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零一章 荣华世子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一章 荣华世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直到大半年前,姬王妃十年祭日的时候,楚琳琅才得到了消息,这人原来是跟着一个深山隐士求医去了,因为姬王妃祭日,他这个流落在外多年的弟弟又要回来了。

    楚琳琅第一时间在便是在荣亲王爷派去接人回来的人中埋下了一个内奸,又派出了大批杀手,铁了心的想要在千里之外就取了姬弦音的性命,谁曾想到这人不知如何命大,竟是得了一群江湖中人的出手相救,即便是身上中了一支毒箭,也是好手好脚活蹦乱跳的回来了。

    回来之后他也不曾断了暗杀姬弦音的心思,只是这人当真是个病秧子一般,日日流连床榻,从不出门,即便是他看着心中都觉得是个活不长久的。

    因为姬弦音流连在府上,足不出户,有着荣亲王府的诸多暗卫监视着,反而让楚琳琅一时之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好在楚琳琅耐心耗尽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三皇子楚清玄邀请姬弦音画舫游玩儿的一张请柬。

    这次姬弦音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拒绝,不过楚琳琅心中也是觉得情有可原,毕竟发请柬的人可是身份尊贵的三皇子,姬弦音再如何,总也不敢拂了当朝皇子的面子。

    楚琳琅索性花了重金请了江湖上手段毒辣的生死楼出手刺杀,然而却是没想到这个杀手组织菜到了一个境地,一招就被慕流苏这个刚刚归京的少年将军给杀了,重金打了水漂不说,还让楚琳琅又废了不少心神不少金钱去摆平了楚清玄想要调查背后之人的事情。

    如此多的刺杀事件,再到后面的亲事儿事件,甚至是今日的国交宴比试的刺杀和谋害事情,说到底都是因为荣亲王妃和楚琳琅母子二人,不愿意让姬弦音担任上荣亲王府的这个世子之位罢了。

    然而他们母子二人筹谋了这么长久接近十年的时间,却是完全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姬弦音不仅没有被刺杀而死,反而还真的就凭借他一人之力夺得了这个世子之位!

    楚琳琅喉咙之间一阵腥甜,已经是怄出了一口血,但是元宗帝的问话却是不得不让他马上调整状态去回答。

    其实回不回答都没什么用了,这世子之位,已经是是十成十的属于姬弦音的了,若是荣亲王爷方才没有说那一堆姬弦音不如他的话,必然是不会被姬弦音那一句他得了头筹的好成绩所反驳回去的。

    楚琳琅原本一肚子的话等着在元宗帝面前说自己和姬弦音相比而言有多厉害的,如今因为荣亲王爷这么一个闹腾,惹得元宗帝不得不反向而行,以证君主之威严。

    这事儿可不就是怪在了荣亲王爷的身上么?

    如今他就是有一百张巧嘴,也是决计说不出的话来的。没想到他与荣亲王妃母子二人费尽心机谋算了如此之久,却是没想到竟还是被姬弦音夺了去。

    楚琳琅压抑着胸腔之中的愤怒不甘,面上露出一份强自伪装的笑容,颇为僵硬的笑道:“皇伯伯说的没错,这世子之位,无论是由谁担任,我们兄弟二人都会诚心为对方高兴的。”

    荣亲王爷见着楚琳琅的样子,也是知晓了方才自己的举动不仅没能阻止了姬弦音的意图,反而还让他得了元宗帝的支持,更加轻易的得到了世子之位。

    自己这个素来懦弱的儿子,一转眼便是谋略加身环环相扣,弄的他措手不及,想着自己百年之后,这偌大的荣亲王府便会落到一个和自己关系不算亲切反而还可以说是半个仇人的儿子身上,荣亲王爷的心情也是又复杂又后悔。

    楚琳琅这一声话,在场的人都是听出了其中不甘,其实在众目睽睽之下,楚琳琅这般识时务不去触元宗帝的霉头确实无疑是最好的做法,只是这样子分明不甘又不得不强迫这样自己说的样子,委实是让人怎么看怎么狼狈。

    反观姬弦音,一身雪玉色衣衫谪仙之姿,高高在上,身边匍匐着跪地请求元宗帝饶恕的荣亲王爷,他微微勾着绯色薄唇,眼尾的朱砂泪痣妖冶至极,整个人更是如同一只千年妖魅一般魅惑至极,瞧着人无端便生出一股子臣服之意。

    兄弟二人风姿如何,当真是一眼可见高低。

    元宗帝此时才发觉原来自己的大楚真的是青年才俊人才辈出的,几年前除了一个沈芝兰已经极为难得一见,如今又出了一个慕流苏和姬弦音,这二人风姿他委实也欢喜得紧。

    还有方才东郊校尉营中派出来接受赏赐的两人,颜繁之和菘蓝二人分明也不是一个简单的。

    一时之间,元宗帝也是觉得自己手下有不少能人可用,元宗帝本就是经历了储君争夺才得到这个帝王之位的,一直以来也是有着崛起大楚的心思的,且总的来说,元宗帝其实算得上小半个擅用贤能的人了。

    这么一来,元宗帝便是觉得让姬弦音接任世子之位倒也算是极为合适的,更何况将军府上如今也是他的左膀右臂,姬弦音与慕流苏如今定了亲事儿,那么他对荣亲王府也能放下心来。

    如此一想,元宗帝顿时就满意多了,元宗帝朝着楚琳琅笑道:“好,既然如此,那朕也就放心了。”说着又转头对着跪在地上的荣亲王爷道:“既然琳琅满目小子也没意见,那朕就做主让弦音小子接任荣亲王府的世子之位了,皇弟可有意见?”

