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吻(甜)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二章 吻(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如今的做法,可不就是再次印证了姬弦音方才那个的想法么?

    毕竟姬弦音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柔弱病娇的姬二公子,他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极为强大,堂堂音杀阁的璇玑阁主,无论慕流苏如何出手,总归还是能够躲闪过去的,即便是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导致姬弦音来不及躲闪,但是凭着他的实力总归也是不可能会让自己受了伤的。

    其实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是在尽心尽力保护了姬弦音半年之久的慕流苏眼中,却是下意识的觉得姬弦音仍旧是当初那个脆弱至极需要她去细心保护的人。

    正是因为如此,慕流苏才会在这一个瞬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即便是撞在树上,也不愿意对这棵桃树做半分手脚——因为她害怕会伤害了姬弦音。

    火石电闪之间,慕流苏当真就这么放任自己朝着那棵桃花树上直直撞了过去了,她甚至已经来不及想象弦音见着自己要出这样大的丑会是怎么一番心境了,只能下意识的便伸手想要护住自己的头部,让自己不至于会因为这一个乌龙世间而撞在树上晕了过去。

    然而预料之中的手肘撞树的撞击感并未传来,慕流苏直直落入了一个温凉之中又透着些许温度的怀抱之间,鼻翼之间也是袭来一阵泠然冷香,沉寂幽然,又袅袅生香。

    慕流苏委实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姬弦音竟然会反应如此及时的将她拉入怀中将她救了下来,完全避免了她撞在了树上。

    毕竟当时弦音正是落脚在桃花枝丫之巅上,慕流苏却是朝着树干的方向撞过去的。

    如此一个高低的距离,璇玑阁主想要救下她,必须得有出神入化的轻功能够穿透层层桃花枝丫加重自己的重心从桃花树巅坠落下来,与此同时还得将因为重心压散的枝桠通通四散开去,控制住力度不能直直掉落下去击打中了人。

    唯有如此麻烦的运用轻功,才可能在二人都不会受伤的前提之下顺利的将即将撞上树干的慕流苏揽入怀中不至于撞上树干。

    即便是慕流苏,也自认凭着她的一身功夫,也是不一定能够做到如此快速利落的地步,可以穿透层层枝丫,直直落到树干之处的。

    也正是这个时候,慕流苏才无比清醒的反应过来,弦音当真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需要她时时刻刻保护着的的俊美少年了,他是音杀阁的璇玑阁主,执掌江湖第一杀手门,手中握着大半个江湖的命脉,轻轻拂袖一动,便是一阵刀光剑影。

    整个大楚帝都,似乎也就只有这位武功出神入化的璇玑阁主可以做到如此了。

    因为姬弦音是直接从桃花树巅的枝丫上加重了重力直直坠落下来的,导致了大半株桃花树上的枝丫径直被强悍内劲儿压的四散开去。

    好在这些桃花枝丫似乎都是极有灵性的,即便是被压的四散开去,也都是全部凌空悬浮空中,没有一根坠落而下的。

    直到姬弦音揽着刚刚接下来的慕流苏二人齐齐落在树下,姬弦音绯色衣摆微微一动,艳丽的曼珠沙华刺绣摇曳出一抹惊艳弧度。

    即便是是在这样一番二人都已经安全落地的情景之下,那四散的桃花枝丫也是落在了嶙峋枝丫上没有坠落的,唯一洒落开来的,也就是那些纷纷扬扬的粉色桃花花瓣了。

    慕流苏也是被眼前这一副场景所震惊,弦音当真是对内力能够运用得如此熟练?!真的毫发无损的将她接下不说,更是连着一根断点的枝丫也没放任它们掉下来砸中了人。

    然而慕流苏很快便觉得这一切并不是她最应该震惊的事情,她甚至已经顾不得她到底会不会被这桃花树上断裂的枝丫所砸中了,因为她这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唇瓣处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

    慕流苏忽而又感觉自己的面颊处传来一阵极为细微的触感,这般感觉,像极了谁的眼睫毛轻轻的刮在了慕流苏的面颊处。

    唇瓣处温凉的触感以及面颊处的细微触觉传来,慕流苏一瞬间只觉得如遭雷劈,她几分茫然几分震惊垂眸看了过去,却是正好见着了一副她永生难忘的一幕。

    ——她的唇瓣,竟然是不偏不倚的印在了姬弦音的侧脸处,甚至是已经极为靠近了他的左边唇角!而那面颊处的细微的触感,的的确确就是姬弦音纤长浓密的睫毛在她面颊之上轻轻煽动而过。

    唇瓣的温凉触感,以及姬弦音那一双原本细长美艳如今却因为这个意外而微微放大了轮廓的迤逦凤眸中透出的震惊神色,无一不是在提醒着慕流苏,她竟然……竟然是不偏不倚吻上了弦音的脸?!

