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六十一章清点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一章清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然而一路行出来的时候,他却是分明瞧见秦霜云射中的猎物无人去搭理,当时他心中便有些不好预感,等到进了内场,遥遥的看见内场的那一排人中并没有秦霜云的时候,秦益脑中便是一阵轰鸣,很显然秦霜云果然是没有出来的。

    人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即便是秦益心有不服,但是规矩就是这样的,也就只能忍了下来。

    禁卫军心中也是偷笑了一声,想着这南秦皇子可真是倒霉,碰上这么个猪队友,也不知道干嘛去了,平白拖了后腿。

    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组了,姬弦音和慕流苏,也是两个人一起参赛的。

    慕流苏虽然年少,但是毕竟是名动天下的英武将军,负责清点猎物的禁卫军态度便谨慎了不少,然而等他站到两人跟前时,却是愣怔的瞪大了眸子。

    只见二人身前,赫然便是一片空地,竟然是什么东西也没有。

    负责清点的禁卫军心中咯噔一声,委实没有弄清楚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一只猎物也没有,这要如何清点,零只?

    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按照狩猎的规定,若是一炷香的时辰内单人捕获的猎物总数少于三十只,那也是算作不及格,成绩作废的零只的,这个负责清点猎物的禁卫军并未进去南门外场,所以不太清楚南门外场的情况,只是下意识的认为了如今这样的情况,是慕流苏和姬弦音两个人没有打足够的猎物造成的。

    那边荣亲王妃好不容易等着慕流苏丢人,见着这禁卫军如此为难的样子,不由得低低笑了一声,讽刺开口道:“哎哟,英武将军和弦音这是怎么弄的,怎么一只猎物都没有,本王妃瞧着两人箭筒都是空的,还以为成果不错,如今看来,倒是本王妃想多了,不知晓是真的一只猎物都没有,还是没有三十只……”

    荣亲王妃念叨了大半天,言语间的讽刺言溢于表,若是以前,她或许还会动动假装慈母的心思,好生宽慰一番姬弦音,毕竟是一家主母,样子还是要装的。

    然而今天她却是委实被姬弦音给气到了,一直以为极好拿捏的一个人,竟然是个披着羊皮装可怜的大灰狼,想起平日里她没少在姬弦音面前说些有意思的话,原以为姬弦音这个废物即便是知晓了也没本事搭理,如今看来,倒是显得她像个跳梁小丑一般了。

    再加上慕流苏也是完好无损的出来了,楚琳琅成绩也不好,总之一堆堆不顺心的事情堆积起来,让荣亲王妃分外火大,能忍得住出言嘲讽那才怪了。

    众人听着这一句嘲讽,也是看出了姬弦音今日突然的变化似乎是引起了荣亲王妃的强烈不满,但是这依旧不妨碍一众贵女分外青睐身子大好的姬弦音。

    更何况荣亲王妃忘了当朝位列三公之上的骠骑大将军慕恒也在这宴席之上,她当众嘲讽的可不只是姬弦音一个人,连带着慕流苏也嘲讽了一番。

    慕恒素来觉得亏欠了慕流苏这个女儿,如今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回来给女儿撑腰了,竟然还有人这般不知好歹的找慕流苏的麻烦,慕恒一张俊美容颜瞬间就变了脸色。

    眸色一沉,疆场之上的杀伐威压直直朝着荣亲王妃散发而去,手中长筷猛的一顿,冷声笑道:“猎物都没拖拽完毕,荣亲王妃急什么,左右楚大公子那般的成绩也不过是个倒数罢了,王妃这么着急,也是得不到第一的,若是足够聪明,还是好生等着结果就是了,一个妇道人家,如此话多做什么。”

    慕恒本来就是为了慕流苏出气找的荣亲王妃的麻烦,本就是个耿直性子,说起话来自然也是带了刀子一般,丝毫没给人留下脸面,一句话中,既点出了楚琳琅成绩上不了台面,又说了荣亲王妃是个话多的长舌妇。

    荣亲王妃听着慕恒的话,脸色瞬间便涨红成了猪肝色,偏生慕恒又没有说错一个字,楚琳琅的成绩却是是倒数,即便是慕流苏和姬弦音的狩猎总数当真是零,算起来楚琳琅那也是倒数第三,倒数第三嘲笑倒数第一,委实有些五十步笑百步的德行。

    虽然心中极为不服气想要怼回慕恒的话,可是慕恒的身份在这里,而这国交宴的比试,说到底也确实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可以插手的,荣亲王妃即便是再不满意,也是不得不脸色难看的住了嘴。

    心中却是想着,什么猎物没有清点出来,到现在没有清点出来,要么就是两人一去就丢了长箭,压根没有捕获后三十只猎物,要么就是猎物多的一时半会儿拖不出来。

    前一种可能性还大一点,至于后一种,禁卫军暗卫如此之多,怎么可能连区区猎物都拖拽不出来,怎么想都不太可能。

    “英武将军……这……”负责清点的禁卫军也是愣怔了些许,想了想,便分外迟疑的问了一声慕流苏“这猎物到底如何……”

    慕流苏瞧着这人带着三分敬意三分谨慎三分困惑的模样,心中也是大感好奇,想着秦誉的名声当真是如此之大,她不过是秦楚一战胜了秦誉罢了,怎么这些人都对她带了如此大的敬意?

