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三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怎么会这样……”唐阿娇思虑的时候,云溪正是惊恐又心疼的看着风岭的面容,其实以云溪的医术,必然是能瞧出风岭这道伤痕看似可怖,实则用力不深,还是不至于会伤及内里的。

    但是风岭毕竟是云溪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她如何能见着苦苦等了十余年的少年又被人伤了一鞭子,云溪素来坚定沉稳,如今声音却是已经带了哭腔,下意识的便要往衣袖间取药。

    “我无碍,”风岭这下倒是没有拦着,任由一贯沉稳的云溪从衣袖间取出了一个药瓶,双手颤抖的将那药瓶里面的晶莹膏药仔细又轻柔的涂抹在风岭的伤口处,这才眉眼温柔的开口笑了一声,这才抬手指了指一侧的唐阿娇,坦然道,“溪儿,这是唐门阿娇。”

    云溪原本还在旁若无人的打量着风岭的伤口,任谁都能看出她对风岭是真心实意的关心之情,如今听见风岭说话,云溪自然是下意识的朝着唐阿娇的方向看了过来。

    两个人这才算是正式的对视,见着清丽美貌又温婉大方的云溪,唐阿娇忽而便觉得有些无地自容,原本她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之上除了她唐阿娇,应当是再也没有人能够与风岭那般般配的,如今见着云溪,她才觉得自己狂妄得有些过头了。

    无论是这一身隐士贵族女子的气度,还是这么一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面容,她都觉得自己远远不及。

    “云溪……云溪姐姐……”

    看着云溪那一双澄澈之中又透着些许好奇神色的你目光,唐阿娇忽而就觉得有些难为情,她原本以为自己见着风岭传闻中的未婚妻的时候,一定会忍不住想要挥舞着长鞭上去给她几鞭子,然而事到如今,唐阿娇却是忽而有些心虚,她看了一眼对视过来的云溪,蠕糯了半天,却是忽而乖巧的唤出了这么几个字来。

    唐阿娇叫云溪姐姐的称呼并不仅仅是让唐阿娇自己都惊了惊,便是高位之上的唐门掌门也是见鬼一般直直的看着唐阿娇,大有一副觉得自家孙女儿吃错了药的感觉。

    便是下首处坐着的慕流苏也是愣了些许,她素来知晓唐阿娇心思不坏,是个性子单纯的,但是她对风岭那般执拗的欢喜却并非假装,按照她那刁蛮的性子,没对云溪动手就已经极好了,怎么这一下子就跟转了性子变了个人一般,忽而成了这般乖觉的样子,更是对云溪这般客气?

    慕流苏思索一番,也是想出来估计是风岭对这丫头说了什么走心话了,原本她还颇为担心唐阿娇的执拗会出事儿,如今瞧着,倒是她想多了。

    “你就是唐阿娇?”云溪显然也没想到这个传闻之中对风岭自荐枕席的会是这么一个小丫头,瞧着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乖觉,一身绯色嫁衣被她自己弄得凌乱不堪,瞧着有些滑稽,不过因为唐阿娇也算是天生丽质,倒是没有损了她多少风华。

    只是云溪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会这般亲切的称呼自己,原本她还想质问唐门掌门是谁对风岭下的手,如今听着唐阿娇的称呼,也是一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楞楞的问了一句。

    然而唐阿娇委实不觉得云溪这般问话有多么合适,虽然她如今也是看出来了云溪比自己更配得上风岭,但是她毕竟还是自己的情敌,方才情不自禁的叫了她一声姐姐她自己也是觉得有些古怪,如今听着云溪的问话,也是觉得有些尴尬。

    “对不起,云溪姐姐,风岭的脸是我无意伤的,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不该如此任性妄为,差点拆散了你们,既然你如此欢喜于他胜过于我,我自然是输得心甘情愿,”唐阿娇思索一番之后,便是如同下定了决心一般,直直看着云溪,眸光坚定又清明。

    “你既然与风岭在一起,请你一定要好生善待他,日后也请你不要因为我纠缠过他的事情而与他生气,这些事儿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做出来的,与他没有关系,他也不过是把握当做妹妹才没有对我赶尽杀绝,风岭是个诚心的人,既然他说了非你不娶的话,那此生就一定非你莫属了,以前是我唐阿娇不懂事情,从今往后,我决不会再与风岭有半分牵连。”

    唐阿娇一口气说出这么一堆话,在场的人除了一个满眼都是慕流苏,并为此对其余人、物、事儿分毫不感兴趣的璇玑阁主之外,其余人俱是露出一副震撼至极的表情。

    唐门掌门还没从那句云溪姐姐的话中回过神来,如今又听到唐阿娇的这一番话,更是惊得一张老脸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阿娇,你这是怎么了?”他下意识的便开口想要问清楚,显然是想不通自家素来执拗的孙女儿怎么会变得这般乖巧懂事儿。

    他们的的确确是没法子理解唐阿娇的脑回路,其实正如风岭所言,唐阿娇之所以会对风岭如此执拗,无非是因为她将第一次遇见有所好感的风岭,认成了江湖话本之中那些对女主复一见钟情打算一辈子想要不离不弃的男主了。

