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六十五章检查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五章检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发懵是一回事儿,然而看到了慕流苏身前的那一堆猎物的时候,即便是见惯了生老病死的御医也是有些心惊肉跳,这哪来来的这么多的猎物,死了这么大一堆,委实有些吓人,好在每一场狩猎比试之后,这些猎物后面都会分发下去处置完毕,不会浪费。

    然而即便是如此,御医们也是觉得这数量有些多的离谱,从前面一堆猎物绕过去,瞧那一堆所谓的中了药物的火狐豹毒蛇,这三样东西都中了毒,害怕污染到别的猎物,所以都是额外放置的。

    然而等到他们看清了这一堆猎物的样子,御医们却是差点将胃里的东西悉数吐了出来,只因为那毒蛇的样子委实有些渗人,身上插着长箭,悉数都是一箭爆头,弄的绿色的毒液飞溅了满地,走的毒蛇体型还极为庞大,几乎堪比蟒蛇一般,整群毒蛇五颜六色啥样都有,什么种类都有,但是悉数都是带了剧毒的,五颜六色的蛇皮,瞧着分外渗人。

    众人远远看着那蛇群尸体,也是一阵反胃。终于知晓那些个禁卫军暗卫为何偏偏是将慕流苏与姬弦音的猎物给拖拽延迟了,其一的原因便是猎物实在是太多了,其二很显然就是因为这群毒蛇委实是太过恶心,而且看着都像是碰触不得的。

    一众御医原本还觉得用在动物身上的药物,怕动静太大,应该也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东西,即便是致命,但是也不会太多,如今瞧着却是不得不感慨一声,也不知晓这人到底是何等的蛇蝎心肠,这么狠毒的猎物,一不小心可能还会害了自己,那人居然是这么不管不顾的弄了这么一大群来。

    御医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在一众人的注视之下,便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去看那些尸体。

    有的贵族夫人面露惊惶,有的千金小姐胆小侧眸,也有的纨绔子弟好奇看着,总之整个西北猎场的人都是情绪万千。

    其中最为惊慌却又不得不强自镇定的人自然是荣亲王妃和楚琳琅二人,荣亲王妃虽然弄不清楚那一堆毒蛇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那花斑豹子和火狐的事情她心里是在清楚不过的了。

    虽然荣亲王妃也很想知晓谁那般和她心思相投,想要将慕流苏置之死地,但是她也是心中古怪,这蛇群怎么就偏偏凑巧也在森林中央去了,还是火狐引着过去的那一块地方?

    若不是荣亲王妃心中清楚自己没有安排那劳什子毒蛇,怕是她都要怀疑这毒蛇和那火狐、豹子是同一个人安排的了。

    倒是没想到不仅是自己安排的豹子都没解决了慕流苏反而还被她逮住了,便是这一群瞧着都渗人的毒蛇也不该让她如此命大逃了出来,如今悉数被人抓住了现行带回了西北猎场,这该死的慕流苏委实是太过命大了些许。

    不过荣亲王妃虽然有些惊恐,倒是不是很担心御医检查的问题,那火狐和花斑豹子的药物都是花了大价钱寻来的,若是刚刚发现的时候,许是还会被人看出些许端倪,但是如今时辰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药效也已经过了,这些御医无论如何也察觉不出来的,哪怕是传闻之中的神医谷中人,估摸着也不能看出太大的端倪。

    荣亲王妃心中有了底气,便是下意识的朝着楚琳琅的方向看了一眼,示意他不用惊慌,这药物的是她亲自安排人寻开的,处理得很好。

    楚琳琅看了一眼荣亲王妃,这才安心下来,对于自己的母妃,他还是极为信任的,于是不再惊慌的转开视线,目光阴鸷的看着慕流苏身边站着的一身风华无双的姬弦音。

    方才他狩猎出来,已经是听着自己的属下将姬弦音突然出现的事情前前后后问了个清清楚楚,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教他如何不气?

    如今人突然就锋芒毕露,和先前的作风大相径庭,几乎让他怀疑他是不是有人冒充的了,但是那张脸他在熟悉不活了,就是姬弦音无疑,他这个弟弟还真是给了她不少惊喜,扮猪吃虎是吧,那就看你这个孽种有没有这么大的胃口。

    即便是今儿没能害了姬弦音和慕流苏又如何,左右姬弦音已经说了,他和手下人是从民乐街跑出来的,既然是跑出来,暗卫也没有传来有人被折损的消息,那就是并没有出什么大事儿,只要没有损失人,就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即便是禁卫军和校尉营联手,也不可能查到他的头上来。

    至于那喂了狂暴药物的花斑点豹子,既然母妃说了药物没问题让他放心,那他便权且放心就是,毕竟母妃做事儿,一向让他极为放心。

    楚琳琅心中越想越得意,即便是今日的事情筹谋了这么久失败了,他也不觉得有多可惜,至少炸出来如此沉不住气的姬弦音,即便是他得了国交宴的头筹又如何,他就不信姬弦音有那个胆子当真敢不顾父王意愿直接向元宗帝请命做荣亲王府的世子不成!恐怕父王非会对他恨之入骨不可。

