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四十九章寂流苏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九章寂流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场比试已经结束,接下来便开始了第三场,也就是最后的一场——狩猎比试。

    顾名思义,狩猎比试便是在这西北猎场的丛林之中捕捉猎物,谁拿下的猎物最多,谁就是最后的胜者。而这一场比试与前两场不同的地方,就是可以两人一起上阵,只是说两个人一起参加的话,到最后算下来的数量需要是平分下来的两人打猎的数量。

    也就是说,若是一个人上场,直接算一个人的狩猎物品便是,若是两个人,那就要将两个人一共打开的猎物均等分配,然而这样的做法倒是没多少女子青睐,毕竟女子的身体素质确实是比男生的差了不少,若是让她们上去打猎,那分明就是给自己的队友拖后腿罢了。

    然而这次的比赛倒是让不少人有些意外,因为素来没有两个人参加的狩猎比试,如今却是多了一个秦霜云参加,不过想着南秦好武,想来这位霜云公主也是有了几把刷子的。

    其余七人,包括慕流苏在内,倒是没有对这位外邦公主参加狩猎的事儿有什么别的想法,毕竟最后的是狩猎数目算的是平均数,也还算是公平公正,便也由着秦双霜云瞎掺和去了。

    所以算下来,如今场上一共有九个人上场,也就是除开南秦那边有个秦霜云以外,大楚并没有双人组合进行参赛。当然慕流苏是个例外,她倒是还想姬弦音和她一起参加,只是如今这姬弦音的人影都没了一个,也就只有慕流苏一个人了。

    禁卫军统领很快便领了数匹战马来到了西北猎场,当真是战马,一个个膘肥体壮的,分外精神,用来打猎自然再适合不过了。

    按照规矩,这场比试,是九个人一人挑选一匹合适的战马,然后分别发放一模一样的长弓,以及统一数量的羽箭,这个羽箭自然也是相同材质的,只是在箭羽之上做了些许处理,用以分辨到底是谁的长箭罢了。

    相当于说,除了自己挑选的适合自己的战马之外,其他的都是同样的条件,充分彰显了这场比试的公平度。

    八个人都还算是极有绅士风度的不约而同的让秦霜云先行选择了战马,秦霜云自然不会推拒,径直便挑选了一匹战马,显然是早就心有所属了。

    紧接着沈芝兰、楚清越、秦益等人也是极为迅速的选好了战马,这三人的武功都不低,容色也是各有千秋,端坐在马背之上,手中捏着长弓,当真是少年英姿飒爽,意气风发的模样,看的在场的不少女子齐齐红了面颊。

    这三人挑了战马之后,楚晏宁也是紧随其后跟着挑选好了战马,站在一测试着弓箭的熟练度。

    这第三场比试,赵鹤原本还是能够上场的,然而他那圆滚滚的身子委屈是连上马都是个问题,东张西望了半天也没瞧见一匹合适的马,赵鹤也就只能作罢了。

    反正前两场他们的成绩也不好,与国交宴的头筹也算是没了交际了,赵鹤索性就将手中的弓箭一扔,直接弃权了。

    至于李策,他自然是除了慕流苏以外最后一个挑选好战马的人,选了一匹个子相对较小的战马跨坐上去,一身儒士气息,拿着长弓,委实怎么看都有些违和感,不过人家再儒雅好歹也能拉开弓箭,也就由着他去了。

    慕流苏倒不是不愿意第一个挑选马匹,只是糯米在此时此刻终于展现了它的傲娇劲儿,死活不愿意让慕流苏将它扔给别人暂时抱着,即便那人是慕嫣然,它也分外拒绝,几乎让慕流苏完全以为今儿早晨被欢欢喜喜的由青花抱着来此处等着的猫儿不是它糯米了。

    糯米也不知如何回事,当真是宛若一只粘人至极的猫儿,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慕流苏身上,寸爪不肯挪动,于是整个西北猎场的人都见着这场比试上的奇怪场景:其余八个人都挑好了马匹分外认真的调试弓箭的时候,慕流苏却是怀中抱着一只雪白皮毛的猫儿,满脸忧愁不知道是在做何想法。

    慕流苏自然不可能将糯米粘它的事儿说出来,她倒是知晓这猫儿对沈芝韵的那一张美艳容颜似乎有些青睐,只可惜如今她与沈芝韵恨不得没有半分关系,哪里还能纵容自己因为糯米的事情扯上沈芝韵。

    和糯米那粘人至极又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对视了半晌,慕流苏终于败下阵来,拎着糯米的皮毛儿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才慢悠悠的去挑选马匹去了。

    众人也是呆愣楞的看着这少年将军,分明是狩猎的比试,带着这么只猫儿是要做何……

    慕流苏自然不会顾及这些人的想法,虽然也是知晓带着糯米有些麻烦,但是总归是弦音和她都极为宝贝的猫儿,既然是不能就那么扔在一旁,青花青鱼如今都不在,也就只有她自己带着了。

    慕流苏随意打量了一眼,显然是对这战马也没什么特别高的要求,随意的挑选了一匹纯黑色的乌骓马,然而这随意点出的乌骓马却是马身健壮,四蹄有力,让人食欲大增,倒也不愧是皇家废了不少心力从全国各地搜罗而来的宝马。

    “英武将军可是挑选好了?”皇后见着慕流苏抱着个猫儿牵着战马缰绳的古怪场景,也是微不可见的动了动眉梢,不过好歹一国之母的仪容还是有的,再加上元宗帝对慕流苏那一番毫不掩饰的欣赏栽培之意,也是让皇后说话的语气分外和蔼。

