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零三章 别闹了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三章 别闹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皇子只身前来,不知有何贵干?”慕恒愣怔了些许,到底还是没失了礼数。

    秦誉闻言,挑眉看了一眼马车内的二人,声音清冷道:“不瞒慕老将军说,本皇子此次前来,是想与英武将军说上几句话。”

    慕恒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原本就觉得这秦誉有些猫腻,如今一看,可还不只是一些猫腻,分明就是大了去了。他在南境边疆的时候,也是与秦誉交过手的,这位皇子可不像是个断袖之癖的男子,可秦誉今儿在晚宴之上点名道姓的想让慕流苏前去南秦和亲,这让慕恒怎么都觉得匪夷所思。

    慕恒也是觉察到了,若不是南秦瞧上了慕流苏的这一身厉害本事,那就是秦誉已经知晓了流苏是个女子的事情。

    正因为想到这点,慕恒才更加惊觉,若是这南秦五皇子因为流苏和姬弦音定了亲事儿委婉的拒绝了与他和亲,不知这位南秦五皇子会不会心生怨恨之意,爆出流苏是女儿身的事情。

    慕恒一时之间有些惊喜不定,转头朝着慕流苏看了过去,正好对上慕流苏那双清澈至极的凤眸。

    “如今身在大楚之地,本将军建议南秦五皇子还是不要四处奔走的好,否则若是闹出了什么事儿来,怕是三皇子还没能力解决的好。”慕流苏因为秦誉算计了自己的亲事儿,所以她对秦誉的态度并不如何。

    如今见着秦誉没忍不住将人揍上一顿也就罢了,哪有心思再和他废话几句的?

    秦誉想过慕流苏可能会为了这门亲事儿动怒,但是他从没想过慕流苏如今竟然是和他说一句话都不愿意了。

    “英武将军当真是花花公子,风月老手如此手段,本皇也是子佩服!”秦誉不由冷笑一声,朝着慕流苏对视道:“本皇子真是想不到半年之前英武将军刚刚对本皇子说了一句风月佳话,如今便是另有新欢了。”

    慕流苏下意识的便想起身跳下马车和秦誉对峙,然而手中一紧,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姬弦音紧紧拽在了手中,不能动弹。

    “风月佳话?”慕流苏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见着姬弦音迤逦凤眸危险一眯,直直与秦誉对视,眉眼之间都透出几分慕流苏从未见过寒凉杀意。

    “本世子也是极想知流苏当初在南秦五皇子面前说过什么风月佳话,五皇子不若也说来本世子听听?”

    秦誉视线从慕流苏身前落到秦誉身上,两人眼中俱是杀机倾泻,说不出的寒凉如水。

    慕流苏也被秦誉说的话愣住了,她对秦誉说过什么风月佳话?她怎么不记得?除了那一夜她独闯帅营之外,其余时间他们二人都是在沙场之上遥遥对视,哪里有对秦誉说过什么所谓的风月佳话。

    “姬弦音,大楚荣华世子?这称号倒是个好称号,只是世子难不成以为凭借你这一点本事,能带给英武将军什么好东西?日后你二人成亲之后,难不成还想让她来保护你不成?”

    两人一眼对视,秦誉听着他口中那句品颇亲昵的流苏称呼,眼睛眯成一条直线,率先勾唇冷笑了一声:“至于英武将军给本皇子说了什么风月佳话,有本事你就问问英武将军是否愿意告知你便是,毕竟本皇子可没这个义务告诉你。”

    姬弦音迤逦眉眼原本还透着一股子薄凉,如今听完秦誉所言,却是忽而冷意消散,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轻声嗤笑道:“本世子与流苏二人日后谁护着谁怕谁还轮不到五皇子你来多管闲事吧?再说了本世子还当流苏对秦誉五皇子说了什么动人情话,原来五皇子连说出来的本事都没有,想来这所谓的情话也不过是三皇子自己杜撰的吧?”

    秦誉面容阴沉,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因为情绪起伏显得更加紧绷:“世子爷休要对本皇子用什么不入流的激将法手段,英武将军说与没说本皇子心中自然有数,同样也轮不着你荣华世子来管。”

    话落,秦誉显然也是没了耐心,并未再看姬弦音,反而转头看向了一侧的慕流苏:“英武将军,本皇子如今以南秦使者的领头人身份想与你说上几句,不知英武将军如今可有时间。”

    慕流苏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秦誉都说了他是以南秦使者的身份要与他说话了,她无论再如何狂妄自大也不会为了一时之快两国议和的事情忽视不理,眉眼疏散开来,她谋划冷凝的看了一眼秦誉,音色清寒道:“几句话的时间自然还是有的,还望五皇子言语能够简洁一点,毕竟本将军的姐姐爹爹今夜也有要事要与本将相商。”

    说着,慕流苏扭头将另一只手放在了姬弦音拽着自己的手上,极为轻松的拍了拍,这才轻声道:“弦音,我且去与他说上几句,不用担心。”

    众人静静的看着眉眼温软的慕流苏,一时之间都有些寂静无声,他们委实没见过有人变脸如此之快的,对着秦誉方才面目冷沉,对着姬弦音的时候,却又像是见着了自己珍视已久的珍宝一般呵护备至。

