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五十三章弦音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三章弦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此时在树干之上应付着蛇群,西北猎场外却是传来一阵极为响亮的马蹄声,一抹极为清冷薄凉的雪玉色身影极速逼近,大有驾马入场的架势,守在门口的禁卫军统领看到这番场景,顿时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便想要上前拦着疾驰而来的人,例行公事的呵斥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直闯西北猎场……”

    然而他话未曾说完,便见着马匹之上,一身华贵雪玉色长袍的男子忽而抬眸朝着他看了过来,那是一双迤逦勾勒的妖冶凤眸,眼尾一点泪痣,宛若人世间最为浓稠的朱砂墨。一双夺尽天地造化日用风华的脸,仍旧是眉眼染了三尺冰霜的凉薄冷意,却是完全不若先前那般看着懦弱胆小,反而是透着一股子凛冽的杀意,这样一张既无比陌生又分外熟悉,瞬间将他所有的话咽下了喉咙。

    初一将手中的亲王府的令牌亮了出来,禁卫军统领更是面色大变,全然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但是那令牌的确不是作假,这一个愣神,那一抹惊艳至极的雪玉色身影瞬间便冲破了他的阻拦,一举跃过铁门进入了内场。

    禁卫军统领仍旧觉得方才的的场景太过虚幻,下意识的皱眉,察觉到人已经进去了,这才慌慌张张扯直了嗓子朝着内场通报道:“荣亲王府姬二公子到。”

    这一声通报所引起的震撼程度,自然是引得整个西北猎场的人都一时愣怔了。

    眼看着一炷香的时辰已经过去了大半,离国交宴结束的时辰也不远了,众人估摸着慕流苏已经拿了两场比试的第一,那这第三场比试,多半不是第一就是敌二,无论如何都是能够坐稳前三的位置的,哪里会想到这个时候了,这位姬二公子才姗姗来迟。

    等会儿慕流苏出来,估摸着就是他们这一组的成绩宣布时间了,还真是掐着时间过来领这头筹的风光不成?当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声姬弦音实在是来的再及时不过了。

    虽然心中腹诽,面上却是极为好奇的朝着姬弦音看了过去。毕竟这位姬二公子平白缺席了国交宴,如今出来可谓是万众瞩目了。

    众人下意识的便颇为好奇的抬眸看去,这其中自然不会包括秦誉,比起好奇,他对于这位所谓的荣亲王府姬二公子,更多的是怀有一种莫名敌意。

    秦誉微微伸手,漫不经心的从衣袍上的艳丽海棠花上轻轻拂过。

    只见得入口处一抹雪玉色身影宛若谪仙之姿一般缓缓弥漫过来,通体雪白的马匹之上,赫然便是人们期待已久的荣亲王府的少年公子姬弦音。

    他身穿一袭清透雅致的的雪玉色长袍,色泽皎皎,宛如天际的月光洋洋洒洒挥散而就,艳丽的红色丝线蜿蜒勾勒在精致衣襟与宽大袖袍处,勾勒成一副精致至极又繁复至极的孔雀翎纹饰。

    三千墨发未扎未束,蜿蜒倾泄直下,随意的披散在雪玉色孔雀翎长袍上,素色衣衫如雪倾泻,纯黑青丝若墨流淌,本是宛若谪仙一般高贵出尘,然而一衬着衣衫上艳丽红色孔雀翎纹饰的刺绣,红色,白色,黑色三种显眼色泽的极致对比,却是衬得他透着些许靡丽诡艳。

    墨发之下,便是一双惊艳迤逦的凤眸,轮廓迤逦妖冶精致至极,纯黑色的瞳孔更是深邃宛若千年的寒潭,绯色薄唇此时紧紧抿着,透露出一阵生人勿近的薄凉冷意。

    秦誉几乎是下意识的眯了眯眸子,这人见是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姬弦音?

    看着驾马而来风华无双的姬弦音,秦誉冷冷勾唇,棱角分明的五官上也是透出些许凛然冷意。

    然而下一刹那,姬弦音的视线也遥遥看了过了,隔了无数人群,两人眼中俱是冷意凛然,姬弦音看着秦誉那张风华无双的面容,眉目更是冷冽了三分,径直移开目光,似乎是极为不屑与之对视一般。

    秦誉原本还随意搭在大腿上的纤长五指见状也是陡然便攥紧了长袍,眉眼之间冷意倾泻,姬弦音,当真是好一个病弱公子!

    大楚之地竟是如此卧虎藏龙?一个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竟然是个女儿身,一个以懦弱无能传闻大楚的亲王之子,竟是个风华绝代马术无双的少年英杰。

    难怪慕流苏那个死女人如此宠溺珍视这人的猫儿,如今看来,怕是最为珍视的是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了!

    好你个慕流苏,边疆之地回来这才多少时间,说断了三年情意,你还当真便断了,不仅是断了,竟是还学会了移情别恋了?

    慕流苏,委实厉害的紧!

