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零八章 似曾相识(破百万)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八章 似曾相识(破百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此话说完,唐门掌门越发笑得开怀,分明是发自肺腑的一个开怀畅笑,不知怎么的偏生让慕流苏觉得有些不太妙的感觉。

    唐门掌门依旧笑得起劲儿,看着慕流苏的眼中精光闪闪,恍若发光一般:“既然荆棘门主来了,那老夫也就直说了,若是想要让鬼手圣医不娶老夫的宝贝孙女儿,倒也不是完全的没有办法。”

    慕流苏直觉这事儿有些不太简单,但是瞧着唐门掌门这笑容之间虽然透着些许怪异,但是到底是没有什么恶意,这才缓缓放松了些许,想着如今风岭将云溪带出来了,他的选择已经显而易见,只要如今能够不让风岭迎娶唐阿娇也能够全身而退,总比替荆棘门平白惹上这么一个用毒宗派强。

    于是慕流苏并没有犹豫太久便点头附和着唐门掌门的话道:“既然有别的法子可以解决此事儿,那唐门掌门不妨说来晚辈听听。”

    慕流苏这一口一句晚辈,听得唐门门主那叫一个分外满意,眼中精光越发盛了几分,那模样,像是恨不得慕流苏给留在唐门一般。

    慕流苏瞧着他的神色,越发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刚刚松懈下来的心思一刹又紧张起来了,果然很快便听着这分毫不靠谱的老头子痞笑了一声道:“法子很简单,既然鬼手圣医不愿意娶了老夫的宝贝孙女儿,那不妨荆棘门主你来娶了阿娇那丫头,老夫委实欢喜你这小子得紧,阿娇若是嫁给了你,比嫁给这鬼手圣医也合适多了,老夫也满意,荆棘门主意下如何?”

    慕流苏原本还警戒至极,听到唐门掌门的这一番话,一刹便分了神,这两日怎么什么事儿都能扯到她的亲事儿身上了?她和沈芝韵的亲事儿,她和秦誉的和亲,她和弦音的赐婚,哪一件不是事关她的亲事儿,如今竟然是唐门这等江湖门派居然也想着要她扯上一门亲事儿了?

    风岭神色不郁的站在青花身后,这几日因为担忧云溪,所以风岭并没有睡了一个好觉,原本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人儿,因为熬了几夜,如今无精打采的,紫色华服之上也是带着一片褶皱,早已经没了半分飒爽之气。

    原本见着慕流苏来了,唐门掌门又亲口说了另有解决的办法,风岭神色正恢复了些许,一听这个混账老头又将主子打到了慕流苏的身上,风岭顿时便眸色寒凉了几分,正欲上前怼那不正经的老头一句,去听得唐门之外传来一阵迤逦惊艳的声音传来。

    “唐门如今竟然是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是敢打起本阁主定下人的主意了?”

    迤逦声音逶迤落下,众人便见着唐家堡门口那一株参天古木之上,一道惊艳身影颇为随意的斜斜靠在硕大的枝干之上,一身浓稠艳丽宛若淋漓胭脂泼墨洒落的绯色衣袍,上面用暗黑丝线勾勒着荼靡妖冶曼珠沙华,一朵一朵铺展开来,炫丽至极。

    衣衫迎着三月的微微春风迎风摇曳,那衣襟衣摆处的曼珠沙华便伴随着这阵阵凉风层层叠叠的铺展开来,栩栩如生宛若活物,美得惊心动魄。

    艳丽绯色衣衫之上还随意的散落三千青丝,宛若世间最珍贵的绸缎一般,在午时的春阳之下泛着幽幽泠光,一张白玉雕刻着妖冶曼珠沙华的白玉面具遮住了他的大半张面容,越发在妖冶魅惑之中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这般美艳场景,竟然连着那群互相中了毒药痛的死去活来的人忘记了寻找下毒之人的解药,反而齐齐顿住了呼吸静静的看着树上的“美人。”

    然而等他们反应过来这位美人是谁之后,一群人都瑟缩了身子,下意识的埋下头颅,阁主?红衣?白玉面具?黑色曼珠沙华?

    这一堆词语组合在一起,除了名动江湖的第一杀手阁音杀阁的璇玑阁主还有谁?!

    传闻音杀阁璇玑阁主的远武功极高,十里之内可随意取人首级;传闻音杀阁璇玑阁主面容绝美,有江湖第一美男子之称,但是谁也不曾见过璇玑阁主的真容;传闻音杀阁璇玑阁主下手狠辣,手段铁血,落入他手中的人从来都是是生不如死……

    总之这位江湖第一掌权者的传闻极多,但是能见着这位掌权者的人却是极少,见到璇玑阁主的人也是知晓一则不成文的规定,若是璇玑阁主不曾与你说话,那便规规矩矩低着头自己降低存在感,若是有人因为觊觎这人美色而瞧上了数眼,只怕是性命难保。

    唐门门主也是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就这么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唐家堡之中,关键是他竟然半分察觉的意识都没有,他如今一开口就是回应自己的话,也不知晓这人是听了他与这位荆棘门主的谈话时辰多久了。

    在加上方才这位璇玑阁主所说之话中,信息量如此之大,可不就是在暗示这位荆棘门门主是他璇玑阁主瞧上的人?后起之秀的荆棘门,还有江湖之中一等一的绝对势力音杀阁,这两位大权在握的人竟然是没有半分争夺之意,反而瞧着似乎还有别的关系,唐门掌门也是心中一跳。