    楚琳琅想着,便是不由冷笑一声,即便是容色无疆又如何,即便是扮猪吃虎又如何,总归荣亲王府之上,只有父王的疼爱宠信才是最重要的。

    荣亲王疼爱他的生母荣亲王妃,而对姬弦音那个出逃的生母姬王妃分外厌恶,这就已经注定了姬弦音不是他楚琳琅的对手。

    楚琳琅看着姬弦音时候,眼中的怨毒神色落入了慕流苏眼中,慕流苏原本还颇为淡定的面容也是覆了几分冷意,径直往前一站,挡在了姬弦音身前,眸光凌厉而又挑衅十足的看了回去。

    唇角勾着冷笑,很显然是让楚琳琅不要得意的太晚早,毕竟这事儿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原本慕流苏这个上前一步,挡在了姬弦音身前只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然而慕流苏却是没想到手腕处会突然传来一阵暖意,一股温柔力道将她拽了回去,慕流苏扭头一看,见正是姬弦音握着自己的手腕,将她拉得退了一步,靠近了他身边。

    姬弦音握着慕流苏的手腕,抬眸风轻云淡的朝着楚琳琅的方向对视过去,纤长眉羽之下,一双妖冶迤逦的凤眸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一身雪玉色衣袍翩然而立,衣袍翻飞,露出衣襟衣摆处的精致孔雀翎纹饰,整个人一身风华,似乎汇集了璀璨星光,没有一处地方不让人困难耀眼至极,异常美艳。

    这般风光霁月模样,即便是一句话不用说,也让人觉得宛若天边星辰,望尘莫及。

    慕流苏站在姬弦音一侧,也是一身身姿清隽,皓月之容,毫不逊色。

    然而看到这一幕的几人却是心思各异。

    沈芝兰无法忽视姬弦音握着慕流苏手腕的手,心中更是心念抖转,虽然猜不出姬弦音之前为何一直故作柔弱的样子,但是瞧着他今日的举动,俨然是打定了主意要锋芒毕露了,这国交宴的比试才刚刚结束,晚上的封赏晚宴才是真正的重点,恐怕姬弦音还会做出什么出格举动才对。

    秦誉看着二人的手,也是一阵冷冽笑意,俊美面容透着几分冷厉,原来不只是慕流苏这个死女人单方面的动了心思,瞧着这荣亲王妃的姬二公子对这个死女人的心思怕也是不浅,只是,大庭广众之下,慕流苏还是男装装扮,这个登徒便子如此光明正大的拽着人家手腕吃人豆腐,当真不是君子所为。

    秦誉显然已经忘了谁一到大楚便用美男出浴图来诱惑慕流苏的事儿,如今姬弦音拽着慕流苏的手腕他都觉得是个登徒子,也不知晓他那一番作为是个什么德行。

    除了这二人之外,沈芝韵也是分外恼怒的看着慕流苏和姬弦音,她本就是个极为聪慧的人儿,如今瞧着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颇像是牵手的举动,再联想到方才姬弦音莫名其妙怼她的一句话,沈芝韵忽而就眼前一黑,只觉得脑中有什么东西砰然炸开,难不成……

    难不成慕流苏不愿意和她这个大楚第一美人成亲,其实是因为她是个……

    沈芝韵不敢往深处去想,但是秀丽的脸色已经白了一半儿,脸上血色尽褪,只觉得心中一片心灰意冷。

    楚琳琅本就目光阴鸷的看着二人,如今瞧着姬弦那眼中的讽刺之色,更是气的恨不得将其杀的之后快。姬弦音这个混账东西果然是装的,平日里咳血咳得那般模样,当真以为他就是个活不久的病秧子,没想到如此命好,竟然能得了神医谷的人出手相助。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即便是治好了他的体虚之症又如何,早晚会死在了他的手上。

    众目睽睽之下,楚琳琅废了很大的耐力才忍住了对姬弦音做出一个抹脖子的举动,但是掩盖在宽大衣袍之下的拳头,却是陡然狠狠握在了一起,指甲陷入了肉中,也是丝毫不觉得疼痛。

    废物,等着瞧就是了。

    ……

    三人暗中交锋的时候,这御医并没有废了多少时间检查,几人用着镊子夹过一条毒蛇尸体,翻看一阵之后,又起身朝着火狐和花斑豹子的尸体行去,同样一阵翻看,整个过程之中,御医的脸色都有些古怪,让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的大楚之人,还有南秦使者都分外好奇。

    很快几个御医便说是检查完毕了,收拾好东西整理了衣衫仪容之后,领头的御医这才恭恭敬敬的便朝着元宗帝回复道:“回皇上,臣等已经将这三样动物的尸体检查完毕了。”

    众人心中疑惑更甚,这怎么会如此之快,前后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将三个猎物的尸体通通检查完了?御医的效率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元宗帝也是没有想到御医查看的结果会这么快,按道理来说,若是这猎物真的有问题,那背后之人如此花费心神,不惜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在国交宴的西北猎场大动手脚,按道理来说,不是应该弄些极为难以让人察觉的药物,让御医花费不少时间也不一定能查出什么么?

    怎么如今这些御医却是这般轻而易举就有了结论了?还是说这猎物之上确实什么东西都有,让这些御医检查了半天什么也没检查出来,所以索性就不检查了?

    元宗帝有如此想法委实很正常,不仅是元宗帝,就是西北猎场宴席上大多数的人,自己南秦使者都是这个想法。

    ------题外话------

    十一点三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