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当真是你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八章 当真是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只觉得心下一个咯噔,几乎惊得跳了起来,心中已经十成十的认定了这位美人阁主已经对自己有些想法了。

    虽然不知道这美人阁主怎么会对她起了心思,但是她是决计不可能璇玑阁主扯上关系的,若是璇玑阁主发现她并非男子而是个女子,恐怕还不知会如何恼怒,估摸着认为她戏耍了他还有可能下了杀手。

    总而言之她若是和这个美艳阁主扯上了关系,那就是实打实的在给自己找不快。

    慕流苏根本不用细想,伸手就抵住了他的胸膛,将他凑近来的身子隔了开去,脸上也是努力露出一个僵硬至极的笑容来,不敢去看他的脸:“璇玑阁主可别说笑了,本将军虽然是断袖,但是这整个天下都知晓我对旁人是没有半分心思的,我只对弦音心有所属,且甘之如饴绝不变心,更何况昨日皇上已经在国宴之上替我与弦音赐婚,璇玑阁主是个聪明人,也是应当知晓我没有说谎的吧。”

    慕流苏其实并不愿意将姬弦音拖出来做挡箭牌,但是如今这种情形,总归不能告诉璇玑阁主她是个女子吧,估摸着这薄凉冷厉的音杀阁主非得气的把她的头都拧下来,而她与弦音之间已经走了亲事儿也是事实,圣旨赐婚,音杀阁主即便再是张狂,应当也得掂量掂量才对。

    慕流苏原以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拒绝了他,璇玑阁主应当会有所震惊退离开去,亦或者是震怒拂袖而去也行,然而她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美人阁主听完她的话,不仅没有半分退却,反而一把捏住了她放在他身前用来抵抗他使两人之间有所空隙的手,妖冶曼珠沙华面具下的绯色薄唇越发笑意潋滟,眉眼也是如同花开明艳。

    “英武将军难不成以为本阁主不知晓你对那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哦不对,如今应当叫做荣华世子……”璇玑阁主捏住慕流苏的手力度并不大,甚至是没让慕流苏有任何被束缚的不快之感,可是莫名其妙的让慕流苏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璇玑阁主将她牵制住,这才懒洋洋的开口。

    “无论将军怎么说,总之本阁主是知晓英武将军对荣华世子只是好友情意的,虽然不知晓你们二人之间有些什么过去这才导致你如何护着他,不过这情意在你心中总归不涉及男女之情的对么?至于那一门亲事儿,总归到后面你也会想办法解除的。”

    慕流苏心中震惊,她自然不是为了璇玑阁主知晓弦音已经是荣华世子而震惊,完全是因为她能够那么清楚的了解她对弦音两人关系的看法,无论是前世今生,慕流苏的的确确只是将弦音当做一个极为重要的挚友看待的,她心中也是觉得自己对弦音的感情极为单纯,没有一丝杂质的。

    只是这样的情感他璇玑阁主也能看出来?慕流苏不由愣了半晌,所有人都觉得他对弦音是断袖之癖,然而这个龙阳之好的断袖阁主却知晓她心中对弦音是没有任何杂念的?

    慕流苏一时觉得心中极为微妙,也是再度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历的人,竟然是这般清楚她的心中所想,不过如今可不是好奇的时候,慕流苏也是知晓当务之急是不能让这位美人阁主对她产生半分想法,让他死了心才行,否则还不知晓会闹出多少事情来。

    为今之计,也就只能将她与弦音之间的关系玷污一番了。慕流苏心中恼怒,也是没有办法,稳了稳心神,这才眉眼一凌,做出一副底气十足的模样厉声呵斥道道。

    “你胡说八道,本将军对弦音哪里只是什么挚友之情,你见过挚友之情闹出断袖之闻么?本将军对弦音早已一颗痴心交付,无论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弦音需要我,我就一定会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矢志不渝,至于亲事儿……本将军欢喜得来的亲事儿,这一辈子都决计不会在我手中解除的……总之,我心悦弦音,阁主你就别想和我有什么关系了!”

    当然在弦音手中解除了那就不一样了,慕流苏默默玩儿着文字游戏,因为是铁了心的想要将这位璇玑阁主哄骗过去,慕流苏也确实是装的分外认真,那面容冷凝,底气十足,又带着些许愤怒的样子,的确是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对心上人的感情受到别人质疑之后的愤怒痴"qing ren"儿。

    慕流苏想着她已经算是说的极为坚决了,这璇玑阁主怎么说也该得气的恼羞成怒了吧,可是这人委实古怪得紧,慕流苏从刚刚那一些列的分析已经是确定了璇玑对她有所念想的,听到自己如此表白弦音,应当是会发怒才对,可是他不仅没有半丝发怒迹象,反而笑得美艳绝伦。

    一双迤逦凤眸欢喜更盛,欣喜之情几乎快要溢出眸子,绯色薄唇的弧度已经挑成一抹弯月弧度,怎么瞧着都极为欢喜的莫名其妙。

    慕流苏心中实在是很想知道这个美人阁主是不是笑傻了,不过碍于他的强大武功,慕流苏原本还在极力压抑住了心中那一阵想要掀翻身上人赶紧离开的的想法。如今见着这艳丽无疆的笑容,心中那些许熟悉感觉又开始涌上心头。

