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醋意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七章 醋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端妃这一句话也算是问出了无数人的心声,毕竟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的关系委实让人颇为好奇,慕流苏从归京以来已经为姬弦音撑腰无数次了。

    先前慕流苏帮着姬弦音休了许灵犀的事情已经人尽可知,谁能想到姬弦音一鸣惊人之后也是为了慕流苏的亲事如此上心。

    按道理来说,慕流苏替姬弦音退掉亲事儿倒是合乎情理,毕竟许家许灵犀委实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人,但是沈芝韵完全不一样,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帝都第一才女第兼第一美女,帝都不知多少公子哥儿心中惦记着。

    虽然只是个过继的嫡女,但是身后的势力也还算可以,端妃和沈府是其后盾,这样子看来,委实和慕流苏算得上是极为般配的,姬弦音若是真为慕流苏考虑,应当是不会插手这一门亲事儿的,就算是想插手,那也普通的端妃若说一般,还是需要有一个拿得出手的身份才对。

    姬弦音听着端妃的这一句话,迤逦凤眸顿时透出几分凉薄,极为冷艳的看向端妃,透着几分寒凉。

    站在姬弦音身后的初一却是忍不住笑了一声,这端妃不是一贯聪慧至极呢,明显英武将军和自家主子关系匪浅,就凭着英武将军对自家主子的爱护程度,若是说他有没有资格管英武将军的事儿,那这个天下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有资格管了。

    初一下意识的朝着慕流苏的方向看了过来,果然见着这少年将军的眉眼也是一刹那便冷冽下来,神色冷凝的看着端妃。

    慕流苏心中冷笑,这端妃娘娘当真以为她一个膝下没有皇子的妃子能有多大本事不成,她又是哪里来的自信,哪里有资格问弦音有什么资格来着?

    不等姬弦音开口回应,慕流苏就已经下意识的站起身来,语气森寒道:“端妃娘娘说弦音生的一张巧嘴,流苏瞧着弦音再巧嘴,也是没有如端妃娘娘一般在国交宴上说的太后娘娘都哑口无言的本事的。”

    端妃原本还等着姬弦音的回应,谁曾想到慕流苏会突然抢先怼了她一句,这其间的内容还是分外犀利,可谓是一针见血的。

    中午国交宴上端妃确实是因为沈芝韵和楚心慈二人的事情和太后有了几句口角之争,太后本来就气了大半个下午,好不容易才平息了心中的火气,如今再听见中午的事情,太后的脸色也是瞬间便变了一个样。

    端妃咬了咬牙,国交宴比试上的事情,若不是想要沈芝韵夺得头筹,她自然也是压根没有得罪太后的想法,如今说出去的话已经是覆水难收,只期盼着太后能够早些将这事儿给翻篇过去,谁曾知晓这事儿还没消停下来,慕流苏又旧事重提,闹得几人好不尴尬。

    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晓该说什么是好,然而更可气的是,她也是看出来了慕流苏似乎当真是想要解除这门亲事儿的,难不成自家侄女儿竟是真的没能将这人给迷得神魂颠倒?

    端妃气急,瞪着慕流苏,只气急败坏的说出了一个“你”字。

    慕流苏素来都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损得人怀疑人生的,不待端妃说完话,她便是继续补充道:“至于弦音有什么资格替我说事儿,我以为端妃如此聪慧,应当是知晓当初我在荣亲王府替弦音写下休书的时候说过什么话的,如今看,倒是流苏想多了。”

    一侧的楚清菱原本还因为慕流苏的那一句当她是妹妹看待的话而颇为伤心,后面却是听着姬弦音说慕流苏和沈芝韵要一起解除亲事儿的事情被震撼了不少,如今一听慕流苏的话,也是生起几分好奇之意,下意识的像一侧坐着的楚心慈问道:“流苏哥哥当时说了什么呀?”

    楚心慈爱慕姬弦音的事情楚清菱还是知晓的,姬弦音休了许灵犀的事情闹得本来就大,其中细节楚心慈必然也是极为清楚的。

    然而楚心慈现在的心情也极为微妙,她原本也是与沈芝韵一般觉得对自己心上人好的人都是值得自己去深交的,就如同沈芝韵当初看在慕流苏的份上想帮衬姬弦音一般,楚心慈其实也是想着看在姬弦音的份上帮衬帮衬慕流苏的。

    然而如今这个情形,却是让她觉得有些说不出古怪,再一听楚清菱问的这句话,想起来当初慕流苏在荣亲王府门前说的那句话,心中更是觉得异常不妙。

    与此同时,端妃也是阴沉着一张秀丽容颜问道:“本宫确实是不太了解宫外这些无所谓的事情,英武将军说了什么样的话,本宫也是很感兴趣。”

    姬弦音听着端妃的问话,原本薄凉的面容一时之间也是寒冷褪尽,露出一抹惑国生香的美艳笑意来。

    慕流苏倒是没注意到姬弦音的面容,只是漫不经心的讽刺一笑道:“我曾在荣亲王府门前捏碎了一柄长箭,也曾说过从今往后,无论有谁是为敌,为仇,但凡敢动弦音分毫,一如那长剑一般——灰飞烟灭!”

