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七十七章原来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七章原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场比试结束,最终成绩仍旧是慕流苏,姬弦音这一组荣获第一,自然而然的拔得了头筹,三场综合成绩算下来,排在第二的便是沈芝兰与沈芝韵兄妹二人,其三便是太子楚清越和楚心慈二人以及南秦的秦益秦霜云二人。

    然而没有谁会注意到第二名和第三名是谁,人们只知晓校尉营比试第一个国交宴头筹的赏赐,就是在今夜的晚宴上举行,暂且不说校尉营比试之中,十二校尉营被一个才刚刚训练了一个月的东郊校尉营给比下夺得了头筹的事儿,便是西北猎场的国交宴比试最终头筹花落在最不被人看好的这一家上也是让人极为震撼。

    一个文武全才的慕流苏重新被人所认识,本就在京中风头正盛,如今因为参加了校尉营比试和国交宴比试,夺得两个第一的名声,更是让慕流苏声名显赫一时。

    然而这次国交宴上,让人震惊的一众贵族子弟却是不止慕流苏一人,本就年少就已经位极人臣的沈芝兰,除了一身才华之外,更是有着不输南秦秦益的俊俏功夫,而一向低调至极的四皇子楚晏宁,更是在国交宴上凭借着一曲待君归名动天下,几位京中贵女更是一个比一个出色,且不说本就名扬帝都的沈芝韵,便是国交宴上的赵欢欢和姜莺莺二人也是春风一把风头。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姬弦音那驾马而来的风华无双,本就是名动大楚的第一美男子,如今传出了一身病疾已经被神医谷治愈的消息,先前的懦弱无能也不过是隐忍不发,如今一出手便是逼得荣亲王妃被贬为庶人,受了牢狱之灾,如此手段,比起那手段铁血的少年将军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荣亲王府姬二公子容色无双,华滟动人的名声一时之间盖过了沈芝兰和慕流苏二人,更是将众人好奇至极的南秦战神五皇子秦誉的风头都遮了一半儿。

    然而此时此刻,这位风头盛极的少年公子,却是在国交宴结束之后,便与将军府上的少年将军慕流苏一人一匹轻骑,极为张扬的策马回了荣亲王府。

    荣亲王爷还沉浸在荣亲王妃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的事情之中,脑中一片浑浑噩噩,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他终于想起来这事儿似乎和姬弦音脱不了干系,想要逮着人问个清楚的时候,慕流苏和姬弦音早已经没了人影。

    翻身颇为利落的跳下马,荣亲王府的侍卫见鬼似的看着从马上轻快落地的姬弦音,西北猎场上的事情尚且没有传回荣亲王府,所以他们并没有得知姬弦音这么久的懦弱无能其实都只是伪装罢了。

    初一也是一改先前的战战兢兢胆小怕事儿的德行,难得扬眉吐气,雄赳赳,气昂昂的领着小丫头青鱼进了荣亲王府,又一路将人领着人进去了云间阁的院落。

    先前国交宴比试之后,慕流苏和姬弦音并未过多停留,两人骑了快马一路朝着荣亲王府疾驰回来,青鱼和初一跟在两人身后,追的分外心酸。

    如今见着终于落了地,有时间和慕流苏说话了,青鱼便是下意识的想要跟着慕流苏进院子里的屋内去,初一瞧着这没眼力见的傻丫头,不由眉毛一竖,拽着人家的衣领,轻轻松松一提,就将人给拎了起来。

    青鱼从未有意识开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这么拦着人走路的,不由瞪大了眼睛,分外诧异的看向了初一。

    本就是一张娃娃脸,瞧着就已经分外可人,如今瞪着一双本就极大的水灵灵的眼珠子,更是瞧得初一一愣神,只觉得胸腔一跳,一阵古怪情愫油然而生,他下意识的楞在原地,提拎着青鱼的衣领,没有半分松手的举动。

    青鱼比初一更是愣神,她受主子之令前来寻找弦音公子的时候,恰恰赶上了民乐街的那一场屠杀,姬弦音端坐马车之上,一身清贵至极的无双风华,纤长五指微微挑开车帘,眼里露出一片凉薄杀意,全无半点畏惧神色,而初一便是游走在楚琳琅和荣亲王妃派来的大批杀手之间,动作狠辣有素,招招致命,瞧着竟如同音杀阁之中顶尖的杀手一般,一身功夫,厉害至极。

    那场打斗对于初一而言似乎是轻而易举,或者可以说并不是打斗,而是初一单方面的屠戮罢了。

    分明是亲王府上的暗卫,即便是再如何差劲,也不该一招呢难以抵抗,然而这些人在初一手中,确实是一招致命,犀利至极。

    也就是这个时候,青鱼才猛然发现,饶了这么大的圈子,原来并不仅仅是姬二公子是伪装成懦弱无能的,就是这个名叫初一的呆头侍卫,其实也是一个气质犀利,功夫极高的武林杀手。

    然而青鱼看着初一现在也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困惑,她分明是亲眼见着这呆头侍卫一副犀利至极的杀戮模样的,怎么到了这荣亲王府,又成了这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了?

    不过他呆傻归呆傻,老是拽着她的衣领算是怎么一回事儿,青鱼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不由抬手在初一面前挥了挥:“傻大个,你干嘛呢你?”

