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故人见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故人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表妹?傅瑾萱听了这个称呼,当即在脑海里将原主的记忆又寻找了一番,原来是景家表哥。

    傅瑾萱的外祖是兵部尚书景洪川,她的母亲是尚书府嫡出的小姐景甄,景甄上头还有一个哥哥景宸,也就是傅瑾萱的舅舅。景洪川和妻子窦氏琴瑟和谐,生了这一儿一女。

    眼前这位表哥,正是原主舅舅的嫡长子景曜,他下头还有两个弟弟景焕和景福。

    将军府的家教甚严,对娶妻也是要求一生只娶一人。在婚嫁方面,景家在上京城是出了名的清流啊。

    也因此上京城中想嫁到景家的女子多不胜数,自从大表哥和二表哥行弱冠之礼后,舅舅家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

    人长得风流倜傥、英伟俊逸是一回事,单单只娶一妻这条,就将其他人比了下去,而且景曜两年前就被封为昭勇将军了,年纪轻轻能有此本事的,当真是打着灯笼也没处找啊。

    傅瑾萱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景曜,开始在脑海中拼命回想原主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但是除了每次相见话不过五句,其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了。

    傅瑾萱心里犯嘀咕,原主和这个表哥应该没有什么私情吧?毕竟表妹和表哥什么的,凑在一起,总有种不可言说的情思。

    想到此,傅瑾萱略有些撒娇意味地说道:“景曜表哥,你怎么来了?我还没有穿衣洗漱呢。”言下之意就是,你来的也太早了吧。

    景曜表哥?景曜听了她口中娇糯的称呼,眼中闪过一抹暗芒,黑眸深不见底。表妹以前可从未这样叫过他,称呼的改变意味着什么呢?

    景曜看着眼前的傅瑾萱,她刚刚睡醒,墨黑的青丝似藤蔓一般散乱在她的脸侧,眉目如画,明媚生动。

    他唇角微勾,慵懒说道:“你以前从未跟我说过如此多的话,也从未跟我撒过娇,更从未叫过我景曜表哥。萱萱,是不是应该跟表哥说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傅瑾萱闻言,心头一跳,当即变了脸色,僵在那里,有些呆呆傻傻,不知所措。

    我不过说了一句话,竟有那么多的破绽吗?早知道就不说话了!

    这边傅瑾萱还在脑中天人交战,耳边就响起了那慵懒魅惑的声音,“而且,还有……”

    什么?还有?傅瑾萱看着那张开开合合的淡色薄唇,紧张地快要窒息了。鼓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景曜看她那紧张的样子,好像如临大敌一般,心中不觉好笑,这个表妹好像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了。

    早上进太子府的时候,见到瑾兰表姐,她就说瑾萱现在变得有点和以前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来,但是话确实是变多了。

    刚开始听到这话时,景曜还有点不相信,傅瑾萱是什么性子,没人比他更了解,怎么可能落了个水,突然连性子都变了!他是有心想要试探她一下。

    他今日着一袭暗纹华贵玄衣,墨发挽起,头顶一支紫玉簪光华流转。

    此时墨玉般的眸子斜斜上扬,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淡淡道:“你都没问我,我明明在驻守边城,此时为何出现在太子府。”

    傅瑾萱闻言,小心肝一颤,整个人都惊坐起来,对啊,刚刚太紧张,居然忘记问这个问题了。按理说景曜不应该还在驻守边城吗?明明已经离开两年了!为何此时却出现在太子府?!

    她突然坐起,又觉得过于突兀,假装用左手扶着额头,虚弱地说道:“景曜表哥,我的头好疼啊,好像是因为落水的缘故,有好些事都记不得了。这头啊,时不时地就会疼一下。”

    那泫然欲泣的表情,活像一只急红了眼的可怜小兔子,让人心生爱怜。

    景曜顺着她白玉般的小手,看向她的额头,再往下是那滴溜溜转来转去的黑色眼瞳,柔弱中透出一丝狡黠。

    他的薄唇牵出一丝笑意,墨玉眸子流光溢彩,看来这表妹,生了一场病,倒是变得有趣多了,不再像以前一般死气沉沉的,还会撒娇卖萌。

    在景曜的眼中,以前的傅瑾萱一直是静静的,从不多说一句话,宛如画中美人一般,美则美矣,但没有灵韵。

    如今的她,却好似突然被注入了一缕神魂,从画中走了出来,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眼神灵动,美目流盼,桃腮带笑,一举一动皆能牵动人心。

    “原来如此,那你就不好奇吗?为何我会出现在太子府。”景曜黑眸微眯,唇角笑意未消,声音很低,像是呢喃细语。

    傅瑾萱看着如此魅惑人心的表哥,感觉她快疯了,这是个腹黑的表哥啊,真是不好对付!她心中开始有些担忧,如此相处下去,不会被他发现她的秘密吧。

    想到此处,傅瑾萱巧笑倩兮,如水的丽眸看着他,轻声问道:“那表哥为何会出现在太子府啊?你跟皇上报备了吗?私自离开边城不会有事吧?”

    景曜闻言,伸出纤长的手指,将她脸侧的墨发拨到一边,微一沉吟:“自然是因为你,整个上京城能让我紧张的人也就你一个了。这边听闻你落水的事,我就直接跟皇上上了奏折,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了。现在见你好好坐在我面前,心中已觉安慰。”

    说到此处,画风一转,眼眸危险的眯起来,裹挟着冰雪,寒气摄人,恨声说道:“幸好你没事,否则所有人都要给你陪葬!”

    傅瑾萱没想到竟会听到此话,看来之前的猜测是对的,原主跟这个表哥的感情绝对不一般啊。至于是不是男女之情还有待商榷,因为见到他的时候,她的身体完全没有反应啊。既没有想要特别亲近,也没有过度排斥,就像对待一个普通人一样,哎,好忧愁啊。

    她目光盈盈地看着面前的男子,抬起小手,摸着他温暖干燥的大手,轻声安抚道,“景曜表哥,我没事呢,让你担忧了。”

    景曜看着她的手,只觉手心一片温热,那热顺着身体脉络,流向五脏六腑,整个人都舒服起来,好似每一条神经都被蜜水泡着,甜蜜不可言。

    他有一瞬间的怔楞,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这突然的温情。以前的表妹,每次见到他,都是避如蛇蝎,因为他太冷了,又不经常陪在她身边。两人相处时,总觉得有些淡漠疏离。

    他的脸上闪过一抹异色,低声说道:“嗯,时间不早了,你先起床,洗漱更衣吧,我在偏厅等你用早饭。”说罢,匆匆离去,好似逃离一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十世情劫:极品桃花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