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零七章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七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唐门掌门倒是没怎么注意青花和风岭的神色,脸上带着一股子自信笑意,他昨儿便已经与青花商定了一件事情,只要他们荆棘门的门主今日午时不能及时赶到,那风岭就必须与唐阿娇立马成亲。

    青花答应这件事儿也是情非得已,她来的时候,风岭就已经被逼得马上要穿大红喜服了,若不是因为青花手中有些荆棘门的令牌,怕是前儿个风岭就已经成了唐门的上门女婿了。

    唐门也算是给足了荆棘门的面子,说了今日午时的时间,只要荆棘门主亲自现身,那唐门就同意好生协商这件事情,若是慕流苏没有来,那风岭自然依旧按唐门最初决定的法子处置,至于云溪是死是活是何下场,也得全凭他唐门处置不得有半分异议。

    在唐门的地盘,里边是青花不想答应恶毒没办法,但是二人心中也是知晓,只怕是她们传给慕流苏的信已经被唐门暗中截了下来了,再加上唐门定下这个约定,想必也是派了不少人手跑去来唐门的必经之路等着慕流苏了。

    主子来的准确时候尚且不知,若是没有收到信,难保会跟着原来的速度行来,若是再遇见唐门围堵的人耽误了一阵,怕是风岭确实是得成了人家唐门的上门女婿了。

    青花心中虽然也是极为担忧,但是面上却是不得不露出一副镇定自若的神色:“唐掌门说这话怕是为时尚早了点吧,如今离正午时分还有些时辰,唐掌门不妨等着时辰到了再说这样的话也不迟。”

    唐门掌门虽然心中也是暗自称赞了一声青花这临危不乱的风范,想着毕竟是荆棘门的手下,难怪有这么一声气度,不过这事儿毕竟唐门已经下足了力气,势必是要将慕流苏拦到午时之后才能让她进来的。

    即便是江湖之中如今数一数二的荆棘门门主,但是若是想要以一人之力对阵大半个唐门的用毒高手,唐门掌门必然也是觉得不太可能的。

    因为心中有数,唐门掌门自然底气十足,见青花如此模样,也就纯粹当做她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唐门掌门的声音听不出多余情绪:“好,既然你这个女娃娃非要等着午时,那老夫便与你一道等着就是了,毕竟荆棘门门主的风采,老夫也是慕名想要见上一见的。”

    唐门掌门说着,便悠悠然想要坐在一侧的太师椅上,他虽然年迈了点,但是整个人却是肢体健朗,分外协调,也难怪一直坐在了这掌门之位上无人能够动摇。

    然而唐门掌门刚刚落座,便听得房门之外传来一阵紧促又慌张的通报声音:“报告掌门!咋们派去……派去益阳林的人……全都……全都回来了……”

    唐门掌门宛若屁股着火了一般,整个人都惊吓得站了死啦不可置信的看着通报的小厮,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好不惊讶:“你说什么,这群混账小子回来?不是让她们去益阳林等着荆棘门门主过招么?怎么回来了?”

    问了之后,也不等那小厮回答,火气冲冲的要摔门而出:“这群小王八羔子,真是胆儿肥了不成,老夫的命令都敢不听了,看老夫不收拾他们去。”

    青花难得一见的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俨然是没想到一门门主竟然是个性子如此撒欢的,和风岭对视一眼,两人倒也没有再留在屋内,跟着唐门掌门一起朝着外院行去。

    唐家堡占地还是极广的,毕竟唐门一族三百余人,在加上各家都配有专门炼制毒药的器具以及药房,想要占地少一点都不可能。

    小厮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唐门掌门就已经火急火燎的朝着门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看那架势,分明是个老顽童,青花看着吓得面色苍白的小厮,心中忽而想到了什么一般,忽而就忍不住勾出一抹笑意。

    虽然她如今尚在屋内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但是这小厮说了唐门众人如此反常,青花下意识的便觉得可能是自家主子来了,脚下的步子也是不自觉快了几分。

    三人齐齐走出院落的时候,一眼便瞧见了门口处歪七扭八倒在地上的唐门这子弟,一个个面容发青,俨然是中了毒药的模样。

    唐门掌门愣了一愣,这才发现这些人竟是是中了自己人独特炼制的毒药,一时之间也是没找来得及找到撒毒药的人到底是谁,所以这才强自撑着身子分外狼狈的跑回来了。

    “混账,这是怎么回事儿?!”唐门掌门冷斥了一声,这才带了些许一门只主的威严之意,身后的小厮显然也是被唐门掌门这突如其来的发火给惊了一惊。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将方才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一口气说完了:“门主,他们……他们这是想要对付荆棘门主,所以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是自己炼制的秘制毒药,想要会一会荆棘门主,谁曾想他们竟然连荆棘门主的衣袖一角都没碰到,反而还被荆棘门主给弄得自食其果了……”

    小厮这话说着,言语之间也是不难听出震惊之意,毕竟这可是整整三十多个唐门的用毒高手,还动用了每家秘制的毒药,按道理来说这荆棘门主即便再神通广大,受点伤害总归是在所难免的,谁曾想到竟然是连着人家的衣袖都没碰上一角,就被人反将了一军。

