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一十章 凄楚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章 凄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倒是不甚在意,璇玑阁主这个人确实有些危险,但是她与他打过几次交道,并不是传闻那般手段残忍,残酷暴虐之人。

    再加上璇玑阁主今日虽出现在这唐家堡中虽然的确是的有些古怪,但是总归没有做什么搞破坏的事情的,反而倒像是为了帮衬她来了,慕流苏一向看得开,早就打消了对姬弦音的警惕之心。

    对着风岭点点头,示意他放心便是,赶紧去和唐阿娇那丫头好生谈谈,风岭大概也是知晓若是这璇玑阁主想要动手,即便是慕流苏再小心谨慎怕是也是一场硬战要打,索性也就不再多说,转身跟着那小厮往着祠堂方向行去。

    唐门掌门目光担忧的看着风岭,心中也是一阵忐忑,也不知晓这事儿之后,唐阿娇是否能够醒悟些许,终归而言,他这个做长辈的也不过是瞎掺和一阵,这男女情爱一事儿,怕是也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领会其中深意,况且解铃还须系铃人,为今之计,也就只能看风岭能不能做到了。

    风岭已经进去找唐阿娇去了,唐门掌门自然也不可能将璇玑阁主和慕流苏这个荆棘门主两尊大佛晾在门口,斟酌了些许,这才有些谨慎的问道:“阁主与荆棘门主可是愿意随小人一块进去饮杯茶水点心?如今快到午时了,稍后便是用餐时候了。”

    慕流苏倒是没有异议,她从帝都疾驰而来,活生生将马程缩了一半儿,直接将想要近距离跟着的苏墨华甩出了大半截路途,想来苏墨华那般文弱书生的身子也是得遭了一番罪的。

    这么慌忙的赶了一段路,慕流苏也是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索性也不客气,点点头笑道:“正巧有些口渴了,既然唐掌门盛情邀请,那晚辈就多谢唐掌门款待了。”

    虽然唐门掌门为了表示他对璇玑阁主的恭敬态度,在她面前也称了一句小人,不过这般岁数,慕流苏还是觉得有些担待不起的用了一个晚辈词语。

    然而璇玑阁主显然是没有这样的自觉的,他见着慕流苏抬脚欲走,也是一个拂袖动作,衣摆上的曼珠沙华摇曳开一抹艳艳之色,他美艳身姿便是从高高的参天古树之上飞身而下,朝着慕流苏直直飞落。

    慕流苏转头看去的时候,就见着一身艳丽如血的绯红衣衫蹁跹翻飞,衬着黑色飞扬的泼墨青丝,眸色妖冶,美得惊心动魄。

    慕流苏一刹愣神,便是觉得肩膀处落下一阵温凉,下意识的伸手去动作,却是发现璇玑阁主的手已经轻飘飘落在了她的身上。

    五指纤长,骨节分明,在日光衬托下,宛若莹莹玉石辉光皎皎,说不出的精致艳绝,风骨无疆。

    “休要伤害我家主子!”慕流苏尚未反应过来,便见着一旁的青花宛如炸了毛儿的猫儿一般怒吼出声,从青花这个角度,就像是璇玑阁主动手抓住了慕流苏的肩膀意图不轨一般,青花这般惊咋,也是情有可原。

    手中一动,腰间洛神鞭应声捏于青花手中,青花因为知晓这璇玑阁主的威名,所以一出手便是极为具有震慑力的厉害招式长鞭一扫,下意识的便朝着姬弦音的身上直直挥了过去。

    “青花!”十五也是没想到一直安静站着的情话会突然发作,甚至是一出手就祭出了这洛神鞭,他飞身一动,拦在了自己主子与慕流苏二人跟前,徒手一抓,将青花那杀伤力十足的长鞭拽于手中,直直一拉,困住了青花力道:“住手,主子没有对你家主子下手。”

    青花压根没想到没想到这么一个长鞭招式竟然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输在十五手中,因为挥舞长鞭不得不挪动身子的事情,青花这才视野一转,恰好瞧着了璇玑阁主并未对慕流苏用力的样子。

    心中虽然已经放心了不少,但是青花对于自己方才那一长鞭输在了十五手中的事情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十五是与她一块长大的,他们二人分明是一起练功,一是学武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十五学东西的速度就要比青花快的太多了。

    因为放心了慕流苏这边的事情,青花一时之间也是起了想要与十五再攀比攀比的心思,樱唇微微一勾,透着些许挑衅之色,朝着十五冷艳笑道:“音杀阁的十五护法,不知可否愿意与我对上几招?”

    十五其实也没有反应过来,方才青花刚刚才甩了一截长鞭,已经算作是过了一招了,如今怎么又想要与他对打了?

