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心头叹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心头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台上艳光四射的茹雪,傅瑾萱心中笑了,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总算是有些成效了,就凭她现在的琴艺,今晚夺得头筹还是有希望的。

    其实夺不夺头筹,对傅瑾萱来说没什么,她想要的从来不是那个头衔,她只是想借茹雪引来某个人而已。如今大网已经撒下,就看那人上不上钩了。

    想到此处,傅瑾萱勾唇一笑,眼中带着别样的光彩。

    景曜看着她淡笑的脸,不觉轻声问道:“为何突然笑得如此灿烂?”

    傅瑾萱嘴角一勾,淡笑着说道:“景曜表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带我来看这楼外楼的花魁娘子吗?”

    景曜眉头挑起,思索片刻方说道:“难道跟萧如晦有关系?”

    傅瑾萱没想到他竟如此聪明,直接就猜了个正着!她撇了撇嘴,有些泄气地说道:“本还打算让你好好猜一猜呢,没想到你一下子就猜到了,讨厌。不过,表哥你是如何猜到的呀?”

    景曜伸出双臂,将她抱进怀中,娓娓道来,“首先,你要对付的人就那么几个,现在傅瑾松已经被押入大牢,傅文博为了他的事忙得焦头烂额,而周氏母女据说因为虐待你,被傅文博罚跪祠堂呢。如此也就剩下个萧如晦,你曾说过要为杜小姐报仇,自然不会放过他。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为何要挑个妓院的姑娘?据我所知,萧如晦并不是那种会去眠花宿柳的人。即使那花魁娘子长得貌若天仙,他也不一定会上钩啊。”

    傅瑾萱闻言,低笑一声,露出个神秘莫测的眼神,“景曜表哥,你且等着看吧,我有十足的把握,萧如晦会上钩。只要他跟这花魁好上了,那么他跟傅瑾梅闹翻的日子就不远了。到时候根本不用我出手,他们就会闹得两败俱伤,而我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

    江面一阵风吹过,她的发丝随风轻舞,脸色洋溢着笑容,瓷白的肌肤在月光下反射着光,整个人都好似夜间的明珠一般,让人睁不开眼。

    景曜看着如此神采飞扬的傅瑾萱,心情大好,嘴角露出宠溺的笑,“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这边两人还在说着话,那边献王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隔水传来,低徊婉转,“诸位看官,现在轮到你们了,今年‘花魁斗’大赛竞争格外激烈啊,且看今晚哪位花魁娘子能够拔得头筹,全在你们手中了!”

    此话一出,顿时群起激昂,鼓掌声和叫喊声久久不散,整个秦凉河都仿佛躁动起来,河水激荡,水波层叠。

    “花魁斗”的魁首是如何产生的呢?正是如献王所说,全掌握在看官的手里。

    来此观看“花魁斗”大赛的人,都可以给心仪的花魁娘子送上珠宝、黄金等物,最后所得最丰厚者,即是本年的魁首了。听说去年的雪青,一晚上就获得了金银铜器一百二十五件,玉石珠宝古玩一百三十四件,另有金银元宝各一千两,当真是风头无两,最后以绝对的优势拔得头筹,名震上京。

    傅瑾萱看着周围炫目的画舫,眸子中泛着耀眼的光,。

    景曜眉目微扬,黑眸幽深冰冷,声音淡淡的,“看来大家都跃跃欲试了,你最看好的是谁?”

    傅瑾萱低笑一声,“当然是茹雪,那可是我精心栽培的人。她的名气越大,对我要做的事儿越有利。”

    她看着台上的茹雪,又环顾了一圈江面,声音仍是波澜不兴,“我辛辛苦苦费心培养了那么长时间,如果连这点吸引力都没有,那岂不是在质疑我的能力?表哥,上次傅瑾松的事儿,是不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的?”

    景曜看着她,低笑一声,并未否认。

    傅瑾萱得到他的答案,又继续说道:“上次傅瑾松出事,我就趁着那阵东风,开始布局了。萧如晦是傅瑾松的姐夫,即使他不情愿,也会被傅文博逼着去打点的。我故意让人引他去见了一面茹雪,在他心里种下了疑惑的种子。果然不出所料,他见了一次茹雪后,就开始偷偷关注她了。即使初始时他或许并不喜欢茹雪,但人的好奇心可是很神奇的,越是好奇,就越是想要一探究竟。”

    景曜仍是有些困惑,遂问道:“为何萧如晦对茹雪会有如此大的兴趣?要说上京长得好看的姑娘,可不是一个两个,为何独独对她另眼相看?而且他们读书人不是最忌讳去那种烟花之地吗?”

    傅瑾萱眼珠子骨碌一转,露出一个淡淡的笑,“猫儿总爱鱼腥饭,既然闻到了味儿,没有理由不凑上前来。再者,萧如晦与傅瑾梅根本没有多少感情,且处处被压制着,心里早就抑郁了。如今刚好遇到一红颜知己,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最主要是这个茹雪并不是一般的美人。”

    想到茹雪的长相,傅瑾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两人还在说着,那边的“花魁斗”大赛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如今雪青和茹雪不相上下,你高我低,飘忽不定。

    正在此时,突然听到有人高呼一声,“我家公子愿为茹雪姑娘奉上黄金百两!”

    此话一出,整个秦凉河上都寂静了一瞬,但见右侧画舫船头站着一青衣小厮,刚刚开口之人正是他。过得片刻,再无竞争之声传出,但闻献王开口说道:“既是如此,今年的‘花魁斗’魁首就是楼外楼的茹雪姑娘了!”

    秦凉河上再次传出了欢呼声,经久不散。

    傅瑾萱转头看向右侧的那艘画舫,虽表面看着并不是很华丽,却也算是做工上乘。她一直盯着那画舫,漆黑的眼眸中不觉闪过幽光。她不觉将手伸进衣袖中,反复地摩挲着那圆形玉佩,“鱼儿已经上钩了,只等过段时间收网了。”

    景曜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右侧那雕花砌玉的画舫,声音淡淡的,随风飘来,“那是萧如晦的画舫?”

    傅瑾萱眼中带笑,点了点头,“正是。”

    却说此时画舫中,茹雪作为“花魁斗”的魁首,自然要去感谢这位关键时刻出手的金主。

    她带着一个小丫鬟,走进那富丽的画舫,但见一淡蓝衣衫的公子立于窗前,长袍迎风舞动,月光如水,照亮了他清雅卓绝的面容。

    茹雪心中一动,难道这就是萧如晦?

    萧如晦听到脚步声,不觉转过头来,眼睛牢牢地盯着那张熟悉至极的脸,清越的声音带了一丝暗哑,“你到底是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