    唐门可以对相对低调的荆棘门试着谈谈条件,试试这位荆棘门中掌权者的实力,但是对于这个实力绝对碾压,被称为江湖第一掌权者的音杀阁璇玑阁主,唐门门主即便是有一身的傲气也是不敢轻易在他面上张扬。

    规规矩矩的上前一步,唐门掌门双手作揖朝着树干之上慵懒靠着的姬弦音行了一个标准体重的江湖礼仪:“唐门掌门唐华见过璇玑阁主,不知阁主驾到,唐门有失远迎,阁主还请多加担待。”

    慕流苏见着突然态度大转弯,言行举止也正经八百的唐门掌门,竟然一时之间有些忍俊不禁,这老头子委实太过可爱了些许,方才还一脸老痞子的模样,对她也是一直起着试探之心,如今在姬弦音面上,却是宛若顽劣的弟子见着了自己的师傅一般,一下便如此乖觉了。

    她就说这老头子毕竟是唐门的掌门,怎么会真的是这般滑稽又不正经的样子呢。

    不过她也没想到好久不见的璇玑阁主竟然会如此闲情逸致的跑到了唐门来了,毕竟像璇玑阁主这般的人,素来神出鬼没,没有半分踪迹,如今出现在这里,慕流苏也也是粉刺诧异。

    “本阁主方才说的话你们可是听清了?”姬弦音目光颇为随意的从唐门掌门中一扫而过,艳丽眉眼之间因为这举动越发透着一股子慵懒之意,散发出一阵致命诱惑。然而姬弦音口中说出的话,却是让唐门掌门心都凉了半截儿。看如今璇玑阁主这般举动,他与这荆棘门门主哪里是有些关系,这分明就是关系匪浅的事情。

    唐门掌门想起方才自己说的话,一时之间也是多。了几分忏悔之一意,更是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一口。她哪里能知晓这荆棘门门主会和璇玑阁主也扯上关系。

    其实按道理来说,唐门掌门觉得自己想让慕流苏迎娶唐阿娇是在变相的表达自己对这位荆棘门主的夸赞与欣赏,然而这话唐门门主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

    见着姬弦音的声音一种透着刺骨寒凉之意,唐门掌门也是忍不住的讨好洗澡,正想要开口回应姬弦音的问答,去听的那高高坐立枝头的艳丽美人儿微微一笑,魅骨天成:“若是没听清,本阁主再说一遍,毕竟本阁主也想瞧上一瞧,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觊觎本阁主的人。”

    听着里面有最后那一句杀机倾泻的话,唐门掌门一把年纪了,竟然不由自主的发了一个怂隔,一瞬间就怂了不少,连忙对着姬弦音解释道:“璇玑阁主见谅,小人并不知荆棘门主与阁主的关系,所以才想着要将小女许给荆棘门主,这件事是小人考虑不妥,对荆棘门主也是招待不周,日后小人必然好生招待,阁主且放心。”

    这一番话说出来,不难看出唐门掌门当真是极为放低了姿态求着姬弦音谅解的。他这话说的也是滴水不漏,态度诚恳,一番言语状态,也是让慕流苏看的赞口不绝,这唐门掌门两张面孔扮猪吃虎的,完全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如此圆滑处事儿,难怪是将这偌大的唐门经营的越发兴盛。

    即便是唐华如今已经是年事已高,然而唐门如此之久也不曾传出来有说要替换掌门的话来,显然唐门也是觉得这老头子领导有方,所以都服气无异的。

    难怪青花使出了浑身解数,也被困在了这一个一个的唐家堡中,也难怪风岭一身医毒双绝的本事儿,也是栽在了唐家掌门的手中。

    慕流苏感慨着,这次想起今晨途中收到的那一封信件,看来写封信是出自这位妖冶至极的璇玑阁主掌管的音杀阁阁中之人了。

    慕流苏虽然也好奇这璇玑阁主为何会对她这般帮衬,不仅给她传了快信,更是特意出现在唐家堡中只为了给唐门掌门一个下马威,而且看这架势,原本她还以为让唐门愿意放人的事情会分外麻烦,哪里看着唐门掌门对待这璇玑阁主的态度,这哪里还有麻烦的地方,只怕是唐门一会儿就会乖乖将人送出来了。

    这般想完之后,慕流苏才觉得有些古怪,她这是哪里来的古怪心思,认定了这神秘至极的璇玑阁主会替她解决这个风岭被困的麻烦的?

    然而慕流苏的古怪心思很快便得到了验证,那斜斜靠在树枝之上慵懒至极的璇玑阁主懒洋洋的抬手,纤长五指微微一扫,将肩膀处飞落的一片落叶轻轻扫落,他那双迤逦妖冶的凤眸微微一动,逶迤视线轻飘飘的落在了慕流苏的身上。

    慕流苏下意识的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微微抬眸,朝着姬弦音凌空的方向遥遥看了上去,两道视线凌空交错,隔着午时缭绕温暖的日光。

    一身绯色红衣,衣衫之上曼珠沙华铺叠绽放,荼靡摇曳,春日暖阳没有很高的温度,却并不妨碍替他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一眼瞧着,委实惊艳至极。

    然而最为惊艳的还是莫过于那一双迤逦勾勒的凤眸,瞳孔黝黑如墨,宛若世间上好的黑曜石,慕流苏一刹之间也有愣怔,竟是难得的觉得有些熟悉感觉。

    这双眼睛……这双惊艳迤逦的眼睛,她为何会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题外话------

    破百万了哈哈哈我好高兴,谢谢一直陪伴的你们mua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