    荣亲王爷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站起来,腿肚子到现在还有些打颤,然而如今元宗帝问他是否有意见,他即便心中不满至极,然而如今却是连一个不满的字眼都不敢说出来,方才姬弦音已经在暗示他有谋反之心,如今他还敢反对元宗帝的话那才有鬼了。

    “臣弟没有意见,臣弟多谢皇上替荣亲王府择选世子。”看着高高坐在皇椅上的元宗帝,荣亲王爷立马恭恭敬敬的应道。

    元宗帝瞧着大殿之上站着的畏畏缩缩的荣亲王爷,见她没有意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这亲王府世子之位不同于赐婚之事儿,自然不需要圣旨拟旨,所以元宗帝也不耽误,直接宣布道:“传朕旨意,荣亲王府嫡次子姬弦音才智双绝,有勇有谋,深得朕心,朕今日在此宣布,荣亲王府世子之位由朕钦定于其接任,赐号为荣华世子,自今日起,一律享世子俸禄。”

    众人心惊胆战的听着,也是一阵感慨,倒是没想到荣亲王府当初的一王两妃最终会演变成这个模样,两位嫡子相争,到了最后,竟然是姬弦音这个无依无靠不得重视的二公子将那世子之位收于囊中了,世子爷,除了一个皇太子之外,这便算得上整个大楚最尊贵的继承人的身份了。

    荣亲王爷面露苦色,颇为不快,但是迫于元宗帝的威压,始终是不敢多说一个字。楚琳琅同样的神色,也是满脸的阴郁,这父子二人如今倒是出奇的默契,

    然而元宗帝并没有就此忽视了荣亲王爷,反而径直唤了他一声:“既然已经封了世子之位,那边疆亲王府的世子令牌给了弦音小子吧。”

    荣亲王爷脸色更是难看了,他心中还打着主意想说即便是元宗帝亲自册封了姬弦音的世子之位,但是因为姬弦音并没有年满弱冠的问题准备拖上一些时间的,毕竟世子令牌若是到了姬弦音手中,那这世子之位便真的算是板上钉钉的了。

    如今这事儿被元宗帝主动提及,荣亲王爷也不敢说什么年岁未到的话了,只得苦巴巴的应道:“是,皇上。”

    说着,便从衣摆间取出了一枚银色的世子令牌,世子令牌和亲王令牌都是荣亲王爷从不离身之物,今日倒好亲王令牌不知为何跑到了楚琳琅身上去了,而这世子令牌,却是从此往后都属于姬弦音的了。

    荣亲王爷走进姬弦音身前,这才不情不愿的将手中令牌递了出去,姬弦音并不是亲手去接的,而是由一侧的初一接过,颇为仔细的用一方涓布擦拭了一番,这才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姬弦音。

    荣亲王爷脸都绿了,这姬弦音分明就是在嫌弃这亲王令牌在他身上有些脏的意思!但是人家毕竟已经将令牌收入衣摆之间了,再加上慕流苏一双带着冷意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元宗帝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恶狠狠的瞪着二人。

    元宗帝只当是没有注意到荣亲王府的神色一般,抬眸环视大殿,也是龙颜大悦的笑道:“哈哈,既然已经收了世子令牌,那这世子之位就是板上钉钉的了,这可是朕登基以来,见着的这大楚境内的唯一一位世子了,众位爱卿都起身来给荣华世子见个礼吧。”

    众人一听,也是心神一凛,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们自然也是看出来元宗帝其实对姬弦音是分外满意的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在姬弦音尚未及冠的时候就让荣亲王爷将世子令牌给了姬弦音,更是号召群臣给他见礼。

    “臣等(臣女)(臣服)见过荣华世子!”浩瀚的恭贺声音传来,整个朝阳殿除了南秦这边的一群人,皆是齐齐的站起身来给姬弦音见礼,一个只算是世袭的世子爵位,如今却成了一个御赐的荣华世子,其中差距,自然不是一般的大。

    秦誉将这副场景看在眼中,面容上的霜寒越发增了几分,却是直直的坐在长凳之上,狠狠的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众人心神陡转,也是反应过来如今这大楚的青年俊秀,除了一个左相大人与将军府上的慕流苏之外,怕是又有多上一个这所谓的荣华世子了。

    然而情愫最复杂的莫过于整个大殿内的闺阁千金了,原本慕流苏这边的爱慕者就不在少数,前面才因为慕流苏和沈芝韵解除了婚约又有些念想了,谁知晓一会儿又搭上了另外的亲事儿。

    至于姬弦音,有这么一张让万千女子都自愧不如的面容就已经足够风靡大楚了,因为国交宴比试上的锋芒毕露,一下摆脱了病秧子和废物的名头,也是一瞬间便吸引了各家的小姐,谁知道这么短的时间,这些闺阁小姐连如何结交勾搭的手段都还没有想清楚,人家就已经“名花有主”了。

    如今一见姬弦音又多了个御赐的荣华世子的爵位,一众女子只得扼腕叹息,只恨那些个长得好看的人怎么都成了断袖去了,更甚至也有人万分刚来自己为何就生成了一个女子,连半分可能性都没了。

    ------题外话------

    破300章了庆祝一下哈哈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