    ……

    所有人都呆愣的看着姬弦音,似乎无法置信这个素来以体弱多病扬名帝都的姬二公子竟然会有骑在马上疾驰而来的场景。

    众人都等着姬弦音驾马过来给元宗帝见礼,然而他却是径直朝着掌管着马匹的禁卫军处,径直纵身一跃,便随意落在了一匹同样通体雪白的战马之上,朝着禁卫军一眼看了过去,绯色薄唇微微张开,倾城面容尽显凉薄之色,一字一顿的道:“弓、箭。”

    那禁卫军年纪似乎不大,也就十**岁的模样,见着姬弦音这么一张妖冶精致的面容,顿时脸色红了大半,呆愣楞的朝着姬弦音看了一眼,果真老老实实将手中的弓箭递了过来,姬弦音一手接过沉重长弓,也是懒得再理会,手中缰绳甩开,整个人便如同离弦之箭陡然朝着南门冲了过去。

    一身雪玉色衣袍翻飞如蝶,分明是个男子,却是透出一股子说不出的倾城风华。

    不过眨眼功夫,人就已经消失在南门方向。

    “我看错了吗?刚刚那个人……难道不是姬二公子?”有人喃喃道,满脸的不可置信,看着姬弦音消失的背影宛若见了鬼一般。

    “我也看见了,那人就是姬二公子……不是说姬二公子体弱多病么,怎么……这一身马术,比起英武将军也是当仁不让呢?”另一人接过话茬,也是颇为不敢相信。

    然而整个国交宴上,最为震惊的自然是自认为对姬弦音极为了解的荣亲王爷与荣亲王妃二人,此外便是因为慕流苏和姬弦音交好的关系,也是对姬弦音分外关注的人。

    比如慕恒,比如慕嫣然,再比如沈芝韵和楚清菱二人,当然除了这些人外,今儿参加国交宴中没有进入南门参加第三场狩猎比试的几人也是对突然闯入的姬弦音分外关注。

    慕嫣然看着记忆之中病弱的美公子突然摇身一变,驾马而来气度无双的模样,也是有些愣怔的瞪大了眼睛,赵欢欢和姜莺莺对这位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并不熟悉,今儿算的上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最是震惊,毕竟传闻之中都是说姬弦音这个荣亲王府的二公子是个体弱多病,常年缠绵病榻的,如今陡然见着人这么惊艳的出场,只能连连感慨一声传言误人。

    沈芝韵素来矜持的美貌面容也是呈现震惊之色,一时之间便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猛的想起了什么,她就说慕流苏这般文武双绝智谋无双的人怎么会对其他人没什么特殊之处,反而对着这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这般友好,原来是知晓对方也是个惊才艳绝的人么?

    整个西北猎场之上的贵女之中,也就唯有李毓秀这个素来冷清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颇为淡定了,她抬眸淡淡看了一眼姬弦音的身影,便是没什么反应的低下了头。

    除了这一群贵女的震惊之外,荣亲王爷和荣亲王妃的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即便是他们再蠢,也是知晓姬弦音先前那些所谓的体弱多病其实都是他自己假扮出来的了,偏生他们二人却完全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晓。

    荣亲王妃更是气的差点吐血,先前她当真以为这个姬弦音除了那么一张脸,当真是个一事无成废物,她不仅对他没有什么提防之处,反而还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的儿子琳琅已经稳坐了荣亲王府世子之位。

    今日她更是衬着国交宴的好日子,全城禁卫军出动护着西北猎场,所以派出了大批暗卫半路围剿姬弦音,谁知道这人如今不仅来了,还来的这般高调至极,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荣亲王妃心中恼怒,忽而才开始忧心起来,既然姬弦音都已经安全到了这里,那么那一批暗卫又何去何从了?!

    相较于荣亲王妃的愤恨恼怒,荣亲王爷的情绪却是极为复杂,一方面,他也是极为恼怒姬弦音的欺骗,另一方面,他见着姬弦音方才驾马而来的身影,忽而就想起了记忆中一道绝色身影,然而想起那人丢下他不辞而别,差点沦为整个大楚的笑柄,荣亲王爷眼中便升腾起些许厌恶之意,看着姬弦音如今的隐瞒,他心中唯一一点父子之情也没了。

    只是姬弦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南门之外,即便他想开口叫住也是迟了不止一星半点,当下便朝着站起身来怒声呵斥道:“混账东西!竟然如此无礼无视众……”

    荣亲王爷的呵斥声还未说完,那头初一却是冷冷一眼看了过来,一个眼神便将荣亲王的训斥声噎住,咽下了肚子。他从来没有想到,他认为的自家“废物儿子”身边养的一个“废物侍卫”,竟然也是和姬弦音一般是假装出来的,

    如今这一身的气度,何止只是一个侍卫?一个眼神便透着凛然,噎得他说不出话来,说他是和京中贵族教养出来的大家公子也不为过!

    初一看了这个胆敢辱骂自家主子的老头一眼,见他老实了些许,这才转过头看着元宗帝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初一见过皇上,我家公子特意请了英武将军代话迟来些许便是因为身子不适导致的,但是拖到现在未来,却是因为我家公子在来的路上被人半途截杀了,如今第三场比试时间紧迫,所以公子特意托了属下来请陛下谅解,公子先去帮衬英武将军一起参加狩猎大比,稍后再回来向皇上见礼。”

    一番话说得荣亲王妃面色惨白,然而却是强做镇定,神色怨毒的盯着初一,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人的嘴撕成两半,暗卫的事情本来就是因为禁卫军不再,以为得手之后就可以了解了,如今初一倒是厉害,逃出来了不说,直接将这事儿给捅到了皇帝跟前,这不是逼着人彻查么?

    ------题外话------

    十一点半之前三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