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五十九章清点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九章清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再加上方才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分外默契的知晓时间来不及了,所以也就将姬弦音剩下的箭筒之中的长箭悉数取出,一人一半的数量,一弦搭着数支长箭,尽数射了出去。

    回来的路上碰见的猎物,短短时间便被猎杀众多,颇有一种土匪进村洗劫一空的状态。

    如今她才有时间反应过来,弦音怎么会突然能够骑马了,而且还有这么精湛的马术箭术,委实怎么想怎么奇怪。

    慕流苏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姬弦音,见着他一身雪玉色衣衫,艳丽面容安静至极,似乎是没有什么异常,然而无论如何,给他的感觉都是大有不同了。

    即便是慕流苏已经认定姬弦音已经恢复记忆了,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可是她如今的面容是慕流苏而不是寂流苏,按道理说弦音也不该认出她来,更何况,即便是通过这么久的交际,认出了她是谁可能不是一件难事儿,但是毕竟是弦音是个素来沉默寡言不曾动手的人了,慕流苏实在想不出来记忆中的弦音怎么突然就能够如此厉害了。

    若不是因为自己对弦音极为清楚,能够知晓眼前的人就是货真价实的弦音,慕流苏都快以为这个姬弦音是有人假扮的了。

    不过即便心中再好奇,慕流苏也知晓此时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只能忍着下来,心中想着等国交宴结束之后,一定要马上问问弦音。

    朝着沈芝兰笑着回应道:“神医谷的医术自然是极好的。”

    沈芝兰看着慕流苏如此着急的帮着姬弦音答话,温润的眉眼又暗淡了几分,慕流苏当真是将这个人到心坎上不成了?先前姬弦音是个人人可欺的荣亲王府公子也就罢了,如今姬弦音都已经表明了自己先前是在伪装的事情,甚至已经如此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展示了自己的能力,表现出这么高超的骑射技术,分明是个有自保能力的人。

    在荣亲王府之上伪装病弱如此之像,将荣亲王府的王爷王妃,以及楚琳琅几人骗的团团转,甚至整个帝都的人都被骗了过去,这般做法,完全可以说姬弦音是个极有心机的人,然而慕流苏竟然没有丝毫怀疑,反而还能如此护着他!

    姬弦音闻言,凉薄的眼中弥漫上些许笑意,果真无论他化作了何等模样,慕流苏都还是极为重视他的。

    ……

    三人颇为随意的交谈了几句,时间也是缓缓流逝,眼见着一炷香的时辰快要到了,唯一剩下的便是南秦皇子秦益和霜云公主了。

    先前秦霜云还咄咄逼人的问元宗帝若是她得了头筹如何,比试的时间都快到了,这两人竟然还有出来,若是时间到了,两人还没出来,第三场比试成绩作废了,可不就是在打南秦皇室的脸面么。

    南秦使者的脸色分外难看,一张张面皮紧绷着,十足的不悦。

    但是自家堪比储君的秦誉都没有反应,他们虽然心有不快,但是却不好表现得太过。

    丢的是南秦的脸面,元宗帝的脸色自然是极好,瞅着那一炷香的时辰快到了,也是漫不经心的等着,它虽然注意到了慕流苏和姬弦音身后还没有禁卫军将猎物带上来,但是却不会像荣亲王妃和楚琳琅那般认为这两人没有猎物的出来了。

    毕竟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脸上端的是沉着淡然,瞧不出0分紧张神色。他身为帝王,本就有识人的本事,慕流苏文武双绝的本事整个大楚帝都已经是有目共睹,而姬弦音方才那般高调而又惊艳的露面,也是说不出的风华无双。

    大楚出了这么一位智谋双绝耐性极佳的亲王公子,比那个大楚长公子委实好了太多,将来倒是有利于江山社稷。

    正想着,一炷香刹那便要到了,南秦使者的脸色更是算得上阴沉如水了,好在这时候南门外场响起一阵仓促的马蹄声,众人这才来了精神,朝着南方看了过去。

    一身南秦皇子服饰,赫然便是秦益无疑,见着秦益,南秦使者阴沉的面容这才缓和下来,松了一口气,好歹人按时出来了,也不算是太丢脸,否则他们素来以最武力着称的南秦委实是觉得丢不起这个人。

    秦益已经出来了,想来秦霜云夜该紧紧跟在秦益身后出来才是,然而南秦使者以及大楚的朝臣贵女瞧了半天,却是只瞧见秦益孤身一人,面色阴沉的到了此处,脸上分明透着些许阴鸷。

    就在秦益驾马跨入西北猎场内场的时候,一炷香的时辰刚好到了,猎场之上,禁卫军重重的敲响了一声重鼓,高声喊了一声“比试时间到!”

