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爱慕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五章 爱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群人显然是没有想到元宗帝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心性,沈谓能够正式担任副都尉倒还算是意料之中,但是颜繁之和菘蓝二人是怎么一回事儿?

    当初不是铁了心的说没有通过笔试的人不可以轻易为将么,如今颜繁之和菘蓝都是没有参加武举笔试之人,怎么就平白得了一个武职。

    而且这武职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武职,校尉营的副都尉,和英武将军慕流苏一起掌管东郊校尉营三万人,可是比起平日里的五品武将官员好了不少。

    颜繁之那个参谋之职,也是惊得人目瞪口呆,不是说了东郊校尉营的人都是不懂兵士策论的人么,怎么还让一个等同于军队之中军师之职的校尉营参谋之职给了一个东郊校尉营中名不见经传的人?

    不过惊讶归惊讶,元宗帝金口玉言,圣旨已下,谁也不敢多嘴,只听得颜繁之和菘蓝,沈谓三人不卑不亢齐声向元宗帝道谢的声音。

    看着人群之中三个身形笔直的男子,一众人心中都是有些唏嘘,任谁都看得出来如今的东郊校尉营已经今非昔比,有了慕流苏接任都尉,怕是日后还得逐步高声。

    元宗帝亲口任命了三人之后又由着小李公公宣布了整个东郊校尉营兵士的奖赏,军饷加了不少,军装也是重新定制,更是派送了不少的武器,总之收获颇丰,看的在场的十二校尉营都尉眼睛都红了。

    三人领了赏赐,也是没有一丝骄躁之色,沉静的回了早已经安排好的座位。

    他们是得了传召才进来的,所以并不知晓秦誉要求让慕流苏去南秦和亲的事情,但是三人落了座位之后见着众人都齐刷刷看向慕流苏,也是不由有些诧异。

    元宗帝一直注意着这几人的举动,见着三人得了如此功绩依旧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的样子,元宗帝心中也是越发满意。

    点点头看向姬弦音和慕流苏,笑着对二人道:“接下来朕要给的就是国交宴比试的头筹彩头了,原本朕一开始男女分设彩头,是考虑到了你们组队的人次,朕倒是没想到获得头筹的竟然是你们两个小子,既然你二人都是男子,那也不用拘泥于这男女分设的彩头了,无论是姻亲之事儿,还是加官进爵,想要什么彩头,告诉朕便是。”

    元宗帝的笑意委实和蔼得紧,大有慕流苏和姬弦音不管说什么都愿意给他们的样子,众人眼中也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原本国交宴头筹的彩头,设的是男子可加官进爵,女子可自择姻亲,如今因为两个人都是男子,元宗帝便干脆就这两个条件合并在一起让人自由选择,实在是让一众人想想就觉得有些眼红。

    慕流苏原本是想借着这国交宴的彩头解决与沈芝韵的亲事儿的,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秦誉,虽然秦誉的本意似乎只是想要扯出与她和亲的的事儿,压根没安好好心,但是到底还是误打误撞的帮着她解除了婚约。

    婚约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解除了,慕流苏一时之间也没想到有什么需要对元宗帝要求的,她犹豫之间,一侧的姬弦音却是逶迤开口道:“皇伯伯,弦音确实有一件事儿需要你答应。”

    姬弦音回答的如此之快,不难看出他是对这个国交宴头筹的彩头其实早有想法了的,元宗帝原以为是慕流苏先提,见是姬弦音,也有些侧目:“哦?弦音小子不妨说来朕听听。”

    姬弦音看着元宗帝,惊艳面容也是透着几分沉静,他忽而转头看了慕流苏一眼,眼中神色深深,慕流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姬弦音已经朝着元宗帝音色清明的道:“弦音心慕英武将军已久,还请皇伯伯替我与英武将军定下一门亲事儿。”

    这句话的震惊程度,显然是与方才秦誉所说的那一件和亲之事儿的震惊程度一般无二,甚至可以说算得上是更甚一筹。

    楚心慈本就有些心生恐惧,如今一听自己害怕的事情成为了事实,顿时头脑一晃,差点便晕厥了过去。她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姬弦音,竟然真的如她所害怕的那般,成了一个断袖之癖的男人!

    如今当着元宗帝的面,一个亲王之子居然请求她与另一个同是男子的当朝少年将军赐婚,任谁都觉得荒谬至极。再加上方才秦誉已经先行说了想要让慕流苏与他和亲的事情,姬弦音这个时候提出来这样的要求,无疑是在与秦誉争人。

    秦誉闻言,也是冷笑了一声,眉眼凌厉宛若刀锋,直直看着姬弦音,眸子冷的动人,大楚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原来竟是有如此胆色的,竟然想要与他秦誉争个高低,当真是这么多年他见过的第一人!

    元宗帝也是有些震惊,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事儿竟然会由姬弦音一个亲王嫡子亲自提出!

    方才他与姬弦音视线相交的时候,元宗帝便隐隐看出了这二人之间关系匪浅,但是因为这两人之间的事情,素来都是慕流苏护着姬弦音的事儿比较多,所以元宗帝虽然猜到了他们应该会用让他先行赐婚的方式来拒绝南秦这边想要与慕流苏和亲的事儿。

    但是元宗帝一直以为这事儿会由异常主动的慕流苏提出,却是压根得有想过竟然是由着姬弦音主动提出了。

    而且姬弦音看不成不知晓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趁着荣亲王妃被废的时机赶紧向元宗帝讨要个一官半职的重新稳固自己在荣亲王府的地位么?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件荒谬的亲事儿来?

