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确认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九章 确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不可抑制的想起自己方才说的那一堆爱慕弦音,什么一片痴心不离不弃的话,她方才本意就是为了摆脱璇玑阁主那个所谓的断袖之癖所以才这样说的,可是如今璇玑阁主摇身一变成了弦音,方才的话他也必然是都听了进去……

    慕流苏顿时觉得一阵面红耳赤,回想了一阵她先前与璇玑阁主有所交集的时候,似乎大多时候她都是句句话不离弦音的,不过先前的那些护着弦音话她都好歹还能接受。

    可是方才她说的话,却是完全"chi luo"裸的表示着她对弦音的一番心思,慕流苏这么一想,一刹便觉得有些生无可恋。

    而且璇玑阁主就是弦音,那她先前还特意闯了音杀阁,原以为是自己运气好才替弦音谋得了暖灵玉,如今一看,哪里还是她谋得的,纯粹是她从弦音手上抢过去又还回去的……

    这一桩桩事儿联想下来,原本慕流苏还是没有半分怒火的,如今转念一想,却是觉得太多事情都有些微妙,也是显得她颇有些愚蠢,饶人是慕流苏再好的心性,也是觉得有些羞恼了。

    不过她最多就是羞恼羞恼自己做的蠢事儿罢了,对于姬弦音,慕流苏是无论如何也恼怒不起来的,无论弦音在前世还是今生,也也无论他是善是恶是邪是正,更不论弦音到底是病弱公子,还是名动江湖的璇玑阁主,慕流苏都是相信弦音是不可能会伤害她的。

    “咳咳,”气氛一度尴尬,慕流苏又佯装咳嗽了两声缓解了些许氛围,这才有些僵硬的笑道……“我还以为弦音你还在将军府上呢,但是没想到你会跟着我来了唐门了,今日之事儿,倒是多亏你了。”

    慕流苏说这话的时候,瞪大了凤眸看着姬弦音,想要表现得自然诚挚一点,却是没想到她这个模样落在姬弦音眼中,委屈有些可爱的紧。

    “看你一人出来,有些不太放心,索性就跟了上来,”姬弦音眉眼弯弯,脸蛋一凑,朝着慕流苏的面容越发贴近了一步,两人如今又是恢复到先前那一个极为亲昵的姿势了,更甚者说,因为除去了那张颇为碍事儿的曼珠沙华面具之后,二人面容更是贴的极为亲近,几乎是能够感受到彼此略微有些炙热的呼吸声音。

    只听得姬弦音语气清浅的补充了一句:“至于多亏了我的话,流苏也行当然是你我二人之间的关系的,断然没必要如此生分。”

    慕流苏听着却是如临大敌,虽然这人是弦音,可是这般反应委实太古怪了点,先前她与弦音虽然平日里的确是不拘小节互相关照的,但是因为男女之别,二人到底还是顾及些许,从未没有过如此亲昵的快要等同于肌肤相亲的场景,一时之间,心中也是忽而涌上些许古怪情愫。

    慕流苏也是不由想要退后一步,如今这个时候,她只想赶紧将心底的那一些异样的古怪情愫一一清除出去。

    然而她想要拖却,姬弦音却是不愿,长手一栏,竟然一手环住了慕流苏的头部,让慕流苏一时之间分毫不能动弹,慕流苏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和姬弦音有如此亲昵的姿态,而且看弦音这反应,莫不成是有什么端倪?

    心中又是咯噔一声,事到如今,慕流苏已经顾不得什么端倪了,她只求弦音千万不要在提及方才的事情就是。

    然而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句话,就叫做怕什么来什么的,姬弦音揽着她的小脑袋,静静的看了半晌,忽而笑得有些明媚:“流苏,方才我好像听见你什么说对我早已情根深种,一颗痴心交付的话?还有你说了无论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我需要你,你就一定会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矢志不渝?”

    姬弦音一口气说完,微微顿了顿,这才直直看着慕流苏问道:“流苏,方才你说的那句心悦于我的话,可是算数?”

    慕流苏听着姬弦音重复了这一大段自己方才胡诌的独白后又问她是不是真的的时候,整个人更是如此如遭雷劈,被这弄的可谓是外焦里嫩,分外震撼。

    她压根就没想过她与真心之间的关系有朝一日会与什么爱慕、心悦的词眼联系在一起。如今听着姬弦音的问话声,她也是觉得有些茫然无措。

    这么简短的时间,慕流苏也没空去想弦音到底对她是怎么一种心境,只觉得自己有些面红耳赤,心中也是一阵说不出来的难以为情。

    “我……我那是不知道你就是璇玑阁主……我以为……”慕流苏磕磕巴巴了半天,自然一阵吞吐,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来。

    慕流苏如今当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若是她早知道璇玑阁主就是弦音,她就是用谁做挡箭牌也不会用了弦音,如今被人家亲耳听到,想着她这般污蔑他们之间的关系,慕流苏也是头一次觉得有些羞得没脸见人。

    然而就在慕流苏有些难为情的时候,慕流苏却是忽而见着姬弦音轻轻凑上前来,绯色唇瓣轻轻煽动,一道迤逦音线带着几分欢欣之意的声音袅袅传入耳际:“流苏……我也心悦于你。”

    ……

    慕流苏原本就有些不知所措,如今听着姬弦音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更是一时之间没了反应。

    脑海之中只有一句话萦绕不断——“我也心悦于你。”

    若是她没听错,弦音似乎是真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的,慕流苏默默的将心中想要说出来的自己是不想要璇玑阁主和她扯上关系所以才这般说的解释吞入附中,满眼呆滞的看着姬弦音。

    原本觉得听到这句话自己心中应当该是极为震惊的,然而她很快发现,她心底确实是有震惊无异,可是莫名其妙的,她竟然会觉得内心深处也是涌上一阵欢欣之意。

    欢欣……听到弦音说她心悦于她,她竟然会感到欢欣?!

