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父子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三章 父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皇宫,朝阳殿内灯笼高挂,红绸张扬,好一番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身着统一宫装的宫女嬷嬷鱼贯而入,端着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摆放着餐盘,美酒点心一样也没落下,因为知晓今日晚宴的重要程度,一众人举止之间更是小心谨慎,不敢出了半分差池。

    慕流苏今日来的不早不晚,因为时间来不及,所以并没有特意绕道去荣亲王府接弦音一道,反而听了慕恒的话跟着他与慕嫣然一起出来了,当然其中还多了一个精心装扮的慕雪琳。

    慕恒虽然年到中旬,却是不仅没有损失半分俊逸,反而因为岁月的打磨而多了几分沉稳的男子气概,再加上有张皓月之辉容颜的慕流苏,以及盛装打扮的慕嫣然与慕雪琳两姐妹,一行人甫一出来便夺尽了目光。

    其中视线聚集最多的自然是慕流苏无疑,任谁都知晓,慕流苏今日在国交宴上可是大出风头,身上挂着两个头筹,任谁都有些眼红。

    想起来元宗帝先前许下的头筹说的若是男子可以加官进爵的话,众人更是没来由的一阵唏嘘,如今慕流苏不过十七岁,却已经是正四品的少年将军,手中甚至还掌握着三万东郊校尉营的实权,若是再加官进爵,那表情三品的官爵,十七岁的三品武官官爵,其风光程度,比起沈芝兰一个文相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沈芝兰已经就席,脸上的温润神情千年如一日没有半分变化,公子如兰,风度翩翩,也是分外引人注目。

    慕流苏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整个殿内场景,看见沈芝兰的时候也是含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沈芝兰唇角笑意越发潋滟,音色轻轻:“英武将军此次倒是来的极早,今日将军走的匆忙,倒是忘了祝贺将军一声,芝兰在此恭喜将军夺了头筹。”

    慕流苏倒也没有过多谦逊,这沈芝兰的一身本事即便是她也无法忽视,若不是她在大楚,又提前得知了荣亲王妃和楚琳琅的计谋,想来若是她中了计,这国交宴头筹的得主当是沈芝兰的无疑。

    不骄不躁的笑了笑,慕流苏回了一声“不过是运气好罢了”也不再过多停留,便跟着慕恒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晚宴的坐次仍旧是分席而作,除了皇族的子嗣没有分得太过明显之外,其余坐次倒是与中午的国交宴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不过是因为参加晚宴的宾客更加多了一些,所以下首处的席位又增加了不少。

    慕雪琳一个庶女身份,又是临时被慕流苏带进来的,自然不可能挨着慕嫣然一个嫡女坐在一起,反而是坐在了庶女位置处,虽然嫡庶尊卑分得太过明显了点,但是能够被各家家住带来参加晚宴的,显然都是比较得宠子女,后宅之事儿素来都很难说准,指不定今儿还是一个主母掌权,明儿就换了个姨娘来了。

    正因为这层原因,导致即便是她们身处庶女的位置,倒也没有人会表现得过多轻视,再加上将军府上如今是许姨娘在负责掌管家馈,所以一时之间,慕雪琳不仅没被周围的其他庶女所轻视,反而还不断有人凑到她跟前来与她相谈甚欢。

    慕雪琳来者不拒的交谈着,眼中却是四处打量着,希望能找到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影。

    姬弦音来的时候,一如既往的让整个大殿都噤若寒蝉,除了对他那张夺尽天地造化的妖冶容颜的惊叹之外,更多的却是因为今日他在国交宴比试上的表现,即便是缺席了两场比试,甚至是只来得及在第三场比试的时候才姗姗来迟,然而那捕获猎物的数量和种类程度,却是无一例外让她们震惊至极。

    因为每个人的箭羽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不难看出姬弦音射出长箭的数量,毕竟在那个时候,第三场比试都已经快要落幕了,姬弦音才拿着两百只长箭进去林中,那一点的时间,即便是慕流苏骑射技术再高,也不可能单单只凭借她一人之力便将这些长箭悉数射完了,所以姬弦音必然是出了手的。

    更何况,比试结束后姬弦音那一身行云流水般,熟练而又矫健至极的马术,更是惊得人掉了下巴,更遑论他当着元宗帝的面训斥荣亲王爷,指认对他下手的人就是荣亲王妃和楚琳琅的事情了。

    今儿这一出戏剧般的事情,任谁都已经知晓了外界疯传的姬弦、柔弱不堪、废物无能的传言其实不过是隐忍不发罢了。如今姬弦音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已经夺得了不少闺阁千金的欣赏,一个个偷偷手帕捂面,笑得分外羞涩,好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

    荣亲王爷早就已经到了宴席之上,他不像是一众官员一般,在国交宴又因结束之后就可以先行回家休息些许,荣亲王爷无论什么身份,但是他毕竟是皇家的人,所以也是只能待在元宗帝身边处理好国交宴比试结束后的事情。

    如今见着姬弦音了,想起午时发生的事情,荣亲王爷心中就涌上说不尽的恼怒。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荣亲王爷也找不出借口发难这个被人刺杀的儿子,只能冷哼一声,看着姬弦音颇为不满的道:“怎生如此时候才来,你这是不会看着时辰不成?如此重要的宫宴,若是迟到了可是如何是好?”

