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看好戏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看好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傅文博看着屋内这跪着的乌压压的一片人,终于深刻地认识到了,他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难怪两个女儿都视他如仇敌,原来如此啊。他确实不是个好父亲,也确实是他纵容了周氏。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当初娶周氏,气死了原配夫人,那时他还是有些愧疚的。如今才知道,女儿竟过得这样的日子!

    他目眦欲裂,看着周氏,直接就是一巴掌,“好你个周氏!”酝酿了半天,也就说出了那么一句话。

    傅瑾萱抱着双臂,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一句话也未说,没想到傅文博还有点良心未泯啊。她的嘴角掀起一抹冰凉的笑意,忽而感觉到有视线扫过,她转头看着那人,倒是忘了,这里还有个萧如晦呢。

    傅瑾萱对着他微微点头,直接站起身来,朝门外行去,眼中带着冰寒。萧如晦,呵,不要高兴的太早,今日是她们,明日就是你了!原主的仇可以慢慢报,我的仇,又怎么可能忘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走到门口,她又转身看着傅文博,沉声说道:“我现在叫你一声父亲,说明我还对你有那么一点尊重,你不要把这最后一丝尊重都消磨了才是。至于傅瑾松,他是什么性子,你比谁都清楚,他有什么结果,纯粹是自作自受,我是不可能去帮他的,你们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萧如晦看着傅瑾萱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方低低地叹了口气。每次看到傅瑾萱,他的心都会不受控制地想起杜妙菱,一举一动,总是能看到那人的影子。

    他以为是自己魔怔了,却又总是忍不住去看她,可是她的眼里除了满满的厌恶,就是痛恨了吧。他不明白,他和她明明一点冲突都没有,她却为何如此恨他。

    今日见到这发生的一切,他终于意识到了,她为何如此恨他了。或许就是因为她恨整个傅家的人,一直苛待她的周氏母女,一直为虎作伥的傅尚书,顺带还有他这个傅家女婿。

    若不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今日发生的一切,他或许都不会相信,堂堂尚书府的嫡女,却被如此残忍的对待。周氏母女还真不是一般的狠毒,害死了她的母亲不说,还虐待嫡女。

    想到此处,萧如晦的眼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痛恨,他冷冰冰地看着傅瑾梅母女,并未将其扶起,而是转身走了,那个狠毒的女人根本不配为他的妻子!

    却说这一日,景曜刚刚回到将军府,那边就有小厮跑到跟前,低声说了几句。

    景曜听完,黑眸眯起,薄唇露出一丝笑意,朝服也未换,就疾步往清风院行去。刚进院门,就看到一月白袍服的俊俏公子跑过来,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红晕,散着些许热气!

    傅瑾萱一直在门口张望着院门,正等得心急如焚,就看到一人走进来,身穿一袭黑青色朝服,头戴乌纱,青丝挽起,面如冠玉,容色明艳,正是景曜!

    景曜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说道:“来将军府,为何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傅瑾萱眉梢眼角都是笑意,笑着说道:“这不是想要给景曜表哥一个惊喜嘛,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景曜看着傅瑾萱身上的男装,黑眸微眯,眉头微皱,声音微哑,“惊喜倒是惊喜,不过还有一些惊讶,你今日为何如此打扮?”

    傅瑾萱将他的胳膊抱在怀中,轻轻摇了两下,语笑嫣然地说道:“景曜表哥可知,楼外楼最近出了个新花魁娘子,今日咱们就一起去看看如何?我穿这身男装,纯粹是为了出门方便,我是不是想得很周到?”

    景曜的鼻尖充斥着淡淡的女儿香,手臂被抱着,又看了看那乌黑的大眼,当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遂沉声说道:“傅瑾松就是为了一睹那花魁娘子的芳容,才与他人起冲突的,倒是听过她的名字,不过从未见过,将军府家规甚严,我从来不去那些烟花之地的。一起去看花魁也行,但你千万记得不要乱跑,要跟在我左右。你且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

    傅瑾萱一听此言,眉头舒展,点头说道:“我什么都听景曜表哥的!”

    景曜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说道:“那你等我一下,我将官服换了。”说罢,朝他的院中行去。

    傅瑾萱紧跟其后,在花厅等着,顺手在桌上拿了一块金丝枣糕,一边四处看看,一边慢慢嚼着。待看到景曜出来,当即将剩下的金丝枣糕直接扔进嘴里,许是着急了些,没成想竟被噎到了!

    景曜看到小脸憋得通红的傅瑾萱,急走几步,给她倒了一杯茶,又帮她顺了顺背后。

    傅瑾萱咕嘟咕嘟将那茶水喝完,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被噎死了,呜呜呜~”

    景曜看到她嘴角还沾着一些枣糕碎屑,心头忽然一热,来不及多想,已经低下了头,在她嘴角舔了一下,“嗯,很甜。”

    傅瑾萱俏脸微红,微微转过身子。景曜牵着她的手,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还不快跟上。”

    两人行至楼外楼的时候,方得知,今日是上京城一年一度的“花魁斗”。

    所谓花魁斗,就是上京城中数得着的青楼,纷纷派出自家的花魁,进行一场比斗,以此来确定各青楼在上京的地位。每年的这一日,都是无比热闹,能够在同一日中,看到那么多花魁比拼才艺,也算是人生一大乐事。

    今年的“花魁斗”地点设在上京最大的秦凉河之上。

    傅瑾萱和景曜到秦凉河时,只见烟波浩渺的水面上停着各色精致的画舫,纷纷围绕着一个巨大的水上台子。他们站在岸边,隐隐可听到丝竹之声。

    景曜对身边的小厮轻声说了几句,片刻后,便带着傅瑾萱登上了其中一个最为富丽堂皇的画舫。

    画舫分上下两层,每层装饰各有不同,其内设镂花的紫檀木屏风。景曜带着傅瑾萱行至二层最大的一间,两侧朱玉凭栏,轻纱珠帘。

    傅瑾萱站在窗前,兴奋地盯着周围的画舫,又眺望着周边的景色,秦凉河两岸很是繁华,各类商铺酒楼林立,“哇,景曜表哥,你好厉害!这画舫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外面的视野好开阔,景色好美!”声音中充满了不可自抑的喜悦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