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瓮中鳖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瓮中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茹雪听到萧如晦的喝问,只觉遍体生寒。他的声音低沉,那声喝问似从喉咙深处发出。

    从被傅瑾萱救起的那一刻起,她就将自己视为是傅瑾萱的人了,愿意为她做一切事情。为了能够帮上她的忙,她开始苦练琴棋书画,待小有所成,又进了楼外楼。她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坚定地往前走,直至成为花魁。

    成为花魁的那一日,她又见到了傅瑾萱,接到了最新的任务,勾引萧如晦。一开始的时候,她并没有什么自信,毕竟那是今年的状元郎,他能看的上的姑娘定是家境良好,又十分出色的。

    她曾经问过傅瑾萱这个问题,但她只是神秘一笑,斩钉截铁地说:“不用担心,他一定会对你感兴趣的。”她虽然不懂为什么,但还是去了,没成想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傻呆呆地看着她,神情中还带着不可思议,简直跟见鬼了一样。

    此后,他偶尔会来找她,却不常说话,就一直看着她,有时一看就是几个时辰。她总觉得他在透过她的面容看另一人,或者说是思念另一个人,正如此时一般。

    茹雪已经习惯了他的质问,只是一瞬间的惊怔罢了,当即双手相握,微微低头行礼,小声说道:“小女子茹雪,乃是楼外楼的花魁,公子那么快就把奴家忘了啊?”

    萧如晦死死地盯着面前站着的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

    她身穿一袭大红色碧纱裙,越发衬得肤白若脂。刚刚只是远观,遥望如出水芙蓉,娇艳无比。如今近看,只觉光彩照耀,艳绝尘寰,使人目眩神迷,不敢逼视。

    萧如晦心神激荡,带着淡淡的疼痛袭上心来,这明明是他的妙菱!

    虽然杜妙菱从未穿过如此鲜艳的红色衣裙,但若是真的穿了,会不会是眼前这样?他在心中思念着那一缕亡魂,只觉心痛难当,眼角不觉滴出泪来。

    茹雪见他眼神飘忽,似乎又在透过她思念着什么人。她的嘴角轻轻勾起,低声说道:“公子,你怎么哭了,可是有什么伤心事?说出来,或许茹雪能帮您分忧呢。”

    萧如晦听到那婉转如黄莺的声音,拉回了神思,别过头去,用手指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将头转向窗外,“你与我认识的一个旧人长得有几分像,而且她最擅长的曲子也是《将军吟》,不知姑娘是从何处得到这首曲子的?”嗓音淡淡的,如一阵风拂过心尖。

    茹雪心头一惊,终于理解了傅瑾萱的话。难怪她第一次见到自己时,也是一副吃惊神色,原来如此。她将事情前后想了一遍,看来她的容貌定是像极了某个人,而且那个人是萧如晦和傅瑾萱的熟人。

    想必傅瑾萱当初说的,“我本只是救你,并未想让你为我做什么,但是看到你这张脸,有件事,除了你,其他人还真做不到”,想必她说的就是这件事吧。

    傅瑾萱曾经交代过,若是萧如晦问起曲子的事,该如何回答,她在心里早已将这个问题的答案演练了无数遍。

    此时听他果真问起,她当即低头,不急不缓地回道:“一次偶然机会,茹雪在楼外楼中见到一位公子。那公子说,我与他的学生长相有几分相似,便将此曲赠与我。后来方知,他的那个学生已经香消玉殒了,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心中不觉悲痛。虽然我并未见过她,但应该是个有才华的女子,我既与她有缘,就想着以此曲纪念她,每每弹起,心中微凉。”

    萧如晦听完这段话,立刻想到了容彦。对了,这首曲子正是容彦谱的。容彦是一个爱才之人,估计正是因为欣赏茹雪,又不想让这首杜妙菱最爱的曲子消失于世间,方将此曲赠与她的。想到此处,眼角的泪越发多了,他痛恨现在的自己,懦弱的自己,爱慕虚荣的自己!

    萧如晦沉思片刻,方淡淡说道:“不知茹雪姑娘,可愿听个故事?”

    茹雪当即答道:“自是愿意的。”

    萧如晦仿佛陷入了他自己的世界中,将他与杜妙菱是如何相识,又是如何相爱,最后又是如何被迫分开的,一一道来。

    语气中多有悲伤,更有悔恨,“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贪慕荣华富贵,想要权势地位,也不会到如今地步,妙菱更不会含恨九泉。当初傅尚书来找我,以权势地位相诱,我寒窗苦读那么多载,不能因为此事就全部放弃啊。我已经是状元郎了,不想再变得一无所有,我害怕了,我犹豫了,然后就默许了。”

    茹雪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给他倒了一杯酒。茹雪心中明白,此时的她最好只是做一个倾听者,做一朵解语花,方能一直吊着萧如晦。

    萧如晦想要的,不过是一场美梦而已,他想从她这里获取安慰,寻求灵魂的救赎。那么她自是要配合着,极力模仿杜妙菱的一举一动,他越是想要摆脱那段不堪的记忆,她就越是要让他想起,让他不断愧疚。只有这样他才会一直惦记着她,也唯有这样他才会慢慢地与那新婚妻子离心,久而久之,成为傅瑾萱的瓮中鳖,这才是她的目的啊。

    萧如晦喝完一口酒,又继续说道:“可如今呢?我有了权势地位又如何,我不爱我的妻子,她也不爱我,两人形同陌路,每日同床异梦。我又开始想念妙菱了,那个温柔体贴又充满智慧的姑娘,我们在一起可以做好多事,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有共同的话题。”

    说完又沉默了片刻,“你可知这首《将军吟》,其实还有一首词,正是我为她作的,也是我们的定情之曲。只是如今,这曲还在人已走,谁又知道我内心的苦痛。”话音哀哀欲泣。

    “原来这首曲子还有词啊,茹雪竟是不知。不过公子,你也不必过于感伤了,人已去,生者当勇敢地活下去,这样才会多一个人记住她,记住她的容颜,记住她的好。”

    茹雪的话如春风化雨,让萧如晦心里安慰了一些,好似给他找了个苟活的理由一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