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六十七章皇伯伯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七章皇伯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般想着,慕流苏便迎着众人目光,上前一步,朝着元宗帝道:“皇上,听闻今日弦音来的时候,也是有人派了大批杀手暗杀弦音?”

    元宗帝想着姬弦音已经和慕流苏碰过面了,知晓这事儿倒也奇怪,闻言点点头道:“确有此事,朕已经着人手去调查此事了。”

    慕流苏眸光动了动,看来弦音已经是将这事儿捅到了元宗帝跟前了,不由凝神道:“皇上,流苏有一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若是有些不中听的,还望皇上恕罪。”

    这话问的,显然是要讲了,南秦使者那边也是铁了心要查明此事儿,元宗帝见着这般情况怎可能再拦着人家说话,不由点点头道:“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谁也不曾意料到,好在你与弦音小子都没事儿,倒是不幸中的万幸,如今你若是有什么话,大可说出来,朕不仅恕你无罪,还会替你们二人做主。”

    慕流苏得了元宗帝这么一声承认,唇角微微勾笑,面上却是一副沉稳模样,拱手行了一礼,颇有几分臣子模样道:“多谢皇上,微臣想说的是,今儿姬二公子那边传出了刺杀的,如今微臣在西北猎场也是差点被人所害,两件事情不可能这般凑巧,很显然是有人在背后针对微臣和姬二公子两人的,而姬二公子素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平日里自然不可能得罪什么人,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在于他参加了这一次的国交宴的事情,所以才对微臣与姬二公子起了杀心,想要置微臣二人于死地。从而拔得国交宴的头筹。”

    顿了顿,她眸光直直的从方才参加国交宴的人身上一一扫视而过,眼中带着些许犀利和笃定道:“所以微臣怀疑,这两件事恐怕与参加国交宴比试的这些人脱不了干系。”

    慕流苏说完这番话,整个西北猎场顿时便噤若寒蝉,难怪这位少年将军方才向皇帝讨要了一个恕罪的由头,原以为不过是个噱头罢了,如今看来还真是需要至极,这英武将军当真是厉害,这样的话都敢说出来。

    虽然是一下子便缩小了范围,但是要知晓今儿参加国交宴比试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些贵族臣子,更是包括了皇族的公主皇子。

    慕流苏说的脱不了干系的人中,可不就是包括了皇族?

    元宗帝的脸色也有一刹那的僵硬,想着慕恒这老家伙教出来的儿子是不一样,什么样的话都有胆子说出来,还知晓先向他讨要恕罪的龙诣,倒是个胆大心细的。

    不过元宗帝倒也不至于恼怒,皇族之中参加国交宴比试的也不过是两位公主两位皇子罢了,太子为人正直,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楚心慈更是心悦姬弦音,更不会对姬弦音下手,至于楚华裳,就凭着她那个本事,即便是真的杀了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也没可能夺得国交宴的头筹,。

    更何况,即便是他们这一组有慕流苏这个少年将军在,但是弦音毕竟身子体弱,在众人眼中其实相当于他们那一组差了一个人,按道理来说应当不会有人将慕流苏和姬弦音那一组放在眼中,对楚华裳而言,与其对慕流苏和姬弦音下手,还不如对沈芝韵这一组下手。

    当然即便是沈芝韵是沈芝兰的妹妹,她也不可能会对慕流苏和姬弦音下手。

    至于楚晏宁就更不可能了,一个深宫之中异常低调的皇子,之前与慕流苏和姬弦音压根就没有交集,瞧着对那头筹似乎也没那般心思不可能做出这般蠢事出来。

    元宗帝左右思虑了一圈儿,还是觉得荣亲王妃动手的可能性比自己的四个皇子皇女大的多,这才安心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确实有可能是参加国交宴的人对你们动手的,只是如今人都在此处,除了猎物身上的千里引之外也没有留下什么别的线索,你如何能够知晓背后的凶手是谁?”

    西北猎场的重任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元宗帝,心中极为感慨,难不成这英武将军当真这么得了盛宠?听了慕流苏那般透着几分大逆不道的话,竟然是一句重话都没说反而还风轻云淡一点反应都没有?

    慕流苏自然没空搭理这一群看热闹的,就着元宗帝的话继续道:“微臣心中却是已经有了想法,不过仍旧有问题想要皇上解惑。”

    元宗帝顿时便来了兴致,这小子当真是伶俐得紧,句句话都将他这个掌权者给拉扯了进去,态度更是放的极为端庄,以微臣自称,便是有些议政的样子,害得人即便是想要插嘴说话,都有些不太可能。

    荣亲王妃确实是极为想要插嘴一句的,但是慕流苏句句话都不离元宗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元宗帝也只能应答着,荣亲王妃再心狠手辣,毕竟也只是一个王府后宅的夫人,即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插了皇帝的话。

    更何况方才被慕恒指名道姓说了她话多,让她安分,她也委实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准备好了的满的嘴辩解和歪曲事实的话,她想要一一说出,却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憋的脸色涨红。

