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左右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五章 左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也是有些错愕,不仅仅是她自己,就是原主也是一直将楚清菱当做妹妹一般看待的,怎么沈芝韵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难不成楚清菱当真是喜欢自己的?

    堂堂一国公主,爱慕上一个已经定亲的人,想也知晓必然会引人诟病,即便是楚清菱是一国公主,这些人明面上不敢嘲讽,但是背后必然也是逃脱不了的。

    慕流苏下意识的便看向了楚清菱的方向,楚清菱正好眼神慌乱的看了过来,颇为紧张的唤了一声:“流苏哥哥。”

    楚清菱潜意识里想说一句沈芝韵胡说的话,但是心中除了紧张之外也是有些期待,期待慕流苏知晓她爱慕他之后,会不会有一些别的想法,一时之间,便面红耳赤的站在原地,也没有了别的动作。

    慕流苏看了一眼楚清菱脸上的绯红和慌乱,心中也是有了数,看来当真是原主年少时候救了楚清菱一命,所以楚清菱人对原主产生情愫了。只是这种事抖出来,放在女子身上,无论如何都不太光彩。

    慕流苏心下有了计较,沈芝韵扯出这样的事情,很明显是想要将楚清菱置在一个尴尬境地,以她那高傲至极的性子,做出这样的事情倒也不奇怪。

    她总归不能损了楚清菱的名声,但是沈芝韵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她这恼怒至极的摊牌,实际上却是无形之中给他制造了一个机会。

    按到底来说沈芝韵这般心性不该如此容易动怒,怎么会突然这般沉不住气了,慕流苏眸光一晃,见着站在沈芝韵身前,宛若谪仙又宛若妖精的姬弦音,眉梢这才松懈了些许,看来这一出大戏倒是得益于弦音了。

    慕流苏虽然也是记得了沈芝兰对她提及的应当在国交宴之后退亲,恐怕有人会选择与她和亲,但是她手中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南秦秦誉阿不可能让自己和亲,更不可能让自己的同胞妹妹和亲,唯一的和亲人选就是秦益和秦霜云二人,秦霜云算是南秦最出色的女子之一,如此一个受尽宠爱的公主,和亲的可能性也不大,最后剩下的人选必然是那位南秦的三皇子秦益。

    既然是男子和亲,必然是会在皇族公主或者说世家贵族的千金小姐中进行挑选,她如今还是男子身份,自然不可能会挑选为和亲的对象。

    既然已经没课后顾之忧,慕流苏自然不会浪费这个大好的机会,朝着沈芝韵沉下面容道:“流苏知晓沈家小姐不喜于本将军,所以一心想要退了这么亲事,但是即便你再想要解除婚约,也万万不可拿着公主的名誉来做手脚,本将军素来都是待公主用来干嘛的殿下为妹妹看待,还望沈家小姐不要胡言乱语,恰巧本将军也对这么亲事不甚赞同,既然沈家小姐为了这么亲事颇为不愿,那稍后你我二人便一道请求皇上解除了这门亲事便是。”

    慕流苏这一番话可谓是一口气说完,没有半分停顿,流畅至极,但是听完这句话后,楚清菱与沈芝韵的脸色都是无一例外的灰败下来,反而是方才还带着薄凉冷意的姬弦音眉眼生妖,勾出一抹精致又妖冶的浅笑,颇为满意的看着慕流苏。

    楚清菱自然是因为慕流苏那一句素来都待她如妹妹的话而满脸惨白,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瘫软在了椅子之上。楚清菱面色有些凄楚,心中更是委屈至极,也是分辨出来慕流苏那句待她如妹妹的话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保护她的名声而说出来的话,反而是一句实打实的话。

    楚清菱心中不由一阵哀婉,原来这么多年以来,流苏哥哥对她那么照顾宠溺,竟是一直只是将她当做了妹妹一般看待吗,这么多年的等待和期盼,竟然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吗?

    楚清菱几乎想要哭着跑出朝阳殿了,但是她心中也是知晓,如今并不是跑出去的时候,流苏哥哥已经替她正了名声,只要她表现得没什么事情,那这事儿就这算这么过去了,即便是私下里必然还会有人窃窃私语,但是总归没人有那个胆子再将这些事儿拿到明面上来说。

    楚清菱虽然性子单纯了些许,但是毕竟不蠢,想通了这些事情之后,便努力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硬撑着坐直了身子,面上恢复了镇定。

    反观沈芝韵这边,也并没有比楚清菱好到哪里去,她如今已经是认定了慕流苏这个人,自从国交宴比试慕流苏得了头筹的这一个下午之后,沈芝韵便开始提心吊胆担心慕流苏会提及解除婚约一事儿,如今果然心中不好的预感出现了,沈芝韵脸色难看,丝毫没想到慕流苏竟然会如此迫不及待的在晚宴还没开始之前就提及了这事儿。

    她也是反应过来自己今日过于鲁莽了一点,然而这一切可不是得益于姬弦音么,若不是他在她和楚清菱对话的时候过来插上那么一句,让尚且在气头之上的楚清菱顺其自然的回应了她,她又如何会陷入一个颜面扫地的局面。

    若不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颜面扫地,她也不可能恼羞成怒将楚清菱爱慕慕流苏的丑事儿抖了出来,其实她一时口顺的说出来之后,心中倒是极为满意的,毕竟慕流苏如今是她名正言顺的未婚夫,楚清菱闹出这样的事情,丢人更多的是她而非她沈芝韵。

