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慕雪琳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二章 慕雪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陪着东郊校尉营的一群手下庆功结束后,便是马不停蹄的回了将军府上

    即便是三月不热的季节,狩猎比试这般激烈运动也是害得慕流苏身上起了些许薄汗,再加上慕流苏去了东郊校尉营一趟,一身的酒气,烤肉味道,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跑去皇宫参加今日的晚宴,所以回将军府上沐浴一趟是必须的。

    慕恒原本是有事儿想要问慕流苏的,不过想着慕流苏今日才参加完两场大型比试,又风尘仆仆的去了校尉营一趟,也是知晓她得为今日宫宴上的事情做准备,便也没有主动提问,顺道也将准备上前问个清楚的慕嫣然给拽了回来。

    慕流苏沐浴之后,换了一身干净衣裳,一身月白色长袍,衣袍上一如既往的用暗金丝线勾勒着紫竹叶纹饰,本就是一张辉月面容,如今瞧着更是分外清贵。

    早先便回府等着慕流苏回来的青鱼一时之间也是看直了眼,暗衬着主子这般容色,当真是雅致清贵,就是可惜没瞧见过主子女子的装束,想来应当也是极为惊艳的。

    慕老夫人从宋家两姐妹出事之后,本来就真的气的不轻,过了整整两日都没能下得了床榻,如今听闻慕流苏又出了风头还夺了国交宴比试的头筹,更是气的一阵咳嗽,差点背过气去。

    等人清醒一点之后,还是觉得不能让慕流苏这个混账逍遥快活久了,毕竟自己往年爱慕自己兄长的事情她都知晓了,一个弄不好,便会弄得他晚年名节不保,委实是个毒瘤,只是她自己心思辗转一番之后,便寻思打起了别的主意。

    府上宋家的人已经靠不上了,慕霖平如今被赶去了郊外别庄,也是一时半会儿指望不上,如今将军府上除了柳氏的一双儿女之后,剩下的,也就是两个姨娘了。

    若是放在平日,慕老夫人是决计看不上许姨娘和江姨娘那几母女的,为今之计,她却是不得不利用这几人来对付慕流苏。

    慕老夫人思辰一番,慕惜柔虽然是对慕流苏姐弟二人最有恨意的,但是这个孙女儿委实些不成器,如今看到慕恒这个做爹的回来了,更是规规矩矩的大气不敢出,算来算去,似乎也只有慕雪琳最为合适了…

    慕老夫人心中有了决定,便唤着身边的嬷嬷去了一趟慕雪琳的院子一趟,想着自己前些日子对这个孙女儿的栽培应当还是能让她记得些许恩情的,只要人来了,一切都好说。

    然而慕老夫人没想到的是,她期待已久,确实是等来了慕雪琳,只是慕雪琳身边,却是跟了一个刚刚回府不久的慕流苏。

    “老祖母,别来无恙。”慕流苏倒是没有客气,对着慕老夫人楚一笑,面容之上说不出的惬意。

    “你!”慕老夫人心中一顿,下意识的便朝着慕雪琳的方向瞪了过去,方才她让那个嬷嬷传的话可谓说是点到了点上,甚至是说了能够让她参加今晚皇宫的晚宴,慕雪琳这个混账东西,竟是毫不顾忌的找了慕流苏去了?

    慕雪琳面上一派文静,静静看着慕老夫人指着自己的苍老手指,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雪琳在,不知老祖母有何时寻我,方才来的路上恰巧碰到了三哥哥也想见老祖母,索性孙女儿就带着三哥哥一起过来了。”

    慕老夫人打量着慕雪琳的神色,见她一副确实是极为乖巧的孙女儿样子,但是眼中的几抹嘲讽之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是没有掩饰下去。

    慕老夫人只觉得心中一阵拔凉,这偌大的将军府,前不久还是由她亲自执掌,众人对她分明是众星拱月,畏惧又敬畏,如今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慕雪琳,竟然也敢对着她露出嘲讽笑意而来。

    她原本是半躺在床榻之上的,此时北门慕雪琳眼中的嘲讽看的心中一阵气急,下意识的便坐直了身子,伸手想要打慕雪琳一巴掌,慕雪琳毕竟比她年轻,反应极快的捏住了慕老夫人的手,素来乖巧的脸上露出几抹难得的冷。

    慕流苏看了一眼,也是露出几抹兴味至极的笑意:“老祖母,流苏瞧着你身子不好,还是好生歇着的好,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再操什么多余心思了,否则损人利己,更何况,有些事情若是传出去了,对老祖母的名声也不好。”

    慕老夫人原本还挣扎着想要挣脱慕雪琳的手,如今听着慕流苏言语之间的话,尤其是那最后一句,一刹那便血色褪尽,苍老面皮一再抖动,显然是起了几分恐惧:“你,你敢……”

    慕流苏看着慕老夫人分明畏惧却又蛮横的愚蠢样子,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这老太婆委实有些不知好歹,分明知晓自己走把柄在她手中握着,又没有本事将她一举给灭了,还整些走的没的幺蛾子,就凭她这副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的苍老躯体,难不成当真以为可以斗过她不成?