    慕流苏当真是觉得见了鬼一般,因为璇玑阁主成了姬弦音,慕流苏心中许多的原有想法一刹之间被全然打破,如今她除了茫然发愣,一时之间也是找不到别的反应。

    ……

    姬弦音似乎也是知晓自己说的这句话太过惊世骇俗,所以说完之后,便主动的退开些许,眉眼沉寂下来,静静的看着慕流苏。

    见慕流苏从头到尾的发愣模样,眼中也是弥漫上些许笑意,这个时候,姬弦音才是忽而觉得自己这么长达半年的伪装,到底还是是没有白费的。

    他一直都知晓流苏心中只是认为他们二人是挚友关系,丝毫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姬弦音左思右想一番,才决定借着楚琳琅的层层杀招,将计就计,干脆扮演起来荣亲王府的病弱公子形象。

    这是因为姬弦音一直知晓流苏重生之后寻到他之际,如果见着他如同前世那般平淡清闲的活着,估摸着是绝对不会凭空出现去打扰他现在的生活的,如果慕流苏见他过得不错,那么她必然不会想要将他扯下水,最多也就是暗自守在暗中,好生护着罢了,因为她身份的问题,恐怕终其一生都不会再主动靠近于她,

    然而若是慕流苏见着一个与前世截然不同他——不仅失去了记忆,身子也是极为脆弱,更是被一众牛鬼蛇神暗中盯着想要谋了他的性命的话,依着慕流苏的性子,必然是极为担心他的安危,也只有这样,她才会不管不顾的主动靠近他,不遗余力的用自己的能力护着他。

    与此同时,因为他佯装失忆,慕流苏心中才会下意识想要依靠先前的亲昵举动来换得他回忆起过去,而不是时时刻刻提醒她与他是挚友关系不可走的太过亲昵了。

    这半年时间,慕流苏与姬弦音的关系也是进展极快,虽然都是一些或多或小的事情,但是慕流苏对他的关心照顾确实可以说的上是尽心尽力。

    直到这次国交宴的时候,姬弦音也是知晓慕流苏如此费尽心神,无非只是为了让他能够安稳坐上世子之位,以后有人念着他的身份也不敢再动他罢了,然而慕流苏那即便是甘愿自己被困入陷阱,显些被那些毒蛇咬伤,也非要拖荣亲王妃和楚琳琅下水的举动,其实已经明明白白的确定了她自己的心意。

    也许慕流苏自己都不知晓,她对弦音其实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挚友之情,更多的时候,她为了维护弦音的安危,早已经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哪怕是挚友之情,也不可能做到这般决绝地步。

    姬弦音国交宴那日最初其实并不想那么早就锋芒毕露暴露了自己的,倒不是因为怕惹了什么麻烦,而是怕流苏知晓他自己极有实力之后就会时刻提醒她自己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并且为此时刻注意保持距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姬弦音那日才刻意慢悠悠的晚起出发的,之所以后面他会改变了想法,完全是因为他安插在西北猎场的人传来消息,说知晓了荣亲王妃意图的慕流苏不仅没有对那个陷阱避而远之,反而还带着南秦的霜云公主直接进去了,他一下便想到慕流苏这是要以身犯险替他除去荣亲王妃。

    先前慕流苏无论如何帮衬姬弦音,总归没有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地步,所以姬弦音也看不出过多旁的东西来,然而如今却是大不一样,一个女子甘愿为了一个没有亲情的男子以身犯险也要替他除去敌人,这般情意,若是没有男女之情,说给谁谁也不会相信,估摸着也就只有慕流苏这个当局者糊涂不知了。

    确定了慕流苏的心意,姬弦音自然也是觉得目的达到了,没了继续伪装的必要,更何况国交宴之后慕流苏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再加上她极有可能遇到危险,姬弦音索性就不装了,也不是让初一绕路而行了,直直去了民乐街大杀四方,只为了和楚琳琅和荣亲王妃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人一个教训。

    到后来她锋芒毕露直闯西北猎场,这才将慕流苏险险救了下来,那个时候他见着为了她差点被毒蛇咬了一口的慕流苏,虽然极为恼怒有人不知死活借着荣亲王妃的手陷害慕流苏,但是见着这个为了她以身犯险尤自不知的傻姑娘时候,虽然有些心有余悸,但是仍旧有一些难以抑制的惊喜。

    这么多年的时间,他终于也借着这半年的苦心孤诣弄清楚了一件事情——原来慕流苏对他,并不仅仅只是她以为的挚友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