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人面桃花相映红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一章 人面桃花相映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寂流苏曾经也问过两位哥哥那些议亲的人怎么到后面都没了动静,那两人回答的话寂流苏到现在都记得极为清楚。

    他们说男子素来都只是喜欢身穿红装娇柔温婉的女子,而对那些身穿男装性子洒脱的女子,最多也不过是将她当做好兄弟一般对待,反正就是不会将她当慕的女子的,两位哥哥给他们见过了她身穿男装的样子,前来提亲的人也就自然而然的齐齐退却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慕流苏就已经被两位哥哥灌输了一种思想,觉得她这般跳脱性子,既不温婉又不娇柔体贴的女子,是决计不可能得了谁的青睐的,索性也就对这男女情事儿没了念想。

    后面她越是年长,懂得的事情也就越多,对那些所谓的亲事儿也更是没什么想法了。

    这样的思想一直在寂流苏心中生根发芽,导致她将身边的男子,尤其是见过她男装和真性情的男子都都齐齐划为了友人一列,虽然不足以说成什么称兄道弟,但是也确实是对他们没有半点别的心思的,同样的,也不会觉得别人对她这样的女子有什么风月心思。

    所以姬弦音如今这表白心迹的事儿,在慕流苏眼中,也就自然而然的被默认为了他这是为了安慰她而说出话罢了。

    ……

    姬弦音听着慕流苏的回答,眉眼之间都已经染了几分薄凉之意,只是那紧紧拧着的长眉,以及微微刺垂着的眉眼,还有那弧度下垂的唇角,看着倒是没有什么危险之意,更多的倒像是是一副不受妻子搭理的怨夫模样。

    姬弦音倒不是因为自己表白心迹失败而有多么羞愤之情,只是觉得对于自己一个主动表白心迹的人都能够确认了慕流苏的心思,反而慕流苏作为当事儿人儿却是糊里糊涂全然不知的事儿而有些不满罢了,这事儿委实是怎么想都让姬弦音觉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不过恼怒之余,姬弦音也是觉得心中升腾起死些许说不出道不明的细微欢欣之意。到底是在欢欣什么,姬弦音自然也是极为清楚,无非就是因为这完全可以印证了流苏在男女情事儿方面是没有半分经验的,过去那么多年,她心中确实是没有一个欢喜的男子的。

    这样一想,姬弦音心中那微弱的恼怒之情也没了,只能剩下些许宠溺和庆幸,既然流苏如今确实是对这男女之情无感,那么他也不用操之过急,已经确定了她的心思,只是她自己还不曾看清而已。

    想罢,姬弦音也是轻微的叹了一口气,眉眼之间露出一抹几分无奈又几分宠溺的神色,点头应道:“既然流苏如此说,那我也就不再这般说话了。你我二人之间,的确不用如此生疏。”

    话落,他微微撤离慕流苏身前些许,退开了些许距离,又勾唇温凉一笑:“我借着母妃留下的身份,还能帮衬你些许,倒也算是没有白费这个音杀阁阁主的名头。既然唐门风岭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咋们也便动身归京吧。”

    慕流苏见姬弦音退开了些许距离,这才觉得稍微能够喘得过气了,悄悄松了一口气,果然她想的没错,弦音方才说的那句他也心悦于她的话原来只是为了让她不会觉得尴尬罢了。

    慕流苏心中轻松了,见弦音退开,她脸上的绯红之色才稍微淡扑了些许,慕流苏也是不动声色的退开了些许距离,留出些许余地,觉察到脸颊上的温度逐渐降了下去,一颗心也不再胡乱砰砰直跳,这才分出一丝心神去注意姬弦音方才所说的话。

    姬弦音刚刚说什么母妃留下的身份,还有什么音杀阁阁主的名头,难不成是在说她的生母姬王妃?这音杀阁的势力难不成是先任姬王妃留给弦音的?慕流苏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当初慕流苏在大燕认识弦音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见过姬王妃,那个时候王妃似乎就已经去世了,只剩下一个因为体弱所以才随着一个世外游医游历而来,来到北燕的姬弦音。

    慕流苏起初对弦音也没有如何关注,只是因为后来姬弦音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衬了她不少,慕流苏才逐渐发现这个沉默少言的少年是个外冷内热对她极好的人。

    种种事情下来,慕流苏也便主动向着姬弦音身边靠近,二人逐渐有了交集,一日一日下来,又渐渐养出了一段无话不谈的挚友情意。

    这么看来,慕流苏也算是认定了当初姬王妃没有带着身子离开之前,应当是在大楚混的风生水起的,不然姬王妃也不可能凭着一个来历不明的江湖女子的身份,平白就让早就心有所属的荣亲王爷将她娶为了正妃。

