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六十二章沈芝韵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二章沈芝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原本整个内场之上,沈芝兰面前的猎物是最多的,一共一百七十多只猎物,但是这几人拖拽出来的猎物,却是比沈芝兰面前那一堆体积庞大的猎物还要扩大不少。

    关键是这些猎物全然没有飞禽,最小的都是兔子什么的,还有一大堆的狐狸,甚至松鼠、貂儿、野猪、鹿等等猎物应有尽有,多的数不清数量。

    负责清点的人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然而等着人拖拽到跟前他正准备清点的时候,那拖拽东西的禁卫军忽而开口道:“你先点着吧,里面还有东西没有运送出来。”

    这一句话的声音说的极大,整个西北猎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满脸的愣怔,便是极为信任慕流苏不会打不到猎物的慕恒也惊了惊,看着一堆猎物,少说也有了三四百只猎物了,怎么竟然还没运送出来还有?

    众人将信将疑,也就静静看着负责清点的禁卫军清点数量,其实也不用清点了,很明显的就是慕流苏胜了,用肉眼都能瞧出几人之间的差距,更是足足比沈芝兰多了两倍有余。

    清点的人数完了最后一只猎物,这才转眸看向众人,高声道:“荣亲王妃姬二公子与将军府上英武将军,一共三百六十三只猎物,其**计狐狸四十六只,野猪二十三只……”

    这人每每多说一个字,宴席众人的脸色就更加增添了几分震惊神色,三百六十三只猎物,这是怎么射出来的,每个人总共也就两百支羽箭,更何况有的大中型猎物不可能一举击毙,更是需要好几箭才能将其射杀。

    这两人倒是厉害了,三百六十三只猎物,可以算得上是每一支长箭都射中了猎物,即便是平分下来,这命中率也比沈芝兰高了些许。

    更可怕的是,姬弦音分明是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赶到西北猎场冲进南门的,这前后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怎么可能就射杀了这么多的猎物,就是想破了脑袋,众人也觉得分外不可能。

    但是清点猎物总数的人是禁卫军,根本不可能敢对皇帝撒谎,所以这个数目就是这么精准无疑了。

    复又想起刚才那个拖拽东西出来的人中有人说的一句你先清点着,后面还有的话,整个西北猎场的人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便是南秦使者也是瞪大了眼睛,觉得分外不可置信。

    他们南秦素来都是以马术骑射闻名天下,如今虽然不是秦誉上阵,但是秦益的本事也是极为出挑的,即便是输给了沈芝兰这个世间少有的人儿,那也不可能会再输给了一个病弱公子,南秦使者下意识的认为这是禁卫军再说谎,如今三百多只猎物已经让人分外震惊了,若是还有,那委实不太可能。

    然而很快南秦使者便发现这些人并没有说谎,因为确实是有人拖拽着东西从里面出来了,只是这次拖东西的人姿势委实有些古怪,似乎是有些不敢碰触什么东西一般。

    等人走进来,众人伸长脖子一看,差点没将隔夜饭都吐了出来,只见那一堆猎物,竟然全数是一群被一箭爆了头的毒蛇,或者是体型庞大的蟒蛇,总之一堆接着一堆,一条缠着一条,绿色的毒液流淌了遍地,即便是中了长箭的蛇身尸体,也让人看的一阵头皮发麻。

    那些个没有见过这般场景的朝臣都差点忍不住吐了出来,更别提这些娇滴滴的贵族夫人小姐了,直接便是白了面颊差点吓晕了过去。

    这些人平日里都是养尊处优的,最多不过是看看花赏赏月的,最多不过是逗弄逗弄鹦鹉猫儿,哪里见过这般冰冷毒辣的东西。

    然而这倒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蛇的数量当真足够给人吓死,一群接着一群被运送出来,连那些个禁卫军都极为小心生怕碰触了毒液,委实是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声,哪里来的这么多毒蛇,这英武将军和姬二公子是掉进了蛇窝不成么?

    等着蛇群之外又有一只火狐和一只花斑豹子被运送出来的时候,荣亲王妃的脸色更是分外精彩,连带着楚琳琅也直接面如土色。

    很显然她们都想不到自己费尽心思设下的毒辣计谋,用了那么多狂暴药物控制的这两个畜牲,竟是半点用艾特慕没起,反而还轻而易举的被人给猎杀了。

    “那不是花斑豹子么,西北猎场怎么会有这样凶残的东西?!”一位文官看了一眼,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显然是想不通这西北猎场怎么会出现了这样的猛兽。

    南门外场虽然确实是用来狩猎用的,所以除了每年的狩猎之外,其实都不会有人进去,所以这才导致了南门外场会有这么多数量的猎物,但是因为这个猎场只对皇家或者贵族开放,为了顾及这些贵族子弟的人身安全,所以整个猎场之中其实都是放养的一群温和物种,不会有熊,狼,虎,豹这一类的危险动物,最多也不过是一群野猪或者一些蛇罢了。