    姬弦音自然是并不想让慕流苏与秦誉单独独处的,哪怕是几句话的时间他也心存芥蒂,但是因为慕流苏如今这副偏袒自己的样子委实太过明显,也就是让世子爷觉得自己半分危机也没了,瞬间便乖巧的点点头道:“好,速去速回。”这才缓缓的松开了慕流苏的手。

    慕流苏对此全无反应,甚至连被姬弦音拽得有些褶皱的衣服也没顾得上整理,纵身利落的跃下马车,冷冷的朝着秦誉看了过去,秦誉也是纵身下马,冷厉眉眼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马车之上瞧不出喜乐的姬弦音,这才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夜色长空。

    慕流苏转头看了一眼听见动静同样挑了开车帘看过来的青鱼,吩咐了一句青鱼让她好生照看着三人回府。也是纵身一跃,跟着秦誉的身形一道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夜色恢复先前的静谧,仿佛方才那一场惊马只是一个错觉一般,姬弦音问艳丽凤眸也是不懂声色的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见着两道人影几个起伏之间彻底消失了踪影,他才特地转过眸子,转首对着慕恒和慕嫣然道:“慕老将军与嫣然姐姐都不用等了,回去等着流苏便是。”

    慕恒看了一眼即便是亲眼看着流苏跟着秦誉离开,面上全无一丝猜忌之意的姬弦音,心中也是默默点了点头,无论如何,姬弦音总归也是相信流苏的,这点倒是极好。

    “荣华世子说的也有道理,那咋们就先回府上吧。”慕恒心中有了计较,也就不再耽误,点点头道。

    ……

    秦誉的房间里里清一色算是青色锦缎配色,瞧着便有些让人心生暗沉之感。慕流苏当真是没有浪费一分钟时间,径直单刀直入的问秦誉道:“三皇子有何相与本将军岁呢话,不防都说来听听。”

    秦誉原本就目光森寒,如今见着慕流苏当真是丁点时间都舍不得浪费了,更是情绪不佳了,浑身涌上一股子寒意,上前一把便想要去拽慕流苏的手腕。

    慕流苏并没有想到秦誉会突然动手动脚,一下子被他将手腕拽在了手中,慕流苏目光一凌,下意识的便要甩拖开去,口中也是冷声呵斥道:“三皇子有什么话赶紧说便是,若是再如此动手动脚,可别怪本将军动手。”

    秦誉怎么会这么轻易让慕流苏挣脱他的手,咬牙切齿的冷斥了一声:“慕流苏,你到底什么意思,本皇子今日是真心想要求娶于你,如今你与大楚世子有了亲事又算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你以为你的女儿身事情捅出来之后,他姬弦音一个区区荣华世子便能护住你不成?”

    慕流苏见着这般情绪激动的秦誉,也是带了些许诧异之色,秦誉这是什么个意思,他想于她和亲原来并非算计,而是真心想要求娶?

    秦誉看着慕流苏脸上的愣怔神色,心中的火气依旧没消散:“当初你说了你对本皇子有过三年情意,本皇子不信你当真变心如此之快,这么快就有了有了新欢,你与这荣华世子姬弦音什么都没有对不对?!”

    若说方才慕流苏并没有回过神来,如今慕流苏更是被惊了一诧,这秦誉的花花肠子不少,所以听见秦誉提及提亲的事儿的时候,她只是怀疑他又什么歪主意了,如今一听秦誉要与自己想说事情竟然一句话不离她的亲事儿,难不成当真是对原主情根深种了?

    想起原主即便是被秦誉一杆长枪挑断了命脉的时候,原主仍旧对秦誉有着念念不忘的心思,临死之前原主更是没有半分怨恨之意,只有一种再也不会与嗯秦誉为敌的释怀心情,这痴男怨女的事情,偏生是自己的身份错了,若非二人生在了对立面,又若非是慕流苏借着原主的身子借尸还魂了才闹出这么一番闹剧,想来他们二人也的确是极为适合的,应当会成就一段好姻缘。

    只可惜,如今她已经不是原主,而是一个借尸还魂占了原主身子的旁观者,她对秦誉,自然也是没有半分情意的。

    一时之间,慕流苏也是没了火气,语气软了些许道:“秦誉,你应当知晓,我是绝对不可能去南秦之地和亲的。”

    秦誉觉察到慕流苏语气软了几分,眉眼之间刚刚要露出几抹笑意,听见慕流苏如此说话,却是目光微凝,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怎么不可能,我是真心想要娶你,当初我的确是下手重伤了,这的确是我不对,可是那时候我并不知晓你是个女子,也并不知晓我如今会如此欢喜与你。”

    秦誉说着说着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尊称,他直直的看着慕流苏,英俊面容上露出几抹心疼和委屈之色,下意识的越发攥紧了慕流苏的手腕,有些慌乱又有些无助的呢喃着。

    “流苏,我知晓当初重伤于你让你对我绝了心思,但是我相信你不会真的这么快就忘了我的对吧流苏,我带你回南秦,回我的家乡,从今往后,我绝不会再容许任何一个人伤害了你,即便是我自己也不会。”

    他呢喃了极多,看着慕流苏的眼神也是宛若一头受伤的小兽一般委屈无助又柔弱,与慕流苏印象中的秦誉完全大相径庭,慕流苏听着秦誉轻声道:“流苏,别闹了,和我一起回南秦,好不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