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剑弩张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剑弩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傅瑾萱嚼着烧卖,只觉两道炽热的视线一直盯着她,这让她如何好好吃饭啊,会消化不良的。

    为了缓解这紧张的气氛,傅瑾萱努力地找了个话题,她转向容彦,轻声问道:“彦哥哥,怎么那么快就回到上京了?你不是去江南了吗?”记得当时容彦说过要去江南,算算时间,这个时候应该回不来啊。

    容彦看到她的嘴角泛着一些油光,从袖中抽出一条雪白的锦帕,轻轻地给她擦了擦,看到她忽然圆睁的水眸,笑着道:“怎么了?以前不都是我给你擦嘴角吗?看来我不在几个月,你以生疏不少,这可不好。”

    傅瑾萱一副被惊吓到的表情,原主跟容彦到底发展到何种地步了?连这种擦嘴角的暧昧动作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吗?

    容彦似乎没有看到景曜即将喷出火来的黑眸,以及傅瑾萱的惊愕,只是自顾自地说着:“本来还要半个月才能到上京的,但是收到了你落水的消息,就快马加鞭赶回来了。本来不打算走水路,但是为了加快行程,只能走水路,在船上吐了好多次。”

    傅瑾萱的心又不受控制地心疼起来,双眼露出些许心疼,“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彦哥哥。”之前没有仔细看,此时看来,容彦好似真的比之前消瘦了一些,月白长衫都显得有些宽大了。

    景曜看着容彦在傅瑾萱跟前卖惨,有些嗤之以鼻,明明是个男儿身,偏要装作很柔弱的样子。平时在朝堂上看他跟那些大臣争辩,可从未露出如此情态,那叫一个出口成河,叱咤风云。

    容彦对景曜的嗤声仿若未闻,直接伸出手,覆上傅瑾萱的小手,声音清雅温润,“萱儿,看到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不过我不会放过那害你之人的,以前只觉使点小心机无伤大雅,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没想到她们竟然敢算计你的性命,我绝不会放过。”

    傅瑾萱还未说话,景曜已经开口了,“这事儿就不劳容大人费心了,这是我们的家仇,自然要由我们自己去报。你说是不是,萱萱表妹?”

    一边说着,一边拉过傅瑾萱的另一只手,也攥在手中。

    傅瑾萱看着一左一右两个男人,明明是大魏王朝最出类拔萃的男人,为何在她面前却如此幼稚?谁能告诉她,该如何是好?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怎样都好,反正这仇我迟早都要报的。新仇旧恨加一起,他们一家子,没一个能逃掉。”

    新仇旧恨?容彦狭长的眸子闪过暗光,不解地问道:“你和她们还有旧恨?她们还做了什么?”声音中带着些许恨意。

    景曜心中清楚她所讲的旧恨,但是他还是不明白,为何表妹无缘无故地要为杜妙菱报仇?明明两人之间没有一点关系。但是他并未说出自己的疑惑,反正他看萧如晦也不顺眼。上次吃饭,他分明看到萧如晦偷偷地看表妹,光凭这个就不能放过他。

    傅瑾萱不知道容彦是否已经知道了杜妙菱的死,所以说话时有些小心翼翼,“我在明觉寺为母亲上香的时候,认识一个姑娘,情意相投,就以姐妹相称了。但是半个月前,突然听闻她投湖自尽了,后来才知道竟是被所爱之人背叛,而背信弃义之人正是傅瑾梅的夫君,今年的状元郎萧如晦。”

    容彦闻言,面露震惊之色,急急问道:“你刚刚说谁?萧如晦?那投湖自尽的女子可是叫杜妙菱?”

    傅瑾萱看他紧张的神色,看来他还未知晓她已死的消息,估计是一直都在江南,此次又是直奔上京而来,还未听说也在情理之中。

    她微微叹了口气,想起自己的死,就有些心痛难耐。她暗自调整了一下情绪,假装惊讶地问道:“正是杜妙菱,怎么,彦哥哥认识她?”

    容彦仿佛突然陷入了回忆中,片刻后回过神来,声音有些暗哑,“我在去江南之前,途径昌平县,去我姑母家过了几天。曾受当地知府之邀,为其女授了几节古琴课。那女孩就是杜妙菱,也算是惊才艳艳的一女子,没想到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了,真是让人惋惜。当时我在给她指点古琴时,曾见过那萧如晦一眼,他的眼中并不单纯,带着些**,应是个爱慕虚荣之人,只是没有想到后来两人会在一起。”

    景曜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容彦竟然认识那个女子,还指点过她的琴艺,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样都能扯上关系。

    傅瑾萱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惋惜,虽然只是短短几日,他能如此记着她,她已经很感激了。最起码这个世上,除了知府父亲,还有人记得她,真好。

    景曜从傅瑾萱的脸上,明显看到了悲戚之色,为何表妹一提起那陌生女人就如此伤心?她到底和那个女人之间有什么关系?难道表妹的性情大变也跟这有关系?

    他的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有些乱,还没整理完脑中思绪,又听容彦轻声说道:“萱儿妹妹可知,今日你救的那女子是被何人追捕的?”

    傅瑾萱一听,直接抬起头来,惊呼一声,“啊,差点忘了这事,不会给你添麻烦吧?彦哥哥。我就是看着那女子可怜,才出手相救的,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

    容彦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道:“不过是肃王又在强抢民女,他仗着有皇上的几分宠爱,私下里经常做这种事。朝中大臣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未伤及到他们的利益。”

    景曜闻言,面容也严肃起来,低声问道:“肃王?可是整日流连烟花之地,素来以纨绔着称的那个肃王?”毕竟他多年不在上京,对这些王爷不是很了解,但是也听过肃王的逸事。

    容彦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正是他。以前都是私下里干这事,没想到这次竟敢如此明目张胆,光天化日的,当街就抢人,看来是不想继续逍遥下去了。今日就算你不救那姑娘,我若是见到了,也不会坐视不管。这事你就不用问了,交给我。”一想到那人,他的眼中闪过冰寒之色。

    傅瑾萱感激地看着他,眼中不经意地流露着小女孩的崇拜之情。

    容彦见状,心情越发好了,瞥了景曜一眼,满含挑衅之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