    慕流苏却是不知晓,这些人对她的敬意其实并不止秦楚一战的战果,更是因为慕流苏成功接管了东郊校尉营的事情,方才东郊校尉营的表现更是分外让人震惊,不过一月的时间,便能达成如此成绩,很显然这位年少的英武将军并不是只是看着慕恒这个做爹的得到的荣誉贵勋,而是她确实是极有本事的一个人。

    慕流苏自然是一点的不着急,她分外清楚为何到现在里面的人都没将她的猎物给拖拽出来,毕竟那一堆毒蛇尸体,都已经足够让人头皮发麻费劲至极了,估计南门外场此时此刻都已经炸开了锅,花些时间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荣亲王妃说了那般自取其辱的话,她倒是分外期待她一会儿打脸的样子。

    正如慕流苏所料想的一般。整个南门外场负责盯梢和拖拽猎物的暗卫确实已经发了愁,一群人围绕着慕流苏先待过的那颗树,也是愁的头发都快白了,好在那一群毒蛇似乎只是对面慕流苏的哪一角衣摆感兴趣,只顾着撕扯着那已经瞧不出形状的衣摆,并没有袭击其他人的意思。

    禁卫军折了极长的木棍一点一点将那群被慕流苏和姬弦音悉数爆头的毒蛇拖拽出来,这才忍着胃里的强烈翻滚,拽着哪一群毒蛇走了出来。

    再加上两人一路驾马回内场的时候,又是分外迅速的射杀了诸多猎物,直接害得负责拖拽猎物的人弄的手忙脚乱的,好不容易清点好了东西,才发现几个人根本就没办法拖拽完成,只能又多叫了两个人,拽着成堆的猎物出去了。

    回去的时候心中还在嘀咕,这一场狩猎比试,怕是将南门外场的猎物全部都给清扫干净了。今日狩猎的总数,大大小小加起来可是去算得上往年的好几倍了,委实是怎么看怎么吓人。

    若不是他们亲眼见着两个人那神乎其乎的射箭技术,怕也是难以相信两个人在一炷香的时辰便射杀了如此多的猎物,尤其是姬弦音,分明是比赛都快要结束的气候才进来的,可是这猎物,分明也是他们射杀完成的。

    ……

    元宗帝也是头一次瞧着慕流苏和姬弦音这般面前空白一只猎物都没有的情况,虽然心中下意识的觉得不该有花费那么多时间还没弄出来的猎物,但是见着慕流苏和姬弦音两个人分外淡定沉静的模样,也是起了几分好奇心思,这南门外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是颇为值得人考究。

    楚心慈听完楚清越的猎物清算之后,就知晓他们确实是与国交宴的头筹无缘了,索性也就不管什么赏赐了,她本就是心中爱慕姬弦音的,如今见着心上人面前一片空白,也是有些担忧。

    那边太后见着楚心慈越来越沉不住气的模样,眸光动了动。太后看了一眼,也是知晓了这个孙女儿的心思,原本她觉得姬弦音那个体弱多病的病秧子,委实是配不上自家乖孙女儿的,可是如今瞧着,似乎也是个不简单的,在荣亲王妃那个女人眼皮子底下装了这么久的柔弱无能,想来也是个有手段谋略的。

    配上那一张夺尽日月风华的妖冶面容,倒也勉强配得上楚心慈。

    太后原本还想着为难些许这二人,如今见着楚心慈的动静,心性一变,顿时就换了心思,叹了一口气道:“如今时辰也不早了,还是早些让人出来吧,这猎物不管多少,总归是要清点的。若是人手不够,就派人进去帮衬些许。”

    这便是点出她这个太后娘娘也是认为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是因为猎物太多所以才没拖拽出来的了,慕恒方才这样说,众人还觉得有些怀疑,如今见着太后也这样认为了,不由多了几分困惑,难不成慕流苏和姬弦音的猎物当真有如此之多,这么久了还没拖拽出来,不太可能吧?

    这只是一众外人的想法,然而真正震惊无语的却是荣亲王妃,太后方才明明是帮着她针对姬弦音和慕流苏二人的,这不过是半盏茶的时间,怎么态度就转变了这么多?竟然是信任慕流苏不是个一只猎物都不曾打到的废物?

    荣亲王妃心中冷笑,让你们都相信吧,看一会儿等了半天,慕流苏这一组的猎物还是没有被拖拽出来,到时候会是如何打脸。

    有了太后的催促声,元宗帝也就点点头,让姬弦音方才吓唬来报信的人传令进去,将没有拖拽完的猎物先行弄出来,清点着再说,省的浪费了时间。

    这个想要通报却被荣亲王妃给拦截下来的小禁卫军心中正在嘲讽着荣亲王妃,闻见元宗帝的命令,自然是不敢懈怠,连忙又发出一声暗号声音,示意里面的人赶紧将收拾好了的猎物先出来些许。

    一声声音之后,果然便见着南门外场那边有了动静,众人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只见南门外场处,几个身穿黑衣服的禁卫军暗卫拖拽着极为庞大的猎物数量走了出来。

    几个人挡在猎物前面,原本还瞧得不是太真切,等着几人完全走进了内来,让人见着他们身后的猎物的时候,整个西北猎场刹那间便想起了一真此起彼伏的吸气声音。

    ------题外话------

    如果你们留言剩下两更就早一点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