    慕流苏这才发觉浪费在糯米身上的时间不少,朝着皇后朗朗一笑,眉眼弯弯:“多谢皇后娘娘关怀,流苏好了。”

    话落,她便一个翻身动作,利落至极的上了马背,糯米趴在慕流苏的肩膀上,倒是站的颇为稳妥,慕流苏翻身上马那么大的动作,它竟然是丝毫没有掉下来。

    慕流苏知晓糯米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这抓人衣衫不掉落的本能还是有的,也就不再搭理它,径直接过了禁卫军递过来的长弓和羽箭,取出一支羽箭之后,她便随手将剩下那一把羽箭扔进马背上挂着的箭筒之中。

    慕流苏随意的拿起来长弓,然后又慢悠悠的将手中的羽箭架在了长弓之上,一双惊艳至极的凤眸险险的眯成一道直线,绯色唇瓣更是微微勾着一抹惊艳无双的笑意,手中长弓宛若弯月,指间的箭羽宛若琴弦。

    一身清隽的少年郎,尚且未曾开始狩猎,单单只是站立马背之上,就可窥见她一身的风华。

    沈芝兰原本也是跨坐战马之上,静静的看着慕流苏挑选马匹,然而等看着她熟练至极宛若行云流水的跃上马背的动作,再看着她拉开弓箭时候微微歪着些许脑袋的细小动作,这些细微的动作和记忆中的画面逐渐重合起来,沈芝兰只觉得脑海中忽而有什么东西一举炸裂开来。

    ……

    苍茫丛林之中,杂草丛生,血色残阳挂在天际,晕染开一大片迷蒙红色,丛林之中的树枝全数是瘦骨嶙峋宛若鬼爪一般张牙舞爪,时而传来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呜咽之声,仔细一看,竟是一幕分外惨烈的景象。

    地面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狼群尸体,满地的血色流淌开来,渗入地面,将棕色的土壤悉数染成了艳丽的朱红,映衬着天际的那一抹残阳如血,整个氛围说不出的恐怖渗人。

    而如此惨烈的场景中,竟是有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年奄奄一息的倒在一群凌乱散趴的狼群尸首之间,他满脸的血污,三千青丝和满脸的粘稠血污凌乱的混散在一起,分不清面容,虽然透过这幅场景,不满看出是这少年遇到了狼群产生了一场血战,好不容易才将群狼伤及干净,如今却俨然一副无力支撑的模样了。

    偏生那地面上被打的趴下的狼群之中,忽而又又什么东西动了动,原来是一只通体血色的狼王,强自撑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拖着残破的身子,面露凶光和不甘,獠牙微张,背脊微弓,朝着地面上体力透支的少年行了过去。

    少年疲惫的眼中顿时生起些许绝望,虽然是击败了群狼,但是同样的也是让他受了极重的伤,如今更是已经体力透支,分毫不能动弹,看着拖着血迹斑斑的尸体朝着自己行来的狼王,虽然极力想要挣扎着站起身来,然而体能透支的她最终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狼群过来,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恰巧便是此时,远远便传来两道极为响亮马蹄声响,踏破了遍地残阳的血色寂静,少年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朝着马蹄声的方向看了过去。

    赫然便见着丛林尽头,一位女子当先驾着一匹通体雪白的烈马,驾马疾驰而来,那女子身穿着一身华贵鱼鳞朝服,麟泽发光亦是熠熠生辉,恰若大楚丞相朝服的服饰,只是唯一不同的是,这朝服的色泽不是暗沉的紫色,而是极为华艳张扬的赤色。

    本是一张脸夺尽日月光辉的惊艳面容,衬着这一袭殷红如血的赤色鱼鳞朝服,越发显得少女那张美艳生辉的眉眼染了几分妖冶锋利。

    她手中一柄极为华丽的银色长弓,染了鲜红丹寇的修长手指捏着一只通体银白泛着泠然冷光的长箭,微微侧着头,一双极为惊艳的凤眸险险的眯成妖冶的直线,绯色唇瓣染了艳丽的胭脂色泽,微微勾着一抹惊艳无双的笑意。

    那少女显然是察觉到这边有了猎物,只是她那个角度看过来的时候,无法看清楚狼群堆砌,又被染的满身血污躺在草丛之中的少年,只能看见了露着獠牙向前匍匐前进的狼王。

    她似乎没有花费过多的时间去瞄准,唇角的弧度扬起的时候,手中的银色长箭已经是瞄准了猎物一般,陡然一松,银色长箭一刹便脱弦而去。

    长箭破空而来,少年陡然觉得脸上被溅起了点点血腥,身边陡然传来一声重物坠落的声音,少年有些愣怔的回头一看,只见方才正欲扑向自己的狼王高大的身子瘫软在地面上,口中一阵呜咽之声,然而那狼王的头颅正中央,竟然不偏不倚插了一支少年方才还看着在那少女手中的银色羽箭。

    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她当真是长箭极为精准的射了过来,一箭致了狼王的命,同时也是一箭救了他的命。

    少年心中一股暖流划过,便听见赤衣少女身后忽而传来一声极为恼怒的斥责声:“寂流苏!你又胡来!”

    ------题外话------

    所以你们喜欢男装还是女装的流苏哈哈第一天有七个月票谢谢仙女们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