    在慕流苏看来,弦音如此风华绝代,那当初的姬王妃必定也是一个天姿绝艳的人,虽然慕流苏不清这样惊才艳绝的姬王妃,当初为何会选择嫁给荣亲王爷那般一事无成还胆小如鼠的人,但是总归姬王妃在大楚应当是有自己势力的。

    弦音如此直白的告诉她姬王妃手中的势力就是这个音杀阁,很显然是弦音信得过她的,更何况慕流苏其实并没有打算对弦音回到大楚后的这些所作所为刨根问底,因为她相信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弦音总归不会伤害于她。

    如今慕流苏诧异的璇玑阁主身份姬弦音已经告知了她是因为姬王妃才得来的,慕流苏自然也是没了别的疑问,也不问他为何到现在才想着揭穿身份,或者说他怎么会和云水锦扯上关系,而是自动的想到姬弦音可能有所苦衷。

    慕流苏对姬弦音是一种全然信任的状态,对他的话自然也是深信不疑,再想着风岭在唐门的事情确实已经解决了,回去也不是没有什不可,左右现在她已经与风岭青花分散开来,她先行陪着弦音回去处理荣亲王府的事情,让青花和风岭云溪三人慢悠悠的跟上来也无偿不可。

    慕流苏思虑一番弦音说要先归京的方法是可行的,再加上她也并不想让弦音孤身一人回去应付那两个火热,所以也就不由起了陪他一起回去的心思,轻轻点头应道:“好。”

    末了,慕流苏又轻轻加了一句:“正巧荣亲王府今日也有一出大戏,若是快马加鞭的回去,想来还是赶得及的。”

    姬弦音见她每句话都不曾离开自己的事情,眉眼也终于再次带了几分笑意,慕流苏如今提及这荣亲王府四个字,无非是在告诉他要多加小心他的那一位贪生怕死的父王荣亲王爷与那个心狠手辣的弟弟楚琳琅罢了。

    很显然即便他的身份已经暴露给慕流苏,表明了他就是璇玑阁主的事情对慕流苏影响并不大,无论姬弦音多么强大,在慕流苏眼中,总归还是一个需要她去倾心保护的人。

    姬弦音乖觉的点点头:“流苏所言有理由,你我二人若是如今回去,荣亲王府的那一出大戏,应当还不会错过的。”

    两人达成一致意见,也就定下了马上归京的事情。

    姬弦音便吩咐十五将马车内用完的膳食撤开之后,紧接着便下意识的准备让人驾车离开这里。

    慕流苏心中扑通直跳,却是始终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劲儿一般,凝神仔细想了一番,这才注意到了跟他而来的苏墨华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慕流苏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不由皱眉道:“我来的时候,碰见了宣州苏家的苏墨华,所以一道过来的,他是为了青花的事情而来,因为马术问题落在我身后些许距离,不过我现在才想起来,算着时间,苏墨华应当是在我们离开唐门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只是当时却是半分动静都没有,可是除了什么事情了?”

    姬弦音原本听着慕流苏那句碰见了苏墨华后两人一道前来的话下意识的蹙紧了眉头,听着后面那一句为了青花的事情而来,又落后了他一断距离的话,神色这才好了不少。

    虽然不太乐意见着慕流苏关心其他男子,但是看样子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姬弦音想了想慕流苏身边跟着的那个小丫头青花,倒的的确确和苏墨华有些脱不了干系,如此一来,便朝着马车外的十五吩咐了一句,让他去打探打探苏墨华的消息。

    见着十五领命而去,姬弦音这才转首看着有些忧心的慕流苏低声道:“流苏不用担心,比起皇族贵宦而言,浸淫商业的宣州苏家与帝都洛家在这江湖之中可是要出名得多,唐门若是见着只身一人前来的苏墨华,不说一定会好生招待,但是也决计不会动了别的心思的,你大可放心好了。”

    听着姬弦音所言,慕流苏也是觉得极有道理,唐门即便是再声望不及从前,但是先前好歹也是与神医谷齐名的门派,如此大的门派,自然是除了江湖事情之外对一些惹不起的人也是多少也些许关注的。