    她本就年纪不大,心性单纯,自然也是按照话本所描写的那般,自以为对风岭情根深种,甚至是做出了重重执拗疯狂的事情。

    她学着江湖话本之中所有女主那般刁蛮率真,口口声声说着要嫁给风岭,以为风岭真的就是她心目之中的命中天子一般,甚至是不惜自荐枕席,只想要博得一个江湖话本般流传的好姻缘罢了。

    然而其实这一切并不是唐阿娇真正想要的,她无非是在依葫芦画瓢罢了,她跟着话本所写的一般与风岭做了一对欢喜冤家,心中没有反感,也就当真便认为自己是如同话本之中女主爱慕男主那般爱慕着风岭的,为此更是深信不疑。

    然而方才风岭静下心和她说的那一番话,唐阿娇才是终于意识到,原来话本终究只是话本,而非现实。

    即便是风岭当真是那些个话本之中说的俊逸绝伦,英姿飒爽的男主人公,但是那最终有资格陪伴在男主人公身边的其实是云溪而非她唐阿娇。

    而唐阿娇也是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云溪与她比起在风岭身边来,能够帮助风岭的委实有太多太多,比起她一个只懂得任性刁蛮的小丫头好了不只一星半点,不说神医谷中她会不会如云溪一般毫无希望的等了风岭这么多年,便是方才云溪满眼都是风岭未曾看她一眼的绝对信任,她相信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既然自愧不如,输得如此心服口服,还不如放开点,总归风岭和云溪在一起,能够幸福长久,也算是达成了唐阿娇的一半姻缘。

    已经看开了,她自然也就没有再执着下去的必要,交代了一番事情,唐阿娇也不再去看风岭和云溪二人,而是转身看向了高位之上的唐门掌门:“老祖父,让他们走吧。阿娇不喜欢风岭了。”

    唐门掌门已经被唐阿娇这一番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搞得有些心理麻木了,如今听着唐阿娇主动让风岭云溪二人离开,唐门掌门心中一时之间也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若是可以,他自然是希望唐阿娇能够与风岭结为连理的,无论是因为唐阿娇的夙愿,还是为了唐门日后的发展,他们与风岭有了亲事儿关系都是极好的。

    只是可惜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即便是唐门掌门走有心帮着自己这个宝贝孙女儿凑成一桩好姻缘,然而因为音杀阁的这位璇玑阁主,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强迫于人了。

    也罢,既然唐阿娇如今也算看开了,那他们唐门自然也就没有那个必要非要和神医谷联姻了。既然如此,索性就趁着唐阿娇这次愿意松口,让风岭这小子带着云溪赶紧离开吧,省的后面唐阿娇后悔了他也没法子在璇玑阁主的眼皮子底下替她做主。

    唐门掌门心中念想了一番,正准备就着唐阿娇的话说事儿,倒是没想到那一身浅色紫色衣服的少女率先朝着唐阿娇轻轻笑了一笑。

    本就是个天生丽质的美人儿,如今轻轻一笑,更是带了几分如沐春风的温柔气息,她似乎也是没想到自己这个所谓的情敌竟是个如此蠢萌依稀透着些许纯真可爱的小丫头,虽然最初还因为唐阿娇伤了风岭年面颊的的事情有些愠怒,不过听完了唐阿娇那一番诚挚的谦让嘱咐,心中的火气顿时消散了一半。

    “阿娇妹妹且放心,我自当对他不离不弃。”云溪看着唐阿娇,莫名觉得有些可爱,低声笑了笑,眉眼之间我是涌上些许欢喜之色。女人之间的直觉素来都是最准的,尤其是互相身为情敌的两个女人之间,那心思更是分外敏感,云溪如今能够诚挚笑出声来,无非是觉察到了并非唐阿娇的那一席话并非客气之话,而是实打实的在祝福他们。

    又时候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很奇妙,也许上一刹两人还是处于敌对关系,恨不得撕出个你死我活来,然而一转眼两个人就能为一件事儿而挤到一块去欢声笑语,如今唐阿娇和云溪很显然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慕流苏也是叹为观止,原本她心中就是有些欣赏唐阿娇这个小丫头的,如今见她虽然固执但是大彻大悟之后回头也是极快,也是忍不住微微笑开了眉眼,朝着唐门掌门笑道:“唐门千金但倒是难得一见的真性情,唐掌门能教导出阿娇这般讨人喜欢的姑娘,倒是让晚辈也好生佩服。”

    唐阿娇听着慕流苏的声音,也是转头看了过来,见慕流苏和高位上坐着的曼珠沙华红衣美人都是带着面具不辨容色,她一时之间也是想不起来这二人是谁。

    看这人说话的样子,必定是来帮衬风岭的人无疑,只是她却是有些好奇,半年之久,风岭身边的好友她也就认识一个慕流苏,似乎是大楚帝都的少年将军。

    不过她们这些江湖中人素来对帝都事情不感兴趣,所以倒也没有去求证过,除了那位少年将军之外,似乎也就与当初在唐门客栈那个传闻中美艳至极的姬二公子有些许交集,不过她瞧着风岭与那姬二公子的关系似乎极为微妙,总之不像是真正的好友就是了。

    如今唐阿娇也是极为好奇风岭被关在唐门这么多天,怎么作为风岭好友的慕流苏竟然没有出现?

    ------题外话------

    其实想换一种写法的,本来想虐一虐阿娇,不过这个小丫头我也蛮喜欢,有些舍不得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