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四十四章端妃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四章端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过不少人的心中却是暗自嘀咕,要说这英武将军的运气还真是好,一直留到了倒数一二的时候,这时间也算是拖延了不久,若是组队的队友不是姬弦音,想来还会有些胜算的。

    皇后从签筒中唯一的两只竹简中取出来一只,眉梢微微一动,目光一刹便落在了慕流苏的身上。

    众人心中诧异,看皇后的意思,难不成这一签是慕流苏的了?

    “英武将军倒是好运气,压轴出场,”正想着,便听得皇后看着慕流苏,分外端庄的掩嘴笑了一声,复又转头看向了沈芝韵的方向,眼中的笑意淡了些许,不过倒是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这一场抽中是沈家小姐。”

    大楚最为出色的四位女子,便是楚心慈,楚华裳,李毓秀和沈芝韵四人了,前面三位都已经展示完毕,除了楚华裳的舞蹈被秦霜云夺了些许风采,其余人的倒还算的上颇尽人意,如今这位沈家小姐,又恰好放在了南秦公主秦霜云的后面,自然也是难免会被人拿出来比试一番。

    要说方才诸位小姐公主的表演,异彩纷呈,各楚奇招,其实都算是视觉盛宴了,只是南秦公主的这一只舞蹈因为楚晏宁的曲子增色,委实出色了不少,而接下来整个比试也就只剩下了慕流苏和沈芝兰这一组了,慕流苏这个男子,什么琴棋书画自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也就是只剩下沈芝韵一个人了,沈芝韵若是想要夺得最出色的名次,那便是得惊艳过这位南秦公主才行,也不知晓沈芝韵会选择哪一种才艺进行展示。

    众人期盼的目光下,沈芝韵袅袅行至正中,露出一双分外美貌的容色,黛眉纤长,美眸盈盈秋水之色,精致的小巧的鼻子,衬着一双染了水色胭脂的樱唇,美得分外动人。

    “芝韵见过皇上,见过太后娘娘,见过皇后娘娘。”沈芝韵微微屈膝行礼,整个人身姿盈盈,礼节周到,挑不出半分错处。

    “倒是个乖巧的,”皇后点点头,看似随意的开口问道:“沈家小姐和安平一样擅长琵琶,可也是演奏一支琵琶曲?”

    问这话的时候,皇后眼睛似有若无的从楚心慈身上扫过,说不出的别有深意,当初宫宴之上,楚心慈可是败在了沈芝韵的手上,也算是丢了些许颜面,这两个女人,皇后委实都不怎么喜欢,一个因为太后宠爱而抢了自家嫡系公主的风头,另一个又是端妃颇为宠爱的侄女儿,若是这两人斗起来,她倒是乐见其成。

    皇后的这番话看似随意,然而其中深意却是少不得有人多心。楚心慈原本还因为自己表现得不错而自信些许。如今听着皇后提及宫宴上的事情,脸色刹那间变幻了些许。

    那一日的比试,可谓是让她丢尽了颜面,至今仍旧是让她记忆犹新。

    楚心慈的面色起伏自然是落在了皇后眼中,不由微微勾唇笑了一声,就这么点气量,如此快就沉不住气,未免太过不成器了点,太后方才还故作撑腰的赏赐她什么琵琶乐器,安平却是分明比沈芝韵逊色了不少。

    “皇后这话说的,像是沈家小姐只是会弹奏琵琶一般,哀家倒是听闻沈家小姐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今儿想必不一定便是要表演弹奏琵琶吧。”皇后心中思量的时候,太后却是微微勾了勾唇,出口插了一句话,方才转首看着沈芝韵,面上一副慈爱之色的问道:“也不知晓哀家今儿猜对没有?”

    这般明显是别有用意的一番话,再场的人都不傻,自然是能够听得出来太后这是在敲打沈芝韵不要再弹奏琵琶,众人心中一阵唏嘘,这后宫当真是个分外让人胆寒的地方,太后,皇后还有宠妃端妃,各自都有要给予撑腰的人选。

    太后宠溺楚心慈,皇后又护着楚清菱,而端妃又分外宝贝沈芝韵这个侄女儿,当真是应了那句三个女人一台戏。

    太后如此偏袒一个妃嫔之子,皇后自然是极为不满意,但是毕竟是太后,如今元宗帝又在面上,再不满意也只能忍着,只能面上乖巧的应和太后说了一句:“太后说的有道理,这沈家小姐确实是个极为有才的,本宫也是极为好奇她今儿会展示什么。”

    皇后是顺了太后的意了,但是端妃却是不乐意了,一个皇后妄图挑拨离间也就罢了,连太后都如此不顾场合的打压她这个侄女儿,当真是以为她这个端妃是死的不成?

