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七十章废物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章废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仅她一人回来了,更是带回了一个随了她姓的孩子,姬弦音。

    一王两妃,一个太后赐婚,一个皇帝赐婚,都是不遑多让的尊贵身份,这若是折腾起来谁也讨不着好处,不过也没那个空闲瞎折腾,毕竟姬王妃一回来人就没了。

    荣亲王爷对这个凭空得来的儿子虽然极为不喜,但是毕竟有着姬王妃的遗愿,也就不得不将人留在了王府,若说荣亲王爷不喜这个儿子任其自生自灭元宗帝倒是能信,但是说荣亲王爷在这国交宴上折腾半天只是为了谋杀这个儿子,说什么元宗帝都不会信。

    只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不由沉声道:“整个大楚,除了朕和太子之外,只有你能凭着亲王令牌进入西北猎场,如今西北猎场出了事儿,自然与你有关,你便是想要摆脱自己的罪名,也得拿出一定的证据才行。”

    哪有什么证据,这西北猎场确实只有他手中的亲王令牌能进去,可那亲王令牌至今仍在他身上,好生保留从未丢过,怎么可能会有别人动用了。

    荣亲王爷一时着急的额头直冒冷汗,但是没别的办法,只能努力想着用什么样的方式解决这事儿,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法子,每次进去的时候,他除了偶尔带着楚琳琅一块进来,身边也是的一个旁人都没有。

    然而楚琳琅是他的儿子,无论是他说的证词,还是说它证人的可信度都太低了。

    荣亲王爷如今没有别的人作证,一身的诬名已经洗不干净了,自然不愿意将楚琳琅也跟着拖下水来,如今只之计,也就能着急的道:“皇上,臣弟入西北猎场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却是找不出证据来,但是这事儿确实和臣弟没有关系,臣弟当真是冤枉啊!”

    一个亲王被人冤枉成这样还没有洗清自己嫌疑的证人,委实有些憋屈,荣亲王爷心中恼怒,朝着元宗帝诉苦表了自己一身清白的时候,便是转头眼红的看着慕流苏:“英武将军,本王确实不曾做过这样的事儿,你这是诬陷亲王,这可是重罪,若是你有些脑子,就识相点赶紧告诉大家这是你诬陷本王……”

    看着荣亲王这般气急败坏的样子,元宗帝面容之上也是带了几分促狭笑意,如今正常人都能想的出来荣亲王爷不可能对姬弦音和他动手的事情,他也是极为好奇慕流苏到底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慕流苏看了一眼威胁他威胁得起劲的荣亲王爷,也是忍不住勾唇一笑,一笑生辉:“荣亲王爷怕是想多了吧,流苏只是想问谁能进的了些西北猎场罢了,可不曾说过你就是背后凶手的话来,荣亲王爷这般反应强烈,难不成当真做了什么亏心事?”

    荣亲王爷自然是没做过谋杀慕流苏和姬弦音的事儿,但是对于姬弦音的不管不顾,任其自生自灭的事儿来他倒是确实做过,若是这也算亏心事的话,那慕流苏说的倒也没错了。

    只是如今他断然不可能承认,原本他以为慕流苏言语之中是认定了自己就是谋杀他的人,害得他那般手忙脚乱的解释了一番,那着急卑微的姿态,可以说是气的他牙痒痒,谁曾知晓慕流苏竟然会压根没把他当成凶手,那她一直站在一直看着他向元宗帝求饶又是怎么一回事儿,看他的笑话?

    荣亲王爷顿时觉得被慕流苏戏耍了一番,脸上怒容更甚,面色恼怒的呵斥道:“英武将军休得胡乱说话,本王才不曾做过什么亏心事儿,你认定了这背后之人是能够进去西北猎场的人,皇上和太子殿下是绝对不可能,可不是在暗示别人只有本王能够对你下手吗?如今口口声声说你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简直是贻笑大方。”

    慕流苏也是被荣亲王爷蠢唇感动到了,难怪这人能够在当初的夺嫡之战中存活下来,原来竟然是傻人有傻福,就荣亲王爷这个拎不清的傻子,只顾着看着他们表面上讨论的事情,丝毫没想到转个弯。

    慕流苏对这样蠢笨得惹人发笑的王爷也委实生不起气来,脸上反而带了几分笑,意有所指的道:“荣亲王爷恐怕怕是忘了一件事儿,这西北猎场能够让你进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王爷你这个人,而是因为你手中的亲王令牌罢了。”

    荣亲王爷素来闲散,正好这样的闲散也符合了元宗帝的心思,对他生不出什么忌惮之意,索性也就更不去学什么别的东西了,就这么终年闲散下来之后,导致他的脑筋也实在是是转的不怎么快,今儿他也确实是认为慕流苏在指认他这个人,委实没有想到慕流苏提及的这一点。

    正如慕流苏所言,这西北猎场他之所以能够进去,并不是因为荣亲王爷这个身份,而是因为他手中的亲王令牌罢了。再一听慕流苏的言外之意,可不就是在暗示他有人动用了他的亲王令牌进去了西北猎场?