    然而听着慕流苏的话,她却是恨不得一口咬掉了自己舌头,慕流苏竟然是借着她说楚清菱爱慕于她的事情,将事实扭曲成了她不愿意和他成亲所以才想要诬陷她与楚清菱之间关系不正常的,更是借着这样一个荒唐的借口,也是宣布了慕流苏自己并不爱慕她的立场,主动提及了解除婚约一事儿。

    即便是沈芝韵有一百张嘴,如今也是不知晓如何回应慕流苏的这一段话,若是她坚定的说楚清菱爱慕慕流苏的事情,无疑就是印证了慕流苏说的她不喜与慕流苏的这么亲事,可她若是否认了楚清菱爱慕慕流苏的事,那就是实打实的损毁皇族公主名声的大罪。

    不仅如此,慕流苏还提及了解除婚约的事情,她自然是不愿意接着慕流苏的话说自己想要解除婚约的事儿,可是慕流苏已经说明了自己的立场,说了她也是不喜这门亲事儿的,如果她坚持不去解除婚约,反而就显得自己倒贴了慕流苏一般。

    沈芝韵的脸色阴沉如水,眼中更是又气急又恼怒,她沈芝韵到底是那一样不好,入不了慕流苏的眼了,竟然是让慕流苏如此逮住了机会就想要退了她的亲事。

    虽然被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沈芝韵却是说什么都不愿意退掉这一门亲事儿,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面上的恼怒之意褪去,反而露出一抹笑意出来。

    沈芝韵悠悠然开口道:“英武将军何必如此恼怒,芝韵说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自有人心中清楚,至于婚约一事儿,芝韵一直说的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与将军的亲事儿,自由长辈定论,芝韵不过区区一个闺阁女子,做不得主。”

    这话说的跟打太极一样,一方面是没有松口楚清菱爱慕慕流苏的事情,另一方面却是将这亲事儿的事情全数推到了别人身上,只说这些东西都是由长辈做主,不关她的事儿。

    话落,沈芝韵忽而眸光悠悠一转,落到了慕恒身上,面容带着些许恭敬,又透着些许打量和好奇的试探之意:“英武将军想要与芝韵一起解除这门亲事儿,不知晓慕恒叔叔可是知晓?”

    慕流苏挑了挑眉,沈芝韵聪慧的名头果然不假,方才一句话便将这事儿避重就轻的回了一句,如今对慕恒的问话,便是在明目张胆的问慕恒对慕流苏这亲事儿是个什么态度了。

    毕竟这么亲事儿说到底还是元宗帝受了端妃的意思亲自赐婚的,慕恒素来是元宗帝的左膀右臂,分外拥护,既然是元宗帝的旨意,想来慕恒是不可能违背了元宗帝的旨意的,更何况,慕恒也应当是知晓,慕流苏若是真的要娶妻,她沈芝韵这般出色女子其实是与慕流苏极为般配的。

    其实沈芝韵的自信倒是没错,若是慕流苏当真是个男子,慕恒对沈芝韵这般才貌双绝又分外聪慧的女子必然是极为满意的,然而慕流苏毕竟是他女扮男装的小女儿,当初他就不同意这门亲事儿,为了这事儿更是愁的整个人头都大了,如今好不容易被慕流苏逮住了机会想要解除这门亲事儿,慕恒顺水推舟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如沈芝韵期盼那般反对慕流苏的做法。

    这事儿显然是引起了殿内不小的反向,众人一听沈芝韵的疑问,顿时齐刷刷的朝着慕恒看了过去,也是分外好奇这位位高权重的将军大人到底心中是怎么一个想法。

    慕恒迎着众人炙热的目光,从容不迫的将手中的酒盏悠悠放下,朗笑一声,直直看着沈芝韵道:“沈家小姐确实是个京中无双的女子,才华样貌,手段心性,果然样样出彩,卓绝不已,流苏能与你有一桩亲事儿,本将军也是觉得颇为合适。”

    沈芝韵原本还有些紧张的想着慕恒会如何开口,如今听着慕恒言语之间的夸赞,一颗心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到底这亲事儿是由长辈做主,慕流苏自己一个人想要解除婚约,未免想的太过简单了点。

    沈芝韵面上弥漫出丝丝甜笑,对着那分外慈爱又笑意爽朗的慕恒羞涩应道:“芝韵多谢慕恒叔叔夸奖,慕恒叔叔这是……”

    然而沈芝韵的话还没说完,却见着上首位置坐着的慕恒忽而抬起手,颇为自然的制止了沈芝韵正准备要说出口的乖巧寒暄之言,沈芝韵被慕恒这一番动作弄的措手不及,一时之间也只能将喉咙中的话咽下了喉咙。

    本来沈芝韵心中还因为慕恒的态度有些满意的,如今心中却是忽而升腾死些许不太好的预感。

    似乎是为了印证沈芝韵的感觉一般,那边慕恒仍旧是一副言笑晏晏的模样,然而说出的话却是与方才的态度全然不同。

    慕恒说:“虽然沈家小姐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原也没错,不过本将军倒是觉得不可全然算对,这姻亲一事儿,说到底还是流苏自己的事儿,即便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能随意左右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