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莫追悔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莫追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如晦见一行人走过来,当先一人正是杜妙菱,当即快步迎上去,恭敬说道:“见过杜小姐,小生有礼了,还要再次感谢小姐救命之恩及收留之德。”

    杜妙菱略微打量了萧如晦一番,此时他已将血衣换去,脸也露出原有容貌。一袭月白长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发间一支青玉发簪,青丝如瀑,生得眉清目秀,清俊温雅,端的是好样貌。

    杜妙菱微微一笑,脸颊略红,柔声说道:“萧公子不必多礼,小女子也是举手之劳。想必父亲已经跟你见过面,以后你就安心住下,有什么短缺的,可找林同说。”

    萧如晦抬起头,见她已换了一身淡黄衣裙,外罩白色披风,此时两手捏着香妃色手帕,似有些害羞,微低着头,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他退到小路一边,拱手说道:“小生记下了,多谢小姐安排周到。那小生就不打扰了,这就回后院客房了。”

    杜妙菱略一点头,然后在丫鬟的簇拥下往正堂走去。

    ……

    傅瑾萱被景曜牵着,沿着青石小道往前走,她的脑子有些纷乱,堆满了那时的记忆。

    其实她和萧如晦见面的那一日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事发生,但却像烙印一般,刻在了她的记忆中,无法抹去。或许只是为了时刻提醒她,切莫轻易相信他人!

    想到那时那景,她不觉吐出一口浊气,脚步微停。

    景曜一直在观察傅瑾萱的神情,自从她见了那个状元郎,就一直神思不属。虽然知道她不是在爱慕那人,但是心里仍是不舒服,她怎么可以一直想着别的男人呢!回去定要查一查那个状元郎!

    两人各怀心思,不觉就走到了正堂,抬头一看,傅尚书和周氏已经坐在里面了,应该是在等傅瑾梅夫妇。

    今日景曜送傅瑾萱回来,并未提前跟尚书府打招呼,很明显傅文博夫妇两人不是在等他们,所以见到他们走进来的时候,脸上一片惊愕。

    看到他们俩走进来,傅尚书眉头一皱,并未开口。周氏似乎也没想到是他们两人进来,见到傅瑾萱的时候,好像见鬼一般,脸色煞白,后镇定片刻,又恢复了以往的假意和蔼。

    她站起身,想要牵傅瑾萱的手,那做派就是一副关爱儿女的慈母相,“萱萱,你回来了,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吧?为母一直挂念着你的身体,本打算去太子府看你的,但是太子妃不同意。”

    傅瑾萱看着她那副样子就作呕,明明想把你杀之而后快,还非要做出一副疼你爱你的慈母样儿,当真是恶心至极。

    她虽是刚刚重生过来的,但是她对眼前这个女人并不陌生。当她还是个魂魄体的时候,可是亲眼看到她躲在大树后,眼睁睁地看着原主在水中垂死挣扎。时至今日,她仍然记得当时她眼中流露的冷酷残忍。

    但是想到这是今后要对付的人,先示弱总该是没错的,要先做做样子,你以为只有你会装?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傻乎乎的傅瑾萱了。想到此处,她不着痕迹地避开周氏的手。

    “让你们挂心了,我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傅瑾萱抓着景曜的胳膊,做出一副胆小害怕、人畜无害的样儿,怯生生地回道,那模样看上去和原主真是十成十的像。

    景曜黑眸微眯,低头看了她一眼,嘴角轻勾,这小东西果然是聪明了,懂得隐藏锋芒,降低敌人的戒心。

    傅文博最见不得傅瑾萱那没出息的样儿,真是白瞎了那张脸。相较于懦弱的傅瑾萱,他肯定更喜欢傅瑾梅,聪明漂亮、知书达理。而对于傅瑾兰,他喜不喜欢都没什么关系,傅瑾兰根本不搭理他,平时也就装个样子,不让别人看笑话罢了。

    傅文博一直都是偏爱傅瑾梅的,虽然知道二女儿还没有嫁出去,就让小女儿出嫁,会被耻笑,他还是那样做了。

    他觉得周氏说的有道理,状元郎只有一个,而且在上京城没有庇护,也好拿捏,傅瑾梅嫁给他,可以作威作福,绝不会受半点委屈。

    傅文博也知道上京城有地位的人家都看不上傅瑾梅,到底是当初娶周氏的事上不了台面。倘若将她嫁去上京城其他人家,肯定会因为此事给女儿小鞋穿,思来想去还是这个状元郎是最佳女婿。心里却从未想过傅瑾萱会如何。都说最毒妇人心,这男人狠起来,也是不遑多让!

    这边傅瑾萱刚回完话,傅瑾梅夫妻俩就走了进来。

    傅瑾梅刚进门,就娇娇地叫道:“爹爹,娘亲,安好,女儿带女婿回家看你们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揽周氏的胳膊。

    “父亲,母亲。”萧如晦也上前见了个礼。

    傅文博见到爱女和女婿,不觉眼角带笑,点了点头。

    至于景曜,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一句话,见礼?你们也配!傅文博对此也是不敢说一句话的。

    景曜这次从边城回来,已被提拔为龙虎将军,也是大魏历史上最年轻的龙虎将军,手里还握着景家军的虎符,背后还有个将军府!一般人谁敢招惹他!

    傅文博现在虽然已经是吏部尚书了,但毕竟只是个文官,而且当初他逼死景甄,将军府的所有人都恨毒了他。

    想当初他还只是个五品官,为了能够往上升,故意接近将军府的嫡女景甄。又是写情诗,又是偷偷送东西的,足足追了一年,这锲而不舍的精神才感动了她。

    虽然当初景洪川极力反对,奈何景甄也是个有脾气的,最后只能勉强答应,毕竟家中仅有这一个女儿,也不敢强迫于她。

    刚刚成婚的时候,两人也算是举案齐眉。

    傅文博当上了吏部尚书后,觉得没什么人能左右他了,那时的将军府老的老,幼的幼,就一个儿子,还常年在外面领兵打仗。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又想起了他的朱砂痣,当初为了升官发财,不惜与表妹周氏断绝来往,但是她仍不离不弃,不要名分地偷偷跟着他。

    就在周氏诊出有孕的时候,傅文博直接将此事告诉了景甄,想要将周氏抬进门来。以景甄的性子,自是不愿意的,但是那时她已身怀六甲,分身乏术。只丢给他一句话: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把那个女人抬进尚书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