    慕流苏的大脑一时之间进入停滞状态,满脑子只有一件事情在脑海中不断回旋——她似乎是非礼了弦音?!

    这个让人震惊至极的认知传来,慕流苏却是仍旧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的呆愣在原地,任由自己的唇瓣轻轻落在姬弦音的面颊之上,眸中几分茫然几分震惊几分无措几分愣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姬弦音那双迤逦至极的凤眸。

    姬弦音也不过是只是想要接下慕流苏防止她撞在了树上,然而这转瞬的时间,他也是没意识到两人接触之间,这坠地之后的强大惯性会让流苏直直吻上了自己的面颊,上次在慕流苏房中的时候,两个人就因为其他原因而有过如此亲昵的时候。

    慕流苏的唇瓣上次也是如同这次一般,差点就碰到了里面有的鼻翼,只是那次姬弦音还带着那张曼珠沙华的白玉面具,实实在在没有半分感觉,就连慕流苏也没有什么太过过激的反应。

    正是因为那张白玉面具的原因,这才导致了即便是他们二人之间第一次如此亲昵至极的接触,但是姬弦音除了一时之间的满心欢喜之外,倒也没有将此事儿太过的放在心上。

    然而这次已经全然不同,他们这次是没有白玉面具遮面的,二人之间全然没有丝毫障碍抵挡接触,更让姬弦音震惊的是,慕流苏不仅是吻在了他的面颊之上,偏偏还是吻在了他的唇角位置,距离吻上他的唇瓣,也不过是失之毫厘的距离。

    如此亲昵暧昧的距离,以及唇角处温软的触感一时之间也是让姬弦音在一刹的愣怔之后,眼中一下便弥漫开盛大的欢欣之意。

    见着两人落地之后,慕流苏看了他一眼,似乎也是知晓了她吻上了他,却是依旧呆愣着毫无反映的模样,姬弦音眉眼之间欢喜更盛,映衬着帝都的华灯千盏,宛如落了万千星子,璀璨至极。

    从姬弦音的眸中看过去,只见着慕流苏印在自己唇角处的唇瓣染了几分绯色樱樱,透着莹莹水泽华艳诱人,委实是怎么看怎么让人心中悱恻,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一亲芳泽。

    姬弦音迤逦凤眸之中忽而染上些许深邃神色,黝黑瞳孔之中恍惚有些许血色一抹而过,姬弦音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吻上去的时候,他身体的行动先于大脑,轻飘飘朝着唇角相反的的转了转面颊,慕流苏的绯色唇瓣便擦着姬弦音的唇角,直直落在了姬弦音的唇瓣之上。

    温香软玉,袅袅香甜,一一从唇瓣处蔓延开来,渗透四肢,又清缓的沁透心脾……

    两人相对而立,黑衣翩跹,绯衣摇曳,三千青丝与浓稠墨发纠相映,难分难舍,宛如细碎的姻缘线纠缠摇曳。

    一片粉红色的桃花花瓣袅袅婷婷被怕三月的春风拂动而下,落在两人轻轻映的唇瓣之上,不知是遮掩了一幕桃花之景,还是增添了一分春色撩人。

    ……

    从唇瓣处的温软香甜,让慕流苏神色恍惚,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是想要闭上双眸,然而唇瓣处的一抹冰凉传来,正是那一抹幽然坠落的桃花花瓣让慕流苏陡然回过神来,所有的神智一刹归于脑海,她满脸愣怔的看着两人轻轻映衬在一起的双唇,只觉得四肢发软,头脑发懵,差点晕了过去。

    慕流苏猛的从姬弦音怀中挣扎开来,下意识的伸手一推,她将姬弦音推开些许的时候,自己也被强大的惯性带得陡然退开数步,就是这么一个举动,猛的将二人之间的距离从极为贴近的状态拉开了一米有余。

    与此同时,慕流苏做了一个大多数女子娇羞时候都会做出的举动,她猛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绯色唇瓣,一双凤眸满是惊慌错乱之意,很显然是已经回过了神,清楚了他们二人之间刚才发生了什么。

    慕流苏见着站在月华之下,一身绯衣摇曳生姿而显得分外明艳动人的姬弦音,见他如今也是微微张大着迤逦凤眸,雾气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时候,慕流苏只觉得眼前一黑,觉得自己怕是再也没脸再去面对弦音了。