    即便是唐门不一定能够了解透彻帝都之中的各家贵族公子,但是总不可能连着两大商业霸主之一的苏家少主也认不出来,更何况唐门即便是再擅毒也不可能真的如此猖狂对苏墨华下手,毕竟苏家背后可是有元宗帝扶持的,一个小小的江湖门派总归是没有那个胆子胆敢明目张胆的哥朝廷作对的。

    更何况这唐门家主瞧着僵像是一个人精,总而言之反正也不像是个糊涂的,她确实是不用太过心。

    慕流苏也便不再忧苏墨华主的事情了,左右他一个活生生的人,总归不会在唐门的地盘碰到什么不知死活敢在唐门动手的人,危险不大倒是镇魔,再加上姬弦音已经派了十五前去找人,慕流苏索性便转移开了自己的注意力。

    这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两人也不再耽误,姬弦音又吩咐了音杀阁的其余人手,用最快的速度寻了四匹快马来拉着这容量极大的马车,朝着帝都方向驾车而去。

    慕流苏虽然觉得马车有些浪费时间,不过想着驾马疾驰委实有些累人,这才吃的肚子饱饱的,似乎也不太适合剧烈运动,再加上她虽然可以一路疾驰,但是却并不愿意弦音与她一起受累,两个问题综合一阵,慕流苏自然便妥协下来,选择了坐着马车归京的方式。

    不过慕流苏倒是没有想到,这四匹马也不知是如何训练出来的,拖着如此偌大沉重的马车,速度竟然是快的出奇。

    ……

    一路上,慕流苏一再感慨这驾车的四匹马并非寻常马匹,速度快的让她连连惊奇,虽然是这般沉重偌大是马车,竟然是快要比上了慕流苏晨时接到信件之后驾马疾驰而去的速度,等两人临近帝都城门的时候,也不过才是刚刚乌金西沉,华灯初上的时候。

    两人自然不可能继续乘着这奢华高调的马车入城,快到城门处的时候,慕流苏和姬弦音对视一眼,相视而笑,默契十足的朝着马车外纵身一跃,便是极为轻松的凭着一身的轻功翻越过沉闷,朝着将军府上纵身而去了。

    慕流苏其实早就已经知晓了璇玑阁主武功极高的事情,但是如今璇玑阁主忽而成了弦音,和她靠的这般近距离,更是让慕流苏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姬弦音这一身出神入化的轻功。

    似乎是觉得没有隐藏身份的必要了,再加上姬弦音这一身功夫无人可轻易察觉,所以姬弦音并没有重新带上面具,而是穿着那一身妖冶至极的绯色曼珠沙华衣衫翩跹而行,华灯之下,宛若惑世的夜魅穿行缭绕,美得惊心动魄。

    见惯了弦音身穿雪玉色的素色衣衫,陡然见着这么一身绯色衣衫,委实是让慕流苏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违和感,慕流苏一时之间便盯着姬弦音的身影发了神。

    姬弦音虽然背对着慕流苏行在前方,但是也是极为敏感的注意到了慕流苏似乎是在看着自己的身形出神,姬弦音不由将身形一顿,堪堪停在了一株高高的桃花树上,转头便去看慕流苏。

    慕流苏比姬弦音慢了一步,紧紧跟在了姬弦音的身后,慕流苏自然是没想到姬弦音会突然停下来,两人凌空对视,借着帝都之中的千万盏华灯,慕流苏也是越发能够清楚的看到姬弦音绯衣猎猎,迎风而立的模样。

    妖孽之姿,立于桃花枝丫之上,衬着一张惊艳至极的面容,人面桃花相映红,委实是美艳不可方物。

    慕流苏见着这么一副美景,一时之间又楞在了原地,一个反应不及,便朝着姬弦音的方向直直撞了过去。

    疾风猎猎,才让慕流苏觉察到她似乎是要出大丑了,她一贯沉静的面容也是忽而有些慌乱,俨然是没想到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起了呆。

    如今看这情况,因为刚才的一个发呆,她已经躲闪不及,即便是她黏在撤开轻功,也已经是没办法阻止这轻功带来的强大惯性,她怕是要当真弦音的面要朝着姬弦音所在的那一株桃花树撞了上去了。

    若是寻常时候,慕流苏自然是会选择用强悍内力毁掉了这一棵桃树也不会放任自己当着弦音的面撞在树上,可是今日这情况委实有些不同,弦音如今正不偏不倚的就站在那棵桃花树上,若是她如今一招内劲袭击过去毁了这树,只怕也可能会让弦音有些措手不及,更甚至还会因此而受了伤。

    ------题外话------

    今天的9000字分两章不再是三章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