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五十八章对视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八章对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随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果然见着李策和楚琳琅已经驾马归来,箭筒之中长箭已经用了大半,想来这才狩猎的成果很少不错。

    而两人出来之后,便是楚晏宁和楚清越两兄弟紧随其后到达,这两人箭筒之中的长箭也剩下了些许,四人驾马而来,一脸的意气飞扬,行至内场后,这才翻身下马,朝着元宗帝感见礼。

    那禁卫军原本还着急将林中的事情上报,没想到荣亲王妃会突然插了一句话,顿时有些愣怔。

    太后看着荣亲王妃的反应,似乎也是瞧出了些许端倪,看荣亲王妃这般着急拦着的模样,难不成是慕流苏和姬弦音那边出了问题?如今国交宴的第三场比试就快结束了,若是时辰到了,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还未及时出来,那么按照规矩,他们二人这这第三场比试是要算作没有成绩的。

    太后眸光微动,看了一眼忧心忡忡担心着结果的楚心慈,虽然楚心慈今日的表现并不是一众女子中最为出彩的,倒是有些让她失望,不过毕竟是自己一心宠爱的皇孙女儿,想了想,还是帮着她一点算了。

    太后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正欲报备事情的禁卫军,带着些许褶皱的眉眼染了几分凌厉,这才笑意吟吟的看着元宗帝道:“有什么事儿还是晚些再说吧,左右这么多人在,不会出了什么意外,现在还是先行处理国交宴的事儿吧。”

    元宗帝原本也在考虑国交宴的事儿和这人报备的事儿,见着人虽然焦急,但是脸上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想了想,也就点点头道:“有什么事稍后再说,赶紧将清点猎物的人唤出来,统计各方狩猎数量。”

    那禁卫军愣了愣,突然又想起来慕流苏射的那一群让人头皮发麻的毒蛇,这清点猎物的人,怕是一时半会儿没法子将那些体型巨大的蛇给弄出来,不过如今说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了,毕竟等着清点猎物的人出来,这事儿也就不说自白了。

    顿时便乖觉的应了一声,口中发出一声响亮的口哨声音,显然是在互相通知的暗号。

    很快便有一群禁卫军暗卫拖着各式各样的猎物行了出来,那些个猎物有大有小,但是多是一些灰不溜秋的兔子,或者各式各样的飞禽,偶尔出现一两只狐狸,都会让人眼前一亮。

    每一样猎物身上都插着一支长箭,箭身上倒是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箭羽处却有着各式各样的标记,每组队列的人箭羽的颜色都不一样,自然是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李策和楚琳琅是最先出来的,禁卫军领着两个人的狩猎成果堆砌在两人跟前,李策不擅长骑射,所以这次狩猎的猎物委实有些少,对比起楚琳琅的也是有些不太够看。

    但是其实楚琳琅的情况也没有太好,他一心想着森林正中央陷的阱事情,压根没有办法集中精神狩猎,极为想要跑去凑个热闹,但是又不得不考虑到那森林中央的危险程度,以及他若是去了那里会不会被人发现他有些异常。

    楚琳琅如此想了想,也便只能将心中想要去林中看看热闹的想法强自忍了下来,本来骑射技术就不好,还如此心猿意马的打着猎物,自然更是成果不好。不过因为有着李策的铺垫,他的脸色倒是好了不少。

    楚晏宁和楚清越二人的猎物更是足足比楚琳琅多了两倍不止,毕竟是两个皇子,自小就学习狩猎骑术之策,有如此成果也是应该的,楚琳琅即便心中有些不快,但是对着两位皇子却是丝毫不敢显露出来。

    荣亲王府从第一局才艺展示上楚华裳输了的时候就已经对国交宴的头筹没有丝毫想法了,如今见着楚琳琅安全出来,反而放下了心,母子二人对视一眼,楚琳琅暗中点了点头,意思是亲眼见着慕流苏和秦霜云一起追着那一只火狐往着森林正中央跑去了。

    荣亲王妃顿时喜上眉梢,想着慕流苏待会儿若是被人发现她在打猎时候被一只发了狂的豹子给咬上了,那恐怕是精彩至极。

    给了楚琳琅一个颇为满意的眼神,荣亲王妃便想着收回目光,然而不待她眸光转过,便见着南门之处又有人驾马疾驰而出,一人雪玉色长袍,衣袂飘飘宛若谪仙,另一人黑白衣裳,紫竹叶摇曳生辉,端的是请贵无双。

    两人并驾齐驱而至,便让整个西北猎场的人恍惚觉得见着了日月光辉,艳丽逼人。

    荣亲王妃和楚琳琅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满脸愣怔的看着慕流苏姬弦音二人,楚琳琅的表情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瞪着慕流苏,实在难以想象自己分明是亲自见着人影追着那火狐进去林中的,怎么可能在那一头被下了药的豹子口中安然归来。

    除了慕流苏之外,他更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自己眼前竟然是出现了姬弦音那个废物骑马而来的画面,姬弦音的身子虚弱到什么程度他最是清楚不过,每次在荣亲王府的时候,他可是没少去找过姬弦音的麻烦。