    慕流苏从坠落在姬弦音怀中的时候开始,整个人就已经处于了一种茫然懵懂的状态,更别说在慕流苏发现了自己吻上了姬弦音的事情之后,更是直接弄的她整个人都快要懵了。

    因为整个人处于懵懂状态,慕流苏也从未与谁这般尺度的亲密接触过,所以导致了她半分反应都没有的呆愣在了原地,竟然忘了早些退开,等她因为那一片冰凉触感的桃花花瓣跌落唇角而惊得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唇瓣竟然已经移开了位置,从弦音的唇角处直直落在了姬弦音的唇瓣之上。

    慕流苏虽然处于懵懂状态,但是分明记得自己先前明明只是亲在了弦音的唇角面颊处的,所以她如今也是有些茫然到底是怎么就会吻到了二人的唇瓣之上。

    虽然慕流苏一直处于呆愣状态,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再已经非礼了弦音唇角一次的情况下再次非礼了弦音唇瓣的,这样一想,她脑海之中便是下意识的升腾起一个大胆的想法,难不成两人这唇瓣相触的事情,是弦音不小心转过面颊所以才碰到的?

    即便是如此时候,慕流苏也不曾有丝毫的怀疑可能是姬弦音主动与她相吻的。

    因为在慕流苏心中,弦音一直都是一个宛若谪仙的人物,整个人素来都是无欲无求,对什么都清寡淡漠,颇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这样的弦音,自然不可能会做出主动亲吻慕流苏之事儿,再加上慕流苏一直觉得弦音心中也是觉得他们二人之间只是一种挚友关系,像弦音那般宛若云端仙人的人,她自觉一个没有半分女子温婉贤淑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得了弦音这般天人之姿的男子欢欣的。

    因为从始至终慕流苏始终处于一种茫然状态,也就导致了慕流苏如今下意识的便是认为,要么就是她不知害羞的主动吻了弦音,要么就是弦音不小心转过了面颊所以导致了二人之间如此的亲昵接触。

    总之无论如何是不会想到弦音主动。如今慕流苏捂着唇瓣和不远处的弦音两相对视,即便是两人之间隔开了不少的距离,但是尴尬而又略微有些甜蜜的气氛依旧没有半丝缓解。

    当然,觉得气氛尴尬的是慕流苏本人无疑了,而觉得略微有些甜蜜的,自然是姬弦音了。

    慕流苏好不容易回了回心神,却是始终不能不去纠结方才的那个唇瓣触碰唇瓣,真正意义上的吻——到底是那一种导致的。

    若是第而中弦音不经意间的触碰倒是还好,若是第二种,慕流苏当真是想要自杀的心都有了,毕竟第一次亲吻到唇角的那个吻,至少她还可以解释是因为那惯性带来的,并非她有意想要非礼弦音来着。

    但是那第二个吻……若是第一种猜想导致,那可就是实打实的她非礼弦音了。

    慕流苏见着静静看着她没有半分举动的姬弦音,也是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自己捂着嘴巴的动作似乎有些太过矫情了点,她猛的松开了自己捂在唇瓣的双手,极为不自在的藏在了背后。

    慕流苏再次看了一眼弦音,瞧着他被自己推开之后依旧是一副神色温凉静静站立的模样,他站在桃花树下,亭亭华灯衬托得姬弦音整个人都眉眼沉静,面容冷凝,这般神色,委实是是怎么看都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喜是怒,总之慕流苏看在眼中,冷声没有瞧出他有半分端倪。

    慕流苏心中越发没底,看弦音这般反应,难不成是动怒了?慕流苏瞧不清楚,只能下意识的咬了咬唇瓣,这才强迫自己稳了稳心神,尽量显得自己不要那么紧张,她故作镇定的露出一个微弱笑容,朝着慕流苏的方向直直看了过去,微微露齿,笑得分外僵硬。

    “弦……弦音……”慕流苏吞吞吐吐的叫了一声姬弦音的名字,强迫自己不要紧张,内心深处也是一再给自己心里安慰,默念着就是第二种猜想才对。

    姬弦音也是静静的看着慕流苏,眉眼沉静的看着她极为难得一见的纠结小模样,虽然面容冷凝,然而凤眸之中的清浅笑意却是压抑得极深。

    毕竟流苏这般模样……在姬弦音眼中,委实有些是可爱的紧……

    慕流苏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就是第二种猜想,这才终于鼓起勇气,深呼吸一口气朝着姬弦音笑着问道:“弦音,方才应当是你不小心动了动头,所以才让我不小心吻了你对吧?”

    慕流苏问出这番话的时候,委实已经是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了,被她无意识的背在身后的小手也悄悄在攥成了拳头,她目光带着几分紧张又带着几分期待的看着姬弦音,静静等着弦音回答。

    ------题外话------

    背着小手问问题的流苏可爱吗?弦音会回答对还是不对呢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