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是我的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四章 是我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继楚琳琅之后,陆陆续续也有人进来,半盏茶的时间,整个殿内都已经高朋满座,人潮喧嚷好不热闹。

    皇族的几位公主皇子出来之后,在场不少人的脸色也是分外激动,太子楚清越和楚心慈更不用说,楚华裳和楚晏宁也是夺尽目光,相比之下,孩子心性的楚清菱倒是有些逊色。

    楚清菱刚到了殿内,便想向着慕流苏的的方向行来,慕嫣然见她举动,忽而开口唤住了她:“永宁公主。”

    楚清菱脚步一顿,朝着慕嫣然的地方看了过来,脸上也露出些许喜色:“嫣然姐姐。”

    慕嫣然眉目动了动,心中也是不由叹息了一声,楚清菱对流苏的心思她是一只看在眼中的,只是因为慕流苏和姬弦音的事情,让她考虑了极多,也是觉得还是沈芝韵比清菱适合流苏一些,虽然她并不想要小丫头伤心难过,但是这些事情确实是无可避免的。

    见楚清菱欣欣然的过来了,慕嫣然脸上也是露出吟吟笑意,她本就穿了一声水粉色的水袖绮罗撒花裙,上面点缀着朵朵碎花,整个人看上去端庄得体又温婉至极:“公主今日这身装扮委实好看。”

    楚清菱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些许绯色,想着嫣然姐姐都觉得她今日妆容好看,也是没有浪费她从国交宴结束之后,回宫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辰盛装打扮的了,染了粉色口脂的唇角露出盈盈浅笑,衬着楚清菱尚未长开的面容显得分外可人:“多谢嫣然姐姐夸奖,清菱自是不及嫣然姐姐风采动人。”

    慕嫣然回以浅笑,风姿绰约,动人心弦:“公主殿下下可别打趣嫣然了。”

    “清菱哪有打趣嫣然姐姐,”楚清菱娇嗔了一声,左右张望了一眼,便是凑到慕嫣然耳边,鬼鬼祟祟的问道:“嫣然姐姐,你可是知晓流苏哥哥今晚想要求父皇要什么东西吗?”

    慕嫣然原本只是想拖着楚清菱不要在国交宴上和慕流苏走的太近所以才唤住了她的,也没有想过别的问题,楚清菱这么一句话,倒是将慕嫣然给问额度愣住了。

    爹爹慕恒今日原本是也是想要问流苏想在宫宴上谈讨什么彩头的,不过慕流苏似乎当真是有些累了,上了马车便睡了过去,慕恒也就没忍心将人叫醒,等到了皇宫之地,人多嘴杂的,慕恒也就没有再提及。

    左右慕恒觉得慕流苏是个心中有分寸的,应当是知晓怎么处理这件事儿的,索性也就放下了心思,至于慕嫣然,她素来不懂为官之道,也不懂男子的想法,在她心中,也是认定了慕流苏是个极为有主见的,既然连爹爹都没管这事儿,她更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愣了半晌,慕嫣然才哑然一笑:“公主问嫣然这个问题,嫣然也不知晓,不过如今人多口杂的,想来还是等着流苏自己回答的好。”

    楚清菱听着,心中也是觉得有道理,她之所以对慕流苏想要讨什么彩头感兴趣,无非是想要先替慕流苏探探口风,问问父皇的态度罢了,若是父皇心中不允许,便能早些让他换一个。

    如今听了慕嫣然的话,楚清菱一时之间也是觉得自己疏忽了,如今人多口杂的,让人起了心思从中作梗可就不好了。

    原本还想借着这个机会和慕流苏说几句话来着,楚清菱左右思虑了一番,不由觉得幸亏自己没有愚蠢的凑到慕流苏跟前问这样的话,否则流苏哥哥指不定会如何看她呢,必然是认为她蠢死了笨死了。

    楚清菱顿时也不问了,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慕流苏的方向,这才告别了慕嫣然,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像是想到了什么,忽而又开始寻找着一个人来。

    楚清菱并没有废太多时间就瞧见了沈芝韵,毕竟坐在沈芝兰那般风光霁月的人身边,想不引人注意都难。沈芝韵对于这种参加宫宴上事情素来都是极为热衷的,毕竟她一身的美貌与才华,只有在这些个宴会之上才算是有了显摆之处。

    今日女子之中出进风头的人无疑是沈芝韵无疑,一支待君归的舞蹈配上一曲琵琶曲,别说是震惊了整个大楚,也是让南秦的不少使者觉得惊为天人。按道理来说沈芝韵应当是极为开怀的,然而楚清菱却是没想到她会看到沈芝韵面容冷沉满脸严肃的场景。

    沈芝韵素来是个心思敏锐的人儿,即便是她如今皱眉沉思心情不好,也并不妨碍她觉察到有人在打量她的视线。

    沈芝韵抬眸,朝着那视线的方向冷冷的看了回去,见着楚清菱那一张分明是盛装打扮的精致脸蛋时,沈芝韵不由在心中冷笑一声,楚清菱堂堂一个皇家的嫡公主,按理来说应当是金枝玉叶分外精贵的,却偏偏被皇后太子宠着养成了一个最不出色最没脑子的人儿,别的事儿不知晓如何去做,反而是对她的未婚夫慕流苏纠缠的起劲,当真是可笑至极。

    沈芝韵之所以脸色不好,很明显是因为慕流苏当初找她交涉的什么合谋退掉亲事的事情,先前她信誓旦旦的以为自己能够夺得国交宴的头筹,再加上有沈芝兰这个如此优秀的哥哥相助,自然是没有半分担忧。

