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忆往昔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忆往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傅瑾萱跟着景曜慢慢朝前走着,刚刚见到那负心汉燃起的怒火却并未消停,仍旧盘桓在她的心头,炙烤着她的五脏六腑!

    她忽然就想到了她和萧如晦的初见,她记得那是一个小雨朦胧的天儿。那一日刚好是母亲的忌日,她去明觉寺为母亲上香,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他。

    ……

    崎岖的山道上,缓缓驶过一辆青布马车,车前坐着两个赶车人,一孔武有力,一精明干瘦。

    “小姐,您坐好了,前面路段有些不平。”那孔武有力的中年男子王大,正手握缰绳控制着方向和车速,口中叮嘱着。

    “嗯。”马车内传出一声细软的轻音,然后再次归于平静,好似石投水中,疏忽不见声响。

    “咦?是不是有人在呼救?”王大悄声询问旁边的精瘦男子林同。

    “有吗?我怎么没有听到?”林同闻声答道。

    “确实有,我乃练武之人,听力自当好一些,我听到了,而且越来越近。小姐,前头路边好似有呼救声,是否上前询问一二?”王大回答完林同,就转头对着马车内说道。

    “人命关天,王大,待会靠边停下,你去看一下。”车内再次传出婉转清透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一刻钟后,马车停在路边,旁边草丛中传出轻微的呼救声。王大寻声而去,拨开草丛,顿吸一口凉气。

    但见草丛中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尸体,血洒满一地。其中一具尸体下方,趴着一人,正在慢慢地往外爬,不知是由于体力不支,还是惊吓过度,始终未能爬出来。

    王大迈开步子走过去,一手扯开那人身上的尸体,看到一张惨白的脸。

    那男子脸上还沾着血,战战兢兢地道:“多谢壮士相救。”看样子像是个读书人。

    “你不必谢我,是我家小姐让我来看看的。”王大一边口中应答,一边将男子拖起来,扶着他走回路边。

    待到得车边,王大轻声对着车厢说:“小姐,人已经被带过来了,应当是遭山贼了,只有这一个还活着。”

    厚厚的车帘中伸出一只雪白清瘦的手来,那手上指甲均被金凤花染的通红,尤为惹眼,继而露出一张端庄清丽的脸。

    杜妙菱看了满脸是血的男子一眼,柔声问道:“敢问您是出了什么事?竟遭此大难?”

    男子听她声音清脆,如出谷黄莺,动听之极。再看那张娇艳如花的脸,心头猛的一颤,只觉有一道光照进了心里,温暖一片。

    他抬头低声道:“我乃自江南来此参加科举考试的举人,姓萧,名如晦。不曾想行至此山间,竟遭山贼打劫,所幸贴身小厮以命相互,将我压至身下,方逃过此难。方才得小姐家仆救起,不胜感激。不知小姐出自哪家,萧某日后自当报答。”

    杜妙菱闻听此言,淡淡说道:“既如此说,你家远在江南,而春闱仅剩几月时间,倘若再回江南,时间应所剩无几,不足以安心备考。不知你在上京城中可有亲戚或好友可投靠?我自会让家父找人送你过去。”

    萧如晦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她几眼,见她年纪虽幼,思维却这般敏捷,心中不觉生出。斟酌半晌,方回道:“小姐所言甚是,无奈小生在京中并无熟人。小生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可否在府中叨扰一段时间?待秋闱开始,自当离去,赶往上京城。”

    杜妙菱听他话语中略带几分哀伤,思索片刻后,低声说道:“家父爱才,自当应允之,你且先跟着林同吧。林同,给这公子找个巾帕,擦一擦脸。”

    说罢,放下车帘,不欲多说,毕竟是陌生男子,多有不便。

    听闻此言,萧如晦神色突然就放松下来,感激地道谢,“多谢小姐收留之恩,日后萧某自当报答。”

    他接过林同手中的巾帕,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方紧挨着王大和林同坐在车前。

    回城途中,萧如晦方知,车中女子乃是此县城知府小姐杜妙菱。心中不禁想到,竟是知府小姐,难怪一言一行如此气度高雅。

    一个时辰后,马车行至一座宅院门前,王大对着车厢道:“小姐,到了。”

    片刻后,车帘被拉起,当先走下两个十三、四岁的丫鬟,皆身穿水红棉袄儿,青缎子背心,下车后将手递于车门前。片刻后,便有一只精致白皙的手伸出,轻放其上,慢慢走下马车。

    行至门前,杜妙菱又回身叮嘱道:“王大,你自去放马车。林同,你带这位公子去客房安顿,送一些换洗衣物及日常生活用品,待我将此事告知父亲,他自会见你。”

    王大和林同连连点头,带着萧如晦朝后院走去。

    接近晚间,萧如晦方被叫到大院正堂,进门只见房屋正中黄花梨木太师椅上坐着一端方男子,年约四十,唇方口正,额阔顶平,心想这便是杜知府了,端得好生威仪。

    萧如晦急忙上前,双手合拢,身体微倾,行了个礼,“萧如晦见过知府大人。”

    杜怀德满脸含笑,从椅中站起,走到他身边,双手虚扶,沉声说道:“萧举人,莫要行此大礼,真是折煞我也。”

    萧如晦站起身子,与杜怀德一起坐下说话,“萧某日间得令爱所救,又得知府收留,真是感激不尽,待日后春闱一过,定当重谢之。”

    杜怀德摇头叹息片刻,语气中颇有无奈,“萧举人不必如此多礼,且不说,你是有才之人,又遭此大难,定当帮你。再者,那山匪在我管辖的境内,竟做出如此行径,我作为一方知府,也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萧如晦一听杜怀德要剿匪,立刻诚恳地说道:“萧某不才,若是您想将这伙盗匪彻底清缴,我自当助之。实不相瞒,我对兵法略知一二,应能为您出谋划策,以报答您的收留之恩。”

    “如此一来,有萧举人相助,此事成功的机会更大,我定当竭力剿匪,还此间一个太平,也让百姓安居乐业。”杜知府略一思考,觉得此法可行,遂与萧如晦先行商议,明日再和衙门公差一起讨论剿匪事宜。

    萧如晦从正堂出来,沿着小径往后院客房行去,远远地便看到一行人正往他这边走来,他的神色微动,眼眸幽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