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四十个七章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个七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这一首长箫曲子,让人想要挑刺都心思都没了,那随着长箫曲子齐齐鸣唱的鸟儿至今仍旧盘旋上空,这般情景,委实是让人鸡蛋里挑骨头的挑不出来。

    更何况,慕流苏那一首长箫曲,便是没有引来了百鸟齐鸣,也依旧有那么多双耳朵听着的,好的总归是好的,谁也没法做的了假。

    再说了,人家老爹——手握边疆三十万大权,位列三公之上的慕恒就坐在高位之上,谁就是有那个想要找事儿的心思,也得是过了慕恒这一关才算得了数。

    “好你个流苏小子,当真是给了朕数不尽的惊喜。”元宗帝带头鼓掌,龙颜大悦,当真是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隙了,任谁都能瞧出元宗帝对慕流苏的重视和喜爱程度,果真是权臣之子,自己文武全才皆是兀足以名动天下也就罢了,还能得了帝王宠信,可不就是人生开了挂么。

    国交宴的才艺展示很快便告了一个段落,除了冒出来的赵欢欢,姜莺莺二人之外,当是慕流苏最为出奇制胜了,原本最不看好,人们认为毫无胜算的一组,却是忽而就成了表现得最为出色,三人不得不服的一组。

    慕流苏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却是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今儿还得多亏了秦霜云忽而将一首待君归给翻了出来,她倒是没有别的本事,但是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事却是鼎鼎的,楚晏宁弹奏了两遍待君归的曲子,自然是足够她将这首曲子临时吃透完美演绎了。

    借着这华明大师成名的由头,她这才想起来要用待君归的曲子直接一曲惊艳的打算,不过慕流苏素来是个懒得和人争执的,自然也是用了些许别的手段来堵住多嘴之人的嘴。

    她先前看似随意的一声,其实是动用了师傅传授的召唤鸟群的鸣箫之法,这才唤来了百鸟齐鸣,至于那传闻之中所谓的华明大师引来百鸟齐鸣的事儿,慕流苏倒是不认为他是真的有那个能耐。

    毕竟音乐毕竟只是音乐,并不是兽语,能够唤来百鸟齐鸣,无非也是动用了别的手段罢了,慕流苏自然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关注所谓的华明大师是不是也是动用了与鸣箫类似的鸣琴之法这才招来了鸟群齐鸣,不过借着这个人的曲子,她也算是没有破例吹奏了师傅亲传的曲子,不算是破了大忌,也便是不会惹得师傅动怒了。

    心中松了一口气,自然也就放松了些许,然而这放松还没延迟多久,便是又冷沉了下去。

    这第一轮的比试都已经结束了,弦音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洛轻寒如今守在寒夜楼关注秦誉的事情,青花又被派出帝都去了唐门邦衬风岭,青鱼如今一去不复返,也不知晓到底如何回事,她如今身在西北猎场正中的位置,众目睽睽之下,倒是没办法再给荆棘门的暗人传递消息,如今她委实走不开,也就只能等着了。

    等着是一回事儿,然而眼中的神色却是越发寒凉刺骨。

    只是她即便心中再是冷然不快,再是表现得分外不郁,这国交宴的比试总归是不能半途而废。也就安安静静的待在原地,静静听着接下来武比的项目。

    方才的才艺展示,慕流苏凭着那一首箫声,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其二便是沈芝韵的那一支大败了秦霜云和楚华裳的舞蹈,因为沈芝韵胜出得太过明显,所以另外两人的舞蹈也就有些略输一筹,在场的人各自洋洋洒洒说了半天,各抒己见,斟酌一番,最后还是象征性的将楚心慈的那一首琵琶曲子和秦霜云的那一首曲子并列定在了第三,再将李毓秀的那一副山河画定位了第四位。

    其余人的脸色都还算正常,楚心慈虽然心中对沈芝韵不满意,然而毕竟人家确实是胜了她不少,反正没有弹奏琵琶让她损失了颜面,丢的是她南秦公主秦霜云的脸,也就由着她去了。

    至于楚华裳,她原本还以为自己的舞技已经算得上是艳冠群芳,哪里会想到有朝一日会在国交宴上被南秦的一个公主和大楚的一个贵女轮番碾压,委实是有些丢脸至极。

    但是沈芝韵毕竟是沈芝兰的妹妹,她虽然恼怒,但是因为沈芝兰的原因,也还是没有太过表现出来。

    对秦霜云就不一样了,若不是秦霜云自己跟着她跳了舞,她哪里会被人两次舞蹈碾压,自己一直自以为第一的本事结果成了一个笑话,委实是怎么想怎么气人,一时之间,楚华裳委屈至极,也就又只能羞赫又恼怒的瞪着秦霜云,很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然而秦霜云此时却是没有半分心思注意秦霜云的举动,她现在的的脸色也是分外精彩,丝毫不比楚华裳差了多少。显然是得到了第三,她也觉得分外耻辱。

    她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一首曲子,就是指望着用待君归作为伴奏一舞成名,如今却是算为人做了嫁衣,沈芝韵用了同样的一只舞蹈胜过了她不说,便是慕流苏也是曲子用这首曲子得了第一。

