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话家常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话家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景曜也回容彦一眼,直接岔开话题,轻声说道:“萱萱表妹,不是说今日去将军府吗?吃完饭就出发吧,我已经让马车在等着了。”

    傅瑾萱今日突然遇到容彦,都差点忘记这事儿了,直接开口道:“嗯。”

    景曜有些挑衅地看了容彦一眼,可惜容彦毕竟是翰林院大学士,做事从不将情绪放在脸上,一贯的不显山不露水,心中却自有思量。

    容彦并未理会景曜,只是转头看着傅瑾萱,柔声说道:“过几日就是太子表哥的生辰,萱儿妹妹定会去的吧?到时候我有东西送你。”

    傅瑾萱闻言先是一愣,其实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事,但是听闻此言,还是点点头道:“嗯,一定会去的。”那毕竟是她姐夫,能不去么。

    待傅瑾萱吃过午饭,三人才一起离开,从始至终,也就只有她一人在吃而已,两个男人都是在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或是为她布菜,或是为她盛汤,乐此不疲。

    虽说有点消化不良,但是民以食为天,吃饱肚子才是大事,傅瑾萱也就不理他们了,爱怎样,怎样吧。

    容彦看着离去的马车,站在君兰楼门口许久未动,直到再也看不到任何踪影,才转离去。

    傅瑾萱刚刚掀开车帘,景曜已经站在车外,伸出了双臂。傅瑾萱看了看那势在必行的双手,无奈地将双臂绕上他的脖子,被他抱了下来。

    随着时间越久,她对这具身体的掌控已经超过了原主,如今景曜再碰她,已经不会再强烈地排斥了。

    景曜直接抱着她进了大门,吓得她一边胡乱踢着脚,一边叫喊着:“表哥,景曜表哥,你快些放我下来,这成何体统,让人看见了可如何是好。”

    景曜完全不听她的话,表妹现在好不容易不再排斥他的接触,不趁着现在好好处,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看着容彦将她再次抢走吗?绝对不行!

    他伸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她乱动的小屁屁,淡淡说道:“这里是将军府,又不是尚书府,谁敢乱嚼舌根子!”

    傅瑾萱只觉一股灼热袭遍全身,脸红过耳,再也不敢乱动,只乖乖地揽着他的脖子,趴在他胸膛处装鹌鹑。

    这还是重生后的傅瑾萱第一次来将军府,对府中自然是不太了解的。她被景曜抱着,开始一路打量这府邸。

    两人走过中庭,再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绕过游廊,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花绣槛,皆隐于山树之间。走进花园,只见佳木茏葱,奇花闪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再走几步,前面便是外祖母的祥瑞堂了。

    傅瑾萱心中暗暗称奇,没想到这府邸竟修建地如此清幽雅致。

    景曜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尾音微扬,凑近她耳边说道:“这宅子原是祖辈传下来的,后被祖母着人重新修整了一下。”

    傅瑾萱只觉耳朵一阵痒,不觉扭了两下,脸似飞霞。

    这边还没走到祥瑞堂,就见对面走来一白衣飘飘的公子。一袭月白长袍,广袖博带,一只紫玉发簪将墨发挽起,唇边一抹清浅笑意,当真是公子润如玉。

    待走得近了,他眼角含笑,故意打趣道:“大哥,这是哪家小娘子啊?难怪今日该你去军队查验兵情,你却推给了三弟。”

    来人正是傅瑾萱的二表哥景焕,要说将军府都出将才,这个二表哥却是个另类。他只喜欢断案巡察,遂做了个文官,时任正五品大理寺丞。除了相貌出众,口才自然也是极好的。

    景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啰嗦,怎么还没去上值?”

    “二表哥。”傅瑾萱虽害羞,还是伸出脑袋,轻轻叫了一声。

    景焕不知从何处翻出一把洒金折扇,刷一下打开,摇了摇,“原来是表妹,好久不见,越发漂亮了。”

    景曜黑眸中闪过利剑,眼眸骤冷,似寒潭深谷,抱着傅瑾萱直接走了过去。

    景焕摇了摇头,嘴中喃喃,“大哥这老醋坛子,还真是名不虚传,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改。”说罢,朝门口行去。

    到了祥瑞堂前,景曜才把傅瑾萱放下,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一进门,傅瑾萱就看到上首坐着两个老人,应该就是外祖父和外祖母了。

    外祖母鬓发如银,精神矍铄,傅瑾萱方欲拜见时,就被她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我的心肝啊,前几日听说你落水,一直不醒,差点吓死外祖母啊。本欲前去,奈何一把老骨头,行动也不方便,如今可大好了?”

    傅瑾萱看到老人一脸的心疼,她也伤心起来,不觉眼中垂泪,“让外祖母您担心了,如今孙女已经好多了,不用再挂心。”

    景老夫人仍是抱着傅瑾萱,仔仔细细地看她,生怕她身上少了什么,“你自小就乖巧,虽然不爱说话,但是性子是极好的。长得也美,眉眼间跟你母亲最为相似,每次看到你,都会想到我那苦命的女儿。”

    景老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又要落泪,景尚书立刻劝解道:“你也不要过于伤心了,你这边哭,萱萱也会跟着你哭,她身体刚刚恢复一些,还是不要过于伤悲了。”

    景老夫人听了,从怀中抽出锦帕,擦了眼角的泪水,又安慰起傅瑾萱来,“心肝儿,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以后自有祖母看顾着你。若是那尚书府住着不舒服,直接搬到咱府来。我早就让人给你收拾了一套院子,住多久都是可以的,还可以时常陪外祖母说说话。我们这里就是太冷清了,你舅舅一直在戍边,舅母在照顾他,两人常年不在家。你大表哥和三表哥也经常外出打仗,二表哥也忙着朝中的大小事儿,平时根本见不到个人儿。整个府上就我和你外祖父两人住,冷冷清清的,也没个人气儿。”

    傅瑾萱依在景老夫人怀中,听着她絮絮叨叨地说着,觉得特别温馨,“外祖母,萱萱也是想你的紧,一直想要来看你呢,这不病刚好就来了,就怕您惦记。”

    景老夫人轻轻地抚了抚她乌黑的秀发,“要不你就搬来我们府上住一段时间吧,陪陪我们这两个老人家。景曜这孩子,到现在也没成亲,跟他那年纪一样的,儿子都满地跑了。若是他早日成家,我这也有个孙子孙女陪着啊。”说完,还看了景曜一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