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诉说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诉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韵寒将心中愤懑的情绪压制,从花厅出来,直奔漪澜院。那时王太医和陈太医已经看诊完,楚夫人和楚韵惜已经睡着了。她跟两个太医说了会儿话,又问了问病情,方放下心来。

    她刚从漪澜院出来,就看到上午的那个黑衣人正站在院外,见到她时,低头说道:“楚公子,我家主子说,以后王太医就留在国公府,任您差遣,只陈太医回王府就行了。”

    楚韵寒闻言一愣,不觉呆傻地问道:“为什么?”

    十一长眉一竖,似乎也考虑了一下,“我也不知,主子就是如此安排的,我只是听令行事。若是您想问,不如亲自去一趟王府,当面问一下主子。”

    说罢,双眼灼灼地看着楚韵寒。

    楚韵寒犹豫了,于情于理,傅以渐帮了这么大的忙,又白白送了一个太医,她确实应该当面谢一下。现在她娘亲和妹妹的病都有了着落,心中大石放下,不如就走一趟吧。

    想到此处,她转头柔声道:“樱桃,你去告诉爹爹一声,我去恭亲王府一趟,让他不要担心。枇杷,你跟我一起去趟王府吧。”

    十一见楚韵寒坐上了已经备好的马车,不觉吐出一口气来,幸好幸好,楚公子还是挺好说话的。犹记得主子打发他来接太医时,有些欲言又止,完全不像是平日里的他。当时他就很好奇,太医又不是小孩子,看完诊直接回来就是,为何非要让他一个一等侍卫亲自去接。心里琢磨许久,又见他眼中隐隐有担忧,不禁猜测,主子不会是想见这个娃娃吧。

    十一抬手抽了一鞭子,一边驾着车,一边在心里腹诽。真是搞不懂主子,既然想要见人家,直接说就是,为什么要如此别扭。对于已经跟了主子十多年的十一来说,虽不能全部读懂主子的表情,但有时候还是能看出一些的,所以他才会开口让楚韵寒去王府啊。

    对于这个高深莫测的主子,十一对他的了解也就冰山一角,例如眼前这个三岁大的小娃娃,他就十分不明白,为何主子如此看重她?明明腿短手小的,什么也不能干,哎,主子的心,你不要猜,他还是老实地做他的侍卫吧。动脑子这种事,实在是太麻烦了。

    十一还在心里想着,马车已经到了王府门口,他当先跳下马车,掀起车帘。就见刚刚那个丫鬟也跳下马车,然后将楚韵寒抱了出来。

    十一看着那丫鬟鬓边晃动的一只银钗,忽而想到,刚刚楚公子好似叫她“枇杷”,名字还真是奇怪。枇杷若是知道他心中所想,肯定会淡笑一声,奇怪?总比你的名字好吧!十一,呵呵,跟没有名字有什么区别。

    枇杷抱着楚韵寒跟在十一身后,朝着府中最大的院子行去,脚下是厚厚的积雪,踩在上面,嘎吱作响。待行至门前,她将楚韵寒放下,跟着十一站在了门外。

    楚韵寒刚刚走进室内,就被一股暖热包裹住,舒服地叹了口气。但见室内炉香静逐游丝转,浮雕荷花纹鎏金铜香炉中青烟袅袅,淡淡熏香醉了空气,屋中弥漫着一种温暖和煦的醉人气息。

    她小心翼翼地道了一句,“王爷,成国公府楚韵寒来见。”室内静得落针可闻,她把呼吸都放轻了些,生怕扰了这一方静谧。

    过了片刻,有衣服的簌簌声响起,接着有清浅低柔的声音钻入耳朵,不似之前的低沉醇厚,带着一丝初起时的沙哑,“进来。”

    楚韵寒闻言,迈着小短腿小心地跨过织锦绣夔龙屏风,刚刚转过屏风,眼前赫然是一幅美人初醒图!傅以渐微微斜靠在软榻上,胸前敞着玄色中衣,隐隐可见白皙锁骨,好似展翅欲飞的一线诱惑,喉结微微突出,滚动出一圈妖艳的涟漪。

    此时的他介于少年和成年之间,已初露风华,长发乌黑柔软,随意挽着,斜斜别过一根碧玉簪,再无其他装饰。修长的腿被藕荷绣五彩祥云毯子盖着,随着他的转身,有一角垂到地上,逶迤一地春华。

    楚韵寒愣住了,乌溜溜的双眼眨也不眨,虽说她现在只有三岁,但是身体里装的可是一颗成熟的少女心啊,见到如此倾国倾城的美人,怎么可能不芳心暗动啊!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伸展双腿,原来那么长啊,隐约占据了整个软塌。

    她看着他潋滟的墨玉眸子,恍恍惚惚地朝前走着,还伸手摸了摸鼻端,生怕有血流出来。走到近前,她咽了口口水,声音微颤,“王爷,韵寒来给您道谢,多谢王爷相助,我娘亲和妹妹的病也有劳您府上的太医了。不知王太医留在我们府上,是否会影响到您?”说到此处,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的腿。

    傅以渐看到她的小动作,嘴角勾起淡笑,“没事的,只陈太医一个足够了,不过是腿疾,又不用天天喝药。”

    她小小的一个人站在他跟前,两人目光平齐,隐约可见她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暴虐,总觉的他的小东西被人欺负了,心里十分不快。

    傅以渐伸出手,手指骨节分明,顺着她的脸蛋儿到颊边细软的发丝,辗转流连,最后勾住了她下颚那一缕调皮的黑发。语声带着疼惜,“哭了?”虽是问句,语气中却满是笃定。

    楚韵寒因为之前二房毒害她母亲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始终无法忘却那种无能为力的隐痛。眼睁睁看着害她娘亲和妹妹的人从她面前离去,她却只能干站着,那时的她恨不得生啖其肉。所有的委屈都被她哭过之后隐藏在了心底最深处,她以为没有人能窥探到,那是独属于她一人的悲伤落寞,也不会有人替她承担,那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注定了寂寞一生。

    可是就在这一刻,突然有个人满带怜惜地温柔问她,是否哭过。她的心里突然涌入一股无法名状的委屈,顺着身体的脉络奔涌上喉头,好似瀑布直下,无法抗拒。眼泪涌出眼眶,决堤的河水一般,再也阻挡不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