    如果不是沈芝韵的那一支舞蹈,她分明是可以稳坐第一的,更可气的是慕流苏的那一首曲子,百鸟齐鸣她虽然委实没法子置喙,但是慕流苏当真是能够将她气的半死的。

    想她秦霜云仗着一身的美貌和才艺,在南秦之中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般大的委屈,平白被人这般侮辱,委实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无论她再如何恼怒,也仍旧没有办法再方才的败局。大楚国交宴的比试,增添了才艺展示这一项,无非就是让女子能够在国交宴上展示一二罢了。

    然而国交宴真正的比试,其实还是在于男子这边的表现,男子的比试有两场,全部是要根据表现来重新排名的,最后国交宴上的头筹,也就是将全部三场的名次综合起来,看谁能够夺了真正的头筹,若是名次综合起来有同等位次的,再进行一场加时赛。

    很显然,按照秦霜云如今第三的名次,也就是唯有将剩下的两场比试通通拿下第一才能有机会能够赢得头筹。

    但是……大楚的朝臣和南秦的使者默默的看了一眼似乎正在神游慕流苏,却是不自觉的有些心中默默无言。

    大楚朝臣自然是说不尽的欢喜,毕竟慕流苏是他们大楚的少年将军,比拼武术这一项,大败了南秦的慕流苏就是想要输了恐怕也有些难度。

    至于南秦的使者们,自然早就已经是是已经是愁眉苦脸分外苦涩了,他们接下来要出战的皇子并不是他们南秦的战神皇子秦誉,而是三皇子秦益。

    秦益武功虽然不差,但是比起秦誉,那自然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连秦誉当初都被慕流苏破了帅帐,还让孤身一人的慕流苏安然而归了,可想而知慕流苏的一身功夫当是如何厉害,秦益若是对上慕流苏,自然是必败无疑。

    这若是一败,再加上秦霜云方才输了的那一场,总归是没法子能够得到头筹了,想起秦霜云方才还颇有些笃定自己能够拔得头筹的模样,南秦的一众使者更是愁的头发都白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话说的那么满,如今第一场便打脸了。

    ……

    无论南秦人多么愁白了头发,国交宴的武试依旧是如期进行了。第一场比试很简单,也很粗暴,就是极为简单的对战比赛。

    八个人,两人一组,一共分为四组,进行一队一的对战赛,谁要是输了,谁就下场。然后再根据获胜的四人的排序,来决定总体的排序顺序。

    仍旧是皇后主持的这个活动,也仍旧是用个第一轮一模一样的抽签方式决定各位的出场顺序,包括对战的人员。

    有了第一场的铺垫,这次的武术比试的抽签环节倒是不若先前那般惊险了很多,众人也算是静下了心来,安安静静的等着抽签结果的消息。

    第一场出战便是沈芝兰这一组,对阵李策,沈芝兰虽然是面前成名的左相,人们对于这位左相的武功倒是不甚了解,但是李策更是个能文不能武的书生,虽然很多人都很诧异,李策这般书生模样,何必跑来参加什么武术比试活受罪的,不过想来想去,估摸着也是为了李毓秀这个妹妹吧,让妹妹的才艺得以展示一番,他这个做哥哥的也算是尽职尽责了。

    本就是没有悬念的一场,两人象征性的过了几招,李策便颇为镇定的的认输了,自然便是沈芝兰胜了。

    接下来的一局,秦益对阵楚琳琅,慕流苏听见这对阵信息,不由们不在乎的笑了笑,当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和南秦秦益过招,楚琳琅那般三脚猫的功夫,还不知死活的偷窥了秦誉,被打成了重伤,如今也就只有输的份儿了。

    慕流苏对这一场比试没什么兴趣,但是并不代表对这场比试没有兴趣,众人不明就里,还算是看的津津有味,还期盼着楚琳琅能够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举动来,替大楚争争光,让那南秦的公主皇子都输得惨烈一点。

    楚琳琅原本在国交宴比试之前,还对那所谓的头筹有着些许想法的,然而方才比试之后,楚华裳那个倒数第三的成绩,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希望完全破灭了。

    不过他素来是个面子好强的,总归是不能自己我输得太难看了,也是卯足了劲儿,想要好好和南秦的这位三皇子秦益好生斗上一场的。

    然而素来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越是想要急功近利的想要打败秦益夺得个好名声,争回些许脸面,反而越是着急,越是漏洞百出,不过几个来回,便让秦誉给抓住了极大的防守漏洞,一招功夫,便让他成功落了败。

    楚琳琅被秦益这么快打败,只觉得脸上无光,心中便也只能寄托在慕流苏的身上,恨不得慕流苏抽到了楚清越,好生被当今太子给羞辱一番。这样一来,慕流苏也算是毁了些许名声了,毁了名声只是个小小的利息,只要国交宴上慕流苏和姬弦音这一组和他一样拿不到头筹,那就一切好说,没什么可担心的。

    然而等楚琳琅看着慕流苏抽中的对手的时候,却是气的差点晕了过去,暗自腹诽了一声这个该死的慕流苏也不知走了什么好运气,竟然是这般好命的抽到了那个跑来戏耍的小胖墩赵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