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六十六章背后之人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六章背后之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南秦使者的心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若是这御医说了猎物身上并没有被人使用什么药物,否认了秦霜云是被这火狐给弄进去没来得及出来的话,那可是真的太过丢人了。

    元宗帝开口问道:“可是查出什么结果了?这猎物身上,当真被用了药物不成。”

    御医知晓此事儿事关慕流苏和南秦公主,本来就不敢马虎,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准备好生查探一番猎物体内的药物的,谁曾知晓,这三样猎物之上的药物虽然确实是有些难以察觉,但是药物的药效却是偏偏出了差池,竟然道这个时候了,猎物都已经死了,药效竟然还没有过去。

    对于御医而言,想要从这些药效未过的猎物身上查出东西来,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花斑豹子身上用的就是一种是容易让马匹引起狂暴的药物,只是药剂做了改良,里面引起狂暴的分量更多了些,并且还汇入了一些别的药物,这样剂量的药物,用在了本就性子狂暴的花斑豹子身上,确实容易伤及人的性命。

    火狐和毒蛇则是被下了千里引,这种东西原本是用来追踪越狱的逃犯用的,有母子引之分,母引的药物撒在一处东西之上,子引觉察到后便会极为自觉的追踪着母引的气息而去。

    举个例子来说,就是通常友人会在重要罪犯之上撒上千里引的母引,然后将子引撒在猎犬或者鹰鸟身上,让其追踪而去,虽然没有千里之外都能寻人踪迹那般夸张,但是一定距离内的效果却是极为明显的。

    但是御医心中震惊的地方却是:这一次的猎物身上,居然有两个母引,其中一个便是在那豹子身上,而另一个则是在蛇群之中那一头蛇王身上,而且这个蛇王身上更是奇怪的紧,竟然是同时下了母引子引,虽然两个千里引似乎不是同一样的,但是很明显的意思就是被下了子引的火狐追着毒蛇的母引到了森林中央,然后那被下了子引的毒蛇又追着慕流苏身上的母引朝着她袭击而去。

    可以说是环环相扣,分明是铁了心想要将这位少年将军置之死地,然而让一众御医无比困惑的却是,这两种药物分明都是经过了特殊处理,尤其是那狂躁药也是提取了无色无味的毒药,这么弄来,若是过了药效的话,应当是极为难以察觉的。尤其是千里引,药效过了,只怕是半分踪迹都查不出来。

    但是这背后之人也不知晓是哪个筋搭错了,布置好了这么大的一个局,也用了最为合适的最不容易被人察觉出来的药物,却是怎么没有算准这药效失效的时间,平白让自己露了破绽?

    御医心中虽然古怪,但是还是极为谨慎周密的说了出来。然后又向着慕流苏求证了一番,见着慕流苏那一截缺失的衣摆,以及蛇群尸体中那一角被撕得面目全非的衣摆时候,虽然那衣摆已经毁得极为干净了,但是依旧不难瞧出布料上的紫竹叶纹饰,御医瞧了一眼,已经完全笃定了那衣摆之上被人下了母引,毒蛇身上的子引追的就是慕流苏衣摆上的母引。

    经过处理的千里引和狂躁药物,这两样东西随便一样都是分外唬人的,如今通通被用了出来,可想而知杀心是有多大。

    慕恒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他的宝贝女儿这才归京不过半年光景,竟然有人想要下此毒手,更甚至已经能够毫无察觉的将药物下到了慕流苏的衣摆之上,当真是厉害至极。

    南秦使者更是听得目瞪口呆,这可是一个国交宴,两国邦交,可以说是除了天子登基最为盛大的一个宫廷宴会,居然有人敢弄出这么些不干净的东西来污人耳目,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震惊之人占了大多数,然而脸色发白差点没忍住吼出声来的荣亲王妃却是已经远攥紧了衣袖,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两样东西,分明是她算着药效给放置的,既不会因为时间太久而失了药效导致谋杀失败,又不会因为时间太短而使得药效一直保留被人察觉。

    总之一切的一切她都已经算计好了,只等着火狐将慕流苏给引进去之后,花斑豹子将人咬死咬伤都是一样的,反正不等国交宴比试结束就会丧失药效,如今这两样原本不该被人察觉的东西都被都了出来,叫她如何不心慌意乱?

    楚琳琅听着那语音这般精准的说出了这两种药物的时候,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这药物母妃不是算准了时间么,说了药效过了绝对不会被人察觉出来,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这几个御医查出来了?

    他下意识的扭头去看荣亲王妃,然而荣亲王妃也是一脸震惊不可置信模样,楚琳琅心中忽而升腾起一阵极为不好的预感,他咬了咬唇瓣,只觉得心中有些寒凉。

    事情的发展似乎是离他和母妃的预料越来越远了。

    ……

    南秦使者听着这御医的说法,也是一阵目瞪口呆,这什么意思,原来还真有这引人进去的事儿?而且不是针对她们这位南秦公主,而是针对大楚这位最为优秀的少年将军慕流苏?

    在秦楚国交宴上针对一个大败了南秦的少年将军,还是如此狠毒的手法,当真是活腻歪了不成?

    不过想了想,大楚不是有一句话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么,难不成是因为这位英武将军风头正盛惹了不少人的嫉妒,所以才让人动了杀人的心思?

    元宗帝脸色阴沉,原本只是简单的谋杀罢了,谁曾想到竟然是动用了这两味毒辣的药物。

    众人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到慕流苏身上,显然是想知晓这位被谋杀的主人公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慕流苏能有什么心思,无非是想说荣亲王妃和楚琳琅二人傻得天真呗,他们二人将狂暴药物用在了花斑豹子身上,是想要利用发了狂的花斑豹子将她弄死或者弄残。

    不过这两个蠢货很显然小看她的武功了,即便是她没有那么凑巧听到了荣亲王妃和楚琳琅的谋划,对付一只发了狂的豹子这玩意,虽然是要废些时间,但是委实不是什么难事儿,比起荣亲王妃和楚琳琅二人,她倒是对那个无声无息的在自己身上下了千里引的母引之人感兴趣一些。

    那人知晓荣亲王妃这么蠢的计谋没用,索性将计就计,弄了一群的毒蛇来,虽然毒蛇将那没用的豹子都给吓跑了,但是这滑溜溜玩意密密麻麻的去的缠绕上来,若不是姬弦音告诉她衣摆之上有东西,她怕是得废些心思,才能处理这些毒蛇,更何况若不是因为姬弦音异性本t1的及时,她可不是得被那些毒蛇叨上一口么。

    而且这事儿即便是谋杀失败,也是算到荣亲王妃的头上,很明显比起荣亲王妃和楚琳琅两个人而言,这人的计谋可是高了不止一星半点,能让她都差点吃了大亏,这个人委实有些本事。

    不过如今这人是借着荣亲王妃的算计来谋划的此事儿,留下的蛛丝马迹太少,便是她也一时半会儿摸不清头绪,如今这情况,总不可能这般平白说出来,估计除了她自己,弦音都不信。

    慕流苏素来都是个懂得权衡利弊的,如今这种情况下,既然只能将荣亲王妃和楚琳琅二人拖下水,分辨不清第三个人的身份,那便索性如了这第三人所愿,将那人做下的事儿全数算到荣亲王妃和楚琳琅的头上。

    ------题外话------

    猜猜这人是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