    元宗帝心中越发好奇,便朗声笑道:“流苏小子也不用这般客气,当初你爹与朕也是称兄道弟的好兄弟,既然朕赏赐了你一个位同皇子之尊的将军之位,那你便是与老三等人身份无异,既然如此,也不用自称微臣,便叫朕一声皇伯伯便是。”

    一众人都是有些面色惶恐,显然是被元宗帝这句话惊了不少,慕流苏虽然确实有个位同皇子之尊的爵位称呼,但是毕竟皇族与臣子有别,臣子毕竟是臣子,皇子毕竟皇子,尊贵的多,在一般人面前刷刷威风也就罢了,真是到了皇族面前,那还是极有分别的。

    然而元宗帝如今这句话里让慕流苏叫她一声皇伯伯,这样的称呼,整个大楚帝都,也就只有荣亲王府的两个公子还有长公主府上的赵鹤这几位有皇族血脉的人有资格叫上一声。如今让慕流苏这般称呼,可不就是在暗示慕流苏身份极好么。

    上次宫宴之上,元宗帝一口气免除了慕流苏和慕嫣然姐弟二人的跪拜之礼,如今国交宴上,又开了金口让慕流苏唤他一声皇伯伯,如此盛宠,委实让人心中有些艳羡。

    荣亲王妃原本憋的涨红的面容也是一阵青白,心中极为恼怒,这慕流苏到底是走了何等的运气,竟然是有资格能够得了元宗帝如此盛大的偏袒?!这么一声皇伯伯,琳琅才是有资格称呼的,姬弦音那个孽种毕竟有着荣亲王爷的血脉,即便是她再不满意,人家确实也是有资格称呼的,但是这慕流苏算是怎么一回事儿,一个区区臣子,竟然也能唤了元宗帝一声皇伯伯?委屈是可笑至极!

    慕恒原听着元宗帝的话,也是有些意想不到,虽然诚如元宗帝所言,他确实是极为忠于元宗帝的,但是这事儿毕竟是关乎流苏的事情,他虽然愿意看到自家儿子得了元宗帝的赏识信任,但是毕竟这事儿还得看流苏的反应,于是也就忍着没有多说话,静静看着慕流苏示意她自己做主。

    慕流苏和慕恒对视了一眼,暗示慕恒放心后,这才将视线懒洋洋的扫过荣亲王妃,见着她那一阵青一阵白的,心中冷笑了一声,面上却是带着笑意对着元宗帝诚挚道道:“皇上隆恩,既然如此,流苏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般利落程度,就是害得慕恒也一脸的诧异,答应的这么迅速,还真是不怕风头过盛成了别人的眼中钉?

    元宗帝见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丝毫不避讳,毫不犹豫的就接下了这句话,也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句,笑道:“好,流苏小子这性子当真是随了你父亲,方才你想问皇伯伯什么话,直接问便是,皇伯伯若是知晓,必然为你解惑。”

    见着元宗帝一下便由皇帝的自称“朕”化为了“皇伯伯”,脸上还那般慈祥和蔼,委实是让人惊掉了下巴。心中却是嘀咕写将军府上可真是祖上烧了高香了,自古以来功高盖主的权臣都是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怎么到了将军府上,却是这般模样,一门双将,皇帝信任,荣宠一时?

    慕流苏自从查过了慕恒和元宗帝的往事之后,便对元宗帝对慕恒的这般信任心中有了谱,慕恒确实是个声名显赫的将军,他与元宗帝那也是过命的交情,没少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元宗帝死里逃生过,可以说若是没有慕恒,便是没有如今皇位之上的元宗帝。

    当然,即便是慕恒救过数次元宗帝的性命,也即便元宗帝算起来是个明君,但是若是有权大压身的事情出现,应当也是会引得元宗帝避讳的,偏生慕恒也是个重情义的,对于这个过命交情的“兄弟”,也是十分敬重钦佩,认为是皇位之上实至名归的人,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个江南洛家的事情有些让人想不通,满打满算起来也是没做过什么伤及国家根本的事情。

    慕恒自然是觉得当初自己拥护的储君没错,一心辅佐,为了元宗帝也曾肃清了不少敌人,从另一个层面说起来,与其说慕恒是大楚极为锋利的一把利剑,还不若说慕恒是元宗帝手中最为锋利的一把利剑。

    在慕恒心中,更是将忠信于大楚等同于忠于元宗帝,当然也不是愚忠,只要元宗帝所作所为不伤及国之根本,他便会一直站在元宗帝这边,作元宗帝的左膀右臂。

    而元宗帝也自认自己是一代明君,不可能做出什么伤及国之根本的事情,而慕恒也确实如他所言,一直是他手中最锋利的武器,元宗帝尚且是储君之时,他便一力替他肃清政敌,而元宗帝登基之后,慕恒更是用着手中握着大权,和元宗帝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铁血手段辅佐相成解决不少心有不轨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元宗帝才能放下心来,给了慕恒这般大的荣宠,而丝毫不怕慕恒动了别的心思。

    再加上元宗帝更是从几十年前就已经将慕恒那一个忠信的性子给摸得分外清楚,这才导致了如今即便是慕恒手中手握三十万兵权,元宗帝不仅不会感到丝毫忌惮反而还为兵权落到了自己信任之人手中而感到高枕无忧的局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