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七十二章搜吧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二章搜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实姬弦音说话委实有些毒辣,瞧着美艳至极的人儿,偏生说出的话简短却又能直戳人心,委实让人心中不得不赞叹一声。

    但是姬弦音方才说的话,却是没人胆敢轻易附和一句,虽然从死道理来说,荣亲王妃确实是第二任王妃,姬弦音这个先王妃之子称呼一声续弦倒也有那个资格。

    但是这个资格也就仅仅限于姬弦音罢了,毕竟那人再如何不济,也是如今实打实的荣亲王妃,她们一众贵妇人之中,除了长公主之外,便是一众妃嫔,也得看着荣亲王妃几分面子,

    而姬弦音方才所说的见不得他好的人,也就是说楚琳琅和荣亲王妃二人对他下手的事情,更是无人胆敢接话,荣亲王妃和姬二公子先前本就因为许灵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虽然想也知晓荣亲王妃不会如何善待姬弦音这个并非亲生的儿子,但是在国交宴上派人刺杀这等事儿还是未免太过疯溃了些。

    不过想来也是,如今荣亲王府还缺个世子之位,如今两个公子都已经成年了,也是时候了,荣亲王妃那般谨慎的性子,绝对是不会容忍眼中有一丁点威胁度存在的,如此想来,暗杀姬弦音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为了一个刺杀,动用了亲王令牌,难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一众人目光怀疑的时候,荣亲王爷面容上的震惊更是毫不掩饰,他心中虽然极有底气那亲王令牌在他身上,但是看着姬弦音那般笃定至极的面容时,却是心中打鼓,情不自禁的朝着自己的衣摆之间摸了摸。

    然而不摸还好,这一摸,却是心都凉了半截,衣摆之间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亲王令牌。荣亲王爷原本还信誓旦旦的面容顿时便是一僵,脑中一阵快速运转,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亲王令牌如此重要之物,从他接任荣亲王一职之后,就一直好生保管,随身携带,即便是晚上睡觉都的时候,都是从不离身的。

    这么几十年的时间,他都保管过来了,而且没有一天是丢失不见了的,怎么偏偏就是今日,姬弦音说了吗那亲王令牌不在他身上之后,这令牌当真是如此凑巧便没了?!

    荣亲王爷心中一片寒凉,几乎下意识的便想指问是不是姬弦音动的手脚,然而他心中却是知晓,若是此时咋呼出来亲王令牌没了,那么他便是犯了弄丢先帝御赐之物的大罪。

    弄丢先帝御赐之物,说是死罪也不为过,罢免荣亲王爷这个职位都还算是轻松的,一个不好,极有可能便是流放为庶人或者没了小命。

    荣亲王爷自认这么多年以来,他那懦弱性子尚且不曾得罪过谁,这个亲王之位,是个高贵的爵位,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实权,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荣亲王爷这一辈子还没有被谁盯上过,也没人起了心思想要置他死地。然而他却是完全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亲王令牌会被弄丢。

    即便是荣亲王爷再蠢,他也是知晓今儿这事儿必然和姬弦音脱不了干系了,否则他怎么可能那般笃定亲王令牌在楚琳琅身上,如今他便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若是他现在说了亲王令牌被弄丢了,他的下场一定不惶乐观,当初元宗帝新帝登基,为了稳固名声所以留下了他这个并非一母同胞的手足。

    然而如今已经是时过境迁,元宗帝如今大权在握,文有左相沈芝兰,武有骠骑大将军慕恒,可谓是风光至极,无人能出其左右,若是瞧不惯他这个皇弟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便能一举废了他。

    可是他如果不说的话,那所谓的亲王令牌十有**会从楚琳琅身上搜出来,那个时候,偷盗亲王令牌的大罪,恐怕也不是楚琳琅能够受得了的。

    这些道理倒是想的还算透彻,然而他却是不知道,亲王令牌如今还在楚琳琅手上其实并不是姬弦音动的手,而是慕流苏动的手,只不过姬弦音早就派了音杀阁的人暗中护着慕流苏,所以对慕流苏的一举一动这般清楚罢了。

    而那所谓的偷盗亲王令牌的大罪,姬弦音倒还真没有冤枉楚琳琅,毕竟那花斑豹子和火红狐狸的事儿,确实是楚琳琅偷偷盗用了荣亲王爷的亲王令牌之后才动的手。

    至于那个劳什子贺山,一个看着楚琳琅手中拿着亲王令牌的禁卫军,自然是让其进入无疑,不仅让其进入了甚至还帮着楚琳琅将那黑布蒙着的花斑豹子和火狐合力抬到了森林中央。只可惜这个侍卫进入森林之中后,便是再也没能活着出来。

    若是在西北猎场门口处,这位禁卫军发现了些许端倪后马上吹响了暗号声音,有着四面八方暗卫的帮衬,许是不会就这么平白送了性命。

    只可惜这个禁卫军见着白日里和荣亲王爷一起跟来的楚琳琅拿着亲王令牌的时候丝毫没有产生怀疑,直直就将人带入了西北猎场,西北猎场只有在比试之日才会派出禁卫军的暗卫进行盯梢,所以整个西北猎场,也便只有他和楚琳琅二人。

    到最后,楚琳琅全身而退,而这个守门的禁卫军,却是永远的成了森林之中的一抔黄土。

    ……

    能够在夺嫡之战中畏畏缩缩还坚定顽强的活了下来,可想而知荣亲王爷素来是个惜命的人,如今纠结在说与不说的时候并不长久,因为荣亲王爷很快便认定下来,儿子没了毕竟还可以重新生上一个,而自己没了,那就是真的凉了,一辈子就没了。

    打定了主意,也就不打算说出来了了,索性一会儿爆出了楚琳琅偷盗亲王之令的罪名时候,装的一副震惊模样,许是还能免除了些许责罚。

    ……

    荣亲王爷在做出取舍的同时,元宗帝看着姬弦音那波笃定的面容,也是不得不朝着楚琳琅看了一眼,问道:“琳琅,如今弦音小子说你偷盗了亲王之令,可是同意让人查看一番真假?”

    楚琳琅迎着元宗帝的目光,竟是一时觉得难以直视,他微微低着头,满目的阴鸷,如今这种情况,姬弦音指名道姓说是他和母妃对他起了不轨心思,甚至分外笃定的说亲王之令在他身上。

    姬弦音这般说法,便是楚琳琅都觉得有些忍不住的心慌意乱,几乎是下意识的觉察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是下意识的不想同意让人搜身。

    然而他也是最为清楚不过,此时此刻,他万万是说不得一句不同意让人搜身的,若是他不同意,必然会被有心人算作是心虚,反而印证了姬弦音说的话是真的。

    更何况元宗帝都问出了这句话来,其实已经表示是想要看人搜身的,如今这样说得像是征求他意见一般,也不过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罢了。

    楚琳琅也是知晓,他就算是再大的脸面,也不能拒绝了元宗言外之意的暗示。

    虽然下意识的觉得有些诡异蹊跷,但是楚琳琅如今也不好伸手去摸自己的衣袖,检查那亲王令牌到底在不在自己的身上,毕竟他如果这番动作,无疑也是在显示自己心虚罢了。

    楚琳琅生性多疑,姬弦音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自然是下意识的觉得有些诡异,生怕一和不小心,自己就中了招,但是好在方才他也是注意到了荣亲王爷的举动,见着他往衣摆之间摸了摸,如今脸上一片安然的样子。想来那令牌其实是在荣亲王爷身上的,所以才能这般放心。

    楚琳琅想到这里,不由放心的点了点头道:“搜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