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断袖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二章 断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秦誉对秦明月说话的语气并不如何和善,甚至说态度也算得上极为冷硬,但是明眼人其实都是能瞧出来秦誉实际上对这位明月公主是分外宠爱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人会相信秦誉会将自己这般宝贝的妹妹远嫁到西楚和亲。

    秦明月似乎也是知晓这和亲之事儿其实是与她没多大关系的,所以从进了朝阳殿之后,便啥也能看,敞开了肚皮可劲儿吃着,如今听到元宗帝提及自己和慕流苏的亲事儿。

    秦明月一刹那便回过神来,将手中长筷放下,眼睛晶亮亮的看向了元宗帝的方向,似乎分外兴奋:“大楚陛下这是在商议本公主与英武将军的亲事儿不成?”

    众人原本还以为这位公主殿下对和亲一事儿没什么想法来着,如今瞧着人家小丫头基晶亮亮的眼睛,西楚众人顿时觉得有些哑口无言,这可不就是明明白白的说着这位明月公主对这慕家少年将军分外好有意的么?

    白鹄嘴脸抽搐的将众人神色收入眼中,他自然也是知晓自家公主对西楚的这位少年将军确实是有那么几分兴趣的。

    因为秦明月素来以为自家皇兄是这个天下最为厉害的人物儿,见着秦誉在慕流苏手中落败,一直都有些不可置信,所以对这少年将近分外崇拜加好奇,然而她对慕流苏的感情也的的确确是仅仅只限于好奇罢了,至于那劳什子男女之情,是决计没有的。

    只是秦明月被自家主子保护的太好,并不知晓什么男女之情,她只是按照自己所想的那般想嫁给一位强者罢了。

    元宗帝也没想到这个在宫宴上吃得不亦乐乎的明月公主一听到慕流苏的话就如此激动,那么的愣怔了一刹,似乎是极为不可置信,难不成秦誉当真是极为宠爱她这个妹妹的,所以即便是让她远嫁也要成全她对慕流苏的一番情意?

    元宗帝觉得有鬼,倒也不回应秦明月的话,反而颇有深意的感慨了一句:“想不到五皇子一个如此疼爱胞妹的人,竟然会舍得明月公主远嫁大楚。”

    秦誉听着元宗帝的问句,面上却是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懒洋洋的笑了一声,颇为随意的回了一句:“大楚陛下何必如此着急,本皇子可是没有说过要让明月远嫁大楚的话来。”

    秦誉这极富深意的一句话,又是让整个朝阳殿的人都摸不清头脑,心中一阵诧异,完全看不懂这位三皇子在搞什么鬼,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慕流苏一直静静看着秦誉做戏,甚至是在秦誉说出另一个和亲对象的时候,没有半丝反应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眉眼之中还带着些许嘲讽之意。

    如今听见秦誉所言,这才勾起了些许冷艳笑容。

    元宗帝眼眸深沉,冷声问道:“三皇子既然说了和亲对象是我大楚的英武将军,又说了不让明月远嫁南楚,的话,这到底是何意思?”

    秦誉眉眼之间的懒散之意越发浓烈,倒是未曾看着元宗帝反而将视线再次落到了慕流苏身上,笑着回应元宗帝的话道:“大楚陛下,要与英武将军和亲的人并非本皇子的妹妹明月,而是本皇子。”

    一语既出,满场哗然,甚至有酒盏落地的声音阵阵响起,还有盘子坠地,筷子叮咚的声音响起,总而言之,整个朝阳殿一时之间便陷入了一个极为凌乱的场面。

    然而秦誉却是丝毫没有顾及这些人的反应,自顾自的往慕流苏身前悠悠行进,懒洋洋的开口。

    “本皇子自从与大楚英武将军交锋过后,便对英武将军的风姿再难忘怀,从那以后,更是对天下女子没有半分怜惜之心,本皇子既然已经为了英武将军染上了断袖之癖,那便是铁了心的要与英武将军和亲的。”

    秦誉忽视了众人快要掉下来的眼珠子,仍旧自顾自的开口说着:“本皇子原以为英武将军可能一是个喜欢美娇娘的,对本皇子可能不甚满意,所以也颇为紧张,谁曾想到方才入殿的时候,听得英武将军对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竟然说的如此风月之话,也是心下欢喜英武将军也是同样的断袖,既然英武将军与本皇子同是断袖之癖,与本皇子和亲又有何不可?”

    元宗帝的脸色变幻莫测,可想而知秦誉说的这些话是多么荒谬,一个是极有可能成为南秦未来储君的南秦三皇子,一个是大楚百年难得一见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说什么染了断袖之癖,岂不是荒谬至极,更何况,这两人随便一个若是有兵权在手都能搅得一国天翻地覆,若是合为一体,当真是不知会如何一番景象。

    楚清菱,沈芝韵以及楚心慈三人听着秦誉口中断袖之癖那几个字,一颗心皆是快跳出了胸腔,满脸委屈震撼,又分外不干,沈芝韵本就有些聪慧,从国交宴上她便开始觉得慕流苏对姬弦音的爱护之情有些太过,怀疑是不是慕流苏对姬弦音其实根本不止一个惺惺相惜的友人情意,她也是想到了慕流苏是断袖之癖的可能性,然而心中却是下意识的否决了。

