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五十六章谋杀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六章谋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在此时,慕流苏忽而觉察到身后蛇群弓身袭击而来的动静,下意识的便开口呼喊道:“弦音快走,这里危……”

    “险”字尚未吐出,便见着姬弦音手中数支长箭刹那一送,朝着她身后方向直直射击而去,慕流苏只听见接连不断的“噗嗤”声音响起,身后追着她袭击的毒蛇竟是已经悉数被没了动静,慕流苏见着危险解除,下意识的纵身落地,复又一个起落,终于落在了数米之外,远离了那一株惊险至极的大树。

    秦霜云被慕流苏反向提拎着衣衫拽过来的,自然是亲眼瞧着了那袭击而来的毒蛇的所有动静,包括那一双双冰冷而无情的蛇眼,还有猩红的杏子已经丑陋蠕动的身躯,早已经在蛇扑过来的时候晕了过去。

    慕流苏见着这么个南秦公主,眼中有些许嫌恶之意一闪而过,国交宴上那般张狂跋扈,她还以为是个多厉害的角色,谁知道见了这么点毒蛇,便被吓得原形毕露,还晕了过去,一把将人甩开在安全区域,慕流苏这才将怀中的糯米小心的放了出来。

    糯米瞪着圆不溜秋的眸子,虽然透着几分乖觉,不过倒是没有太多被惊吓住的反应。

    慕流苏见它无事,听着长箭离弦的声音又想起数声,这才猛的回过神来,陡然朝着姬弦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马上风华绝代的雪玉衣衫少年此时正手中长弓如弦,将那爬上树干之上的最后一条毒蛇解决干净,似乎是觉察到了慕流苏的注视,转眸分外平静的看了过来。

    慕流苏看着那双过分妖冶的迤逦凤眸,以及那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面容,再看着他手中收放自如的弓箭,只觉得喉咙一阵堵塞,半天没有反应过来,隔了半晌,方才有些声音干涩的问道:“弦……音?”

    这句话问的分外小心翼翼,似乎还带有些许困惑。

    姬弦音高高立于马上,眼中的薄凉之意悉数散尽,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慕流苏,似乎是隔了山长水远,隔了一世绵长。

    艳丽眉眼温软而寂静,看着人的时候,满是熟悉。

    姬弦音看着愣怔的慕流苏,忽而勾唇一笑,眉眼生花,艳色无疆。

    他轻轻点了点头。勾唇应道:“嗯,流苏。”

    慕流苏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炸裂开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又满是欣喜万分,眼眶中更是陡然便弥漫上些许泪意。

    慕流苏全然没有心思去想记忆中一向柔弱至极的少年公子怎么摇身一变,忽而就成了一个能够驾马疾驰,手拿长弓,一弦便可以射出数支长箭,而且都悉数中耙的人,她如今脑海之中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

    她的弦音,已经是记忆恢复了!

    这样的眼神她必然不会认错,就是熟悉至极的目光,前世她与弦音走的极近的时候,便时常会看到弦音满怀温暖的笑意。

    如今时隔两年之久,再次见到弦音露出这般神色,慕流苏才恍惚觉得,原来看着自己一心想要守护的人变得越来越好竟是如此心境,当真是盛大欢喜,分外欢心。

    几乎是下意识的,慕流苏便朝着姬弦音的方向疾驰而来,正巧方才慕流苏那一声口哨唤来的乌骓马也是疾驰而来,慕流苏翻身跃上,朝着姬弦音满脸欣喜的笑了笑,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严肃道:“弦音,此处危险,我在此处处理这些蛇群,你先出去让禁卫军的人出去通知元宗帝。”

    姬弦音看着驾马而来与他并驾齐驱的清隽“少年”,迤逦凤眸分外平静的看了慕流苏一眼,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将手中长弓高高举着,手中再次搭上五支长箭,轻轻一松手,便见着跟着慕流苏蔓延过来的蛇群之中有蛇陡然中箭,一箭均是穿着两三条毒蛇,精准得可怕。

    慕流苏还没从姬弦音恢复记忆的事儿中缓过来,陡然又见着姬弦音这一手漂亮至极可谓百步穿杨的箭术,刹那间又楞在了原地,这个时候她才猛的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儿的地方,

    弦音……什么时候有这般厉害的箭术了?!

    姬弦音看着慕流苏愣怔的面容,艳丽眉眼又多了几分温软,薄唇的弧度越发深了些许,笑道:“流苏不若先将那右手拿一截衣摆撕下来的好。”

    慕流苏回味着姬弦音的话,脸上的神色可以说是惊讶到了无以复加,下意识的照着姬弦音所言做,将右手的衣摆径直撕扯下来,朝着蛇群之中甩了过去。

    那衣摆刚一坠地,整个蛇群更是宛若疯溃一般,朝着那一截衣摆蜂拥而上,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便已经将整个衣摆瞬间撕裂成了碎片。

    姬弦音和慕流苏见着这般情景,原本还带着些许镇定的眸子一刹便寒凉下来,姬弦音艳丽容颜本就染着些许薄凉之意,如今更是透着彻骨冷意。

    慕流苏的脸色更是阴沉如水,竟然当真如同她所预料那般,有人在她的身上下了药,所以才惹得颗蛇群袭击,这毒药的凶猛程度,便是引来这么一群疯狂至极的蛇群。

    若是慕流苏武功不精,当真是入了圈套,那么后果可想而知,从方才那一截被撕成碎片的衣摆便可以轻易窥见,这人手段如此凶狠,又是在楚琳琅安置陷阱的这个地方做得手脚,分明便是知晓楚琳琅会在此处对慕流苏下手的事情,所以故意借此机会给自己下手做了隐瞒。