    青花见着自己心中所想成为了现实也是颇为开怀的笑出声来,她和风岭原本都还为传信或许不能被慕流苏收到而有所担心,如今慕流苏不仅没有迟到,反而还比他们预料之中来的早了一些,两个人也是乐坏了,这才放下了心来。

    “什么玩意儿?你们这一群兔崽子还斗不过一个荆棘门主?”唐门掌门说话委实不敢恭维,但是再难听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却是不会平白惹了人生厌,许是他那一张瞧着颇为慈爱的面容实在是让人想不到这是唐门毒药掌门的门主吧。

    然而地上的人却是一句话没敢多说,有人捂着自己的腿儿,有人捂着自己的脸,有人捂着自己的眼睛,有人抓着自己的背,场面委实有些壮观。

    “倒是想不到唐门掌门竟然是个说话如此诙谐幽默的长辈。”慕流苏理了理衣襟,这才懒洋洋的掀开长袍从层层台阶之上走了进来,一身漆黑如墨的玄色长袍,黑色的兜帽被摘下,露出一张戴着黑色精雕紫竹叶的玉石面具,整个人瞧着分外精致。

    然而无论慕流苏如何精致无害,等着她抬脚跨进唐家堡院门的时候,地上那歪七扭八倒在地上的人儿却是齐齐瑟缩了一阵,显然是受了不少的惊吓。

    唐门掌门一贯不正经的面容这下终于正经了不少,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没有丝毫浑浊之意,反而透着一股子精光四射,见所谓的荆棘门门主竟然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年轻至极的少年模样,唐门掌门也是分外震惊,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结巴:“你……你这小娃娃就是荆棘门门主?当初一杆长枪一人独挑三大杀手情报组织的人当真是你?”

    慕流苏倒是不认为她当初独挑三大杀手情报组织算什么难度极大的事情,她本就附带了两世的攻力,再加上素来奉行的擒贼先擒王的道理,然后再一个个杀鸡儆猴立下威名,这事儿自然也就成了,只要实力强悍,再难的事儿都不算事儿。

    “唐门掌门幸会,晚辈确实是荆棘门的门主,今日拜访贵地,也是为了当初救了门被一命的鬼手圣医而来,唐家堡传来的信上既然已经说了只要我在今日午时之前赶到,风岭与令女的这事儿便可以重新斟酌一番,如今晚辈已经来了,唐门掌门总不会食言而肥吧?”

    慕流苏快马而来,其实也是有些焦急的,路上才得知这么一个消息,她几乎是用了最快的一次骑马速度赶到的。

    也是因为那信上说了益阳林中有三十多唐门的用毒高手在守株待兔,所以慕流苏才能早些谋算好了,直接用了极为强悍的内劲,借着一股子沙尘迷蒙了些三十人的眼,这才用着极为迅速的速度从他们身上各自取了毒药下来,胡乱撒了一通害得他们自食其果了。

    也只能说那封信来的颇为及时,否则的话,即便是她一身的武功,岁不至于被这三十多人伤了,但是人家手中都是毒药,没有一点准备便硬生生的对上了了,被他们拖上一点时间还是可以的。

    只是慕流苏也分外好奇,那传信的人并非风岭和青花的字迹,慕流苏也是不知晓这信怎么就恰巧传到了她的手中,不至于让她不明不白的就输了这场赌约。

    慕流苏原本是想怀疑这是风岭的那个小未婚妻云溪写的,然而这信封之上的字体分外张扬,龙飞凤舞,怎么瞧着都不像是女子所写,那般笔触锋利,落笔刚劲的样子,反而倒是像是男子所写。

    慕流苏思衬信件是谁写的的时候,唐门掌门也是在暗中打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虽然瞧不出面具之下覆盖着的容颜,但是仅仅透过一身举止,便能窥见慕流苏一身不容忽视的风姿。

    如此年轻的一个小娃娃,成了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荆棘门门主不说,偏生还这般为人处世极为圆滑,说话的时候,态度也是极为谦逊,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说的话更是让人半分毛病都挑不出来,唐门掌门瞧着,一时之间便是心念一转,显然是有了新的想法。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一大把胡须,唐门掌门似乎也是懒得再管着地上这群人的动静,任由他们自己在人群中哎哟着寻找解药,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鬼鬼祟祟的问了慕流苏一声,“听荆棘门门主这般说话,是因为当初鬼手圣医风岭救了你一命,所以荆棘门主才会不辞辛苦驾马疾驰赶来救人的了?”

    慕流苏原本以为唐门掌门用这般手段扣下了风岭和青花二人,应当是个严肃威严,又极为自负不好说话的中年人,如今见着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已经很是意外了,再见着这小老头分外滑稽,似乎还极为不正经不靠谱的样子,不仅心中没有放下半分警惕,反而还精神力集中了些许。

    凡事儿不能只靠着变相看人,慕流苏警戒十足的笑了笑:“掌门所言极是,晚辈今日前来,正是为了风岭一事儿。”

    ------题外话------

    信是谁写的?!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