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赐婚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七章 赐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总而言之,秦誉都是不可能看着这两人轻易就在一起的。

    秦誉的心情不好也罢,慕流苏的心情更是不好,本来弦音就已经为了这事儿不惜让元宗帝替他和她赐婚,以牺牲了他的名声的代价来确保不会让他去南秦那边和亲。

    弦音都已经为她做到了这个份上,秦誉竟然还不知让步,南境三年时间的安宁又如何,仍旧抵不过弦音的名声。

    思虑如此,慕流苏顿时便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朝着秦誉道:“南秦五皇子今儿所作所为倒是让本将军刮目相看,一个堂堂皇子,难不成还想要强迫人与你和亲不成?”

    秦誉脸色一刹便极为难看,他这般的身份,确实是不会沦落到娶一个人还需要强迫的份上儿,可是慕流苏说的这话也未免太过了,他一直以为慕流苏对他不可能真的就那么快的断了与他的情意的,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是无比清楚的认识到,慕流苏对这个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确实是心疼到了心尖尖上。

    慕流苏却并未顾及秦誉,皓月容颜之上眉眼凌厉宛若兵刃,眸光锁着秦誉,薄唇如刀锋般接着冷嗤道:“至于什么边疆三年安危的话,本将军不是不曾顾及,且五皇子今日怕是有些没有分清主次,那本将军就在这里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如今可不是我们大楚想要和亲,而是你南秦想要用和亲的方式向我大楚议和。”

    话说到此,慕流苏不由顿了顿,看着秦誉面容凛冽不见一分玩笑之态:“奉劝五皇子一句,议和就要有议和的态度,若是不愿意,那便疆场之上见分晓便是,五皇子只管记着,只要我慕流苏一日身为大楚将军,你南秦绝无可能在三年之内踏足我大楚一寸土地。”

    整个朝阳殿的人面容震撼的看着慕流苏,十足不敢相信这个少年将军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底气十足的话来,南秦军队强劲,这是任何人都知晓得的,若是南秦铁了心的想要攻打大楚的话,大楚估摸着是不好承受的,可是慕流苏就是这么大胆的说出来了。

    一直到慕流苏说出方才的那段话,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慕流苏说的一点没错,如今可是他们南秦战败用和亲的方式想来与大楚议和的,他们却是因为长久以来一个心理上的想法,下意识的认为是大楚才是示弱的一方。

    南秦既然是以和亲议和的一方,那的确是应该拿出和亲的态度的,如此张狂的一下挑选这个一下挑选那个,还暗中威胁着他们若是不同意和亲之事儿就要对边疆有所动作,委实是嚣张至极。

    如果是秦誉的脸色方才还只是难看,那么如今已经是阴沉如墨了,他压根没有想过慕流苏在朝阳殿上,面对一个边境问题的态度竟然会如此强硬,如此直白的告诉他,若是他再坚持不让他与姬弦音得了一纸赐婚,他们就再次在沙场之上兵戎相见?

    很好,当真是极好。

    元宗帝也没想到慕流苏会如此说出如此决然硬气的一段话来,不过他听着慕流苏的话,又看着气的变了脸色的秦誉,却是觉得异常的解气。

    方才秦誉开口打断他,又暗中威胁说若是不答应他与慕流苏的和亲之事儿的时候,元宗帝心中就已经带了说不出的火气,只是他身为大楚陛下,总归不能太过意气行事,即便这事已经让得他对南秦颇为不满,也是不能轻易说出来的。

    但是慕流苏就不一样了,她到底不是一国之君,说出这样的话既可以表示出大楚的一个不怕威胁,让南秦长长心客气一点,同时元宗帝也可以扮做一个白脸,好生安抚一顿南秦,不至于让大楚损了面子,也不至于让南秦有借口挑事儿。

    “行了,流苏小子,如今国交宴本就是两国会晤的事情,既然是来和亲的,那就是两国之间的大喜事儿,主次什么的,南秦使者都是懂规矩的,自己也会注意的,你就别为了有些小事儿和人家堂堂皇子闹得不愉快了。”

    元宗帝露出一个几分狡猾的笑意,不轻不重的斥了慕流苏几句,然而明眼人都能瞧出来,与其说元宗帝是在斥责慕流苏,还不如说元宗帝这是在借着慕流苏方才的话讽刺南秦的不懂规矩。

    元宗帝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又转头看向秦誉,好言好语的安慰道:“五皇子你与流苏这小子也是打过交道对的,这小子性子狂妄了些许,你也别放在心上,不过大楚的规矩确实如此,晚宴之上首先朕得给了国交宴比试头筹的赏赐才行,既然人家两个人情投意合,也是真心求了朕,朕自然也是没法子拒绝的。”

    说罢,元宗帝又颇为像样子的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南秦与大楚的这门亲事儿,怕是还是贵国的三皇子和主动愿意出嫁的沈家千金最为合适了,至于端妃的意愿,朕倒是以为算不得什么,毕竟要去和亲的人并非朕的爱妃,而是沈家小姐。不知五皇子觉得如何?”

