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信任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一章 信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都死哪儿去了,姑奶奶要出去见风岭,你们还不快放我出去?!混账……放我出去……”

    风岭被人带着来到祠堂的时候,祠堂内一片喧嚷声音,俨然是唐阿娇被关在里面火气极大,一众的小厮婢女齐齐站在屋外,分外警醒的注意着祠堂内的一举一动。

    若是他们在平日里,自然是不敢得罪这位姑奶奶的,奈何如今是掌门下了死命令,非要好生看着这位大小姐,如今他们也就只能装作耳旁风一般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见着小厮领着这个被掌门强制困在唐家堡中的俊美公子出现的时候,这群小厮婢女脸上都有明显的震惊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风岭竟然是就这么一身紫色常服出现了。

    按道理来讲,今儿午时若是那位荆棘门门主到不了唐家堡,那这位俊美公子应当是要穿上衣服到正厅处与自家大小姐成亲来着的,怎么如今不仅没人通知他们扶着大小姐过去,反而是人家直接过来了?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开门让风公子进去?”那小厮见着唐阿娇在屋内的动静,也是松了一口气,好歹这位姑奶奶不若最开始回来那般无精打采了,如今虽然确实是聒噪了一点,但是毕竟还算是活蹦乱跳没有出事儿。

    这小厮毕竟是跟在唐门掌门身边的,说话的分量自然极高,婢女不敢怠慢,连忙规规矩矩的行到门前准备打开祠堂的门。

    “混账,开门呀。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小心姑奶奶出去以后收拾你们!”

    唐阿娇仍旧在里面怒气冲冲叫嚷得起劲儿,因为自己的声音太大了,所以并没有听到小厮说的那句让风公子进去的话,甚至是完全没觉察到房门也是已经动了动。

    唐阿娇已经在祠堂之中关了好些日子了,啥也不能做,每日被逼着在祠堂抄写佛经反省,晚上也只能睡在祠堂的偏房,就唐阿娇这般欢脱的性子,差点没将她给憋死过去

    起初对着祠堂的这一众祖先牌位,唐阿娇还算是规规矩矩的,然后被关日子久了,这火爆脾气也就上来了,唐阿娇从小到大当真是没受过这么严重的惩罚,久了,爆发得也就更大了。

    每天都得在屋内吵吵一阵,累了就歇着等饭吃,吃完了有力气了就接着叫嚷,然而一向疼爱她的唐门掌门这一次却是铁了心一般完全不想搭理她,显然是被她向着风岭自荐枕席的事儿给气的火大得不行了。

    但是在唐阿娇看来,却依旧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喜欢一个人就为他付出一切在唐阿娇看来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她想要与风岭在一起,所以什么都愿意付出,即便是自己的身子也极为愿意她委实不明白这怎么就能够让一向疼爱她的老母父发了这么大的火。

    唐阿娇被关在其中数日,连着风岭什么时候出了神医谷都不曾知道,所以唐阿娇也是压根不知晓唐门掌门这个做祖父的虽然将她关在了祠堂之中像是铁石心肠一般让她好生反省,实际上背地里却是将风岭偷偷捉来了神医谷,想要给他的宝贝孙女儿一个惊喜喜事儿的。

    唐门掌门关了唐阿娇这个宝贝孙女儿这么久,也是为了等着今日给她一个惊喜,今儿更是特意命了一群侍女一大早的就将唐阿娇拖出来好生打扮了一番,甚至是给她穿上了鲜红的嫁衣,一面说着要让她嫁给一个唐门中人,另一方面又是暗悄悄的准备着把风岭送过去。

    若是慕流苏今日没来,想来如她一般身穿喜服的风岭的确是会让唐阿娇觉得分外惊喜,只可惜慕流苏不仅提前到了,还多了一尊唐门惹不起的大佛的璇玑阁主,即便是唐门掌门再如何宠唐阿娇,但是总归也是不能因为唐阿娇的事情而枉顾整个唐门的。

    ……

    婢女手脚伶俐的打开了祠堂门锁的时候,唐阿娇似乎也是觉察到到了门锁处的动静,她下意识的以为是送饭的人准备进门而入,唐阿娇拿过一旁的长鞭便要朝着门口挥出去,准备先将人给困住一个再闯出去。在祠堂中关了这么多天,若是再关下去,怕是她都要疯了。

    “嘎吱”一声,沉重木门应声而开,唐阿娇也顾不得这长鞭会不会吓着人了,直接便朝着门外竖直劈裂儿而下,朝着门口扫了出去,然而这一记长鞭随着打开的木门落下之际,唐阿娇却是猛然惊叫出声——

    “不——”

    风岭其实早就觉察到门口打开的时候有一股强悍内劲袭击而来,其实这内劲虽然霸道,但是也不是想象之中那般难以避免,唐阿娇虽然生性刁蛮一点,但是心性还算纯善,这一道鞭子噪声极大,挥舞的力气也不大,即便是这些个守在门口的婢女都是能够躲闪而过的,可见唐阿娇并不是真的想要伤了这群人。

    但是风岭如今是来与唐阿娇说明事情的,见唐阿娇如此,他直直站立原地,不躲不避,任凭那长鞭落在了自己的面颊之上,带起一抹艳丽血痕。

    这一幕委实有些震撼人心,况且风岭这张脸其实是极为风情无限的,就这么一鞭子扫落下来,留下这门长的一道伤口,瞧着也不浅,若是留下了疤痕毁了容的话,委实太让人心中可惜了点。

