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零九章 谈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九章 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姬弦音与慕流苏与对视一眼,这才轻轻浅浅的转开目光,音色逶迤,听不出喜怒:“本阁主听闻你这堂堂唐门掌门,为了你一个宝贝孙女儿的亲事儿,竟然是让一整个唐门的人出手将一对已经定亲的未婚男女给拦了下来?”

    唐门掌门再也笑不出来了,原以为这音杀阁的阁主大人只是为了荆棘门主来的,原来竟然不止是为了这荆棘门主,还为了风岭的事儿,他虽然也觉得自己这次做的有些过分,但是阿娇毕竟是他的宝贝孙女儿,为了风岭这个兔崽子,唐阿娇更是连自荐枕席的事儿都做出来了,若是不嫁给风岭,她日后可如何了得?

    唐华年轻时候也是个性子不羁行事张狂的,再加上一直以来无人轻视,见着唐阿娇这幅样子,又看那风岭一身身份也还算配得上唐阿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起了一个抢亲的心思。

    在他老头子的心中想来,风岭如今只是还没了解到唐阿娇的好处,等着二人成亲之后,日子久了,自然也就相濡以沫了。

    人都困在了这里不少日子了,偏生这鬼手圣医确实不是个简单人物,是神医谷的风家嫡系也就罢了,偏生还和荆棘门主与音杀阁璇玑阁主扯上了关系,今日瞧着璇玑阁主的态度,唐门掌门心中也是有了数,只怕这亲事儿是当真成不了了。

    唐门掌门颇为尴尬的笑了笑:“璇玑阁主笑话了,这风岭公子与阿娇有些情事儿交际,我一把年纪了,膝下没有别的孙女儿,就阿娇一人,自然是想要好生宠着的。”

    唐门掌门说话间,也是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尴尬,无论如何这事儿唐门其实都是不占理的,自家孙女儿无论与人家有什么情感纠葛,都轮不到他一个身为长辈的人仗势欺人的,更何况风岭还是带着自己的未婚妻一起出来的,唐门不仅困住了风岭,更是想要毫不不知晓的将云溪给处置了。

    这话怎么说怎么丢脸,即便是唐门掌门素来自诩脸皮不薄,如今也是觉得有些难为情,一张本就红咚咚的面颊上更是红了一个度。

    “行了,我们家阁主如今没有心思关注贵掌门平日里如何宠你家孙女儿的,在下只想告诉掌门一句,既然这人是荆棘门的门主想要护着的,那就也是咋们家阁主想要护着的人,唐门掌门应道是知晓分寸的吧?如今怎么做,可还需要我家阁主亲自教你?”

    一道利落声音传来,只见着一身着白色长袍,宽大兜帽遮住了半张面颊的男子凌空而降,白衣翩翩,广袖翻飞,好一身气度不凡,然而浑身却是带着一股子凌厉的杀意,一出来便让在场的人不由自主的愣怔了些许。

    十五凌空出现,目光似有若无的扫了青花一眼,见她面色无常平安无事的样子,这才转开目光等着唐门掌门回话。

    话都说到了这么直白的份上儿,即便是唐门掌门铁了心的想要风岭留下来,如今也是不得不马上放人了。

    “小人知晓了,小人马上放人。”见着唐门掌门一副点头哈腰的小样子,慕流苏也是不由得微微侧目,这璇玑阁主当真是威名如此,唐华好歹也是堂堂唐门的一门掌门,而且如今已经这般岁数,如今自称小人,卑躬屈膝的样子,和方才滑稽又跳脱的样子比起来,委实让人觉得差距颇大。

    不过想想也是,凭着璇玑阁主那一身高于自己的武功,慕流苏也也算是有些理解了唐门掌门如今的举动。

    原以为想要救出风岭等人,虽然说算不上是一场硬战,不过磨一磨嘴皮子的事儿估计还是少不了的,哪里想到璇玑阁主来了,如此之快就让唐门掌门放了人,慕流苏也是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风岭和青花就在此处,所以唐门掌门只是传令小厮去接云溪出来。

    唐门掌门犹豫了半晌,这才有些为难的朝着姬弦音问了一声:“阁主,我那孙女儿确实是对是风岭公子情根深种,这些天我那宝贝孙女儿也是被我锁在了祠堂之中,两人尚未见面……”

    唐门掌门原本7还有些心惊胆战,见着那树上的美人阁主似乎没有想象中的恼怒神色,这才壮了壮胆,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一点:“我本来说的是替他们二人举行婚礼,如今衣衫都换好了,既然时候山长水远估计也是瞧不着了,可否让阿娇与风岭公子好生说上几句话,既然两人已经不可能,那就断的一干二净再无牵连的好。”

    说这话的时候,唐门掌门眉目之间也是涌上几丝温情,当然也不难看出他言语之间也是透着些许忧伤之意,很明显这唐门掌门对唐阿娇却是是极为宠爱的,即便是知晓这话说出来可能会让姬弦音不愉,但是惦记着自己的孙女儿,唐门掌门最终也是坚定的问了出来。

    姬弦音之所以覆盖不加搭理,倒不似唐门掌门所想那般是个近人情的,无非是因为这事儿说到底与他无关,所以才没什么心思苏搭理罢了。

    姬弦音本就是为了慕流苏而来,唐门为了一个风岭胆敢出动这么多用毒高手围堵慕流苏,所以他才闯到唐家堡给唐门一个下马威的。

    若不是看着唐门这些年也算是安分守己,对慕流苏的这次围堵也只是起了拦截心思没动杀心,恐怕这偌大的唐家堡早就被他夷为平地了。

    迤逦凤眸落在风岭身上,姬弦音眸色寒凉,若不是因为风岭在神医谷曾出手救了他,这两年也是帮衬了流苏做了不少事儿的份上儿,他委实不愿意与一个让慕流苏甘愿以身涉险的男的对视。

    风岭与姬弦音对视一眼,也是心神一凛,江湖第一杀手阁的璇玑阁主,果然这威压并非一般,看姬弦音如今的眼神,似乎是想让他自己决定要不要和唐阿娇说清楚了?

