本摸着她细发的手,忽而加重了力道,将她抱进了怀里。

    楚韵寒被抱进怀中的一瞬间,突然卸去了所有的防备,撕下了伪装的倔强,她哭得像个泪人,口中一遍遍地说着:“我不是故意要杖毙她们的,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呜呜呜~”

    她将深埋在心里的所有委屈都释放了出来,恨不得哭个几天几夜。她依偎在他怀中,有一股温热袭来,她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依赖感,想要就这样躺在他的怀里,被他呵护着,温暖着。

    傅以渐轻轻地顺着她的背,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看来真是受委屈了。之前一直装的好似大人一般,此时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倒像个孩子了。

    这是他第二次抱她,上一次她才一岁,玉雪可爱的糯米团子一般,如今身量高了,却仍是小胳膊小腿,呜呜咽咽的哭得像个小兽。这也是他抱过的唯一一人,见到她,总是忍不住亲近,他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深埋的寂寞冷寒。其实本质上他们是一种人,或许能够找到这样一个人相伴也挺好,在暗夜中互相取暖,抱着舔舐伤口,那样或许就再不会寂寞了。

    看到她受委屈,就忍不住想要安慰,给她依靠;看到她流泪,就忍不住想要抱紧她,给她温暖。他轻抚着她的背,任她的鼻涕眼泪沾满衣衫,晕出一朵朵悲伤的水花。心中低叹,哎,这辈子看来都要栽在这小家伙手里了。

    他的声音较往日轻柔很多,没有了冰寒之气,好似冬雪初融,缓缓地流过她的心里,熨帖无比。她正哭得伤心,耳边听到他暗哑低柔的语声,“乖,我都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若放过她们,谁有会放过你呢。选择都是她们自己做的,理应承担应有的后果。你做的很好,你很坚强。”

    楚韵寒听了他的话,哭得越发不可收拾了。从出事到现在,楚承安都不曾这样安慰过她,两个姐姐更是什么都不懂,此时终于听到有人这样安慰她,不觉心酸遍布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叫嚣着要发泄。

    她的手臂不长,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好似八爪鱼一般,漂泊太久的人,终于抓到了一块浮木。被风雨摧残的心,终于找到了依靠,不断地汲取着这难得的温暖。

    傅以渐第一次对别人说出那么多的话,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看来真是被这小家伙彻底抓在手心了。或许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被他人抓住命脉是致命的,但是他却生出一种心甘情愿。

    这一天对楚韵寒来说,实在是经历了太多太多,心志虽坚定,但毕竟是个三岁孩子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傅以渐耳边渐渐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一吐一吸,好似羽毛一般骚动在他耳边,生出一股淡淡的痒意,顺着耳朵钻到了肺腑间,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宁静美好。他的暴虐他的冷酷似乎都被镇压了,只余温暖轻柔在心间。

    他将她轻轻地放在软塌上,又将腿上的五彩祥云毯盖在她身上,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微微颤动的睫毛,心里一痒,低头轻柔地在她额头印下一吻。小东西,是你主动找上门来的,那就不要怪我不放手了,就算你要后悔,我也不会给你机会,你注定是我的了。

    傅以渐从软塌上下来,双腿笔直修长,走在金砖地板上,玄黑的衣裾拖曳过脚下,逶迤出淡淡的优美曲线,夜色也掩不尽一身妖娆的魅惑。

    若是有人见了,定然吓得说不出话来,但这些人明显不包括他的隐卫。他走进偏殿,轻拍手掌,桌前立时跪了几个黑衣人。

    他坐在嵌螺钿金丝楠木书桌前,眼睛看着窗外的那株梅花树。梅花被雨雪冲刷过,泛起阵阵清香,在枝头坠坠沉沉。他的声音不复刚才的温柔缱绻,又变得冰寒刺骨,好似窗外未化开的积雪,“可打听清楚了?”

    小五闻言恭声回道:“成国公府二房意欲谋害长房四子,楚夫人身中夹竹桃花香之毒,却坚持将孩子生了下来。楚公子调查清楚之后,想要为母亲和妹妹讨回公道,最后却被二房揪出了个替罪羊掩盖过去了,成国公有意偏袒二房,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傅以渐手中把玩着玉制冰裂纹茶盏,白烟袅袅,看不清他的神色,声音仍是冰寒透骨的,“后来呢?楚公子如何做的?”

    小五恭敬地垂着头,小心回道:“楚公子责令下人杖毙了两个下毒的丫鬟,见成国公有意偏袒二房,倒是没有追究到底。然后去看了楚夫人和她妹妹,后来好似躲在屋里偷偷哭了一段时间。”

    话刚说话,只听咔嚓一声,傅以渐手中的冰裂纹茶杯瞬间就碎了,“好啊,连本王的人也敢欺负,看来楚霄和楚云廷是不想好好在朝中待着了。”

    小六心头一沉,也沉声回道:“成国公府二房如此做,应该是忌惮长房得势,若是长房再添一个儿子,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件坏事。楚云廷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他回去后就跟郑夫人吵了一架,说她沉不住气,坏了他的事儿。”

    傅以渐唇角一勾,墨玉般的眸子深不见底,俊美的脸上一抹邪气,“府中争斗,不过权势,他的官途到头了。”

    跪着的几人一听,心中俱是一跳,已是一头冷汗,看来那楚公子着实得了王爷的青眼啊。

    “十一,你去国公府跑一趟,告诉他们,今晚本王要与楚公子夜谈,留宿一晚,明日将她送回。”

    十一先是一愣,心头疑惑,却仍是说道:“是,主子。”说罢,带着几人瞬间消失不见。

    傅以渐走回外室,见楚韵寒睡得香甜,弯腰将她抱起,朝内室卧房行去。

    楼外春山寒,雪景烟深浅,清入梦魂。

    ------题外话------

    以后都是每日一更呦~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