    唐阿娇见着来人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风岭时候,面容也是一白,刹那间更是宛若一张白纸,手中长鞭径直落地,精致雕琢的长鞭玉石鞭柄发出一声极为清脆的响声。

    唐阿娇看着风岭面颊上的那一抹痕迹不浅的鞭痕时候,只觉得头脑一阵空白,双腿也是一刹便软了下来,差点跌跪在地上。

    “风岭……风岭你没事吧……”

    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唐阿娇却是完全站不稳,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能朝着风岭这边行了过来。

    唐阿娇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嫁衣,倒是个平日里的大红服饰有那么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唐阿娇并不知晓唐门掌门为她安排的成亲对象就是风岭,所以早就被她扯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子,就连头饰也是被她弄得歪七扭八好不凌乱,如今再配着一张惊吓恐惧的面容,委实是有些渗人。

    然而即便是如此渗人的装扮,依旧不难看出唐阿娇言语举止之间展露无疑的关心之色。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风岭,怎么办,怎么办,你的脸……”本是只有几步之遥的距离,唐阿娇因为恐惧惊怕,硬生生花了极长的时间。

    等她靠近风岭身前,看清楚了他面颊之上的惨状时候,唐阿娇更是觉得头脑发麻,差点晕厥过去,颤抖着抬着手,想要触碰风岭的面颊,却又一寸也不敢挪近。

    她什么也不敢做,只能一个劲儿的哭着:“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风岭看着唐阿娇的面容,她其实长得极为清丽,眉眼都透着一股秀丽之气,只是因为年纪尚小,所以尚未长开,又带了一股子清稚之气,总而言之,不难看出再过两年她会长成如何美貌出色。

    这张美丽的容颜因为唐阿娇性子里的张扬之色,平日里也是分外养眼的,只是此时此刻因为他的事情,唐阿娇不仅没有了先前的刁蛮任性之色,反而还哭得极为凄惨,不同于一般姑娘那般梨花带雨的轻声啜泣,反而是如同暴雨梨花一般凄惨渗人。

    风岭像是不曾觉察到自己面颊处的伤痕一般,忽而朝着唐阿娇笑了笑:“阿娇,我没事儿。”

    唐阿娇原本还哭的人生共愤,如今听着风岭的话,却是陡然愣住了,她与风岭认识大半天的时间,风岭从来都是姑奶奶姑奶奶的称呼她,最多也就是在发怒的时候呵斥她一句唐阿娇的全名,唯一让她记在心中的一个称呼,也就是当初风岭救了自己的时候,笑眯眯的说着“唐小姐,你醒了”这句话中的唐小姐了。

    半年时间,风岭从未这么亲昵的唤过她阿娇的名字,这个名字其实并不是只有风岭一人见过,老祖父,还有唐门的伯伯叔叔婶婶们都曾经这样称呼过她,然而却是没有一个人让风岭叫出来这般让她心中动容又惊喜。

    然而心中这一丁点的惊喜感情,很快便在唐阿娇看到风岭的面容时候破裂了,唐阿娇下意识的想要去拽风岭的手腕:“风岭,你是鬼手圣医,你肯定知晓怎么医治这个脸上的伤口,需要什么药材你说,我就是翻遍了整个唐门,也一定将你的脸伤治好,走,我带你去炼药房。”

    唐门的炼药房可不是谁都能够进的去的,这是谁都知晓的道理,但是唐阿娇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决绝,丝毫不像是在说下,她拉着风岭的手腕的时候,也是浑身异常坚决有力,很难想象一个娇弱的女子竟然会有这般强悍的力道,显然也是因为心中万分紧张风岭的伤势所造成的。

    风岭却是忽而伸手,将唐阿娇拉住自己手腕的手轻而决绝的抽离开去,风岭面容上的笑意稍微淡了些许,面上透着一股子严肃之意,他看着唐阿娇,沉声道:“阿娇,我没事儿,这点小伤云溪可以帮我,但是如今我有事儿与你说。”

    唐阿娇看着风岭,原本还颇为担忧紧张的面容忽而一变,陡然就染上了些许受伤之色。风岭刚刚说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很显然就是那个她在心中念了无数遍的女子名字……云溪。

    云溪,风岭,风与云,溪水与岭山,当真是极为般配的一对名字,风岭传闻之中的未婚妻,竟然并不是她想要的错觉,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女子。

    唐阿娇一直觉得,像风岭这般生性骄傲的人,在一些小事儿之上,一直以来都是不愿意主动让人来帮助他的,当初风岭差一位药材,她本来想要替他寻来,风岭却是死活不愿意,她一直以为这是因为风岭外热内冷的原因。

    然而她如今才发现,原来风岭并不是她想象中那般外热内冷,只是他想要依赖信任的人不是她罢了,如今这个伤口虽然看着严重,但是唐阿娇相信凭着风岭自己的医术,必然可以轻松解决的,然而他并没有自己处理伤口的想法,反而是准备将这个伤**给那个所谓的云溪替他处理。

    这伤口事关一个人的容颜,他却是丝毫不担心自己的面容会不会因为这耽误的时间所毁了,这般信任一个女子?!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