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五十五章熟悉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五章熟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至于李毓秀,如今李策打猎都费劲儿,她一个文官女子,又岂能会是比自家兄长还要厉害的,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儿,然而这林中的动静又委实不似作假,众人心中好奇,不过如今时间紧急,倒也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安安心心的打猎比较好。

    沈芝兰正射中了一只打貂儿,闻见林中动静,起初也会是一脸困惑,然而很快便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甩开缰绳,调转马头跟了上去。

    ……

    慕流苏手中长箭已经所剩无几,然而那密密麻麻的蛇群却是依旧无穷无尽的蠕动而来,铺满了整个地面,闹出了这般动静,那暗处盯梢的禁卫军竟然是全无察觉,那就很明显是针对这一处撒了什么药物之类的东西了,

    慕流苏仍旧一身杀伐之意精力旺盛,然而手中的长箭数是正在逐渐减少,若是箭羽告罄,那便是一场说不出的麻烦。

    秦霜云依旧浑身瘫软的靠在树干之上,她素来无法无天,却是怕极了这些没有脚的冷血动物,手中的弓箭已经悉数落在数干之下,被一群蛇身尸体给尽数淹没了。

    慕流苏倒是没空搭理秦霜云,手中最后一支长箭搭上长弓,没入半个躯体已经爬上树干的长蛇之中。然而那蛇群依旧前赴后继的蔓延而上。

    慕流苏见着这副场景,显然也是知晓等着禁卫军领着人过来是不太可能的了,他们估计压根没发现这边动静,此地不宜久留,唯有先行离开比较安全。

    打定主意后,慕流苏便转身去拽瘫软的秦霜云的衣衫,正准备带着人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便听得一声极为熟悉的猫叫声传来,慕流苏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那声看了过去。

    原本被慕流苏放在箭筒之中的糯米此时不知何时已经溜了出来,瞧着慕流苏在这边,立马欢天喜地的奔了过来,糯米再如何娇生惯养,那也始终是只动作灵活的猫儿,这么兴奋的染过来,速度自然是说不出的快,不过眨眼,便已经奔到了慕流苏这棵树的不远处。

    糯米此时猫眼里满满都是慕流苏,压根没注意一旁的动静,再加上草丛浓密,也是没有注意到有三条吐着血红色杏子的花哨毒舌正从草丛中朝着它蜿蜒过去。

    慕流苏见着这副情景,素来沉稳的心便是一阵惊骇,她本就是因为担心糯米才让那乌骓马将糯米给带走的,谁知道这小家伙不知道,又巴巴的跑了回来,如此凶险的地方,可不就是来送死的么。

    这一刹那的惊骇,糯米已经又跑进了数丈距离,眼见着那三条花哨毒舌便要偷袭而上,虽然可以用强悍内劲杀了这三条蛇,可是糯米也在这个方向,若是她在树上的角度施展内劲,那必然会将糯米也伤到。

    慕流苏顿时也顾不得树下的这一堆蛇群了,身子纵身一跃,便朝着糯米的方向飞身而来,一把便将地上欢欢喜喜奔跑过来的糯米揽入怀中,糯米原本以为慕流苏将它扔进箭筒是不要它了,如今见着慕流苏将自己抱入怀中,顿时也是极为欢喜,黏在慕流苏身上,脑袋下意识的便去蹭慕流苏的手臂。

    然而转动猫眼的一刹,一双冰冷三角眼的长条状物体便投射眼中,糯米愣了一刹,这才反应过来这玩意便是所谓的毒蛇了。

    再听着身边一群“呲呲呲”的声音,糯米脑袋再转,这才看到慕流苏方才待着的地方,此时已经满是毒蛇蔓延,一条又一条的毒蛇互相缠绕,宛若拧着麻花一般蠕动而来,看得糯米一楞,随后便瞬间老实了不少1在我不敢随意乱动。

    慕流苏这时候自然管不及怀中糯米的动静,纵身过来抱起糯米以后,手中这才挥出一道内劲,向着一侧的毒蛇袭击而去。

    那毒蛇是条五彩斑斓的,身上的蛇皮更是五颜六色好不花哨,委屈是看人有些眼睛疼,好在慕流内劲强厚,直接那毒舌给爆头而过,死的极为惨烈。

    随后又是一脚横踹过去,将即将攀附上来身子的另外一条毒蛇解决得干干净净,慕流苏下意识的便要将糯米带着棕色供血嗯

    怀中搂着糯米,慕流苏手上的动作自然还不过迅速,处理了两条毒蛇之后,才发现原本一直朝着树干爬行而去的蛇群却是陡然换了个方向,朝着她如今所在的方向围攻了过来。

    慕流苏眉眼之间更是添了三分冷意,终究是看出来这蛇应当是被动了什么药剂一般。而这药剂,竟然是好巧不巧的在她身上。

    能够在她身上动了手脚还没有察觉,委实厉害,慕流苏瞧着糯米湿漉漉的有些惊慌的眼睛,眉眼之间难得的染了三分戾气,如此大的手笔,如此多的毒蛇,分明是想要置她与死地,当真是极好。

    慕流苏如今没了长箭,一手还抱着糯米,委实不好操作,也就只能用源源不断的内劲儿来与这群毒蛇对峙。

    然而即便是内劲挥洒自如,那蛇群依旧宛若毫无知觉一般蔓延上来,朝着慕流苏悉数涌来。关键是慕流苏发现内劲袭击的蛇群更是容易爆出它们体内的绿色汁液,那汁液似乎是沾染了剧毒。不过是些许分量,那些已经沾染了毒液的草木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下去。