    秦誉脸色寒凉,如今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次不仅仅是慕流苏铁了心的想要和姬弦音定下亲事儿,这个元宗帝其实也是极为有脑子的,显然也是知晓慕流苏这般的少年将才不可缺失,所以才丝毫不在意他言语之中诱惑力十足的条件,甚至不惜让慕流苏和一个亲王嫡子定下亲事儿,只为让她留在大楚境内不去南秦和亲。

    秦誉眉眼也是冷了三分,若是可以,他其实想要提出更加丰厚的筹码想要拿下慕流苏与他的和亲之事儿,但是如今已经不是元宗帝这边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慕流苏不愿意与他回了南秦,她那样的性子,素来都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若是他真的用强制手段上强迫了慕流苏,他丝毫不怀疑慕流苏会拼死也要一剑杀了他。

    若是慕流苏有时间,估计还会再用上一个精妙法子,将他的死栽赃到她的仇人身上。

    秦誉越想眉眼越是冷冽,心中也是恼怒至极,然而此时此刻,他不仅仅没有法子强迫元宗帝答应了他,甚至没有法子阻止元宗帝替他们二人赐婚!

    然而在场的人除了秦誉,沈芝韵的脸色也是极为难看,她才被告知了要去南秦和亲的事情,转头又见着姬弦音与慕流苏两个男子竟是如此不避讳人的求了元宗帝替她们定下亲事儿,顿时心中一阵寒凉

    谁知道元宗帝此时此刻竟然还提及了她沈芝韵,明显是又想让秦誉放弃他与慕流苏的和亲之事儿,又想让她与南秦和亲换得三年的边疆安宁。

    沈芝韵定定的看着元宗帝,一双明媚杏花眸子里露出寒凉冷意。

    ……

    元宗帝此时倒是没空搭理沈芝韵,她瞧着哑口无言的秦誉,心情一度很好,又转首看了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一眼,分外开怀的对着一侧的小李公公使了一个眼色。

    小李公公手脚伶俐的取来了笔墨,又将圣旨要用的明皇锦布备好,元宗帝也不耽误时间,提笔沾了墨汁,洋洋洒洒的在锦布之上会挥洒而下。

    众人看着此情此景委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实在是想不到元宗帝竟然会这般轻易的答应了两个男子的赐婚!毕竟这可是断袖之癖啊!

    见过圣旨赐婚缔金玉良缘,也见过圣旨赐婚让人分外最后反目成仇的,但是从古至今以来,却是从来没有见过有圣旨替两个男子赐婚的。一个亲王嫡子,一个少年将军,任何一个都是会让帝都女子抢破了头的人物儿,如今好了,凑一块去了。

    然而众人的心神还只是震惊,慕嫣然和慕恒的心思那才是真的微妙至极,慕嫣然一直怀疑慕流苏有了断袖之癖,所以千防万防的生怕自家弟弟姬弦音走的太近了,如今可好了,一刹弟弟不仅真的是个断袖之癖,还得了皇帝的同意,这不是明摆着要让他们慕家绝后么?!

    慕嫣然下意识的转头去向慕恒求助,慕恒却是没有注意到慕嫣然的举动,心中不仅没有半分慌乱,反而还颇为几分开怀,他自然是看出来慕流苏对荣亲王府的这个小子分外重视的。

    之前他还一直觉得姬弦音这个病弱公子太过软弱配不上慕流苏,一直等到今儿国交宴的比试之上,他瞧着这小子驾马而来风姿卓绝的模样,这才隐约觉得这人似乎不简单,国交宴之后,姬弦音直接和荣亲王爷言语相向,不仅没有折损自己半分,反而还轻而易举的揭穿了荣亲王妃的阴谋诡计。

    多年隐忍,一出手就导致荣亲王妃被废,更是让荣亲王爷和楚琳琅父子之间生了间隙,这般手段,便是它一个老将也不得不佩服几分。

    其实慕恒若是只见着姬弦音这副手段,或许还不会松口满意,但是姬弦音分明对慕流苏也是分外看中的,再加上慕流苏本就是女扮男装,她的身份极为隐晦,如今能够不知不觉的与自己看重的人成了亲,想来也是极为满意的,至少在慕流苏不暴露自己真实性别的前提之下,得了一人守护,也算是让他这个作父亲的能够放心些许了。

    慕恒思虑一番,也是觉得这赐婚赐的正是时候。索性也就乐见其成,至于慕嫣然想的什么慕家的后代,他们慕家素来都是一脉单传,本就不注重香火什么的,慕恒认定的日子只有柳氏一人,柳氏不诞下男丁,他就没再想过要生个儿子传宗接代的事儿来。

    所以慕恒不仅没有半分反对,反而还眼中发光的看着元宗帝,恰巧元宗帝也是刚刚拟完圣旨,刚刚将手中圣旨交由小李公公手中,小李公公高高念了一声“请英武将军和姬二公子接旨”之后,这才捧着圣旨高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将军府上骠骑大将军慕恒嫡子慕流苏英姿飒爽,才智双绝,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今荣亲王府嫡次子姬弦音年将及冠,适婚娶之时,二人虽皆为男子,但朕知晓二人自相识以来便是惺惺相惜互相扶持,如今二人两心相交,互生情愫,此一腔真情,朕甚动容,深感将军府嫡子慕流苏与荣亲王府嫡次子二人堪称天设地造,朕为成佳人之美,特为汝二人赐下亲事儿,至于你二人之中谁嫁谁娶,皆可自行拟定,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题外话------

    啧啧啧,征集意见让流苏嫁去荣亲王府还是让她将弦音娶进将军府呢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