    至于那些蛇群,更是素来都在森林中央一带的,平日打猎的人都不会跑到那里去,毕竟林中危险众所周知,再加上比较遥远可能会误了时辰,所以素来都无人问津。

    然而慕流苏这一群蛇尸很明显是从森林中央那一代运送出来的,否则绝对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蛇群,但是即便是森林中央,这样的数量也委实有些吓唬人,更别提那一只花斑豹子了,从哪儿冒出来的都不知晓。

    众人也是跟着这个人的声音看了过来,见着那东西确实是花斑豹子无疑,也是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轻点的人已经数完了先前运出来的这一堆猎物,转而看那一堆缠绕在一起分不清脑袋还是尾巴的蛇群,不由头皮发麻。

    元宗帝脸色也阴沉下来,显然是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一双眼睛直直看向了慕流苏的方向,颇为严肃的沉声问道:“流苏,外场可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毒蛇?”

    这些人见着这些猎物的反应和慕流苏预料之中的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没想到元宗帝会反应如此之快的问自己罢了,想来是因为先前那人的通报被人给拦截下来了,所以这些人还不了解情况。

    那原本被姬弦音和慕流苏吓唬过来通报的人也是有些面红耳赤,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小事儿,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属下,是万万没有那个胆子去和荣亲王妃唱反调的,如今倒也和他长得一样,等着这些人瞧见这些毒蛇之后,必然会有人问话出声,只要等着慕流苏说出来,这事儿也就算是真相大白了。

    他有这样的小心思原本也是没有错的,只是如今看着慕流苏那张辉月一般的面容,却是觉得有些局促。

    慕流苏倒是没空和这个禁卫军暗卫的领头多说,听了元宗帝的话,便下意识的明眸一笑:“皇上,这群毒蛇的数量不过只有十之一二罢了,这些毒蛇都是是冲着我的,似乎是有人动了想要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谋杀我的心思。我瞧着这玩意儿滑滑腻腻的委实有点恶心,也就都射杀了。”

    慕流苏这句话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如此风轻云淡的说着有人想要谋杀她也就罢了,还如此从容淡定的说她是看了这些毒蛇恶心才射杀的,若是不恶心呢?难不成你还能养着不成?

    众人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那头慕流苏却是极为迅速的补充了一句:“若是这玩意不恶心,我必然是要将这些东西好生养着,瞧瞧这蛇身上的端倪的。”

    一句话,便是秒杀在场众人,惊的人下巴都掉了。

    “混账!哪里来的人混入了西北猎场,竟然还敢动用如此毒辣的东西想要谋杀流苏哥哥!”慕流苏一句话刚刚说完,那边楚清菱便是陡然一个起身,一双手极为用力的排在了身前的白玉桌案上,如此大的动静,竟是让整个桌案上的盘子杯子都悉数抖了一抖。

    楚清菱没有参加国交宴的比试,也就只能乖乖的看着慕流苏比试,见着慕流苏三场夺冠,正打心里为慕流苏高兴,哪里会想到会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有人敢在皇家猎场做了手脚,试图用这些恶心的毒蛇来陷害慕流苏,顿时便气的坐不住了。

    然而她这般动静,委实有些太过突兀,毕竟是一国公主,突然这么激动的站起身来,满脸的怒火,一瞬间便将整个宴席之上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皇后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虽三整个帝都在传言楚清菱爱慕慕流苏的事情,但是毕竟只是私下的传言,做不得数,如今楚清菱在国交宴上这般作风,可不就是自己将这传言给证实了么?

    且不说女子主动爱慕男子的事情本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再加上楚清菱是个金枝玉叶的公主,而慕流苏又是一个和沈芝韵有了亲事关系的,这般明目张胆,委实让她觉得脸色有些难堪。

    沈芝韵的脸色也是极为不好,毕竟慕流苏如今都还是她沈芝韵的未婚夫,哪里轮得到楚清菱在此处咋呼,不由眉眼冷了三分,语气凉薄的开口道:“公主殿下无需着急,英武将军如今尚且安然无恙,倒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更何况这事儿有皇上为英武将军做主。公主不必如此担心。”

    左一句无需着急,右一句不必担心,又说了这事儿有元宗帝做主,分明就是在让楚清菱闭嘴不要多管闲事的意思,偏生她这般意味的话说出来没有半分不恰当,反而听着还颇为入耳。

    感慨了一声果然是沈家教养出来的女儿,今日这国交宴的表现,大楚南秦的三位公主悉数不去沈芝韵出彩,那一支待君归的舞蹈,本就足够一舞名动天下了,后面表演的那一首琵琶曲,更是让人深深觉得觉得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容色秀丽无双,才华也是冠绝秦楚,这样的一个女子,配上慕流苏这般的少年将军,委实是一桩天造地设,郎才女貌的好亲事儿。

    皇后显然也是看出来众人眼中都觉得楚清菱比不上沈芝韵这个女子了,楚清菱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皇后嫡出的公主,分明应该是整个大楚中身份最尊贵的女人,堂堂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竟然这般轻易被人比下去了,皇后的面子委实有些放不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