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水云锦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六章 水云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很明显是被姬弦音这番话吓着了,原以为这饭菜是在就地取火做出来的,结果这位美人阁主说是从音杀阁那边送过来的,饶是慕流苏心思灵敏,也是无论如何也没搞懂他这是在搞什么鬼。

    音杀阁与唐门两处的距离有多远,慕流苏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比起她从帝都过来的距离也是近不了多少,要想让饭菜从音杀阁那边马不停蹄的送过来,的确是得动用砂锅之类的东西保温,因为从音杀阁到唐门这里,却是是要花上整整一个上午的时辰才可能抵达!

    这位美人阁主如此说话,可不就是在表明她眼前这摆在桌子上的东西其实是音杀阁的人一早就做好了才千里迢迢送过来的?

    他为何会莫名其妙跑来唐门帮着她救了风岭的事情慕流苏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如今又弄出一个千里送午膳的戏码来,慕流苏也是觉得诡异的紧。

    “从音杀阁那么远的地方弄个午膳给我吃,敢问璇玑阁主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慕流苏素来是个颇为谨慎的人,如今见着璇玑阁主行事诡异,也是顾不得吃饭了,直直开口问道。

    姬弦音见着慕流苏如此紧张的样子,也是眉眼一弯,耳尖有些可疑的绯色,却是佯装无事儿一般,颇为清浅的朝着慕流苏笑了笑。

    “英武将军何必如此紧张,本阁主素来行事都随心意,这音杀阁内的主厨可是我从先帝御膳房中抢过来的人,如今也是有些年纪了,总归不能让这么个身份的主厨跑到这荒郊野岭来给本阁主做午膳吧?本阁主既然想要用膳,自然是想在哪儿吃就在哪儿吃,英武将军今日无非是沾了本阁主的光罢了。”

    慕流苏听着他所言,这才稍微轻松了些许,原来是这璇玑阁主自己想要在此处用膳,所以她才沾了光?

    虽然慕流苏总觉得这美人阁主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心中也是对他的话仍旧有些怀疑,不过想着这位美人阁主总归是不可能是为了她才千里迢迢的给她送膳食过来食用,也就放下了心思,收了狐疑的视线,朝着璇玑阁主笑道:“既然如此,那流苏就多谢璇玑阁主盛情款待了,璇玑阁主不若也与流苏一道食用的好。”

    “如此甚好。”姬弦音温凉笑了一声,看的出心情极好,也是伸手接过了今慕流苏递过来的长筷,两人慢悠悠的品着餐食起来。

    十五就守在马车外随时等着姬弦音的吩咐,如今

    见姬弦音如此说话,也是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儿,凭着阁主那么不知羞的性子,什么时候也是开了窍变得这般害羞了?

    本来就是特意为了庆祝他与英武将军定了亲事儿,心中高兴这才精心准备的膳食,若不是因为担心这荒郊野岭的环境里做不出想要的味道,璇玑阁主这般性子凉薄的人,哪里会担心什么御厨年纪如何,只要他愿意,把人揪在这里来现做一顿饭菜才是极为正常的。

    这英武将军也真是的,其他事儿上她也是精明得跟个人精似的,怎么偏生对感情的事情这般茫然呢?主子说是她沾光吃了她就信了?也不想想主子若是想自己用膳,为何会做的菜式全部都是她爱吃的?

    主子更不用说了,该害羞的时候不害羞,不该害羞的时候又害羞了,这断袖之癖的姻缘本就难弄,如今按着姬弦音的性子,也不知何时才能修成正果,看的十五都有些干着急了。

    不过好在如今这一出千里送美食,又能与英武将军一起共用膳食,想来自家主子心中指不定怎么乐开了花,十五如此想着,这才心中有了些许慰藉。

    听着马车内的自家主子和英武将军氛围和谐的用着膳了,十五也是坐在了树下,和一群驾车而来还有千里迢迢送菜而来的诸多兄弟席地而坐,用着备好的另一份膳食,时间就这么悠悠然的晃荡过去了。

    ……

    慕流苏用餐完毕,也是觉得吃的极为尽兴,她因为借用原主的身份原因,平日里也是极为谨慎,事事都以原主的喜好为标准,但是不曾暴露过自己原本的喜好,如今吃着这么一顿美食,只觉得从里到外,从口到胃,无一不觉得分外舒心。

    吃饱了饭,慕流苏的心情也是极好,这才打起了精神准备问问这位美人阁主怎么突然有了闲情逸致跑到唐门救治风岭来了。

    “今晨那张告诉我青花与唐门赌约,还有唐门在益阳林设下埋伏之事儿的纸条可是璇玑阁主的手笔?”慕流苏微微眯着眼,颇有一种酒足饭饱的满足感,说话的态度也是欣欣然,更是难得一见的带了几分逗弄意味:“璇玑阁主今日总归不会是从唐门平白路过才对我出手相助的吧?”

    “那张纸条确实是我让音杀阁的人传给英武将军的,这倒是毋庸置疑,”姬弦音见慕流苏用膳之后心情不错,他也是心情颇好,眉眼生笑的应道:“至于英武将军问本阁主是不是平白从唐门路过的话,难不成本阁主这么闲情逸致,没事儿是跑来唐门瞎闹么。”

    慕流苏:“……”

    原本她听着璇玑阁主承认了那纸条是他传给她之后,还觉得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毕竟整个大楚江湖之中,除了音杀阁能够连唐门之中如此细节的东西都知晓透彻,她一时之间也是想不到还能有谁。

    但是让她无言以对的是这位美人阁主说的后半句话,什么叫他没有这么闲情逸致,没事儿跑来唐门瞎闹?