    这个废物基本上都处于一种咳血状态,面容也是惨白。受了他的欺压更是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来,如今是什么情况,姬弦音竟然是骑着马从南门外场进来,而且瞧着那一身的驾马技术,分明熟练的无以复加,他一时有些震惊,下意识的便以为是见了鬼了。

    更让人震惊的是,两人的箭筒竟然全部都是空空如也,一支箭羽也没剩下。

    如今楚琳琅也是想不出来这两人为何会出在此处出现了,他看着两人的箭筒,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比赛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分发了那么多的长箭,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全部用没了,除非是一弦之上放了数支长箭,这样的情景他倒是见过。

    慕流苏当初为了许灵犀退亲姬弦音的时候,曾经一口气射出了两支长箭,但是那也不过是两支罢了,而且射击的也不过是一张纸罢了,若是用这样的方式去射击灵活跑动的猎物,楚琳琅下意识的便觉得不太可能,认为是这两人在故弄玄虚罢了。

    再向后瞧了瞧,见着两人身后,竟然没有禁卫军带着猎物出来,楚琳琅这才露出些许满意笑容,冷笑一声,这两人莫不是将那箭筒之中的长箭给弄没了吧?

    那不成是那只豹子?楚琳琅下意识的想到自己设下的陷阱,若是这豹子没有咬死了姬弦音,那估摸着便是浪费了不少长箭在豹子身上了,但是那豹子在身上,他可是花费了极大的心神喂了药物的,不可能一下便被慕流苏给射死了,估摸着是带着那些长箭跑了吧。

    见着慕流苏和姬弦音身后没有猎物,楚琳琅想了想,心中才觉得有所宽慰了。

    荣亲王妃见着突然出现的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脸色顿时极为难看,不过毕竟是母子,见着了两人身后没有猎物跟着之后,荣亲王妃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虽然掐着时间点溜出来了,但是至今没有猎物被送出来,想来在里面其实并没有打到什么猎物的。

    母子二人看着慕流苏二人心中各怀鬼胎的同时,那南门外场又出现了一道风华无双的清癯身影,一身温润眉眼,整个人瞧着便让人赏心悦目。

    赫然便是沈芝兰无疑。

    沈芝兰紧跟着二人出来,箭筒之中的长箭也是一支未剩,楚琳琅原本还觉得这么短时间长箭射完有些有些不太可能,如今一看沈芝兰的箭筒,脸色顿时便难看起来,原来并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只是他做不到罢了。

    沈芝兰出来的时候,目光极为平缓的从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身上扫过,眉眼温润,委实瞧不出什么异常。

    慕流苏毕竟喝了人家两坛十里醉,所谓吃人手软,拿人手短,再加上沈芝兰三番两次的帮衬自己,一方面告诉自己等着国交宴之后再与沈芝韵退了亲事,另一方面又是告诉自己南秦使者这次来的人中有秦誉这人,总之虽然是个危险人物,但是对她似乎没有半分威胁。

    这么一个友人主动结交,慕流苏自然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朝着沈芝兰言笑晏晏的打了一声招呼道:“沈相似乎收获不错,倒是没想到沈相也是个文武双全的。”

    沈芝兰虽然面上温润如玉,但是眼底其实是带了几分暗淡凉意的,如今见慕流苏对自己笑着说话,眼中这才多了几分光彩,凉意也褪去不少,看着慕流苏笑道:“英武将军也是收获颇丰。”

    顿了顿。沈芝兰的目光落在慕流苏一侧的姬弦音身上,低低笑了一声:“倒是没想到姬二公子竟然也来了,素来听都人传闻荣亲王府姬二公子是个体弱多病的。如今瞧着姬二公子模样,看样子似乎是身子大好了!”

    姬弦音自然是觉查到了沈芝兰的目光,他手中捏着缰绳,身上长弓宛若弯月,比慕流苏率先回以沈芝兰一笑,然而等着慕流苏低头去看怀中糯米的时候,两人皆是将面上的笑意刹那一收,散发出一阵凛然冷冽气息,透着一阵阵说不出的寒凉冷意。

    然而两人危险的对视尚未结束,便觉察到宴席之间,又是有一道极为寒冷的目光看了过来。

    两人几乎是下意识的便齐齐转眸看去,只见得人群熙熙攘攘的宴席之间,一人手中捏着精致的白玉酒盏,遥遥朝着看了过来,眼中的冷意比起他们二人更是有过之。

    赫然便是秦誉无疑。

    南秦派出来参赛的的皇子秦益和公主秦霜云如今都还没有出来,但是秦誉此时全然没有关心的心思,目光冷冷的看着姬弦音和沈芝兰二人,恨不得在两人身上看出一个洞来,所谓的目光如剑,大抵便是如此了。

    慕流苏似乎也是觉察到有些不太对劲儿,方才怀中直颇为乖觉的糯米动了一下,所以才害得她分了神,瞧着糯米没事儿,她便下意识的便抬眸想要回沈芝兰的话。

    三人见着慕流苏抬眸的举动,各自带着深究和敌意的眸光便是齐齐散去,速度之快,宛若从未与人对视过一般,委实瞧不出半分端倪。

    慕流苏没发觉什么异常,原本还想着如何回应沈芝兰的话,如今才回过神来沈芝兰所说的是弦音的事情。

    方才二人见面得匆忙,她更是算得上是死里逃生,所以才没有注意弦音的事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