    毕竟这并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真相,然而一直到刚刚姬弦音问她那句话的时候,沈芝韵心中才是真的有了几丝笃定之意,但是至始至终,说到底这些事儿也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猜想罢了,如今听到秦誉真的当年揭露了这件事情,沈芝韵只觉得如遭雷劈。

    楚清菱和楚心慈的面容难看的程度因为不擅长伪装压抑,所以此时与沈芝韵的脸色比起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楚清菱的反应最多的自然是震惊无疑,她丝毫不愿意去相信秦誉的话,一直喃喃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话。

    而楚心慈则是紧紧皱着眉头,脸色苍白宛若西子,心都快揪成了一团,她丝毫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竟然会面对这么一个伤人至极的事情,若是只是慕流苏是断袖之癖还好说,可是姬弦音对待慕流苏分明也是极为不同的,她生怕这才爆出了一件慕流苏是个断袖事儿,下一刹那便爆出了弦音也是龙阳之癖的事儿来。

    秦誉趁着众人没有回过神的间隙,又扭头看向了元宗帝,眉眼处带着几分笑意,分外开怀的道:“大楚陛下,英武将军毕竟是大楚一国将领,这本皇子也是极为清楚的,但是本皇子委实是倾心英武将军,今生今世恶毒非她不可了,若是大楚陛下愿意同意本皇子与英武将军这一门和亲之事儿,本皇子必然能保证三年时间绝不会让南秦兵士与大楚发生边境摩擦,若是北燕出兵南秦,本皇子更是可以兵出征,助大楚一臂之力,不知大楚陛下可否愿意成全本皇子对英武将军的一片赤诚之心!”

    元宗帝如今的脸色可以说是分外精彩了,不仅是元宗帝,整个朝阳殿内和大楚众和诸位南秦使者甚至是秦霜云等人表情也是极为精彩,如今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他们的心情了,这哪里是震惊,分明就是惊骇。

    若是远在边疆的南秦兵士与大楚兵士三年不会发生摩擦,那便是可以让大楚整整三年时间都极为安心的巩固军事布防,发展经济,而最诱人的一个条件却是秦誉口中所说的若是北燕出兵,他秦誉愿意亲自率兵出征,和西楚一起对付北燕,这可是明摆着的结盟意向啊!

    若是西楚能够与南秦这个陆上的强国结盟,那北燕必然是不会再敢轻举妄动,甚至是时机到了之后,大楚与南秦甚至可以合力将北燕的那块富饶之地给共同用计攻打下来。

    然而除了秦誉之外,南秦各位使者的脸色却难看至极,他们压根没想到相当于南秦太子身份的秦誉行事竟然如此荒谬,竟然是丝毫不顾及南秦皇帝的嘱托,迎娶该迎娶的人,反而是胡闹着想要和一个男子和亲。

    那个人不是别人,还是当初打败了秦誉的少年将军慕流苏?!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秦誉为什么要说出若是和亲成功了就休战三年的话来,更是说出了若是日后西楚与北燕为敌,他们南秦会派兵来支援西楚的话来。

    两国结盟可是一件极大的大事儿,秦誉如此草率便决定了,委实有些让人心中惊慌,若是南秦皇帝知晓秦誉这般任性妄为,他们这群做使者的却不知晓劝解,当是不知道会是如何怪罪,可是秦誉的脾气整个南秦都是知晓的,与其让他们得罪秦誉,他们更愿意受南秦皇帝的责罚。

    看着秦誉的面颊,一群人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索性后来又换成了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只当是没有听见秦誉的这般言语,直接忽略过去了。

    南秦使者看着的人是秦誉,然而大楚这边看着的却是慕流苏,毕竟自家颇富声名的少年将军突然传出了一个龙阳之癖的人,任谁都觉得有些惊骇。

    下意识的回想起来慕流苏归京之后的一举一动,似乎这少年将军当真是个极为不近女色的,无论是沈芝韵这个未婚妻还是永宁公主这个爱慕者,慕流苏似乎都并没有与她们走的过近,相反却是和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走的颇近,以前他们还觉得没有什么,如今一听秦誉所言,却是越想越觉得真的像是那么一回儿事儿。

    一时之间,众人看着慕流苏的眼神便颇为复杂,有人唏嘘不已,有人感慨不停,也有人眼中露出些许嫌恶神色,毕竟不论大楚民风再如何开放,总归这断袖之癖还是算得上十成十的异端的,有人嫌弃厌恶也是正常。

    ……

    若是慕流苏眉眼方才还不过是有些许冷冽,如今却是彻彻底底的覆盖上了一层冰霜了,心中冷笑,好个秦誉,虽然受了她的威胁,没敢爆出她是女扮男装的事情出来,但是如今整出一出断袖之癖,还说什么要与他和亲的幺蛾子事儿来,可是丝毫不比当众揭穿了慕流苏女扮男装的事情小。

    冷笑一声,看着朝着自己步步靠近的秦誉,慕流苏眉目清冷,下意思的便要开口回绝回去,然而身边一直安静站立一侧,眉眼透着些许森寒的姬弦音却是径直从慕流苏身侧站了出来,挡住了即将靠近慕流苏的秦誉。

    迤逦凤眸之中一抹幽幽血红色泽一闪而过,姬弦音直直看着秦誉,忽而勾唇一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