    心思歹毒愚钝无知,不知死活不明事理,眼睛还瞎,面对这样的一个老太婆,慕流苏最后一点耐心也是用尽,如今算是她给她的最后一个警告,若是再不知好歹,也不要怪她替原主清理门户了。

    她微微抬起右手,对着那阻隔了内外的屏风处,手中强悍内劲暴涌而出,慕老夫人便见着那硕大的木质屏风朝着她的方向飞驰而来,惊得她面容惨白,几欲惊呼出声。

    这下,不仅是慕老夫人,便是慕雪琳也是面色一变,松开了拽着慕老夫人的手,伸手挡在了自己的头顶上,显然也是怕这屏风误伤了自己。

    慕老夫人坐在床榻之上,惊恐又畏惧的看着,见那屏风眨眼及至,她一时震撼,竟是连惊呼都忘了,只能直愣愣的看着。

    那屏风飞驰靠近,下一秒便要落在了慕老夫人身上,劲风带过,她面颊之上宛若刀割一般,慕老夫人只觉得她活了大半辈子,没有哪一刻如同此时一般清晰的觉察到死亡的气息。

    然而预想之中的痛击并没有传来,反而是听见一声极为细碎的碎裂声音,慕老夫人瞪大了眼睛,却觉得此情此景,比让她看到屏风砸到她身上还要可怕至极。

    只见那极为厚重,甚至上面还用了不少金银镶嵌的屏风之上,无数裂痕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漫开来,然而更让慕老夫人震惊的是,不过须臾时间那一扇屏风竟是直接化作了众多零碎木屑,炸裂开来,洋洋洒洒的飞溅在地上。

    以前她只知晓慕流苏身边跟了极为厉害的青花,至于慕流苏,不过是踢碎了慕霖平房中的一块屏风,她倒是并没有如何放在心上,如今见着慕流苏这么杀伤力十足的一个招式,慕老夫人惊吓过度,身体一阵剧烈颤抖,浑身哆嗦的看着慕流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旁的慕雪琳看着好好的屏风眨眼就化作了一地碎渣,心中也是一阵心有余悸,方才听着慕老夫人准备让她入宫的的诱人条件的时候,她确实是动了几分心思。

    今晚的晚宴比起中午的国交宴而言,意义重大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来依着元宗帝对那家的信任,那人也是会出席的,她确实极为想要去,听到消息的时候心中也是懂了心思的。

    好在她心中有数,知晓慕老夫人已经大势已去,再加上慕恒也是偏向慕流苏这边的,慕老夫人不可能再有重掌将军府的本事,所以慕雪琳一咬牙,找到慕流苏那边去了。

    如今看来,很显然她没有做错决定,不说慕流苏的手段如何,便是这一生功夫,就已经足够让她心生恐惧了,慕雪琳心中无比庆幸,好在自己没有顾着一时利益而站错了队。

    “老祖母,孙儿最后一次劝你一次,若是还想在将军府上富富贵贵的安度晚年,还请祖母注意好自己的一举一动,安分一点,否则孙儿这个你口中的混账东西,不知是不是会做出什么你混账事情来。”

    慕流苏瞧着慕老夫人一副吓傻了的表情,心中也是涌上些许不耐,面容之上涌起些许冷意,毫无半点笑意:“若是老祖母不听孙儿提醒,那么日后老祖母但凡做过一点不安分的举动,孙儿便将老祖母的风月往事宣扬出去,顺道也能抽空去别庄之上看顾一阵大哥。”

    这一番话,半分脸面也没给慕老夫人留下,言语中的威胁之意分毫不减,衬着她那寒凉至极的面容,更是危险十足。

    慕老夫人再也没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直直昏厥了过去。

    慕流苏将人气晕了,倒是没有别的反应,衣摆掀开,旁若无人的走了出去,慕雪琳原本来的时候脸色还极为红润的,如今却是有些发白,她虽然一直知晓慕流苏对慕老夫人委实没有什么祖孙情分可言,但是如此明目张胆的用慕霖平来威胁慕老夫人,甚至还将人气的吐血了,委实有些唬人。

    毕竟如今慕恒还在府上,即便是慕恒对慕老夫人再不欢喜,但慕老夫人毕竟也是慕恒的生母,慕流苏如此猖狂的气的慕老夫人吐血,当真以为慕恒不会找她算账不成?

    偏生慕流苏做了这样的事情,她却是没有半分别的反应,反而是越发安静的跟在慕流苏身边,一句话不说。

    慕流苏余光将慕雪琳的一举一动收入眼中,背负着双手行着,忽而来口道:“如今时辰也不早了,去换一身衣衫,准备入宫吧。”

    慕雪琳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慕流苏的身影已经离开到极远的距离,她才意识到慕流苏话中的意思,是让她跟着她一起去参加皇宫的晚宴了?

    慕雪琳面上顿时便涌起些许惊喜之色,立马便一路小跑着回了自己院落之间收拾着装去了。

    青鱼见着慕流苏背负双手慢悠悠的踱步来回走着,将脑袋凑到慕流苏跟前,露出些许好奇神色:“主子,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带慕六小姐入宫了?”

    慕流苏身见着青花那张好奇的娃娃脸,面上的冷厉神色这才缓解了不少,听着小丫头的问话,慕流苏抬手用食指分外宠溺的点了点青鱼的脑袋,低低一笑:“此事儿你先看些便是,你不要以为将军府上有些手段的无非是一个慕婉瑶而已,我的这个就妹妹,心思也是极深的,如今她虽然没有起了什么异心,不过早些拿捏住她的些许把柄也是能够防患武未来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