    姬弦音眸光轻飘飘落在荣亲王爷身上,迤逦凤眸轮廓微微上挑,透出一股子惊艳又薄凉的冷意,三分嘲笑讽,三分冷冽,三分厌恶的看着他:“荣亲王爷如此有闲情逸致的揪着弦音的事情不放,还不如抽出时间去关心关心你看中的楚大公子的好。”

    荣亲王爷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已经不再是当初一句话就能将他吓得低眉敛目不敢抬头的姬弦音了,他从国交宴比试的时候,就一直以他的名讳称呼他,甚至懒得叫他一声父王,如今更是如此冷言相向好不嚣张。

    荣亲王爷委实没想到姬弦音会如此顶撞他,一时之间也是气急,胸腔之火气一团火气,恨不得好生教训一番姬弦音,但是姬弦音方才说的话却是一点毛病也没有,他方才说姬弦音来的迟了,却是忘了楚琳琅至今也未来的事情。

    他一时之间只觉得面红耳赤,有些下不来台,瞪着姬弦音想让他知晓认错,偏生姬弦音仿若未觉一般直直忽视了去,静静的落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

    荣亲王爷憋屈得紧,委实又没什么办法,想着晚宴的时辰却是也不晚了,也就只能佯装无事儿的朝着一侧的侍卫沉声道:“还不快去看看大公子在何处,叫他赶紧过来,可别迟到了。”

    侍卫应声而去,也是不敢耽误了半点时辰,不一会儿,楚琳琅果然由着那侍卫领了进来,一身青色长袍,上绣着雁破云霄图,身姿还算挺拔,然而面容之上却是透着一阵阵说不出的冷厉之意。

    楚琳琅进来朝阳殿后,并没有如同往常一般去寻找荣亲王爷的身影,反而是目光极为犀利的落在了姬弦音身上,若是细看,不难看出他细长眼中含有丝丝血丝,一副极力压抑愤怒的模样。

    姬弦音抬眸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唇角微勾,说不尽的讽刺之意。

    慕流苏也抬眸看了过来,瞧着楚琳琅的脸色,心情颇好,想来这人是看到了那一群无头尸体了,虽然被禁卫军的人送出去了不少,总归该留下的还是留给他作为纪念去了的。

    如此不知死活的敢对弦音动手,自然也是怪不得她与弦音回赠了他如此一份大礼。

    荣亲王爷原本还等着楚琳琅过来之后说说话,然而很快他便是注意到楚琳琅的神色不对了,见他满脸愤怒怨恨的模样,荣亲王爷只觉得和那个自己印象中的乖巧懂事的儿子比起来相差极大,陌生至极。

    想起今日在国交宴比试之上他那般果断的放弃了楚琳琅的事情,估摸着楚琳琅对他也是有了几分嫌隙了,如此想着,荣亲王爷心中也是压抑不住的冷意直蹿,顿时又将姬弦音上上下下恨了个透彻,若不是他将亲王令牌的事情扯出来了,他又怎么可能会对楚琳琅那般态度?

    荣亲王爷虽然心中并不如何愿意,但是因为荣亲王妃已经收押牢狱,这两个儿子之中,他显然还是要亲近楚琳琅一些,荣亲王爷想了想,心中觉得自己主动给楚琳琅示好一番,想来楚琳琅念着他是他父亲的份上,应当不再若先前那般对他有所介怀,于是开口慈爱唤道:“琳琅来了,还不赶紧过来父王身边坐下。”

    楚琳琅已经被姬弦音那一抹嘲讽至极的笑意气的头昏脑涨,如今听见荣亲王爷的声音,下意识的便转头看了过去,脸上的阴鸷表情还未收敛,就这样直直的落在了荣亲王爷眼中。

    荣亲王爷被他那满脸的阴鸷笑意惊得心下一跳,下意识的便皱起眉来,越发觉得楚琳琅与他记忆之中的样子有些不太一样。

    楚琳琅似乎也是觉察到自己对荣亲王爷露出的表情不对,这才慌慌张张的收敛了情绪,朝着荣亲王爷咧嘴一笑应道:“是,父王。”

    见着这一张不若先前那般阴鸷的面容,荣亲王爷心中才稍微放下心来,看来今日的事情并没有给琳琅造成什么不好的想法,荣亲王爷将心头的不满情绪散去,这才点点头,向着他招招手道:“晚宴快开始了,赶紧坐下吧。”

    楚琳琅乖觉落座,倒也没再去看嘲讽而笑的姬弦音,颇为懂事的陪着荣亲王爷唠嗑着家长里短。他倒是极为聪明的,没有去提及自己的生母荣亲王妃的事情,荣亲王妃既然已经担下了责任,那一品诰命夫人的名讳也已经被贬,如今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东山再起的。

    楚琳琅虽然极为心疼自己的生母为了自己抗下这般大罪,但是如今这种情况下,他确实也不能够轻举妄动,府衙那边的消息还未传进来,他也只能好生等着后续结果,如果有可能,他必然是会想法子将荣亲王妃救出来的。

    如今重要的事情却是在今晚,慕流苏和姬弦音这一组得了国交宴的头筹,为今之计,他也顾不得荣亲王妃那边的事情,而是必须想办法,不能让姬弦音向元宗帝讨要了什么好的官勋爵位才行。

    楚琳琅一边与荣亲王爷交谈,视线却是一阵流转,心下焦虑不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