    她甚至都不想再顾及自己的闺誉,已经想好了国交宴之后请求皇帝早些让她们完婚的事情,然而谁也不曾料到,即便是有了姬弦音那个“拖后腿”的人在,慕流苏竟然也能一举夺了头筹。

    对于今夜晚宴上慕流苏想要讨要的彩头,沈芝韵完全不用多想,慕流苏必然是会提及与她退婚的事情,想到这里,沈芝韵整张脸都绿了不少。

    原本慕流苏从东郊校尉营回来的时候,她还觉得慕流苏应该是听从了慕嫣然的劝解对她起了几分心思的,谁曾知晓她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慕流苏对谁都可以面容带笑实则疏远至极,然而偏生对荣亲王府的那个姬二公子的一言一行,她却是分外放在心上的。

    沈芝韵心中已经预感极为不好,如今看着楚清菱带着些许好奇的打量神色,不由挑衅至极的看了回去,罂粟花瓣一般的唇角勾勒出些许冷盘笑意,眼中也是冷意盎然。

    从楚清菱那个角度,恰好能够极为清楚的看出来沈芝韵用唇语说出的话来,她在说:“慕流苏是我的。”

    楚清菱原本还阳光明媚的面容上顿时露出愤恨热神色,胸腔之中一股火气喷涌上来,她下意识的准备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然而却发现沈芝韵身前忽而浮现了一抹流云一般的雪玉色衣衫,竟是直直站在沈芝韵身前,挡住了楚清菱几乎要喷火的目光。

    楚清菱一愣,刚刚准备拍下的手掌顿时僵硬的留在了桌子半空之上。

    同样愣怔祝住的不仅楚清菱一人,沈芝韵也是一是没有反应过来,红唇微张,一双美目直愣愣的等着眼前的人。

    雪玉色孔雀翎纹饰的精致云锦衣衫,三千青丝不束不扎,极为洒脱的披散肩头,衬着一张惊艳妖冶宛若惑世鬼魅的容颜,一身风华委实夺尽人的目光。

    姬弦音自然也是极为清楚的看见了沈芝韵那默默无声的几句唇语,谁也不曾注意到,不过一个须臾的时间,为何原本还落在荣亲王府位置上的姬弦音,竟然是不知不觉便轻易的站在了沈芝韵身前。

    沈芝韵本就是坐在席位之上,如今更是被站着身子又分外高大的姬弦音笼罩在阴影之下,她一片愣怔茫然,尚且来不及反应,便听得姬弦音轻飘飘的朝着她问了一句:“沈家小姐方才说流苏是谁的?”

    沈芝韵的脸色一刹便阴沉如锅底,素来精致得体的面容有些许破裂,她看着姬弦音,始终没想到他是怎么会注意到自己和楚清菱这边的对话的。

    沈芝韵心中气急,想起它方才对着楚清菱挑衅似的唇语内容,更是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原本就染了些许腮红的面颊更是绯红滚烫。

    楚清菱正愁没人对付沈芝韵,如今见着姬弦音出马,顿时便立马抓住了机会,冷嘲热讽道:“沈家小姐倒是好大的脸面,谁不曾知晓你与流苏哥哥定了亲事一般,何必对着本公主耀武扬威的说流苏哥哥是你的人?难不成当真是半分闺誉都不想要了?”

    “公主殿下休要胡说!”沈芝韵听着楚清菱那尖锐至极的质问声,恨不得将楚清菱拎出来打上一顿,这个废物公主,当真是半分本事都没有,如此事情也拿出来说话,即便这话会显得她沈芝韵有些不知羞耻,但是更搞笑的自然是楚清菱无疑。

    她无论如何,好歹也是慕流苏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便是做何事情,都轮不到一个外人楚清菱来置喙,她将这件事情搞得人尽皆知,无非也是让那些知晓她爱慕慕流苏的人当成一个笑料罢了,如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的破烂招式,也就楚清菱这个不长脑子的公主会用了。

    楚清菱这下算是算是代替沈芝韵回答了姬弦音的问题,沈芝韵心中又羞又恼,好在反应还算迅速,美貌容颜露出些许凄凉之意。

    沈芝韵面色一边,沉声哭诉道:“公主殿下爱慕英武将军的事情芝韵素来知晓,只是英武将军毕竟已经与芝韵定了亲事儿,姻亲一事儿,素来都是由长辈做主,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芝韵并非故意想与公主争了英武将军,可是即便公主殿下你再爱慕英武将军,也万万不能如此诬陷于我。”

    楚清菱本就是因为沈芝韵对她如此挑衅才动了怒火,见沈芝韵头一次沉不住气的说了一句休的胡说的话,楚清菱心中还在高兴,想着终于是当着流苏哥哥的面撕破了沈芝韵的一张娇弱美人皮,哪里想到下一刻沈芝韵便是如此不知轻重的将她爱慕慕流苏的事情抖了出来。

    以前无论帝都之人如何流言蜚语,终归也只是在私下揣测几句罢了,今日沈芝韵这个贱人,竟然是丝毫不管不顾她堂堂皇家公主的脸面,将这事儿放在了平面上来说。

    楚清菱只觉得气血上涌,胸口好一阵郁结之气,其实若真的只是当众告知众人她倒是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但是偏偏如今慕流苏就在朝阳殿之中,沈芝韵这么一声佯装哭诉的话语,必然是一字不落的悉数落进了慕流苏的耳朵里。

    姬弦音闻言,也是朝着慕流苏的方向轻飘飘的看了过去。

    ------题外话------

    晚安仙女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