    楚琳琅和荣亲王妃也是反应过来,两个人原本就因为做了亏心事儿而自忐忑至极,如今一听慕流苏提及了亲王令牌的事情,不由心中打鼓,楚琳琅更是面容难看,好在他已经确认了那亲王令牌在他动用之后,就已经放回了荣亲王爷那里了,心中有了些许底气,倒也不是很惊慌。

    荣亲王爷正巧想到了什么一般,扭头朝着楚琳琅的方向看了过来,见着楚琳琅面上一副镇定模样,心中也是觉得没什么异样,这才放心下来,这个少年将军当真是好一张利嘴,如今是在挑拨他和楚琳琅的父子关系不成,只可惜琳琅就算确实是进入了西北猎场,但是进去的时间也是极短,而且从头到尾都是个他在一起的,断然不会有跑去森林中央动手脚的可能性。

    如今楚琳琅的反应也没有丝毫的惊慌,瞧着让人分外安心,荣亲王爷不由对着慕流苏冷笑一声。

    “英武将军惯会如此擅长说瞎话么?这亲王令牌,一直在本王手中,岂能轻易到了别人手中,便是琳琅进去西北猎场的时候,也是有本王亲自带人了进去的,从头到尾都守在本王身边,断然不可能扑了森林中央动了手脚,这事儿门口负责检查的禁卫军都极为清楚。”

    荣亲王爷铁了心的不信慕流苏的暗示,倒是慕流苏这一茬让他想起来一件事儿,慕流苏这一番话,倒是让他记起了一个认证来。

    想了想,荣亲王爷便朝着刚刚安排好了民乐街刺杀之事儿的禁卫军统领道:“萧统领,本王记得这几日门口当差的正好便是你手下的人,如今本王正巧有些麻烦,需要这位小兄弟替本王作证,可否麻烦萧统领查查是谁,将人带上来?”

    禁卫军统领才安排了人手去了姬弦音被刺杀的地方,满头大汗的跑回来,还没来得及歇口气,便是听得荣亲王爷的这番话,顿时觉得有些猫腻,这西北猎场的事儿怎么又和他手底下的人扯上了关系?

    禁卫军统领心中也是有些摸不着调,只是心中暗叫不好,可别是惹出了什么麻烦事儿的好,这好好的一场国交宴,弄的这么个乌烟瘴气的,委屈是心累。

    禁卫军统领心下百转千回,却是下意识的开口道:“回王爷,这几日守在西北猎场的人名叫贺山,只是今日整个禁卫军猎场都没发现贺山这个人,原本以为是有事儿掉队了,如今看来,似乎是失踪了,王爷怎会突然提起他来?”

    禁卫军统领中途毕竟离开了一趟,也是不太清楚西北猎场内又多了一场刺杀,如今听着荣亲王的问话,自然是知无不答。

    荣亲王爷原本才带了几分笑意的面容瞬间垮了下来,怎么唯一的人证没了,那可是唯一能够证明他和楚琳琅二人一起进去但是什么事儿也没做的人,就这么失踪了,岂不是让他们父子二人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荣亲王爷只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也不经大脑思考直接就朝着慕流苏吼道:“英武将军,唯一的证人没了,难不成是你动的手脚杀了贺山想要死无对证诬陷本王?!”

    慕流苏气极反笑,真的是不想调侃这位亲王的智商,也不由替先皇感慨一声,即便是龙生九子,也不该有蠢笨反如此地步的吧,瞧着元宗帝这般精明的皇帝,怎么会有这么个蠢笨至极的手足兄弟?!

    她冷笑道:“这惯会擅长说瞎话的人是荣亲王爷而非本将军吧,要知晓这西北猎场的事儿可是差点害得本将军丢了性命,本将军比谁都想要知晓这背后的凶手是哪个混账东西,若是本将军知晓了贺山知晓出入人的信息,巴不得将人好生哄着套出话来,你说本将军没事去杀一个贺山作什么?”

    这一番话,不仅是慕流苏说出来的话,更是众人之中稍微有些脑子的人的心里话,毕竟这受了伤的人是慕流苏这个少年将军,她没事去杀一个知晓凶手的禁卫军做什么,简直是搞笑至极。

    荣亲王爷也是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有些智障,瞬间变涨红了脸,可是仍旧有些不服气,凭着一股子倔气上犟嘴道:“总之杀了他你就能诬陷本王,英武将军你这个嫌疑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的,不过就算是他死了也没有关系,毕竟这偌大的大楚,不可能会有谁拿了本王的令牌,也许是有谁本事大了进去西北猎场也说不定,总之不会是本王和琳琅动的手脚!”

    说到最后,任谁都听出来荣亲王爷这是在犟脾气了,一点证据没有,却妄图洗清自己和楚琳琅的嫌疑,委实没有亲王半点亲王的作风。

    荣亲王爷说完一句话,也不管众人反应,直直看着慕流苏,眼中满是怨毒。

    慕流苏下意识的便要上前反驳回去,手腕处却是传来一阵温江触感,一阵泠然冷香幽幽拂过鼻尖,带起一阵泠然冷香,竟然一旁一直静默的姬弦音又一次拽住了慕流苏的手腕,走到了她的身前,惊艳身形将荣亲王爷那怨毒至极的目光悉数遮挡而住。

    慕流苏尚未反应过来,便见得姬弦音迤逦凤眸之中透着寸寸凉薄,宛若寒山冷月,冻人至极。

    姬弦音直直看着荣亲王爷,极为凉薄的冷笑了一声,唇角亦是勾着一抹冷笑:“蛮不讲理,亲疏不分,如此废物竟是也能做了大楚的亲王,看来当真是除了一身流淌的血脉毫无别的用处了。

    ------题外话------

    仙女们别急,渣渣总是要虐的,先给你们看霸气的小弦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