    风岭想着洛轻寒传信所说的唐阿娇为了见他一面,甚至动用了以身犯毒的心思只为进一趟神医谷的事儿,也是面容有些动容,唐门对他下手他其实极为能够理解,毕竟这事儿却是与他有关系。

    但是云溪却是无辜的,说到底,风岭虽然状似风流多情,平日里虽然笑得多了点,但是其实也并没有真的想过什么风花雪月一事儿,自然也不存在特意引得美人动心的事情。

    他手中救治过的女子也是不知凡几,但是无一不能看出他面上风流无情,实际上却是寸心不动之人,偏生唐阿娇这个小丫头是在唐门中被千娇万宠中长大的,忒哦们之中对她素来都是万分谨慎恭敬有加不敢轻易招惹。

    唐阿娇第一次出唐家堡就遇见了这般对她有说有笑又有调侃的俊逸男子,再加上江湖话本都传的什么英雄救美,唐阿娇动了心思也是意料之中。

    但是换句话说来,若是唐阿娇遇见的是旁人,但凡不是个和唐门中人一般呆愣死板的正人君子,唐阿娇也一样会春心萌动。

    原本风岭以为这个姑奶奶对她只是冤家打满,若是他置之不理,想来这事儿应该会淡淡揭过。

    然而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唐阿娇这般性子竟然这般固执,铁了心的想要与他在一起,随时随地见着他都是嚷嚷着要与他相许的话。

    风岭对这么个小丫头,其实最初心中也是颇为欢喜的,当然这个欢喜并不涉及风月之事儿,只是纯粹对这般纯真性子的欣赏,可以说也是纯粹的将她当成了妹妹一般看待。

    最初他只以为唐阿娇嚷嚷的非他不嫁只是玩笑话。后面风岭才慢慢的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等他终于意识到唐阿娇的心思的时候,也是一阵慌乱,最终只能选择用躲避的方式想让唐阿娇这股执拗劲儿过去。

    然而即便是他千躲万躲,也没想到唐阿娇竟然会跑到他面前自荐枕席,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为了他这般不知珍重自己,风岭从未这般恼怒,所以才发了那么大的火。

    原本从神医谷出来,因为他与云溪被困神医谷的事情风岭也是颇为恼怒的,原以为是唐阿娇让唐门掌门这般作为的,如今听唐门掌门说话,原来这事儿其实与唐阿娇无关,更甚至唐阿娇也是被唐门掌门关在了祠堂不曾出来。

    风岭原本还有些眉眼的冷厉也是软了不少,他看向唐门掌门,拱手行了一个江湖礼节:“唐掌门,此事儿确实是晚辈处理不当,晚辈愿意与阿娇相谈一番。”

    虽然出了这样的一处闹剧,但是唐门掌门对风岭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憎恶,他毕竟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不至于识人不清。

    风岭言行举止,无一不是透着一股子正气,决计不像是那种刻意让唐阿娇爱慕上他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了如今即便是唐阿娇出了事儿,也不妨碍唐门掌门对风岭的欣赏的事儿。

    否则的话,唐门掌门也不会打定了主意,不管不顾的动用以多欺少,以老欺小的法子,只为让风岭留在唐门迎娶唐阿娇了。

    如今见风岭不仅没有介意自己对他和他的未婚妻出来事情,反而愿意不计前嫌与唐阿娇说上几句话,唐门掌门也是有些动容,如今看来,确实是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头子有些不近人情了。

    “既然如此,老夫就谢过风岭公子了。”唐门掌门拱手还了一礼,且不说他是唐门掌门的这个身份,就说他如今的年岁,其实是不必给风岭这么个尚未混出名头的人这般客气的,但是很显然风岭的不计前嫌也是让这位心疼宝贝孙女儿的老人心存感激。

    唐门掌门行了一礼之后,这才对着一旁站立的小厮道:“还不快快带风岭公子去祠堂见阿娇小姐?”

    那小厮才下去通报人去将客房里关着的云溪请出来,这才刚刚跑回来复命,因为受了璇玑阁主来了的惊吓,一点没敢耽误,正是累的半死气喘吁吁的,如今一听又有了新任务,也是不敢怠慢,深呼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这才恭恭敬敬的朝着风岭弯腰邀请道:“风岭公子,请随小人来。”

    风岭闻言,却是将视线落在了慕流苏身上,眼中的关心感激自然是不言而喻,但是他的目光更多的却是不经意的在姬弦音身上游移了一阵,显然是没有弄清楚这位音杀阁的璇玑阁主怎么特意跑来了唐门来帮衬他们,所以特意提醒慕流苏要小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