    初一拎着比他矮了整整一个头的青鱼,见着她瞪着一双圆不隆冬的眼睛,仍旧没有回过神来,一直听着青鱼唤了他一声傻大个,初一才回过神来,心中自然而然的升起些许不满。

    这小丫头怎么说话的,他怎么就成了个傻大个了,他分明已经展示了实力了,主子开窍了恢复正常了,他也跟着享福了,从今往后,他再也不是荣亲王府憋屈懦弱的呆头侍卫初一,而是音杀阁铁血手段的四大护发之一初一!

    若是旁人说了这句话,按着初一的脾气,必然是上去就是一顿能揍,让他知晓花儿为什这样红来,但是如今在他面前的是他一直觉得颇为乖巧的小丫头青鱼,初一即便是满身的火气,一时之间也是发泄不出来。

    尤其是看着青鱼那一双圆溜溜水灵灵灵动至极的黑色瞳眸,再看着她被自己拎着衣领也仍旧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不由感慨了一声,果真还是青鱼小丫头乖巧,若是换做了唐阿娇或者是青花这两位姑奶奶,估计早就一鞭子给他招呼过来了,青鱼无论如何,至少还没有露出火爆脾气,没对她出手,既然如此,她说他的那句傻大个儿,他也就暂时大方的忽略不计了吧。

    初一做了决定,这才慢悠悠的将青鱼放下,见着小丫头脚落了地,这才放松了不少,倒是忘记了回答她的问题。

    青鱼看着初一这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也是一副极不理解的样子,扭头看了一眼,也不说话了,转手又想要朝着屋内行去找慕流苏说今晨的事情。

    初一没想到他才将这小丫头拎着衣领阻拦了一番,谁知道她竟然是一落地后一言不发又要进去,不由浓眉一皱,又从后面伸手拽住了方才提拎着的青鱼脖颈处的衣领,颇为有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这小丫头,怎生这么不开窍,半点风情都不解,我家主子与你家主子如今有要事要讨,有什么事儿,还是晚些去说的好。”

    青鱼听着初一的话,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开窍,不解风情?这是什么鬼话?难不成主子和姬二公子当真还有要事商量不成,为何她总觉得应该早些告诉主子姬二公子以前的懦弱无能都是伪装的比较好呢,否则主子受了欺负,那可如何是好?

    ……

    初一和青鱼在门外的一个小插曲屋内的慕流苏和姬弦音自然是不会知道,当然他们之间如今还有更加要紧的事情处理,也不可能去注意两个小属下的细节。

    慕流苏自从在西北猎场听了姬弦音的话跟着他快马回来以后,便是全程直愣愣的任由姬弦音拉着她的手,看着他将自己看似有力实则温柔至极的拉着自己进入了荣亲王府,又进入了云间阁院落,最终进入了屋内的内室之中,仍旧没有回过神来。

    她一手抱着跟着她一起驾马归来,意气风发的猫儿糯米,一手被姬弦音一路拽着的手,等着二人终于不走动了的时候,这才停下了步子。

    慕流苏的身子在女子之中其实极为高挑和一般男子差不多高,所以才不会出现有人有半分怀疑她是女子的事情,但是站在身形比一般男子高挑不少的的姬弦音面前,却还是稍微矮了些许,如今姬弦音俯视着她,迤逦眉眼妖冶而美艳,委实极为动人心神。

    姬弦音看着慕流苏呆愣的模样,艳丽眼尾微微弯出一抹弧度,饶有兴味的道:“流苏可有什么话想问弦音的?”

    慕流苏此时心中极为复杂,虽然在西北猎场与姬弦音并驾齐驱回来的时候就知晓他的骑射了得,然而回来的时候,姬弦音驾马疾驰的速度,更是快出了不少,便是她也隐隐有些跟不上,她素来心思细腻,也是看出来了弦音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并没有外界传闻那般柔弱至极,反而是个极有实力的人儿。

    可是这般实力,便是让慕流苏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前世她与弦音也是往来数年,交情不浅,然而即便是前世弦音的身子并没有染了寒疾这般懦弱的时候,也是因为当年姬王妃途中产子,留下了不少病根,那时候的弦音身子虽然不若寒疾可怖,但是极为瘦弱却是不假的。

    她素来都是见着弦音乘坐马车,从未见着弦音骑马的样子,至于骑射之术,更是闻所未闻。

    然而今日弦音的表现,却是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她猜想弦音应当是想起来了当初的事情,但是他至今一句话不提,她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原本心中满腹的疑问,然而看着与记忆之中分外熟悉却又似乎有些陌生的姬弦音,慕流苏一时之间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只是无论慕流苏如何陷入自我怀疑,但是她却是分外肯定眼前的人却是是弦音无疑,记忆中早已经刻入骨髓的人儿,她自然不可能认错,即便是认错了弦音,糯米一只猫儿,她也总归不会认错。

    瞧着姬弦音那张艳丽魅惑的面容,慕流苏呐呐了半天,却是有些愣怔的干巴巴的问道:“原来……原来……原来真弦音你的骑射技术……竟是如此之好么……”

    ------题外话------

    三更依旧。明天看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