    别说元宗帝愣住了,就是慕流苏自己也愣住了,她今天下午还好言好语的告诉姬弦音,让他直接在元宗帝面前讨要一个荣亲王府的世子之位,凭着元宗帝的性子,只要她掺和几句,将楚琳琅做的一些腌臜事儿抖出来,这世子之位即便是不能立马成了,也是**不离十的了。

    下午的时候的姬弦音分明还答应得乖觉,如今怎么就突然换成了这个个奇奇怪怪古里古怪的要求了。

    慕流苏自然不会想到姬弦音是真的想要与她结为连理才说出这样的话的,反而下意识的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秦誉这个混账东西搞出来的鬼名堂,弦音估计便是不想见着她不好拒南秦和亲的事儿,所以干脆牺牲了自己的名声,不惜让自己背负一个断袖之癖的名头也想要她留在大楚。

    慕流苏胸腔之中顿时便翻涌起了一阵火气,若不是秦誉一天闲的没事儿的想让她去南秦和亲,那弦音又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迫不得已的办法,如今这断袖之名的名声,怕是一时半会儿当真摘不下来了。

    元宗帝回过神来,也是有些诧异的问道:“朕可是听错了?你确定你是想要朕替你与流苏小子赐婚?”

    楚心慈听着元宗帝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是竖直了耳朵,又揪心又焦虑又惶恐的专心听着,她楞楞的看着姬弦音,那心尖尖上的人儿却是一个眼神也没给她。

    “自然没有听……”姬弦音正欲开口回答,一侧的慕流苏连忙拽住了姬弦音的手,一贯沉稳的面容忽而有些焦急的朝着元宗帝道:“皇伯伯,弦音是在与你说笑来着,他想要的彩头另有其物……”

    慕流苏此时正是分外着急的时候,却是丝毫没有想到姬弦音会转头来静静的看了她一眼,迤逦凤眸,情愫深深,让慕流苏刚想说出的话顿时便声音淡漠了下去。

    两人经过了两世的相处,本就已经是交心的人儿,如今两人眼眸对视,更是一眼便能看懂其中情愫。

    慕流苏从姬弦音那双美艳动人的迤逦凤眸中很明显的看出了一条消息:我不愿意让你嫁去南秦,如今我与你定下亲事儿,这是最好也是最有效的拒绝的办法,即便是南秦想挑刺儿,也办法挑出来。

    慕流慕见着果然是与自己所料想的无二,不由也是愣怔了些许,她并不傻,自然也是知晓姬弦音说的没错,秦誉却是是个极为狡猾的人,他将秦益对沈芝韵的事儿作为一个胡编乱造的借口,从而让元宗帝欢欢喜喜的解除了她与沈芝韵的亲事儿,但是又挑了端妃的事儿故意点出了端妃不愿意沈芝韵出嫁的事情。

    相当于这第一出的和亲对象并没有商议完整,极有可能会黄了,而此时南秦借机又提出了第二出婚事儿,让事情有转机的时候,又加重了诱惑力的条件,从而使得大楚之人又极大的意愿想要答应下来。

    好在元宗帝的意识受了姬弦音的惊醒从而想到啊深处,没有上了当,但是若是没有合适极有一连拒绝了人家南秦的两个和亲意愿对象,南秦不满,借机发作也是极有可能的。

    为今之计,想要慕流苏不去南秦和亲,却是与人定亲是极好的办法,慕流苏不由有些后悔,之前沈芝兰便提醒过她让她再国交宴之后再取消与沈芝韵的和亲,她因为念着两个和亲的公主对她都没什么想法,索性也就放心的解除了,如今看来,还真是自作自受,若是她与沈芝韵的亲事儿没有解除,这和亲一事儿怎么也是轮不到她的。

    如今亲事儿已经解除了,也就只能感慨一声不听沈芝兰言,吃亏在眼前的话。

    慕流苏想了想,为今之计,却是也是不得不若弦音所言这般,先给她自己定下一门亲事儿来,省的秦誉那边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两人再一对视,慕流苏的眸色顿时鲜活了不少,眉眼一泠,也是露出一抹坚定之色,既然弦音已经为了她而还得自己声名受损了,总归不能让弦音的声名白白受损才是。

    慕流苏眸光坚定的看了一眼姬弦音,显然是在告诉他,定亲就定亲,但是这个彩头得由她慕流苏亲自来讨要,弦音的彩头可不能轻易浪费了,楚琳琅那么一个欠收拾的人可还乖乖等在外面来着。

    姬弦音自然不会瞧不出来慕流苏的心中所想,艳丽眉眼之间掠过一抹极为清淡的欢喜神色,唇角也是绽出一抹惊艳至极的笑容,显然是在回应慕流苏他知晓了。

    和姬弦音商量完毕之后,慕流苏也不耽误时间,朝着元宗帝直直看了过去,辉月面容皎洁至极,勾唇一笑,轻声道:“皇伯伯,弦音确实是在与你开玩笑,因为我们二人之间其实是我爱慕于他。”

    ------题外话------

    流苏日常被弦音坑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