    若是再这样下去,委实不太妙,见着刚刚杀了几条毒蛇另外的走又成群结队前赴后继的涌了上来,而秦霜云那边的蛇群也是朝着树干之上越发向上,已经近得离秦霜云只有些许距离了。

    慕流苏看了一眼,这才伸手将糯米抱紧,又朝着先前和秦霜云一起待着的树上跃了过去,蛇群果然如同慕流苏所料想一般,又掉头追了过来。

    慕流苏落至树上,一把拽起半晕状态下的秦霜云,将人提拎起来,左手抱着一只糯米猫儿,右手拎着一个大活人,委实是腾不出手来,偏生那条毒蛇似乎是这蛇群之首,体型硕大,整个身子都是浓郁的黑色,整个身子颜色宛若章鱼汁液一般粘稠恶心。

    瞧着慕流苏飞身而去,那毒蛇似乎极为不干自己快要入口的美餐被慕流苏给抢走了,一双冰冷的三角眼全无温度的瞪了过去,复又蛇身一弓,竟是蓄足了力气,不管不顾的朝着慕流苏的方向,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姿势冲了过去。

    张开血盆蛇口,猩红的蛇杏子吞吐恐惧,恰恰对着慕流苏的后脖颈处,看准了机会想要冲过去,就在此时,其余几条蛇也爬上了树干,瞧着这条蛇的举动,纷纷效仿,也是弓直了身子想要朝着跃了慕流苏的方向过去。

    慕流苏手中丝毫没有空闲,一人一猫儿都占用遍了,虽然是极为灵敏的听见了身后的动静,然而此时身下身后都是蛇群,她却是委实不好应付。

    扔下这位南秦公主被蛇群淹没分食自然是不成,然而让她此时此刻将糯米放置肩头再反击,也是已经来不及了,为今之计,竟然是只有受下这么几条蛇的袭击了。

    慕流苏顿时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发笑,想她凭借一身武功,纵横南秦大燕那么多地方都不在话下,如今却是因为一个区区国交宴上不知何人设下的陷阱给暗害了。

    这蛇群的毒液似乎不是个好相与的,瞧着那腐蚀草木的动静委实有些吓人,很明显是种凶狠剧毒,若是她还是前世那一身药物浸染百毒不侵的身子,许是还能扛上一抗,然而她重生慕流苏身上,一身的武功虽然随着灵魂过来了,但是根本的身体体质却是没法子改变的。

    也不知晓今儿这剧毒若是沾染上之后,再行服用风岭留下的解毒丹药到底还有没有用。

    若是有用还好,若是无用,那就有精彩了,原本慕流苏还打算国交宴之后便亲自去唐门接风岭一趟救那二人的,如今倒好,唐门不仅可能去不成了,估计还得吊着半条命分着风岭回来救……

    躲是不可能轻易躲开了,只能将身子尽力的往前移动开一段距离,只是手上提拎着一个不知好歹的秦霜云。都这般时刻了还在因为见着地上的蛇而不动躁动,分外不配合的惊叫扭动,若不是因为这人是自己带进来准备利用利用的,慕流苏恐怕也懒得顾及她是个南秦公主,想要将她给扔了。

    慕流苏看似想了极多事情,然而最终也不过是个一刹那的时间罢了,觉察到后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似乎是转眼便要袭上自己的脖颈,慕流苏索性单手将糯米揽入怀中,省的被这蛇群给误伤了。

    不就是被咬上几口么,她还受得住。

    下定了这个心思,便也当真不再去还身后动静,而是手中一声口哨,试图将先前的乌骓马换回将人载走。猎物她已经解决的够多了,等着人进来清算便是,加上这么一堆蛇神,这国交宴的头筹是她与弦音无疑了,如今唤来乌骓马带她出去,若是委实受不住,样子惨了些许也无妨,左右元宗帝瞧见了会进来看看这一处动静。

    口哨声音响起,果然听见一声极为响亮的马蹄声传来,慕流苏不由感慨了一声这乌骓马果然是极为有灵性的一种马,只是听见一声传唤便来的如此及时。

    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心中欣喜的去瞧着自己先前的那一匹乌骓马,却是见着一抹通体雪白的雪白马匹赫然入目,而白马之上,一身雪玉色衣袍,宛若天外谪仙的俊美少年疾驰而至,手中弯弓如月,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之间,数支长箭齐齐搭在弦上,端的便是一身请贵无双,冷艳至极。

    慕流苏几乎是愣怔的看着那张面容,整个脑突然便陷入了一阵空白。

    依旧是一张熟悉又透着些许陌生的容颜,长而艳丽的眉羽,纤长睫毛覆盖着轮廓惊艳的迤逦凤眸,眸子之中带着说不出的薄凉冷意,然而目光触及她的时候,却又宛若三月春风,吹散了眉眼之间的冰封,寒凉,融化了千年冰山之上的皑皑白雪,一瞬间便是春天暖花开。

    慕流苏仍旧满脸愣怔的看着来人,完全难以置信这人竟然是弦音,他的身子骨有多弱她一直都心中知晓,她也曾妄想等着弦音有朝一日身子好起来后,会有机会与他一起驾马乘风,共赏人间烟火美景,共看世人爱恨情仇。

    然而今日真的看见姬弦音高高立于马上,一身风华无双的模样,慕流苏却是难得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