    一阵磋磨之间,璇玑阁主忽而轻轻想前,覆着半张面具的容颜几乎快要贴到了慕流苏的面容,鼻尖更是靠的极近,慕流苏甚至感觉自己碰触到了那勾勒着妖冶曼珠沙华的白玉面具上的点点温凉。

    慕流苏一刹便从心中那一抹熟悉之情回过神来,这才猛的觉察到二人距离如此之近。近得可以听见璇玑阁主胸腔之中轻微的心跳声,慕流苏顿时觉得底线被攻破,瞧余下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想要动作,准备朝着璇玑阁主全力进攻而去。

    然而下一秒,面颊处陡然便是传来一阵蜻蜓点水的温软触感,竟然璇玑阁主的手擦过她的面颊,缓缓将手落在了面具一角之上。

    这般温软触感传来,慕流苏也是意识到这位阁主大人似乎是想要在她面前揭开面具,慕流苏心中盘算着如何进攻璇玑阁主的大脑瞬间有着凝滞,整个人也是再度楞在了原地。

    然而她尚未回过神来,便见着眼前白玉面具覆面的璇玑阁主忽而抬手,轻轻一动,便将那面上那描绘着妖冶曼珠沙华的面具幽幽揭下。

    ……

    面具之下,赫然便是一张慕流苏熟悉至极的惊艳容颜。

    黛青色的长眉斜斜挑飞,宛若岭山寒梅一枝高悬冷峭幽厉,一双凤眸轮廓迤逦妖冶,细长眼线迤逦勾勒如同惑世的妖魅,墨色瞳孔之中更是有如这世间最为珍贵的极品黑曜石,眸中有着皎皎水华,又倒映着细碎的光泽,宛若汇聚了万千星子璀璨夺目。

    这是一双妖冶又精致的眼,而眼尾处的那一点泪痣更是宛若刻在了白璧之上恒古经年的朱砂水墨,一点泪痣,整张面容都衬托得鲜活至极,同时也渗出一股子说不出的妖冶魅惑。

    衬着精致挺鼻下的绯色红唇,妖冶惑国,魅色无疆。

    ……

    慕流苏见着面前这一张可以称得上精雕玉琢鬼斧神工的面容,只觉得脑海之中满是浆糊,竟是丝毫反应不过来——她即便是想破了头,也丝毫不可能想到想到执掌整个江湖生杀予夺的音杀阁阁主便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弦音!

    在唐门的时候,她便觉得璇玑阁主给了她一个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只是这感觉实在是来的太莫名其妙,璇玑阁主实力如此之强劲,她丝毫没能将他与身边之人联系在一起,只以为是原主生前见过的人罢了,所以并没有如何放在心上。

    就算是到后来慕流苏透过璇玑阁主的反应觉察到他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但是也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弦音和璇玑阁主联系在一起。

    毕竟弦音即便是昨儿锋芒毕露,也不过是在马术骑射之术上忽而精通了些许,倒是没有表现出别的武功之术。

    再加上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慕流苏都没见过姬弦音动用过什么武术,先前风岭替弦音把脉的时候也说了弦音的身上似乎是没有武功的,慕流苏自然不会将姬弦音和她联系在一起。

    如今一看,哪里能怪风岭医术不精,分明是弦音武功深厚到了一定的境界,风岭即便是再如何厉害的妙手神医,凭着他那点功夫,也决计不可能探出武功远高于自己的姬弦音会不会武功。

    只是……一个素来病弱沉静让慕流苏恨不得捧在心尖尖上护着的弱公子,忽而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江湖之上声名远扬的江湖第一掌权者,这对慕流苏的冲击,可想而知该有多大。

    不过相比其他人而言,慕流苏如今只是愣得半天没有反应,没有太多的激进行为,想来已经是好了极多了。

    “弦音……当真是你?”愣怔了半晌,一再确认了自己没有眼花,眼前的这位威名远扬的璇玑阁主就是自己熟识自己的姬弦音后,慕流苏呆滞的开口问道。

    姬弦音静静看着慕流苏呆愣模样,颇有几分欣赏的意味,那笑容满面的样子瞧着委实太过美艳不可方物。姬弦音长眉微挑,眸光一动,说不出的魅惑动人:“流苏与我认识多年,难不成我的模样你都认不出来了?”

    “咳咳……”慕流苏顿时便觉得喉咙一阵呛味,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虽然弦音是璇玑阁主的事情的确让慕流苏极为震惊,但是毕竟与弦音相知相识多年,慕流苏对他已经是全然的信任。

    不用姬弦音解释,慕流苏也会极为自然的想到姬弦音是因为某些苦衷才这般隐瞒身份的,而且如今弦音可不就是在自己像她坦白真相么。

    也正是基于这种种原因,慕流苏在知晓璇玑阁主就是弦音之后,除了些许震惊之外,全然没有半分被蒙骗的感觉,不过让慕流苏感到有些难为情的是,记忆中的弦音一直以来都是凉薄寡言的,即便是面对她的时候,会稍微好一点,但是总体而言,弦音的的确确是个言语极少的。

    可是如今慕流苏才发现,原来不仅是弦音的身份有所转换成了璇玑阁主,这性格也似乎是变化了不少,就好比如今他笑容潋滟兴味十足的看着自己的模样……虽然不可否认的极为好看,但是却是让慕流苏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尤其是……方才她说的那些话……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