    她低低笑了一声,朝着太后和皇后笑了一声:“多谢太后和皇后娘娘夸赞,芝韵这个丫头自小便是个天赋异禀的,本宫也是甚是欢喜,这丫头的琴棋书画确实是样样精通不假,只是这毕竟这是国交宴的比试,想来也是要拿出最为擅长的来比试的才行,这才算是赢得光明正大嘛,我这个做姨母的,倒是认为芝韵这孩子应当是会选择琵琶弹奏。”

    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冷气,便是慕流苏都忍不住看了一眼端妃。

    听闻端妃已经三十五岁了,然而这一晚看上去,却似乎不过只有二十六七的年纪,生的分外美貌,标准的杨柳眉,杏子眸,樱桃小口,肌肤盈白柔嫩,吹弹可破,头上随意的插了两只对称的雪白色蝴蝶穿花发钗,一举一动都是说不出的风情无限,一颦一笑都是数不尽的妩媚动人。

    这一身的美貌,在那一众妃嫔之中,尤为瞩目,简直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偏生她又毫不避讳穿了一声极为高贵的暗金色宫装长裙,整个人贵气十足,一身的气质,竟然是隐约不输了皇后尊贵。

    如今说的话更是说不出的大胆,一句话便将太后和皇后的一唱一和堵了回去,给沈芝韵递了话让她就演奏自己擅长的琵琶不说,顺带还怼了太后一句说赢要赢得光明正大,仗着一身权势辈分这般压着人家一个小姑娘不让人展示,平日里还行,可这是国交宴,未免就有些太过不将大楚国威放在眼中了。

    能将一国太后这般怼话的,整个后宫除了端妃,恐怕也是再也难以寻出第二人来。

    太后的脸色委实快要气绿了,但是偏生端妃的话里的意思说的没有错,这毕竟是国交宴,人家若是当真想要表演出色,她确实没有资格压制下去,不由冷笑一声,笑道:“端妃说的也是在理,沈家小姐弹奏琵琶自然也是无可厚非,哀家也要好生听上一曲才好。”

    皇后的脸色也是不怎么好,不过她能够稳坐皇后之位二十五载,靠的就是一个忍耐力,自然是不会轻易就发了怒,朝着沈芝韵笑了笑,颇为和蔼的道:“既然如此,沈家小姐不妨说说你要展示什么才艺。”

    沈芝韵看了皇后一眼,极为恭敬的低下头“请皇后娘娘稍等一二,臣女也有个问题要问。”

    皇后差点没气的笑了,一个端妃敢和太后叫板已经是极为难得,这沈家小姐也是好大的能耐,竟是敢让他这个一国之母等她一个小小的臣女,当真是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不成了?

    心中气恼,但是面上的面子却是不得不端起来,低声笑了笑,眼中却是带了几分寒凉刺骨的冷意,朝着沈芝韵笑道:“有些意思,不知道你是想要问谁,又是问什么问题呢?”

    沈芝韵看着皇后笑得难看的面容,却是视若无睹只当做未曾察觉,转眸看向了楚晏宁的方向,笑道:“芝韵也是想要请四皇子伴奏一曲,不知四皇子可是愿意将方才的待君归再次演奏一遍?”

    这一句话的震慑度,丝毫不亚于方才端妃吹出口怼了一句太后娘娘来的大。

    沈芝韵这话的意思,难不成也是想要展示舞蹈?偏生还是展示和南秦公主秦霜云方才那一曲琴曲,也就是待君归的伴奏跳出来的舞蹈?

    要知道方才秦霜云那一支舞委实算得上是艳压群芳了,所谓的一只舞蹈名动天下也不为过,如今沈芝韵却是让楚晏宁再次演奏一遍。

    同一个人抚琴,同一个人伴奏,同样条件之下,这舞者的差距自然是会表现得极为明显,这分明就是冒了极大的一个风险,这沈芝韵胆敢提出这么一个要求,若不是是傻了,那边当真是有十成十的把握能够胜了这位南秦公主了?

    这么一想,整个西北猎场刹那间便气氛火热起来,若是沈芝韵当真能够在同样的曲目之上赢过了南秦公主,那委实是厉害的紧了。

    所有人目光炽热的看着楚晏宁,显然是希望他点头,希望看到沈芝韵能够真的胜过了南秦的那位公主。

    秦霜云也没有想到在自己跳完了那一曲惊艳四座待君归之后,就算还会忽然冒出一个女子,当众挑战同样的琴曲作为舞蹈伴奏。

    眸光落在沈芝韵身上,见她并没有穿着长裙,而是一身极为宽松的水色轻纱裤裙,上半身也是一身对襟云锦绸缎水纹刺绣衣衫,这一声分明是大楚琵琶女的打扮,如今却是直接站出来说要跳舞,也不知她当真是自己想要跳的,还是被高位之上的太后娘娘的那番话给敲打后的想法。

    秦霜云素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沈芝韵,眼角的弧度微微一挑,勾唇一笑,说不出的妩媚风情:“沈家小姐?难不成便是大楚沈相的妹妹沈芝韵?”

    这话问得分外轻佻,但是沈芝韵却是丝毫不畏惧挑眉看了过去,两张各有风情美得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这么一对视更是火花四溅说不出的暗自争锋。

    沈芝韵回以一笑,却是颇为恭敬的行了一礼,举止之间落落大方,委实挑不出半分差池之处,她轻轻浅浅的应了一声低声道“芝韵见过霜云公主。”

    秦霜云原本还怀疑沈芝韵有可能是因为听了太后的话所以才选择的跳舞,然而两人视线相交,两两对视的时候,秦霜云却是分外清楚了这人是个极为傲气的。

    原本她还以为这人如此傲气,应当是不会给她见礼,她恶毒已经打算好了要挑出沈芝韵不给她行礼的小事儿进行发难,谁知道这人却是规规矩矩的行礼一礼,将她快要溢出喉咙的斥责声硬生生吞回了腹中,整个言行举止滴水不漏,委实不是个个简单人物。

    眼角的弧度挑的越发高了,秦霜云却是忽而笑了一声,状似无意的问道:“本公主听闻沈家小姐是英武将军的未婚妻?”

    ------题外话------

    贪玩儿热的祸,三更明天看吧宝贝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