    随着这一声鼓声被敲响,这第三场比试便是按时结束了,同时也象征着国交宴比试的所有项目的顺利结束,至始至终,进去的所有人,除了秦霜云这一个女子,所有人都已经出来完毕。

    南秦使者方才还颇为庆幸秦益回来了的心思i一下子便焉了下来,很明显,时间已经到了,但是秦霜云至今没有出现,无论如何,秦霜云的狩猎成绩只能作废,算作零支长箭,然而这样的话,秦益方才狩猎时候发下的数量便不得不一分为二在算成绩。

    方才还因为秦霜云的咄咄逼人弄得元宗帝有些应接不暇而得意至极的南秦使者见状,脸上顿时便升腾起了无数怒火,心中无一不是在暗自那些骂着秦霜云。

    原本秦霜云在才艺展示上输给了沈芝韵就已经分外丢人了,不知道还去参加什么男子的比试,她一个女的跑去瞎凑什么热闹,原本以为真有那个本事能够帮衬秦益些许,他们这些使臣倒也没有多想,如今一看,这结果可好了,时间都到了,人却是还在南门外场没来得及出来。

    本来凭着秦益的骑射技术,应当不会输得太难看,甚至还有可能在这场比试中夺魁,如今却是因为秦霜云没出来的原因,导致秦益的狩猎收获便不得不分成一半来计算,本来一个就不多,再分一半,可以了,直接垫底拉倒算了。

    整个比赛的人已经到齐,自然便是时候清点狩猎的成果了,选用禁卫军的人进行清点,为了确保比赛的公平度,元宗帝也主动邀请了南秦的人一起协助清点,说是为了给双方一个安心。

    然而这份“殊荣”对于南秦使者而言,却是觉得分外耻辱,毕竟他们南秦在这次国交宴比试之上委实是输得有些厉害,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并没有派出秦誉的原因,但是秦霜云却已经算得上是南秦鼎鼎有名的公主殿下,她第一局都输得如此彻底,委实也是丢光了脸面。

    如今清点什么东西的事情,眼看着就秦益身前的那一堆猎物清点以后还得对对分成两半,南秦使者就没了兴致,想着索性推拒得了,然而若是硬生生的推拒好像也不太好。

    真想着,那边秦誉却是将手中酒盏颇为随意的搁置在桌上,眉眼泠然中带了几分客气,颇为随意的道:“多谢大楚陛下好意了,只是我南秦参加这国交宴本来就是意在促进两国互相了解,并非霜云所说的非要比试争个高低,否则这国交宴的比赛,也不单单是三哥和霜云一人参赛了,我南秦对于这次结果并无兴趣,至于这清点之事,便全权交由大楚陛下即可。”

    这一番话,便是叫的南秦使者差点喜极而泣了。

    果然是南秦的战神皇子,促进武术超绝,连着说话都说的如此漂亮,寥寥几句,便将国交宴比试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一方面,点出了南秦参加国交宴只是为了促进两国互相了解而非争夺所谓的头筹,另一方面,也点出了南秦并不是只有秦益和秦霜云二人,真正厉害的热闹却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他秦誉无疑。

    换句话来说,就是这场国交宴最后的结果到底如何并不是代表着南秦的真正实力,秦霜云和秦益不过是被派出来促进邦交的人罢了,如今拒绝了这所谓的清点之事儿,更是显得南秦之人压根不重视这所谓的比试,当真是应了秦誉所说的对结果没有兴趣那句话。

    即便是众人都知晓南秦其实是动了想要争夺头筹让大楚丢脸的心思的,就比如秦霜云先前那般嚣张跋扈的问元宗帝她夺了头筹赏赐如何的表现,从中就可以看出秦霜云其实是动了想要夺得头筹的心思的。

    但是如今众人也是不得不感慨一声,南秦秦誉也确实是名副其实,不过是一断言语,便将秦霜云说的话随意的翻篇过去,便将南秦差点丢光的脸面悉数找了回来,委实是厉害的紧。

    元宗帝也是别有深意的看了秦誉一眼,心中暗自感慨果然南秦也并不只是单单以武力立国的,也算是明白了为何南秦即便是至今不曾立下储君,但是南秦朝廷内外呼声最高的却是这位常年驻留边境不曾流连南秦京都的三皇子秦誉了。

    不过,秦誉这人是不差,但是他大楚的太子楚清越也同样是个文武双全的。

    想到这里,元宗帝便也没了与他争辩的心思,朗笑着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如南秦三皇子所言,不用劳烦南秦使者了,禁卫军,开始轻点狩猎数吧。”

    元宗帝亲自下令,禁卫军实在是不敢怠慢,立马将收集起来的猎物再次清点一便,再与拖着猎物过来的人对了一遍数目,确认数据无疑了,这才开口报备给了元宗帝。

    “右相府大公子,一共四十七只猎物,飞禽二十三只,灰毛兔十三只……”禁卫军口齿伶俐的念着李策这一组的狩猎成果,眼中也是多了几分诧异,想不出来这位看着颇为文雅的李家大公子原来也不是传闻之中那般无用,今儿打下的猎物,虽然都是一些不太壮大的没有什么分量的,但是也是远远超过了众人的想象了。

    李毓秀看着李策收获不错,也是颇为满意的,素来冷清的小脸上带着吟吟笑意。慕嫣然看在眼中,也是颇为为李毓秀感到高兴,眉眼嫣然浅笑,也是恍了一众公子哥的眼。

    禁卫军清点完了李策的狩猎成果之后,眼疾手快的将结果记录的下,然后又走到楚琳琅的跟前,重复清点的步骤。

    “荣亲王府楚大公子,一共四十八只猎物,飞禽二十四只,灰毛兔十只,白兔三只……”一边说着,一边记录,然而楚琳琅的脸却是绿了大半。

    ------题外话------

    三更十一点五十之前,仙女们明天看吧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