    若不是慕流苏先前碰巧偷听到荣亲王府和楚琳琅秘密讨论的是如何在西北猎场的森林中给一头豹子下了狂性大发的暴虐药物,当真便会以为这出群蛇出动的场景是楚琳琅和荣亲王妃的手笔了。

    如今豹子倒是没来,想来是因为发现群蛇躁动,所以才在药性发作之前便已经跑到了极远的地方,这边没有和群蛇撞在一块儿。

    那群蛇蜂蛹上去,死命的缠绕在一起争夺那一截碎裂成数片的衣摆,即便是已经碎裂成这般模样,群蛇依旧也没有散去,反而是张着獠牙试图将那衣摆撕裂成渣滓一般。

    光是从这一番景象,便可想而知引来这蛇群的人是有多么恨毒了慕流苏。

    姬弦音艳丽的面容忽而弥漫开一抹冷笑,身形微转,手中长弓忽而瞄准了高高榕树之上一处的浓密树荫之间,手中长箭离弦而去,带着撕裂空气的巨大响声。

    一箭破空,如此遥远的距离,也是透着万分冷冽。

    隐在浓密树荫之上的禁卫军只觉得一阵寒凉杀意弥漫而进,下意识的便一个躲闪,这才堪堪将那一支泠然长箭躲了过去,长箭射在树干之上,竟是直直没入了大半截的箭身。

    禁卫军心有余悸的换了个地方,朝着这长箭来时的方向看了一眼,透过遥远的枝丫间隙,隐约可以见着有人举着长弓看他的方向。

    禁卫军原本还以为是这狩猎的人选不小心走了火,所以才会射到了他这个反向,毕竟他们的功夫可以算是禁卫军中最为顶尖的一支队伍了,擅长隐匿行踪,所以才会被派来在此处监视有人作弊与否,方才进来的人分明都没有反应,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突然会有人射了一支长箭过来。

    但是很显然,他却是是被发现了,毕竟隔了这么遥远的距离,还射出了这么一支力度无穷,没入树干的长箭,难么这人的箭术必然是个毋庸置疑极为精湛的,有这么精湛箭术的人,必然是有将他一击而中的本事的,哪里会长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警告?

    禁卫军神色一凛,瞬间变清醒了不少,显然也是珉出来了些许信息,知晓这人似乎是有事儿寻他,立马纵身一跃,朝着那人所在的方向遥遥行去。

    然而等他到了的时候,却是见着三个人都在一处,除了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南秦公主秦霜云之外,其中一个便是将军府上年少成名的英武将军慕流苏,而另外一个,他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的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姬弦音!

    禁卫军下意识的想要说服自己方才那一支足以致命的长箭是来自将军府上的这位少年将军之手,然而看着慕流苏仍旧背在背上的长弓,以及手中还拿着弓箭的姬弦音,他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自欺欺人。

    “禁卫军常运见过姬二公子,见过英武将军。”不过无论是谁发现的他,或者说无论方才那一支满含着警告之意的长箭到底是谁的射出的,总之被人发现也就认命了。

    他压抑着心中的震撼,规规矩矩的解释的道:“属下躲在此处并非是意图不轨,是皇上命令属下在此处监视有无人比赛作弊的。”

    原以为解释清楚了身份也就免除了许多误会,应当也不会被人针锋相对,哪里想到姬弦音闻言,本就冷然的眉眼更是多了彻骨薄凉,本就是艳丽容色,如今冷艳起来更是透着寒冷之意,看的人一阵胆寒。

    绯色薄唇透着些许血腥之意,姬弦音凉凉道:“皇上既然是命令你监督比赛的人不要作弊,那为何比赛之中出现了阴谋杀人的事情,你竟然也是半分反应都没有?”

    言语之中,目光也是颇为寒凉的落在了不远处的方向。

    禁卫军闻言,震惊神色还未漏出,顺着姬弦音的目光看了过去,见着那里一群蠕动成堆,分外恶心的花哨毒蛇,再见着毒蛇之中缠绕的那些许零碎布料时,脸色瞬间变化作惨白,

    即便是那布料被撕扯得极为模糊,但是依稀不难看出是上好的云锦织金衣袍,如今三个人之中,穿着云锦织金衣袍的唯有慕流苏一人罢了。

    看着这副情景,即便是慕流苏再蠢,也是知晓,有人这是在西北猎场的南门外场动了手脚,妄图借这国交宴狩猎大比的名头,想要谋害名动天下的英武将军。

    其实他倒是觉得有些委屈,毕竟不过是打个猎物罢了,谁也没有料想到英武将军竟然会跑到了猎场正中央来,原本以为艺高人胆大,也就没有如何追上来,哪里想到这一个疏忽,竟然是见到了这么一场策划极大的谋杀情景。

    禁卫军也是觉得心有余悸,若是这位名动天下的英武将军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了事儿,想必他们也不用多呆着了,按照校尉营的规矩,任务没有完成,卷铺盖走人的事情已经算的上是最清的惩罚,稍有可能,便是可能丢了半条性命。

    ------题外话------

    三更十一点五十,明天看吧宝贝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