    然而很快十五便像是想起了什么,忽而便有些热泪盈眶,十五仍旧记得,当初他们在皇宫的时候,青花每次动手被他拦下之后,青花便会吵着要和他对上几招,如今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青花已经重新换了一张容颜,但是那些多年来的小习惯小性子依旧还在,不曾有过一丝更改。

    他转头朝着姬弦音的方向看了过去,眼中的意味很明显,无非是想让姬弦音答应他们二人过招,姬弦音如今满心都是慕流苏的事情,哪里还有空搭理十五,随意的甩了一个眼神,表示随十五的心情。

    姬弦音这才转眸,朝着唐门掌门看了过去,迤逦笑道:“听闻唐门掌门为了第一时间知晓神医谷少主的行踪,在神医谷外假装采做花茶打探消息,想来收获应当颇丰了,今儿不若就拿出来给荆棘门主好生尝尝。”

    唐门掌门一听,好不容易正常点的面容又是一变,音杀阁不愧是被称为江湖第一杀手组织和江湖第一情报组织,如隐秘的一个采茶之事儿,这璇玑阁主也是弄的如此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委实是让他不知说何是好。

    也不敢再深究,连忙点头恭敬的点头应答道:“好,小人这就去准备,阁主与荆棘门主稍等”。话落,唐门掌门请着这二人往唐家堡正厅行去,至于青花与十五二人,原本是是准备了先斗上一斗的,如今见着自己主子要离开了,青花顿时没了战斗之心,转身看了一眼。

    手中长鞭一阵挥舞,挥舞极快虎虎生威,竟然是隐隐散发着些许红色光芒,青花并非是要打斗,这般动作无非是想要给十五示威罢了,舞了舞长鞭,便是颇为利落的收在了自己腰间,挑衅的瞪了一眼十五,这才颇为沉稳的道:“如今先陪我家主子去,等后面有了时间再过招也不迟。”

    话落,青花头也不回的跟着慕流苏行了进去。

    十五见状,看着青花的身影也是忍不住低低笑了一声,也是跟在青花身后追了上去。

    见着院落之中的人终于走的干净了,那些个仍旧躺在地上不敢动作的——也就是派去围堵慕流苏的人这才敢哎哟哎哟的站起身来,连忙嗷嗷叫着寻找解毒的解药去了。

    然而谁也不曾注意到,唐家堡大门前,一人面色惨白的瘫软在地上,脸上全无一丝血色。

    方才青花随意的一舞长鞭,苏墨华自然是能够确认出这就是当初安妃留给出楚沁安的洛神鞭,但是因为先前他就已经听说过英武将军身边跟了一个武功颇为厉害的青花,如此之久没有露出破绽,苏墨华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无意之间得了洛神鞭的小丫头罢了,应当与沁安没有关系。

    但是他却是没有想到,虽然方才这个名叫青花的姑娘面容与楚沁安截然不同,但是那挥舞长鞭的一举一动,却真真是像极了脑海之中记忆深刻的她。

    他想过沁安隐姓埋名去了江湖之外肆意快活,过着安妃之前那般潇洒的日子,却是始终没有想到,她竟然是易容跟在了慕流苏一个少年将军身边做起了贴身婢女。

    堂堂一国公主金枝玉叶如此身份娇贵,竟然是跟在了一个少年将军身边做起了端茶倒水的贴身婢女?

    苏墨华只觉得胸腔之中一阵绞痛,他忽而想起来楚沁安当初当着他的面拒接圣旨,然后面容决绝的说了今生永远不嫁他的话,难不成楚沁安当初便是为了慕流苏,所以才会不愿意与他结为连理的?

    如此尊贵的一国公主,竟然为了一个臣子将军甘愿舍弃了这般身份,甘愿为奴为婢也不曾离弃么?可笑她移情别恋连一句真相也不愿意告诉于他,可他却是一直以来为了寻她回来,锲而不舍竭尽全力,只可惜真心错付,到头来竟然这样一番景象。

    苏墨华面容惨白,一张清俊容颜更是灰败至极,目光直直的看着青花的身影,见她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才微微张嘴,惨笑一声,分外凄楚。

    ……

    慕流苏是在愣怔之中被璇玑阁主握着肩膀半推半拉的进入唐家堡大厅的,除了方才璇玑阁主那搭在肩膀之上没有引起她的丝毫不适之外,慕流苏也是听得极为清楚,这璇玑阁主竟然是让唐门掌门给她上神医谷的花茶给她喝。

    璇玑阁主能够知晓唐门以采集花茶为借口实则是探查风岭行踪的事情她倒是觉得情有可原,但是他怎么会知晓她爱喝神医谷花茶的事情?这花茶她还是在神医谷之中与弦音一起饮的,怎么连璇玑阁主也是无缘无故就知晓了?

    慕流苏一时陷入困顿之中,总觉得这璇玑阁主身上什么古怪秘密他没发现一般,但是从进入之后,姬弦音便是颇为神色从容的坐在了唐门掌门安排的高位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引着茶水,也确实是没有看出有什么端倪之处。

    慕流苏原本还想揪着璇玑阁主问个清楚来着,不过想着如今他们这是在唐家堡中,如此人多嘴杂的,问这些敏感问题,似乎也是有些不太合适。

    慕流苏索性也就将这念头给放下了,接过了婢女递过来的茶水,也是浅浅品了一口,的确是神医谷的花茶,不过因为唐门的泡制方式不太一样,到底还是与神医谷老夫人提取的花茶有些异样的,不过品着也算是沁人心脾,身心舒朗了些许。

    品着这沁人心脾的花茶,慕流苏也是忽而想起当初一起品茶的弦音来,也不知晓如今弦音在将军府上住得可还习惯,荣亲王府估计已经炸开了锅,想来荣亲王爷和楚琳琅的神色一定极为精彩,可惜了慕流苏如今有事儿,没能亲眼带着弦音去看一番,倒是有些不尽人意了。

    不过好在唐门这边的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等着风岭和唐阿娇说完出来,想来这事儿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题外话------

    苏墨华…。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