    端妃的脸色瞬间便黑沉如墨,不仅如此,沈芝韵与楚心慈似乎也是认定了什么一般,身形不约而同的光晃荡些许,显些晕了过去。

    很明显慕流苏这句话是在表明自己铁了心要护着的姬弦音的心思,既然是明明白白的说清楚了姬弦音身上一根毫毛都不能被人动了手脚,那端妃方才言语之间的讽刺毫无疑问是已经惹毛了慕流苏的,慕流苏既然如此看中姬弦音,那么姬弦音管慕流苏的亲事儿必然也是得了慕流苏认可的,无论如何,都是的确有那个资格的。

    端妃娘娘的神色不好,坐在文官首位的沈芝兰一贯温润的脸色也是寒凉如水,眉眼之中冷意凛然,浑身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感觉。

    众人一片寂静之间,便听得大殿之外传来一声透着凛然嘲讽之意的声音:“大楚英武将军当真是让本皇子刮目相看,原以为只是个在现场之上生杀夺予的人,谁曾想到英武将军在这风月之事上也是个如此果断的人。”

    言语之间的冷意不言而喻,偏生任谁都能听出这句话中除了冷意之外,似乎还含有着什么别样的情愫。

    随着大殿之外一声嘹亮至极的“太子殿下到,南秦使者到”的通报声音传来,众人便见着一人长腿迈开,三步合作一步朝着朝阳殿内急行而来。

    一身宛若浩渺深海的苍蓝色云锦长袍,衣襟衣摆处点缀着铺展盛开的海棠花朵,漆黑长发如姬弦音一般未扎未束的随意披散在肩上,齐眉勒了一抹光滑锻面嵌红玛瑙的精致抹额。

    黑色的长眉原本俊逸斜飞分外英气,如今却是紧紧锁眉蹙外在额间,越发沉得一双廓狭长的眸子凌厉至极,绯色薄唇微微咧开,勾着一抹讽刺至极的笑意。

    如此棱角分明,刚烈异常的俊美容颜,除了南秦秦誉之外,也是无人能够驾驭那么一身大开大合的海棠衣袍。

    秦誉身旁站着楚清越,两人身后自然是跟着秦明月、秦霜云两位公主,还有一个三皇子秦益,以及一众南秦使者,后面几人都是极为正常的速度行来,并没有料到秦誉会突然加快了步子,一时之间也是有些摸不准头脑。

    好在太子楚清越反应较快,跟着秦誉的步子,倒是没有落在后头。

    不仅是南秦的一众使者摸不准头脑,大楚的众人也是一脸懵懂,这位南秦五皇子的陡然出现,不仅没有缓解了些许殿内的古怪,那话中深意反而还将殿内的氛围推到了一个尴尬至极的地步。

    秦誉却是顾不得这些人的心思,眉眼冷厉的看着慕流苏,冷冷笑道:“本皇子原以为英武将军这张嘴里只能够说出刚劲至极的话来,谁曾想到英武将军还能说得如此动人的一番情话。”

    秦誉话中深意,但凡不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人,必然是都能听懂的,秦誉方才说的慕流苏和姬弦音之间有风月之事儿,更说了慕流苏方才那番话是对姬弦音说的情话,显然是在说慕流苏和姬弦音之间关系暧昧,换句话来说,就是说慕流苏和姬弦音这二人是染了龙阳之癖。

    整个大殿之内一时噤若寒蝉,其中最为镇定的人,除了姬弦音和沈芝兰之外,却是慕恒无疑了,慕恒原本就在听说慕了流苏对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走的极近的时候,有了这么一个想法,怀疑自家女儿是看上了姬弦音了。

    即便是他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猜测,然而等着这事儿被一个南秦的五皇子秦誉捅出来之后,慕恒却又觉得这另是一番姿态,关键是他怎么瞧着南秦这位战神皇子看着自家女儿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儿呢?

    也不怪慕恒多想,毕竟秦誉如今的样子,眉眼之间带着些许愤怒和不快,皱眉的样子又隐隐藏着几分委屈之意,委实是像极了当初自己见着柳氏和其他人走的亲近了一般的样子。

    其实慕恒想的确实没错,秦誉确实心中又是愤怒又是不快又是委屈的,他尚且记得慕流苏独闯营帐的时候对他说的那句“三年情意,到此为止”的话,在秦誉看来,那分明是慕流苏对他表白心迹的一句话,怎么不过半年的时间,慕流苏竟然是能够变心如此之快,对一个姬弦音动了心思?

    论起容貌,姬弦音的确是生的美艳至极夺尽了天地造化,可是他的容貌与之相比也没有丝毫逊色的地方,再论起能力,姬弦音即便是再隐忍不发后一鸣惊人,最多也不过是拿下个荣亲王府的世子之位罢了,可是他不一样,他本就是南秦皇帝眼中最疼爱的儿子,也是整个南秦的民心所向。

    南秦虽然尚且不曾立下储君,但是那身份,整个南秦都已经默认是他秦誉的,即便秦誉并不自负,也是知晓这南秦的未来江山,日后必然是会落在他手上的,这是板上钉钉的不争事实,若实在要说,其实也不过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秦誉本就是个雷厉风行,手段果决的人儿,原本他只是来谈谈慕流苏的口风,想要让这个死女人知晓她也是对她动了心的,谁曾想到慕流苏竟然是这么快就有了新欢。

    即便如此,秦誉却是潜意识的告诉自己,也许慕流苏这是因为自己当初刺了她一身重伤后,她心中恼怒,所以才想着找一个人故意让他心中不快的。

    ------题外话------

    我很好奇仙女们喜欢弦音还是沈芝兰还是秦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