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花魁斗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花魁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景曜看着傅瑾萱兴奋的小脸,不觉嘴角轻勾,“一直都有,只是之前很少来,若是你喜欢,以后经常带你去画舫游玩。”

    傅瑾萱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唇角上扬,眼角眉稍晕着淡淡的金色,“我非常喜欢啊。”

    这边两人正说着,只听几声锣鼓,响彻秦凉河,“花魁斗”开始了!

    今年的“花魁斗”是由献王主持的,献王乃当今皇上的弟弟,一直沉迷于酒色,流连于秦楼楚馆,是上京城各青楼的常客。献王生得风流倜傥,又出身皇室,自是各青楼的贵客,已经连续三年被推举为“花魁斗”的主事人。

    傅瑾萱看着台上的献王,叹了口气,又是一个日日流连楚馆的王爷,这皇家还真是乱啊。

    景曜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低声在她耳边说道:“献王与肃王多有不同,要知道,即使是眼睛亲眼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事实。有些人为了保护自己,会小心地披上保护壳。尤其是伴君如伴虎,为了打消他人不应有的念头,往往会选择隐藏真实的自己。”

    景曜的声色低沉,夹杂着江边的风,有种清风拂面的感觉。这么近距离之下,傅瑾萱觉得耳廓有些痒,就像有羽毛在挠,她的脸颊不觉有些红。

    傅瑾萱听懂了景曜的话外音,此时再看台上的献王,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或许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献王的话说完,“花魁斗”才真正地开始了。

    对于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的傅瑾萱来说,当真是新奇又兴奋。她伸长了脖子,看着台上的表演,瓷白的脸颊挂着笑,眼中映着湖光,墨黑长发随风飘荡,周身自有一股清逸之气,好像月下的仙子。

    景曜并未看台上的花魁表演,而是专注地看着傅瑾萱。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看着她,在他的眼中,她一直都是安静的,平日里话不多。有时候甚至是软弱的,即使被人欺负,也不会主动反抗,好像缺少了生机。

    而此次落水后,她整个人好像都变了,不再是他印象中的柔弱小兔子。她会报复欺负她的人,她会对她喜欢的事手舞足蹈,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前多了,整个人充满了生气。

    景曜望着画舫外的水,碧波荡漾,轻泛涟漪,黑玉般的眸子半眯,这真的是他的表妹吗?不过是一次落水,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和喜好吗?

    “景曜表哥,快看啊,这个天香院的花魁好厉害,居然能在水上起舞!”傅瑾萱婉转清透的声音响起,如出谷黄莺一般,唤回了景曜的沉思。

    景曜将头转向前方的台子,顺着傅瑾萱的手看过去。

    但见一彩衣女子,头挽飞天髻,身材婀娜,体态轻盈,彩袖翻飞。女子手执两把折扇,时而抬腕遮面,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展开,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随着乐声渐渐高昂,她手中的折扇也如丝弦一般,舞得唯有一个残影,转、甩、开、合、抛、收,行云流水,若龙飞若凤舞。这边乐声渐止,扇子舞也接近尾声,最后一个降龙摆尾,完美收官。

    河面上瞬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不断回荡在水面上,越发显得震耳欲聋。

    傅瑾萱双手托着香腮,趴在桌上,津津有味地咂了咂嘴,口中喃喃,“好厉害啊,这扇子舞真是惟妙惟肖,舞姿轻盈优美,飘忽若仙。”

    景曜微不可察地眯了眯眼,低声说道:“此女名唤雪青,在去年‘花魁斗’大赛中拔得头筹。”

    傅瑾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心中千回百转,这个雪青如此厉害,不知会不会坏了她的事儿?遂直接问道:“那她去年可是跳得这个扇子舞?”

    清风拂过,卷起几缕青丝在景曜身后飞扬,他的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看着傅瑾萱说道:“去年她也是跳舞,但并非扇子舞,而是霓裳羽衣舞,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最终拔得头筹。而这扇子舞,却是第一次见,应该是她为了今年的‘花魁斗’,特意编排的新舞。”

    傅瑾萱听完,没想到这个雪青如此有才,看来是遇到强劲的对手了。她故意试探着问道:“那楼外楼的花魁娘子能比过这位雪青吗?两人还真是有缘,名字中都有一个‘雪’字呢。”

    景曜唇角一勾,黑眸深不见底,“我也不知那楼外楼的花魁娘子的琴艺到底有多好,所以无法妄下评断,端看一会儿她的表现了。”

    傅瑾萱还欲再问,耳边突然响起了清灵的歌声,当即又将脑袋转向了看台。

    但见一女子着一袭粉色长裙,臂上挽着烟罗紫轻绡,腰肢袅娜,犹如杨柳轻盈。她手执檀板,轻歌一曲,真是声韵抑扬,歌喉婉转,听之令人**。

    景曜看着傅瑾萱专注的目光,不觉好笑,在她旁边耐心说道:“这位雨寒姑娘,是上京城第二大青楼丽春坊的头牌,以歌声闻名,被誉为‘上京黄莺’。去年的‘花魁斗’大赛,她仅次于雪青。”

    景曜的声音很低,带着磁性,傅瑾萱好似受了蛊惑一般,呆呆地看着他,久久未发一言。

    景曜看着她那呆傻的模样,伸出右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想什么呢,楼外楼的花魁娘子要上场了,你不是喊着要看她么。”

    傅瑾萱只觉额头一疼,当即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假装淡定地转过头去,心脏却仍是砰砰砰跳个不停。她看着台上的花魁娘子,嘴角一勾,眼中闪过一道暗芒。

    那花魁娘子穿了一身大红色碧纱裙,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朝云近香髻,月光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容光照人!

    但见她低着头,正在调试着一架古琴,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过了片刻,轻舒玉笋,款弄冰弦,慢慢弹着。初始时,轻拢慢捻抹复挑,柔曼低徊;中间时,声裂金石,响遏行云;到得后来,越发激昂,仿佛铁马冰河入梦来,让人无端生出一股身在战场的紧迫压抑感。

    曲子弹奏结束时,那花魁娘子方才慢慢抬起头来,缓缓站起。

    傅瑾萱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脸上洋溢着志在必得的笑容。没错,楼外楼的花魁娘子正是茹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