    他来这里似乎的确是没有别的事儿吧,与唐门有牵扯的是她与风岭等人,和他音杀阁确实是没什么关系的,如果说他来这里不是来瞎掺和的,难不成是看中了这荒郊野岭的破风景,所以才千里迢迢跑来这里赏景用膳的?

    慕流苏无语也就罢了,方才用膳完毕继续来坚守岗位的十五听着自家主子的话,也是一阵焦虑,这主子平日里不是挺主动的么,怎么他才用荣亲王府二公子的身份和英武将军定了亲事儿,人就这般不会说话了,说什么有没有闲情逸致这些废话做什么,直接说你是专门过来帮他解决问题,陪她一起用膳的不就行了?

    十五委实有些看不下去了,想着自家主子在帝都之中好不容易才锋芒毕露夺下了一个世子之位,怎么这音杀阁的阁主身份又变得如此势弱了?

    “敢问璇玑阁主不是来此处瞎闹的话,那阁主可是有什么要事儿要做?既然璇玑阁主帮衬了流苏,那流苏自然也是愿意帮衬阁主你的。”

    慕流苏说着,也是诚挚一笑的开口问道。

    因为她知晓璇玑阁主是知晓她不仅是将军府上的少年将军,也是这荆棘门的门主身份的,所以方才二人刚刚出了唐门之外,慕流苏就已经随手将脸上的黑玉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皓月面容,如今这发自肺腑的一笑,更是衬得慕流苏整个人说不出的潋滟动人。

    姬弦音原本就一直看着慕流苏,如今见她明艳至极的笑容,越发衬得她唇红齿白,肤色皎皎,马车外的细碎春阳从镂空窗格倾泻进来,撒在慕流苏的脸上,让她整个人都如同镀金一般,姬弦音只觉得心下一动,一时之间竟然是有些心神恍惚。

    “璇玑阁主?”

    慕流苏也没想到姬弦音会突然发愣,一个执掌江湖生杀夺予的音杀阁主,竟然会露出这般茫然神色,慕流苏也是觉得极为难得一见。

    抬手轻轻挥了挥,试图唤醒。

    然而璇玑阁主对慕流苏的轻轻挥手似乎并没反应,迤逦凤眸光定定的看了慕流苏许久之后,却是忽而抬手,将慕流苏往着自己的方向轻轻一带。

    慕流苏压根没有想到这位性情不一的美人阁主会突然对她动手,一个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整个人带的跌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慕流苏猝不及防寻出五匹之数。的璇玑阁主怀中,原本心中有些恼怒,还想起来教训他一顿来着,然而两人一接触,慕流苏却是突然愣住了。

    慕流苏一直知晓璇玑阁主身上的这一身绯色衣衫已经不算是寻常衣裳缎子,只是先前她与她接触的时候,并未仔细探查过,而如今慕流苏如此近距离的靠近他的时候,这才发现这绯色衣衫之中露出来的些许里衣竟然是极为难得的水云锦。

    水云锦,顾名思义,行动时如清泉之水,风动时便如浮光之云,这种华贵锦缎原本产自东陵皇族,听闻是来源于当初东陵的一位无名女子,这位女子似乎是偷渡出境的,正巧是带了这般布料来了大陆,衣衫交叠美如水云之画,看的一众人都觉得分外稀罕,自此水云锦便名动天下。

    那女子长途跋涉出来,已经没了银钱,见着水云锦如此受欢迎,便高价卖出了几匹,后面等人意识到这东西极有市场的时候,那女子却是已经离奇失踪了,她带出来的那些水云锦也不知去向,只剩下当时被高价卖出的几匹水云锦落在了大陆之中,由一些动脑筋的商人和擅长投机取巧的官员寻找机会四处搜罗,悄悄的呈给了各国的皇族。

    如此以来,这水云锦当真便成了有价无市的稀世绸缎别说是千金一寸了,就是万金一寸也不为过。

    就好比如今大楚皇室之中,也是仅仅只有三匹水云锦,一匹在皇帝手中,另一匹则是在太后手中,最后一匹被十分珍重的放在了国库之中好生保存着,除了这二人之外,即便当朝皇后如此尊贵的女子都无有缘用上一用。

    即便是慕流苏这两年来帮衬着洛轻寒将洛家的商业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水云锦这般的布料有价无市,倒是没有搜罗到过。

    而这般珍贵至极的水云锦,却是在璇玑阁主一个江湖之人身上穿着,且还是用作里衣?虽然这般水云锦的绸缎确实什么种类的衣服都能适做,但是因为这样的料子极为珍贵,若是有人有幸得了一匹,必然是恨不得用作外衫天天穿在外面好生炫耀一番的。

    璇玑阁主将它用作里衣,要么就是因为为人低调所以不屑张扬,要么就是因为他手中还有更多的水云锦绸缎,显然单看璇玑阁主外面那一身绯色艳丽的长袍,就知晓这人不是个低调而不张扬的,那就只能是后者了——他的手中还有不少的水云锦。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